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文学助理!

立即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 > 作者风与自然小说-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宫以沫宫抉在线阅读

作者风与自然小说-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宫以沫宫抉在线阅读

2019-06-20 10:58:43作者:风与自然

新书宫以沫宫抉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是风与自然写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作者风与自然的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完整版已经有了,欢迎大家来免费阅读全本。这是一个倒霉穿越女重生回来抱大腿,养大BOSS却被BOSS吃掉的忧伤故事。妥妥的亲妈文!“公主不好了,摄政王将您看了一眼的小书生配给城西屠夫的女儿了!”某公主咬牙,“没关系……我还有男宠!”“公主不好了!摄政王将您的男宠都卖去

作者风与自然小说-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宫以沫宫抉在线阅读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最新章节,宫以沫宫抉小说在线阅读:

第四章帮还是不帮

宫抉感受到有人来,第一反应是警惕!

他实在是怕了,这冷宫里,每一个人都想弄死他去上头讨赏,又不敢明目张胆的杀他,加上身边的人死的死,跑的跑,背叛的背叛,所以小小的他害怕任何人的靠近!

但是他实在是太难受了,浑身骨头好似裂开了一般,喉咙如火灼烧!他,不要变成哑巴!

来,把手松开!

稚嫩女声十分不客气,而且态度实在算不上好,但听到竟然是个女孩的声音,小宫抉眯着眼飞快看了她一眼,心里却豁然一松。

她一定就是当初被打入冷宫生死不知的皇姐吧!她也是被迫害的对象,因为没有利用价值,不属于任何势力,她没道理害我!

打入冷宫后这两年,他从没见到过这位皇姐,传闻她常年卧病在床,他以为对方已经死了,没想到还活着。

宫以沫见他松了手,一个使力让他趴在了自己的膝盖上,然后招呼都不打,直接用手掰开他的嘴,死命的去扣他的喉咙催吐!

毕竟还小,喉咙娇嫩受不得刺激,宫抉很快就将药吐了出来,但是这还没算完,宫以沫将之前偷来的水拿了出来让他喝,喝了之后又继续催吐!这样反反复复几次,小男孩的脸已经白如金纸了,嘴唇也毫无血色了。

看到他这么惨,宫以沫觉得十分快意,但是当宫抉睁开一双水汪汪的墨眼看着自己的时候,那眼里一丝防备和感激,如小鹿一般直闪闪的望着她,又叫她有一丢丢的同情。

刚刚给他催吐的时候,他身上的骨头硌得自己都疼,明明过得比自己害惨,却还是收拾的干干净净,虽然穿着一身不合适的衣服,却也是洗的干净发白,这样的孩子实在让人难以讨厌。

同情只是一瞬间,本来想就这么丢着不管的,反正她该做的都做了,如果这样他都哑巴了,那就是天意了。

但是一想到以后苏妙兰每天炖的枇杷羹,她闭了闭眼,又肉疼的从空间里拿出了消毒片和润喉的糖浆,想了想,还咬牙留下了一些找了好久才寻来的水和食物。

空间里的东西用一点少一点,还真是便宜这祸害了!

小宫抉被毒打,灌药,又折腾了好一顿,加上喉咙剧痛,根本说不了话,只是坐在地上,看着这位瘦小的皇姐变戏法一般袖子里掏出不少东西放在他面前,然后让他吃下那奇怪的白色药片和黑色的糖浆。

不明白,他明明很厌恶别人靠近的,也绝对不吃来历不明的东西,但是当她十分不客气将药递过来让他吃的时候,那不耐烦的眼中肉疼的模样,让他奇异的感受到一丝愉悦,竟然毫不犹豫的就接过来吃了。

奇怪的是,那甜甜的糖浆一入喉,喉间的灼烧感瞬间就褪去了,他试了一下,依稀能发出几个破碎的声音来。

行了,先不要说话!

小女孩的神情十分纠结,左顾右盼就是不肯看他,只见她将整一瓶的糖浆塞到了对方手里,语速飞快道。

如果感觉喉咙不舒服就喝!不许和任何人说我的事!吃的我就放这了,就这样,再也不见!

最后几个字说得尤其气愤!

唔!小宫抉急切的发出声音,宫以沫回头,极不耐烦的皱眉,还有什么事?

宫抉睁着一双墨玉般的大眼睛,苍白的小脸都急出汗来了,他指了指宫以沫,又指了指自己,艰难的开口,名名字,你的名字

当初宫以沫打入冷宫宫抉才两岁,他根本不知道这位皇姐叫什么,如今非常急切,就是想知道,救他的人叫什么!

明?

宫以沫瘦黄的小脸皱成一团,这小子是在问她明天会不会来?

