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狂少最新章节-叶秋免费章节目录

  • 时间:
  • 作者:孤寂之狼
  • 来源:zd
  • 最强狂少免费小说

最强狂少最新章节-叶秋免费章节目录

最强狂少小说在线阅读

叶秋小说最强狂少在线章节阅读:

第004章 老巫婆来了

我一直都在这里捡破烂,这里什么时候变成你的地盘儿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不忿地反驳道。

草,还敢胡咧咧,找抽是吧!砰的一声闷响,有人栽倒在地的声音响起。

唐铮心中一紧,怒火蹭蹭地往上蹿,那个苍老的声音再熟悉不过了,就是爷爷唐大海的声音。

三步并作两步,他已经来到了事发现场,发现爷爷倒在地上,被一个大汉踩在脚下。

放开我爷爷。唐铮怒吼。

那里来的臭小子?快滚!大汉斜睨了唐铮一眼,丝毫没放在眼中。

小铮,你怎么来了?快走。老人大口喘着粗气,虚弱地喊道。

爷爷,我来帮你。唐铮脚尖一点,迅速地到了大汉面前。

大汉微微一愣,没料到唐铮速度如此之快,但见他一个学生娃也也敢挑衅他的威严,当真是怒不可遏,咆哮道:小子,找抽老子就成全你。

呼!

一拳挥出,拳头落空了。大汉还未反应过来,肚子就吃了一拳,翻江倒海,痛彻心扉。

你。大汉刚想破口大骂,却又看见硕大的拳头直奔面门而来,他吃痛惨叫,鼻血横飞,向后倒去。

爷爷,你没事吧。唐铮急忙扶起老人,关切地问道。

老人气喘吁吁,虚弱地说:我没事,小铮,你快走,这人凶神恶煞,不是善茬儿,不好惹。

爷爷,有我在,谁都不能欺负你。唐铮斩钉截铁地说。

唉,你要好好学习,不能为了我一个老头子打架,若是让老师知道了,肯定会被批评的。老人焦急地说。

唐铮心头一痛,任何时候爷爷都把他放在第一位,这让他对大汉更加愤怒。

爷爷,你休息一会儿,我先对付这人。唐铮转身冷冷地瞪着大汉。

大汉已经爬了起来,怒不可遏,道:臭小子,你简直就是找死,既然如此,那就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

唰!

大汉抽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凶相毕露。

老人吓了一跳,急忙喊道:小铮,你快走,我来拦住他。

爷爷,他伤不了我。唐铮安慰道,然后狠狠地盯着大汉,你为什么要伤害我爷爷?

草,这里是虎哥的地盘儿,必须征求虎哥的同意才能在这里讨生活,你们胆敢挑衅虎哥的威严,不弄死你就算是仁慈的了。大汉气势汹汹地吼道。

虎哥?唐铮是乖乖学生,根本没有听过虎哥的名头。

大汉名叫东子,是虎哥手下的一个马仔,被派到这里来看管地盘儿,这一带拾荒的人捡到好东西都必须上交给他。

虎哥是城北这一带的大混子,真名叫林虎,手下纠集了一帮马仔,在常衡市江湖上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原本他是看不上垃圾场这块地盘的,可前几天竟然有人从垃圾场刨出了一件古董,卖了上百万。

林虎这才重视起这块地盘,派了一个小弟专门来看场子,拾荒的人捡到东西后都必须上交鉴定,值钱的都会被抢走。

唐铮的爷爷这段时间一直在生病,并不知道这一个新规矩,今天拖着重病之躯来捡破烂,才发生了这一系列冲突。

怎么,怕了吧,告诉你,已经晚了。东子得意洋洋,以为虎哥的名头吓住了唐铮。

我管你什么虎哥牛哥,敢伤我爷爷,我都不会让你们好过。唐铮已经是修者了,岂会害怕几个混混。

东子吃了一惊,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连虎哥的名头都吓不住他。

哼,小子,你敢这样说,你死定了,去死吧!东子冲杀过来,匕首直刺向唐铮胸膛。

唐铮侧身让过,擒住了对方的手腕,咔嚓,骨头断裂,大汉惨叫起来,豆大的汗珠唰的一下冒了出来。

砰!

唐铮一脚踢中东子的膝盖,双膝一软,东子直接跪在了地上。

以后再敢到这里来,我连你的两条腿也一样打断。唐铮厉声说道,滚!

东子敢怒不敢言,痛彻心扉,道:小子,你知道得罪虎哥的下场吗?

