倾城一世情/秦莫邪甘将小说最新章节

  • 时间:
  • 作者:慕兴
  • 来源:WXB
  • 倾城一世情免费小说

倾城一世情/秦莫邪甘将小说最新章节

倾城一世情小说在线阅读

《倾城一世情》第一章 大婚之夜被冷落

皇宫中挂着许多红灯笼,酉时未到,整个后宫早已灯火通明,红色的彩带挂在各个宫门前,垂吊着。

乾坤殿里,玉雕的柱子上盘着金龙,张牙舞爪的模样威严无比。

好几路宫女太监行走匆匆,井然有序,为首的宫女太监手里还捧着几盘不知为何物的东西,小心翼翼的,怕是十分贵重。

吵吵嚷嚷的大殿陆陆续续来了人,不论是真情实意的,还是虚情假意的,每人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容。

外边的丝竹管弦声远远都能传到这边来,秦莫邪还在沐浴中。

她静坐在浴池里头,闭上了双眸,双手展开放在两边,宫女叶子,李香儿以及善善三人在旁边贴身伺候,其余宫女在外头等候。

善善掰着花瓣,一片一片的轻轻放在浴池里,让花瓣漂浮在水面上,煞是好看:“皇后娘娘,这是贵妃娘娘给您备的牡丹花瓣,据说养颜呢。”

花瓣上滚着几颗水珠,晶莹剔透。

叶子轻轻的在秦莫邪的肩膀上捏着,似乎没有听到善善的声音,李香儿只是专心的替她擦拭身子。

“你们娘娘有心了。”秦莫邪缓慢睁开美眸,扫视了一番身着粉衣的善善,见着她那满脸笑颜,弯了弯嘴角:“贵妃怎的会把你这伶俐活泼的宫女送来这儿?”

看来这个贵妃娘娘还是挺好人的。

贵妃姚丝灵,南郊国右相千金,从小爱慕甘将,也就是南郊国的国君,其父为其求得了贵妃之位。

善善弯了弯眉眼,咧开小嘴:“娘娘您有所不知,奴婢在贵妃娘娘那儿呆的不长,才两三日时间,因着奴婢性子活泼,贵妃娘娘又喜静,皇后娘娘您又开朗,于是就把奴婢献给您了。”

她继续把花瓣放到浴池里,还细心的挑去了杂东西,兴许是年龄小的原因,她笑容十分有感染力,甚是可爱。

秦莫邪没有再继续讲话,过了一会儿,她站了起身,赤足走出浴池,这时,立刻有宫女上前给她裹上浴巾,擦拭秀发。

李香儿整理了一下浴池,连忙起身去找衣裳,叶子牵着秦莫邪那凝脂一般的手,防止她摔着了。

“娘娘,更衣了。”李香儿抱着丝绸锦缎的衣裳过来,恭敬的在一旁小声说道。

秦莫邪看着李香儿手中那一件红色的衣裳,眉毛弯弯,硕大的眼眸忽闪忽闪,煞是可爱。今日是她大婚,早上举行了大典,现在到了晚上的时间了,说不紧张,还是有假的。

她的头发擦拭的半干,换好了那红色的衣裳以后,坐到了梳妆台前,看着铜镜,没有说话。

李香儿把善善支了出去,然后在秦莫邪的身边,小声的说道:“公主,你要小心那个善善啊,她是贵妃娘娘派过来的,一定有阴谋。”

秦莫邪沉思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哪有那么多阴谋的呀,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父皇教我的,这样吧,香儿,善善你来处理好了。”她虽然单纯,但是她不蠢,该防备还是要防备的。

夜幕星河渐渐降临,房中的火烛摇曳着,因着今日灯火通明,整个凤鸾殿也变得亮堂起来。

红烛摇曳,橙色的灯光忽闪忽闪的,外面全都是喜庆的声音,可屋内却安静无比。

秦莫邪有些紧张的抓着自己的凤冠霞帔,今天是她的大婚,父皇告诉她,这个南郊国的国君是个残暴的

人,不知道是不是长得也很凶残呢?