她立马皱眉起来,本来想开口讥讽他得寸进尺,但是看着对方小心翼翼的扯着自己的衣袖,浑身是伤的坐在地上,却睁着一双大眼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一副想靠近又害怕的模样的确让人不狠不下心来。

宫以沫想掰开他的手,但抬起又放下,最后却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

明天我再来!

说完麻溜的扯过衣袖扭头就跑了,小宫抉一动就感到身上钻心的疼,喊也喊不出,就只能看着这位瘦弱的皇姐飞奔而去,好似被鬼追一般!

没办法,她只要一想到自己重生归来,第一件事就是救了上一辈子虐死自己的恶人,心里这股气怎么都不顺,恨不得掐死自己才好!

七弯八拐找了好久才找到自己的屋子,她气愤的将自己丢上床,算了,想不通的问题,睡一觉就好了!

半夜,她是被一阵雷鸣闪电声惊醒的。

宫以沫眯着眼摸了摸自己冻得冰冷的肩膀,意识渐渐清醒,这被子太薄又用了太久,毫无保暖效果,偏偏她空间里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棉被!

雨哗啦啦的下,初春寒冷,整个宫殿都是萧索与寒意,还真是冷宫啊

她不禁同情自己来

三岁被丢在这里,一个皇帝不会关注,宫人不管不顾的地方,如果真的是小孩子,怎么熬得过去?难怪一病四年。

但她又算好的,一个打入冷宫的公主,没有外家,不会对任何人的利益造成危害,宫里也不介意她的生死,而皇子就不同了。

宫抉的外家是远在西北的镇西王,和京城几乎没有往来,镇西王的女儿李清华,就是宫抉的母妃,她长得漂亮,温柔贤淑,当时虽然远不及雪妃,也颇为受宠,听说曾经还和雪妃交好,却没想到和雪妃一样是个短命的,说死就死了,留下一个小不点的孩子,其外家远在西北,鞭长莫及。

故而对一些有皇子的妃嫔来说,宫抉即使是打入冷宫也不够,残废了也不行,最好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在冷宫,那么到时候,即便是镇西王回来了,找不到凶手,难道还能拿皇帝问罪么?

也不知道上一世,宫抉是怎么在冷宫活过十三岁又离开的,其心智坚韧真是可怕,难怪后来会那么变态!

第五章未来的摄政王喊她皇姐

一道闪电一下照亮了半个宫殿!

紧接着的雷鸣声吓了宫以沫一跳,她看了看窗外不由想那孩子被毒打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走,如果伤势很重,她走后晕倒了怎么办?那岂不是在院子里淋了半晚上的雨?

至于冷宫那几个宫人她是完全不作想,她重生三天了,送饭的宫人只来了三回,难怪她这么瘦!

宫以沫翻来覆去,越想越睡不着一边觉得那个祸害不会死,他还能活着出去呢!一边又觉得一个小孩子如果真的淋了雨,又发烧,本就受了伤的喉咙又发炎了怎么办?那她不是白忙和了?

想想怎么都不能给苏妙兰留下任何刷好感度的机会,于是宫以沫一个鲤鱼翻身,顶着暴雨就出去了!

夜晚的冷宫在暴雨和雷鸣闪电下还是挺恐怖的。

宫以沫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看着眼前宫抉住的地方,没想到一天两次来到这里,她心情十分的复杂

为毛她空间里连把伞都没?

郁闷的上前,门一推就开了,她看了一眼院子里没人,于是就往屋子里面走。

没想到,她一进门就被绊了一下,地上躺着一个小人儿,不是宫抉是谁?

宫以沫吃了一惊,连忙伸手一摸,这孩子身上全湿了,体温却很烫手,看来今天被打的颇重,他肯定是动不了或者是晕过去了,下雨才醒过来,然后自己爬到了屋子里。

一想到一个丁点大的孩子被毒打下药,又淋了雨,最后还要自己爬到屋子里,宫以沫到底还是不忍心,又一摸额头,果然发烧了。

没时间思考,花了吃奶的力,宫以沫才将宫抉拖到了床上,没办法,她重生回来没几天,自己都身无二两肉在这里,能有什么力气。

屋子里也没有灯,闪电不时轰鸣着,冰冷的水汽弥漫,宫以沫打了个冷颤,摸了摸自己的手臂,还好空间里有手电筒,不然真的要摸瞎了。

他身上烧的非常厉害,即使知道他不会死,宫以沫也不可能看着对方这样烧下去,她捏了捏宫抉滚烫了脸,长叹一声。

真是便宜你了!

宫抉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一道非常亮的光,明明是晚上,却将床底方寸之间,照的犹如白昼,紧接着,他感觉到身边有人!

身体不可抑制的紧绷起来,他头疼欲裂,手却慢慢的伸到枕头底下,想去拿那被他磨得非常尖锐的石头!这时,他听到了对方颇为气闷的声音。

真是讨厌,为什么我需要的没有,你需要的就有呢!