草,还敢聒噪!唐铮冷哼一声,咔嚓,东子的另外一条手臂像麻花一样扭曲起来。

啊,痛死我了,快放开我,我再也不敢了。东子显然没有料到唐铮如此杀伐果断,撕心裂肺地求饶起来。

老人像看陌生人一样盯着唐铮,惊慌失措地劝道:小铮,快放开他,要出人命了。

唐铮松手,东子就像是丧家之犬一样逃走了,再也不敢有半句豪言壮语。

糟了,这下闯大祸了,这种人躲还来不及,怎么能遭惹呢。老人苦着脸,唉声叹气。

爷爷,他们敢来一次,我就打一次。唐铮安慰道。

小铮,他们人多势众,都不是好人,你怎么会是他们的对手?况且你是学生,怎么能打架呢?

爷爷,我会武功,他们不是我的对手。

胡说,你会什么武功?老人板着脸,人最重要的是有自知之明,不要狂妄自大。

唐铮无可奈何,在爷爷的心目中他始终是一个乖学生,打架这种事是万万做不得的。

唉,算了,大不了他们下次来,你躲起来,我这老头子让他们揍一顿算了,等他们消气就没事了。老人自言自语道。

唐铮鼻子一酸,捏紧了拳头,暗暗发誓,若他们真的敢来,一定打断他们的狗腿。

爷孙俩回到家,唐铮便开始做饭,这些年爷孙俩相依为命,他练就了一手好厨艺,几样简单的食材也可以做出独特的美味。

小铮,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多吃肉。老人把盘子里的肉丝夹到唐铮碗里叮嘱道。

我在吃呢,爷爷,你也要吃,这段时间你都瘦了。

呵呵,我这一把老骨头能活到现在已经很知足了,况且还有小铮你陪着,老天真是待我不薄。老人脸上洋溢着幸福而满足的笑容。

他们俩并不是亲爷孙,唐铮是老人在垃圾堆里捡到的,他是一个弃儿。

老人心地善良,收养了他,取名唐铮,十多年来,相依为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给予唐铮所需,好在唐铮聪明伶俐,学习成绩优秀,是老人家最大的安慰。

小铮,爷爷若是不在了,你自己要好好地照顾自己,知道吗?老人暗叹口气,语重心长地叮嘱道。

唐铮悚然一惊,筷子掉在了桌子底下,直勾勾地看着爷爷,爷爷,你不要乱想,你会没事的,明天我们就去医院把你的病治好。

老人咧嘴一笑,露出深深的皱纹,道:我没有乱想,我这身体没事,都是老毛病了。我前几天才去医院看过,医生说休养一下就没有大碍了。

唐铮知道爷爷一直就身体不好,据说是年轻时内脏受了损伤,落下的病根,可具体什么病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前段时间,他旧病复发又去了一趟医院,医生开了药,这几天看起来要好了一点。

小铮,你马上就快十八岁了,到时候你就是大人了,爷爷知道你从小就懂事,爷爷没能给你什么,以后的路要靠你自己走下去了。

唐铮心头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爷爷这番话就像是交代遗言一样,他的病绝对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唐铮正准备细问,屋外却响起了一个声音:唐铮是不是住这里?

老巫婆!唐铮立刻认出了这个声音。

小铮,有人找你。老人说道。

爷爷,你先吃饭,我出去一会儿。

是你朋友吗?

是我们班的班主任。

是老师啊,那我要去见见她,小铮你在学校成绩这么好多亏了老师的教导与帮助,爷爷还从来没有当面谢过老师呢。老人抖擞了精神,激动的快步走了出去。

唐铮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心中却泛起了嘀咕,老巫婆来这里做什么?

他高中快三年了,老巫婆从来没到他家做过家访,不过倒是听说她常去乔飞和方诗诗家做家访。

老师,您好,屋里请。老人佝偻着身子,和蔼地邀请道。

吴翠红皱起了眉头,看着一脸皱纹,头发花白,衣着寒酸的老人,冷冷地说:你就是唐铮的爷爷?