但是......

为了拯救这里可怜的百姓,她都要坚强下去,无论她受到多大的苦,都可以的。只要把军事布防图给偷到手,交给父皇以后,父皇就会来这边救她,还回来拯救这里的百姓。

想到这里,秦莫邪再一次抓紧了自己的裙子,那一颗战战兢兢的心也松懈下来不少,她强迫自己放松下来。

隔壁的宫女李香儿是陪嫁宫女,见到她这个样子,连忙说道:&ldqu

o;公主别怕,放松点就好了,天色这么晚了,南郊国皇上也该要来了。”

秦莫邪甜甜一笑,点了点头。她头上盖着红盖头,红盖头下是个怎样的脸,谁知道呢......

可是酉时都快过去了,外面喜庆的声音也都渐渐消失,可是该来的人却一直没有来,这让秦莫邪有些奇怪,刚想要问什么的时候,李香儿从外面匆匆的跑了进来。

她着急的对着秦莫邪说道:“公主不好了,皇上那边的总管说,皇上今晚要在御书房,不来了!”

“什么?”秦莫邪一手掀开了红盖头,露出了一个绝色的容颜,那单纯的眸子里尽是迷茫,忽闪忽闪的模样甚是可爱,她眉心中的一朵小红花特别的美丽,妖艳,白皙的皮肤衬着她那红润的小唇瓣。

李香儿皱着眉头上前,喘着小气,有些不满的在秦莫邪身边站着,给她放好红盖头:“这南郊国的皇帝也太嚣张了!竟然这么对公主您,要知道他这么做,以后公主您在皇宫里面的地位可是不好的,虽然也是个皇后,但是......但是,皇上太过分了!”

秦莫邪伸出白皙的素手,抓着李香儿的手,在她手背上慢

慢的拍了一下,微笑的说道:“没关系的,香儿,你先出去吧,我自己搞定就好了。”

“是。”李香儿再不怎么开心,也不能说什么。她们家公主心地善良,这些人还真的是欺人太甚!想她公主在东离国的时候,可是人人都喜欢的,皇上又那么宠爱公主,公主就是个不谙世事的女子!

为了南郊国的百姓,她都愿意牺牲自己来和亲了,这个南郊国的皇帝怎么能够这样!

甘将没有来,秦莫邪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失落的,她并不在意什么后宫的地位怎么样,再不济,甘将也不会让她没饭吃吧?不然父皇肯定饶不了他的。

她在意的是,甘将不来,她就不能够知道军事布防图在哪里了,她得想个办法呀。

“香儿,替我准备一份点心吧,等会儿本宫去送给皇上。”秦莫邪已经想好了,既然山不就我,那我就山好了。

李香儿替自己公主感觉不值得,这个南郊国皇帝都那么嚣张,公主还要放低姿态,但是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吩咐别人做事情去了。

外边有点冷,秦莫邪缩了缩身子,但是想到了自己的目的,手上抓着的一碟子点心,继续往前走。

刚来到御书房,就看到两个侍卫守在了门口,严肃的模样让人敬畏。

侍卫自然是看到了秦莫邪,纷纷行了个礼:“皇后娘娘吉祥,皇上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入,还请娘娘回吧。”

秦莫邪有些犹豫,心一横,就豁出去了,她半蹲了下身子,眨着大眼睛对着侍卫说道:“你帮我进去通报一声可以吗?我只是送点心来。”

侍卫再冷漠,也经不起这可人的模样,只是叹息,这样好的女子竟加入了皇宫。他们在秦莫邪的眼睛里看不到一点杂碎,干净的让人想要靠近。

“皇后娘娘稍等片刻。”一个侍卫说完以后,转身就进去了。

秦莫邪心想着,这个皇上会不会让她进去呢?毕竟自己的身份摆在这里,不会那么无情的不给面子吧?