一听这是他那位皇姐的声音,他的身子一下放松下来,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轻易的相信一个才见过一次的人。

很快,他感觉到有苦涩的药液灌入嘴里,他本不想下咽,但一想到在冷宫求来这药,指不定有多艰难,他便逼着自己咽下去,苦的他整张脸都皱在一块。

宫以沫一看乐了,她将药片溶在水里给对方喝,也知道有多苦,但是看到宫抉不爽,她就爽了!

紧接着,宫抉感觉到对方在脱他的衣服,即便迷迷糊糊的,他也觉得不好意思,母妃说过,男女七岁不同堂,何况是坦诚相见,但是他现在烧得没有一丝力气,只有装睡,免得对方尴尬。

衣服一脱,宫以沫倒抽了一口冷气。

原来除了露在外面的手脚以外,小男孩身上布满了伤痕,除了一些陈年旧伤和淤青外,大多都是不明显的暗伤,但是受过这些伤的宫以沫明白,那些小小的伤口有多痛。

这宫里多得是杀人不见血的手法,没想到在冷宫,他们对着一个孩子也能下得去这样的毒手。

她抿着唇,心里十分恼火。

一方面觉得眼前的孩子十分可怜,一方面又想到他将他受过的这些伤,日后都一一实施到自己的身上,就觉得他可恨!

但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宫以沫再次长叹一声,摸向了空间。

她带的药很多,因为常年行走在外,这都是必需品,如今倒是都派上了用场,用在他这里也好,上一世,因为这些药,倒是给她招了不少祸事,今生倒是要小心点了。

宫抉正觉得冷痛难受,突然感觉到身上的伤口处一阵清凉,他曾经也是尊贵的皇子,如何不知道这样见效奇快的药有多贵重?

他心里一阵撼动,不明白这位素未谋面的皇姐为什么对他这般,难道是希望他复宠,然后离开冷宫吗?那可能要她失望了,小宫抉黯然地想。

花了十几分钟才将对方小身子涂遍了药,又将空间的浴袍拿了出来将他裹上,她空间那几件衣服,还真只有浴袍合适。

感受到对方轻柔的包裹,和身上柔软的衣物淡淡的熏香,他头昏脑涨,没精力想这些东西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但是在这样风雨交加的晚上,这样明亮的灯光和温暖,足以他铭记一生了

这两年来,从没有人对他这样好,从来没有,让他想起自己的母妃,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

感觉对方在收拾东西了,他连忙假装刚刚醒来睁开眼睛,但一看到眼前只顾着照顾他,自己却衣衫尽湿,浑身滴着水的宫以沫,他再也忍不住,小鼻子兀的一酸。

你怎么

宫抉瘪瘪嘴,刚想说话,但因为喉咙受伤,说一半就说不出来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就这样无声的瞅着宫以沫,眼里满是难以置信和不安。

他没想到,自己这个样子,还会有人对他这样好,又怕,这样的好也是假的。

见他醒了,宫以沫又想到他日后的所作所为了。

但看人家现在小小的一团,也不忍心,强压的怒气好没气道,你醒就好,我走了!

等小宫抉急了,身子一动,差点翻下床来!幸好宫以沫眼疾手快的扶住了,眼里满是怒火!

你干嘛!你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把你弄上床吗?!

被宫以沫凶得缩了缩脖子,小宫抉竟没觉得屈辱和害怕,小孩子对情绪是最敏锐的,他似乎感觉到这位皇姐对他有敌意,但是却是一个善良的人,让他并没有那么防备。

他揪着宫以沫湿漉漉的衣服,墨玉般的大眼睛如小兔子般红红的,有小小的不安和愧疚,他声音还没恢复,用一种十分软糯的童声缓缓道,谢谢皇姐。

一句皇姐,没来由的让宫以沫画风一变,她竟然奇异的感到一阵清奇!

她终于板不住脸嘚瑟起来,内心的小人仰天长啸!

日后弑父弑兄,血洗后宫,杀人如麻的摄政王,如今竟可怜兮兮的叫她皇姐!

谁能想到?

谁能想到!

第六章强大自己

见她神情缓和,宫抉明显感觉到对方的愉悦点在哪,虽然怪异,又连忙又巴巴的叫了一声皇姐,像小鹿一样惴惴的,可怜又可爱。

这声皇姐叫的宫以沫十分的受用,看着眼前的小男孩也不觉得多碍眼了,小时候还是挺乖的嘛!