对,我就是,多谢老师在学校里对小铮的照顾,免去了他的学费,这对我们家真是天大的恩赐啊。老人感激涕零地说。

唐铮走了出来,见爷爷小心翼翼、而吴翠红趾高气扬,他心中憋着一股气,问道:吴老师,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唐铮,我来是通知你几件事。

老师,有什么事进屋说吧。老人继续邀请。

吴翠轰看了一眼低矮的房屋,撇了撇嘴,难掩鄙夷之色,道:我就站在这里说,唐铮,明天你就不用去一班上课了,以后你去七班上课。

什么?唐铮大吃一惊,一班是全校最好的尖子班,七班是垫底的垃圾班级,被誉为地狱班级,里面都是一些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两个班级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老人虽然不清楚其中的细节,但从吴翠红的口吻与唐铮的反应也看出了一点端倪,脸色一僵,声音颤抖着问道:老师,是不是小铮犯错误了?

第005章 地狱班级

吴翠红冷哼一声,道:唐铮不努力学习,这半年来学习成绩下滑严重,数次考试都是全年级倒数第一。

什么,全年级倒数第一?老人悚然一惊,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珠。

唐铮心中一痛,他一直隐瞒的事终究被捅破了,老巫婆为什么这么狠?这不啻于在爷爷心口捅刀子。

吴翠红根本没有理会这一对爷孙的心情,自顾自地说:他不但学习差,人品也有问题,今天竟然偷了班费,这种人没有开除,学校已经算仁至义尽了。

偷班费?老人呆呆地看着吴翠红,像听天书一样。

对!吴翠红的回答斩钉截铁,仿佛她亲眼所见。

唐铮的肺都快气炸了,这就是污蔑,她哪里还有一点为人师表的样子。

我没有偷!唐铮大声反驳。

吴翠红戏谑地瞥了他一眼,道:你当然不会承认了,但不是你还会是谁?哼,你不用狡辩了,看你家这么穷,乔飞同学已经承诺自己把这班费垫上,挽回了班级的损失,你瞧一瞧自己与乔飞的差距。不过以后我们班级少了你这个拖后腿的累赘,将会是一件天大的幸事

闭嘴!

闭嘴!

忽然,两声大喝异口同声地响起,这爷孙俩儿都涨红了脸,尤其是老人被气的浑身颤抖起来,鼓着眼珠,道:你血口喷人,我家小铮不会偷钱,我们是穷,但穷人也有骨气。

吴翠红被这阵仗吓了一跳,鄙夷地说:狡辩!

唐铮的拳头捏的咔咔直响,狠狠地瞪着吴翠红,道:我说没偷就是没偷!

你走,我们家不欢迎你!老人上前一步,突然大吼道。

吴翠红下意识地后退,差点摔倒在地,狼狈不堪,气急败坏地说:果然是没有礼貌的野蛮人,哼,你以为我还想呆在这里吗?脏乱差,八抬大轿请我,我都不会再来了。

老巫婆,你记住今天的所作所为,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唐铮咬牙切齿地说。

哈哈,让我后悔,你有那个本事吗?吴翠红嘲讽道,但见爷孙俩面色不善,连忙快步离去。

老人浑身气势一变,就像是泄气的皮球一样,精神萎靡下来,默默地看着唐铮。

唐铮心中没来由的一慌,连忙解释道:爷爷,我真的没有偷班费。

我知道,我的孙子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吗?老人挤出一丝笑容,淡淡地说。

唐铮松了口气,倍感温暖,这世上即便所有人都不相信他,爷爷也会坚定地站在他这一边。

可是你为什么要骗我?蓦地,老人的脸色一沉,你的成绩为什么下滑这么严重?

爷爷,我是不想让你担心,我前段时间记忆力不好,不过现在已经好了,你看着吧,我高考一定会考到全市第一。唐铮言之凿凿,信心十足。

老人直勾勾地看着他,半晌才点头:我相信你。他没有询问具体的细节,因为他了解孙子绝对不会说大话。

小铮,虽然你没有在一班了,但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不要气馁。老人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唐铮重重点头,他已经有了打算,距离高考还有三个月,他并不准备马上爆发恢复往日的荣光,否则若是这一次月考马上恢复第一,肯定又会被调回一班,他可不想再每天面对老巫婆。

其实七班也是不错的选择,静静地潜伏着,等到高考时再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狠狠地扇老巫婆一个耳光。

月明星稀,万籁俱静。

唐铮盘膝坐在木板床上,运转通天古卷的功法,暖洋洋的真气沿着经脉游走。

呼~

他长吐一口气,浑身轻松无比,精力充沛,九大主经脉内的真气竟然又增加了两分,等增加十分便是两寸真气了。

小子,你的九阳圣体和这通天古卷真是太契合了,这短短一日的修炼相当于别人一个月的修炼进度。天禅子的声音在唐铮脑海中响起。

唐铮心中窃喜,修炼比别人快,说明就能够更快地变强大。

但我有一个不好的消息告诉你。天禅子话锋一转,径直说道。

什么消息?