可是很快,秦莫邪心中所想就很快有人回应了她。

“砰——”

“朕说过什么?任何人不许来打扰朕!你进来做什么?!”

一阵扔东西的声音,似乎是摔碎了什么东西一样,她吓得跟着后退了两步,有些害怕。果然父皇说的不错,这个甘将是个可怕的残暴的君主。

她日后可要怎么办呀......

不过这声音好像蛮好听的,不像是三四十岁的,倒像二十多岁的样子。

不久,进去的那个侍卫就出来了,脸上多了一点痕迹,看样子是被什么东西砸中的,秦莫邪有些过意不去,给侍卫说了一声抱歉,然后把点心送给了侍卫,转身就离开了,回到她的凤鸾殿去。

这一次的印象,可真的让人毛骨悚然。

秦莫邪叹气,抬头看向天空,那漂亮的星空总是充满着神秘的色彩。她秦莫邪的未来该是怎么样的的啊......

第二天,皇后娘娘不得宠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皇宫,本来喜庆的那些宫人们顿时觉得有些晦气,在背后嚼舌根的不少。

李香儿在御膳房那边那点小点心都遭受到了排挤,说是贵妃娘娘身边的丫鬟,然后使劲的挤兑她,她一股愤愤不平的样子回来,就看到秦莫邪在后花园里面摘花,不由的说道:“公,娘娘,您这么久不着急呀,皇上他!”

秦莫邪转过头看了一眼李香儿,笑的不知道多甜:“香儿你快看,这花开得好美呀,好香哦,泡茶肯定很好喝的,反正是我花园里的花,摘一点点没有事情的吧?”

善善在她身边伺候着,也同样是笑开颜:“娘娘你可是要小心呀,这花是真的香呢。”

李香儿本来想要说些什么话的,可是看到了善善在一旁,她便闭上嘴了,这个善善,可是贵妃娘娘姚丝灵那边派过来的人啊,今天受气的,就是贵妃娘娘身边的人,谁知道这是不是贵妃娘娘在挑唆呢?

更何况,她昨天才把这善善给撵走去打杂,结果她不在一个早上,善善又凑到了公主的身边,还和公主谈的那么开心!

心中有气,却发泄不出来,这让李香儿多憋屈!

等到秦莫邪玩闹结束以后,李香儿才在她面前说起了御膳房的事情,还一直强调着这个善善不是什么善茬,要她一定要小心。

秦莫邪摆摆手,端起桌子上自己泡的花茶,抿了一小口,说道:“香儿你太过急躁了,要学会静心啊,秦莫邪这个皇后经过昨晚的事情以后,就成了有名无实的皇后,后宫哪个妃子都不会放在眼里的咱们怕什么。”

李香儿撇了撇嘴,虽然话说的是不错,但是她就是觉得这个善善是不安好心的。

她和秦莫邪不同,出身不同,从小接触的人也是很多的,她曾经是在东篱国的贵妃身边当差,见多了这些勾心斗角,差一点死的时候,被公主给救下来,从此也知道了公主的纯真活泼的一面。

没想到在皇宫里面都能见到如此纯洁的一个人。

这次来到了南郊国,她也不忍心自己公主和被人欺负着,还想着用自己的所见所闻来保护好公主,没想到这皇上第一天就来了个下马威!

“公主,现在您可是在皇上这边不受宠,可怎么办啊?”李香儿在一旁干着急,看着悠闲喝着茶的秦莫邪,忍不住开声。

她是知道秦莫邪的任务的,她身上也是有一定的任务在,她也知道大将军岳振来这边一般是为了保护好公主,至于另一半,估计和她差不多吧?