算你机灵!宫以沫冷冷一笑,便准备走,突然一声腹鸣声响起,小宫抉一下整张脸变得通红,捂着自己的肚子羞怯的望着她。

她留下的那些食物还在院子里,如今只怕也不能吃了

因为在冷宫食物十分难得,所以即便一直都很饿,小宫抉也懂事的没有开口,但是偏偏身体不听使唤,让他十分羞愧。

宫以沫自然也听到了,她脸色微微柔和了些,虽然还是面无表情,却再一次从袖子里摸出一个馒头来。

虽然冷了,但这样干净的大馒头,宫抉很久没吃过了。

宫以沫认命般叹了口气坐在他床边,手里又摸出一瓶水来,她馒头撕开,一点点的投喂到小孩的嘴里,其动作十分僵硬又小心,显然不知道怎么照顾孩子。

于是塞一口,就灌一口水。

小宫抉真是饿极了,在这样寂静的冷宫,只能听到他不住吞咽的声音,那双大眼微眯着,似乎在怀疑这是不是做梦。

对方的指尖微凉,明明神情极不耐烦,动作却很温柔,而宫以沫的手指每每投喂都会碰触到宫抉那温热的嘴唇,那小嘴干而柔软,让她每一次接触,心里都微微颤动。

这是真实的,眼前的宫抉真的还只是一个孩子。

但那又如何?

温情并没有持续很久,宫抉拍了拍干净的手,见小宫抉还想说话,连忙制止了他。

刻意忽略对方那双墨玉般的双眼,宫以沫颇不是滋味的扭头错开目光,板着脸冷淡的开口。

行了,你别说话这冷宫危机四伏,我也没什么可帮你的,日后你好自为之吧!

内心撼动和同情是一回事,但是宫以沫自己心里清楚,她不可能圣母的去帮一个上辈子虐杀了自己的人,而且宫抉有属于他自己,注定孤独的强者之路,与她并不是一路人。

说完,看着小孩的神情一下惶恐起来,也不管对方是不是还有话说,狠心一转身跑了!

小宫抉抬起的手微微凝滞,小嘴张了张,最后还是没说什么,按下心底的失落,大眼中受伤的神情一闪而过,他这位皇姐只怕也不想沾染自己这个麻烦吧可惜,他竟还不知对方的名字。

清晨,宫以沫运行内功两个时辰,才徐徐醒来,每次练完内功后都觉得神清气爽,昨晚淋雨发热,也立马就好了。

她这一世练功开始的有些晚,但是毕竟是练过一次的,再一次修炼各个关节都得心应手,照这样下去,不要几年,她的内功便能都捡回来。

这时,她冷宫的门被人毫不客气的推开,一个宫女满脸怒气的走了进来,将食盒啪的往桌上一放,好没气道,小病痨鬼,你怎么还没死呢!

她进来的瞬间,宫以沫就已经躺好了,她记得这个宫女,这是分来照顾她的第三任宫人,上两任都花了大代价换了岗位,也是,谁愿意守着一个病痨公主呢,不受宠就算了,居然缠绵病榻四年都没死,堪当奇迹了。

宫以沫假装才醒,看了她一眼,这宫女每次受了气都会来找以前的宫以沫发泄,有时候又几天不见,她练功需要安静,又想到同住在冷宫的小宫抉,心里一动,倒不如一劳永逸的好。

眼珠子一转,她拿着不知道从哪摸来的帕子开始拼命咳嗽,那宫女怕过了病气,厌恶的离得远了一点,却听到宫以沫虚弱的声音。

啊血!

那举着的帕子上,是明晃晃的血迹!

这下可吓了那宫人一跳,不等她说什么,宫以沫就可怜兮兮断断续续的说,不会是肺痨吧那可是会传染的!

当下!吓得那宫人连忙跑了出去,待走远了,宫以沫才放松一笑。

这下,用不了多久,她住的这所冷宫就会被隔离,没有人会过来认真确认她一个不受宠的公主是不是真的得了肺痨,所以让她自生自灭,是最好的方法。

日后想必除了送饭,再也不会有什么不长眼的人跑进来找她麻烦,她就可以安心练功了,否则要是被人发现了她的异常,还真是麻烦!

如她所想,没过多久就来了一些行色匆匆的宫人,见她一副病歪歪的模样,手里还拿着染血的帕子,哪里还敢靠近,连忙将这里隔离了起来,下了几层宫锁,只留了一扇小窗,做送饭之用,还真是让她自生自灭了。对一个七岁小孩来说,不可谓不残忍。

宫以沫微微一笑,如此正中她下怀。待所有人都走远,她终于放下心来,跳下床,在院子里深吸一口气后,活动一下拳脚。

雨后的阳光挥金般洒了下来,照亮她瘦弱的小脸上点点汗珠,她练的这套外功,和内功乃是一套,外功颇有几分类似她穿越前所知道的太极,内功也讲究绵长不绝,厚积薄发。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nfd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方帝 版权所有

 

南方帝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