你爷爷生机几乎耗尽,时日不多了。

你说什么!唐铮大惊失色,犹如晴空霹雳,心中那个不祥的预感被证实了,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生老病死,乃是自然规律,你无须伤怀。

放屁!他是我爷爷,不是你爷爷,你当然不伤心了。唐铮气急败坏地吼道。

天禅子沉默了,他修炼成百上千年,早已看淡了生老病死,并没有唐铮这种强烈的感受。

爷爷不能死,你不是修者吗,一定有办法救他,对不对?唐铮灵光一闪,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乃是一缕神识,并没有办法救他。

唐铮心头一黯,连天禅子都没有办法,那岂不是说爷爷真的没救了。

天禅子见他沮丧的样子,话锋一转,犹豫地说:或许也有一线生机不过这几乎不可能,除非出现奇迹。

唐铮欣喜万分,拜托你说话不要这样大喘气,会吓死人的,有什么办法?我不怕困难,再多苦,只要能够救爷爷,我都愿意承受。

有一种丹药名为续命丹,可延长他十年阳寿。天禅子高深莫测地说。

续命丹?那哪里有这种丹药?

我没有,但你可以炼制,只要你达到炼气三品,并且找到续命丹的药引天香花,我就可以教授你炼制续命丹的方法。

那我一定会尽快修炼到炼气三品,在哪里可以找到天香花,我爷爷还可以坚持多久?

你爷爷的身体还可以坚持一个月,所以你必须在这一个月内达到炼气三品,至于天香花,一般是长在悬崖峭壁之上,这需要你自己去寻找了。

悬崖峭壁。唐铮心中一动,常衡市郊区有一坐高山名为常衡山,海拔两千多米,常衡市就因此山而得名,只有去常衡山试一下运气了,我一定要找到天香花。

天香花在古代都不多见,更别说现在了,另外你这一个月内必须达到炼气三品,普通修者从炼气一品到炼气三品需要两年,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你不是说我一天的修炼相当于别人一个月吗?那我岂不是二十天就可以相当于别人两年的修炼,完全可以达到炼气三品。唐铮信心十足地说。

天禅子立刻给他泼了一瓢冷水:小子,你想的太容易了,若是修炼都这么容易,岂不是天下人都是高手了。你现在只是因为刚开始修炼,所以速度会很快,等过几天你就会趋于平缓,变成普通人的速度。况且我观察了一下,这个时代天地灵气稀薄,比千年前的修炼环境差很多,你要在一个月内达到炼气三品可不是嘴上说说那么容易。

唐铮心中一凉,自己真的是太乐观了,可即便有困难,为了爷爷的生命,他也必须克服,他咬紧牙关,坚定地说:为了爷爷,我一定要成功!

唐铮卯足了劲,继续练功,一遍又一遍地运转通天古卷功法,真气一点点地壮大。

天边渐渐露出了鱼肚白,唐铮收功做好早餐,叫爷爷起床吃早餐,然后叮嘱他不要再出去做事,才来到了学校。

虽然他的当务之急是修炼,却不能不来上课,否则让爷爷知道后会更加伤心。

天鹏国际学校大门口,各种豪车络绎不绝,就像是车展一样,许多学生从豪车上下来,趾高气扬地走进校门。

唐铮,等等我。一个动听的声音叫住了唐铮,他停下来,转身看见方诗诗从一辆豪车上下来,背着书包快步朝他走来。

昨天几乎全班同学都认为是他偷钱,只有方诗诗一人相信他,他不禁有些感激。

唐铮,我们一起走吧。方诗诗莞尔一笑,吐气若兰,吹弹可破的肌肤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唐铮点点头,两人一起向校园内走去。

唐铮,我听说你被调到七班去了。方诗诗黯然说道。

唐铮嘴角勾起一丝苦笑,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对不起。

这又关你的事,为什么说对不起?

不,校方原本是决定开除你,而我本来是求我爸让你继续留在一班的,可后来其他董事反对,所以只能暂时委屈你让你去七班了。方诗诗略带歉意地说。

唐铮勃然大怒,校方竟然想开除他,这肯定是老巫婆从中兴风作浪,幸亏有方诗诗的帮助,否则他真的就可能被逐出校园了。

方诗诗的父亲方崇国乃是天鹏国际学校的董事之一,此事若非他出面干涉,唐铮真的难以继续留在学校了。

愤怒之后,他心中又涌起难言的感激之情,灼灼地看着方诗诗,真挚地说:方诗诗,谢谢你!