但是公主第一天就不受宠,这可怎么办好。

公主不受宠,这就代表了她没办法接近皇上,然后也就拿不了军事布防图了。

秦莫邪却不大以为然,她昨天晚上去了御书房,听到那书房残暴的声音,可是吓坏了,想了一个晚上以后,她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了。

《倾城一世情》第二章 贵妃姚丝灵

她不着急的原因其实还有的,她怕甘将,这个残暴的男人,如果她靠近他的话,估计得不到宠爱的吧?她日后的日子怎么过都是一个可怕的,还是先缓缓吧。

李香儿见此,也无可奈何,但是内心那种恨铁不成钢的心却悄然的升起。

善善摘了一盆花,蹦蹦跳跳的进来了,笑容满满,乐呵呵的对着里面的人说道:“皇后娘娘,您看,这花好漂亮呀!”

秦莫邪听到这个声音,同样也是开怀的笑了起来,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和善善聊起天来。虽然李香儿一直在她身边待着,可是秦莫邪总觉得这个善善会更加的贴心,知道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相比起来,秦莫邪更加喜欢她。

从她言行举止来看,她不像是贵妃姚丝灵派过来的奸细呀。

这一盘花是海棠花,红色的娇艳,看着秦莫邪轻柔的在这花瓣上摩挲着,善善就说道:“皇后娘娘,奴婢听说啊,这几天之后,两国使者过来南郊国,皇上举行一次宴会呢,娘娘们可都得表演一场,娘娘您会什么呀?”

秦莫邪怔了怔,笑着摇头:“什么都不会,会什么呀,不过你说厄尔丹大草原还有东篱国的人都会来对吗?”她的眸子里面充斥着淡淡的光芒,是惊喜的。

她不思乡吗?思的,她出嫁的时候,特别的不舍得,这次有机会见到自己国家的人,或许还会有熟人呢,她怎么能够不开心啊。

李香儿见此,走了过去骂道:“善善,我让你去到后院打扫,你怎么来到这里来了?还有没有规矩了!”

善善抬头,嘟了嘟小嘴,不情不愿的告别了秦莫邪,转身就离开了。

秦莫邪呵呵一笑,到没有觉得有什么,现在她很开心,起身蹦蹦跳跳的去吃午膳去了。

她们不知道,善善出来以后,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并不是姚贵妃宫殿,而是另一个地方,很显然,善善不是姚贵妃的人。

不过与此同时,姚丝灵的宫殿里面,她半躺在塌子上,半眯着眼,那浓妆在脸上更显高贵奢侈,她身边蹲着一个宫女给她轻轻扇扇子。

姚丝灵一直以为皇后的宝座属于自己,可是没想到被一个中途冒出来的女人给抢了,心里就恨上了秦莫邪,她根本就不知道善善的事情,善善也不是她的宫女。

“娘娘,几天以后还是有宴会,到时候您用舞技完完全全可以碾压她的,皇后娘娘不得宠,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您无需担心的。”一个宫女小心翼翼的在姚丝灵身边小声的说话,完完全全就是讨好她的。

姚丝灵瞥了一眼那宫女,没有别的什么反应。

那宫女见姚贵妃不说话,似乎是不追究她,同时也给了她一颗胆大的心思,于是她就更加的大起胆子来。

“贵妃娘娘,要奴婢看来,皇后娘娘来这里联姻,不过是个炮灰,得不到皇上的滋润,也是个废物,不像娘娘您呀......”那宫女笑的谄媚,讨好的意味很明显。

这下,姚丝灵总算是有点反应了,她勾起她的大红唇,一只手伸了出来,掐住了那宫女整个脸蛋,让那嫩白的脸蛋扭曲起来,姚丝灵那长长的指甲几乎要陷进去那嫩嫩的皮肤里。

“你倒是会拍马屁啊,可惜,你拍错了。”她说完这一句话以后,随意的松开了钳住宫女的手,另一个宫女识相的连忙上前送手帕。

姚丝灵接过手帕,在手上擦了擦,冷笑一声:“来人,把这个贱婢拉出去杖毙!敢诬蔑皇后娘娘,可真是不知死啊。”她玩弄着自己的手指,眼眸深深,没有人知道她这是在想些什么。

本来这个宫女拍马屁没有错,错就错在,她说的最后一句。

甘将并没有碰她,他碰过谁,她不知道,反正,她是没有被碰过的,那不知死活的贱婢敢说她是废物?说皇后,岂不是说她?

“贵妃娘娘,陈贵人求见。”

门外响起了一道轻柔的声音,姚丝灵嘴角那嗜血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

皇宫里面的人几乎都知道,这个姚贵妃可是心狠手辣的,吃人不吐骨头的,谁敢惹她?况且她背后的势力还那么大,父亲是当朝右相,家世背景地位权利样貌,又有谁能够比得上?当然,东离国来的皇后自然是可以的。

第二日清晨,姚贵妃带着后宫一干人等来请安。

“姐姐,妹妹今天来给你请安了,还要给你赔不是,昨儿个听说玲儿欺负你们家香儿,所以妹妹已经狠狠的教训了她一顿了,希望姐姐莫要介怀。”姚丝灵笑意满满,可是全身上下也都还是名贵的样子。

身后的妃子嫔妃们见此,纷纷行礼。

“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秦莫邪还有些吃惊的,她没有想到,这个姚贵妃竟然会那么的客气来这里给她行礼,虽然这本就该这么做的事情,她从别的妃嫔眼底看到了不屑,只有姚贵妃眼底是真诚的,于是和善的笑了笑。

“免礼。”

一众妃嫔都是鼻孔看人,不把秦莫邪这个皇后放在眼里,秦莫邪也不在意,本来她对这个皇后的位置看的也不重。

“哟,这么巧,竟然都给碰上了。”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声响,妃嫔们纷纷往门外看去,看到的竟是这样一幅好看的画面。

一墨发男子斜斜靠在了门边,好整以暇的看着里面的人,清晰地轮廓衬托着英俊的脸,黑浓的眼眸带着深邃,似乎能够把人看的一清二楚一般。

修长的身子,健壮的体魄,真真是脱衣有肉,穿衣显瘦。

他是甘将。

南郊国的皇帝。

那样的好看,那样的震慑人心。

他笑起来真的如沐春风一般,阳光照射下来,在他头顶上绽放出光彩,他蓦然放下手,慢悠悠的走了进来,仿佛身边有花瓣飘过的错觉。

在场的人没有谁是不被迷住的,当然,还是有例外,正如秦莫邪。

她有些唏嘘的看着门口走过来的男人,想起了大婚的那天晚上,她看到的残暴君主的样子,现在都有些后怕,这男人有个好看的皮囊,还真的可以蛊惑人心啊......

秦莫邪那滴溜溜的眼珠子犹如黑葡萄一样到处乱转,可爱的紧,贼亮。

就连甘将看到了她那绝色的模样,也忍不住愣了一下,不过他想起了自己的事情,再一次笑着走向秦莫邪。

“皇上吉祥。”

身边的人见此,连忙行礼,唯独是秦莫邪,傻站在原地。两国之间的礼仪不同,她不会行礼,要是行礼,礼数铁定是不周,本来是有嬷嬷教过她的,可是现在她紧张啊,所以什么都忘记了。

紧张什么?当然是紧张感觉,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之间来打她?

那天看到了他在御书房里面对着侍卫那一顿打,可不吓坏了秦莫邪?她后退了两步,撞到了身后的桌子,小声惊呼了一下,突然,腰间穿插了一只手,揽住了她的腰,她连忙回过头看着甘将。

“爱妃怎么这么不小心,恩?”甘将笑的温柔,静静的看着这慌慌张张的脸蛋。

秦莫邪想着,如果昨天她没有出去那御书房的话,那她一定会沉沦在这温柔乡里面的,可惜了,这个看似温柔的男人,是个可怕的暴君。

这么想着,她的身子有一丝轻轻地颤抖,抱着她的甘将自然是感觉到了,他挑了挑眉头,把她扶好,带着她到位置上坐着。

姚丝灵以及一干妃嫔看到皇上这么亲密无间的对着秦莫邪,眼底的嫉妒以及厌恶纷纷呈现出来,姚贵妃还好一些,迅速就遮掩下去了,可是别的妃嫔却没有那么好的眼力见了。

甘将扫视了一周,把她们的反应全部都收入了眼底,不动声色,自顾自的在桌子上倒了一杯茶水喝了起来,然后看到秦莫邪那垂下来的秀发,给她挽了上去。

秦莫邪愣了愣神,不知道这个甘将这么做到底是做什么的,她几乎都能够感觉的到,整个屋子里弥漫着尴尬的气息。

她可没有忘记,这个南郊国的皇帝到底是怎么个冷落她的,怎么会突然这么温柔?反正秦莫邪看着别扭。

“趁着现在人齐了,就给你们说个事情吧,估计你们都听说了,三日之后便是使者会面的宴会,作为一国嫔妃,你们就在宴会上各展身手,说别的,这就算是三个国家之间的比拼,若有一方胜出,必定是会有奖励,你们且好好准备。”

甘将放下了茶杯,柔情满满的看着秦莫邪,邪邪的笑了起来:“皇后这次与姚贵妃一同布置场地吧。”

“是。”秦莫邪怔了怔,连忙点头回答,头都不敢抬高,一直看着自己的手,同样也错过了甘将那深思的神态。

甘将从进门口到现在,一直对秦莫邪举止亲昵,姚丝灵妒火中烧却又不敢表现出来,一众妃嫔也不敢再给秦莫邪脸色看,毕竟皇上在这里。

不过倒是有一个人是比较和善的,她是四妃之一的懿妃,成日吃斋念佛,与世无争,她也不过是淡淡的看了秦莫邪两眼罢了。

李香儿一直在秦莫邪的身边伺候着,她之前对甘将那满满的怨恨都在这个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自从她看到了甘将从门口进来的模样,目光就停留在了他的身上,不得不说,他们的皇上真的很好看。

甘将本就长的好看,一身气场更是寻常人比不得的,很容易就会让人一见钟情。

她不由有些痴迷,见甘将有意无意的看过来两眼,李香儿脸蛋顿时通红。虽然她知道皇上突然这么亲昵的对待公主,其实是为了给公主招仇恨以及三天之后的使者宴会,但是她却并不觉得甘将做的哪里不对了。

美色误人啊。

秦莫邪叹气,她笑得挺尴尬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气氛有些火热,不过她内心还是有些无奈,这三天之后的会面,她既开心又担心。

她哪里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甘将一走,众妃嫔也走了,也不敢在造次,唯有姚丝灵留了下来。秦莫邪微笑着迎客人,可是她却瞥见走在门口的懿妃娘娘往后看了她一眼,她奇怪的歪了歪脑袋,甜甜的一笑,懿妃却转身离开了,没有说别的什么话。

“姚贵妃是有什么事情吗?”她记得,她刚刚嫁过来这里的时候,这个姚丝灵就送了一个可人的善善来这里,特别的关照她,所以秦莫邪对她的印象是很好的,刚才她看到了众妃嫔对她的傲慢,也就只有姚贵妃和那一位生性恬静淡泊的懿妃对她好了。

四妃之上是贵妃,贵妃之上是皇贵妃,最后才是皇后,这后宫三千佳丽,等级也是很多的。曾经秦莫邪对她父皇的妃子都有些称奇。

姚丝灵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轻轻地拍了拍秦莫邪的手,一副姐妹好的模样跟秦莫邪解释今天的事情,希望她不要介意。

“妹妹我没有想到这些妃子们竟然这么大的嫉妒之心,日后我定会教训她们一顿的,姐姐你放心好了。”

秦莫邪见姚丝灵这么说,咧开嘴角笑了,小小的梨涡若隐若现,特别好看:“也不怪她们的,姚贵妃,我这儿有一些花茶,你尝尝,这可是东离国的特有茶呢,很香的。”单纯的秦莫邪也信了,把姚丝灵送了出去,心里还感叹和姚丝灵谈得来。

姚丝灵这算是第一次跟着秦莫邪打交道,没想到这个不过十五六岁的女子竟然这般单纯好骗,她原以为生在皇家里面的人都是会写勾心斗角的,这个秦莫邪,看样子是不会这些东西,干净的像一个孩子一样。

尤其是她眼睛里面的那纯粹的神色。

姚丝灵不由的暗了暗眸子,这个秦莫邪,到底是会装还是真的那样单纯?

她离开以后,李香儿凑近了秦莫邪,小心翼翼的在她身边伺候着,她怎么看都觉得这个姚贵妃不对劲,又看到了自己家的主子这么信任姚贵妃,总该是不好的,于是忍不住出声打扰了正在刺绣的秦莫邪。

“公主,您可千万别轻易的相信别人啊,这里是南郊国,不比东离国,依奴婢看,这个姚贵妃不一定能够相信的。”

秦莫邪甘将《倾城一世情》免费章节试读结束。

倾城一世情秦莫邪甘将小说

倾城一世情/秦莫邪甘将小说最新章节

《倾城一世情》小说免费试读,主角叫秦莫邪甘将的小说叫做《倾城一世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慕兴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述:皇宫中挂着许多红灯笼,酉时未到,整个后宫早已灯火通明,红色的彩带挂在各个宫门前,垂吊着。乾坤殿里,玉雕的柱子上盘着金龙,张牙舞爪的模样威严无比。好几路宫女太监行走匆匆,井然有序,为首的宫女太监手里还捧着几盘不知为何物的东西,小心翼翼的,怕是十分贵重。吵......

小说名称:倾城一世情

[秦莫邪甘将]章节目录-倾城一世情全文阅读

大家在找的主角叫秦莫邪甘将小说完结版已有,书名叫《倾城一世情》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全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慕兴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经过太医药方的多日调养,秦莫邪的脸色终于褪去了苍白而渐渐染上了红润之色。之前秦莫邪昏迷的时候李香儿并没有把善善带来乾清宫,但是她醒来之后却立刻把善善也喊过来伺候了。毕竟她觉得善善真的是一个很贴心的人儿。这日甘将下朝归来,就看到皇后身边的宫女端着药往里......

小说名称:倾城一世情

《倾城一世情》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秦莫邪甘将小说全文

新书秦莫邪甘将倾城一世情是慕兴写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作者慕兴的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倾城一世情完整版已经有了,欢迎大家来免费阅读全本。听闻南郊皇帝是个急色流氓,长相凶恶,经常逞凶斗狠,以位压人的地痞杂碎,东离国为了两国交好不得不让公主前来和亲。和亲前,公主整日噩梦连连,一度想要退婚和亲后,这人哪里是急色流氓分明是“性冷淡”,哪里长相凶恶,分明好看得很……

小说名称:倾城一世情

倾城一世情秦莫邪甘将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秦莫邪甘将小说《倾城一世情》免费在线阅读。倾城一世情是一本火爆的穿越架空小说,讲述了秦莫邪甘将之间的动人故事。小说精彩内容:&好剑法!好舞姿!末将服气!哈哈哈哈!”一位将军突然拍桌子,站了起身,哈哈的大笑着,然后举起桌上的烈酒:&皇后娘娘,末将敬你一杯!”说着,他昂首一饮而尽,豪迈的说道:&娘娘这一曲《精忠报国》让末将心服口服啊!爱国......

小说名称:倾城一世情

倾城一世情秦莫邪甘将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

完整版小说《倾城一世情》(秦莫邪甘将小说最新章节) 无弹窗,是慕兴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主角秦莫邪甘将,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内容:甘将抱着秦莫邪回到了乾清宫,早就得到宫人们报信的太医已经在乾清宫等着了。把秦莫邪放在床上,看到她胸前全是血,甘将的眼睛被这一片鲜红刺痛了。太医给秦莫邪止血,处理伤口,过程中她也没有醒来,就像一个布偶,随人摆弄。甘将见太医给秦莫邪......

小说名称:倾城一世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