方诗诗被他炽热的眼神看的俏脸浮起一抹红霞,比天边的朝阳更加诱人,浅浅一笑,道:我们是同学,不用这么客气,我相信你的学习成绩一定会恢复的。

唐铮原本都快对自己失去信心了,没想到方诗诗还这样相信他,这是除了爷爷之外第二个人如此相信他,让他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小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找到拥有足够强大的纯阴之力的女孩子了。忽然,天禅子的声音响起。

唐铮大吃一惊,她在哪里?

嘿嘿,你小子的运气真是够好的,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旁边这丫头是纯阴之体,纯阴之力异常浓郁。天禅子怪笑起来,女人身体由于纯阴之力的多寡又分为不同的体制,除去一般的体制外,还有纯阴之体、玄阴之体、阴煞之体和九阴圣体。

方诗诗。唐铮下意识地朝她看去,发现嘴角勾着淡淡的笑容,犹如一朵遗世独立的莲花,令人砰然心动。

若真的让她做女朋友,确实是人生一大幸事。唐铮知道学校里许多人巴不得让方诗诗做女朋友,但她全部拒绝了。

她的家庭那么好,我追得到她吗?

小子,你太妄自菲薄了,你现在可是修者,你看上她是她的荣幸。天禅子当头棒喝地教育道,忽然,他尖叫一声,怎么回事?你怎么已经在吸收她的纯阴之力了?

你一惊一乍地鬼叫什么?

小子,你竟然不用上床也能吸收女人的纯阴之力,难道这就是九阳圣体的奥妙吗?天禅子大呼小叫道。

唐铮大喜过望:你是说我只要待在她身边就可以吸收纯阴之力?

这事匪夷所思,但天禅子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

不对,这肯定不是九阳圣体的作用,否则以前就不会有九阳圣体的人爆体而亡了,这肯定是通天古卷的作用。

唐铮不理会是什么的作用,总而言之,他有办法吸收纯阴之力了,而且只要待在女孩子身边就可以办到,这比与对方上床要容易千百倍。

小子,你别高兴的太早,这种吸收速度慢很多,除非你花很多时间与她在一起。

放心,我一定会制造机会多与她待在一起。唐铮既然找到了办法,心情好了起来。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高三一班的教室门口。

我先进去了,加油哟,唐铮同学!方诗诗挥了挥拳头,鼓励道,然后像一个精灵一样蹦蹦跳跳地进了教室。

唐铮点点头,看着她走了进去,又望着门上高三一班的铭牌,感受着教室里面传来的无数道讥讽眼神,心中冷笑起来:你们尽情地嘲讽吧,等高考的时候我要把你们都踩在脚下!

乔飞坐在教室里,脸上贴着纱布,隐隐生疼,远远地看着唐铮,又看了一眼娇颜酡红的方诗诗,眼中闪过阴狠之色。

唐铮,你都被逐出一班了,竟然还可以赢得方诗诗的关注,岂有此理。哼,看来仅仅把你逐出一班还不能达到目的,必须彻底搞臭你。

唐铮没有发现这个阴狠的眼神,他昂首阔步,就像是一个战士大步朝七班走去。

地狱班级高三七班在走廊的尽头,教室里静悄悄的,坐满了人。

唐铮心中闪过一丝诧异,以前经过七班的时候都是闹哄哄像菜市场,可从来没有这样安静过,不过他没有在意,径直走了进去。

哗!

忽然,头顶响起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第006章 冰山女神

唐铮听见头顶的异动,心头一凛,没有抬头去看,脚下一个蹭步,瞬间前移了一米。

哗啦!

一大桶水泼在了门口的地板上,溅起一朵朵水花。

全班人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幕,原本一脸坏笑看好戏的表情变得目瞪口呆。

这怎么回事,为什么屡试不爽的一招失败了,唐铮为什么没有被淋成落汤鸡?

下马威!

唐铮嘴角勾起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地狱班级果然不简单,竟然这样欢迎新人。

他扫了一眼呆若木鸡的众人,发现最后一排还有两个空位,于是一言不发地走过去坐下。

登时,众人的表情更复杂了,许多人眼中多了一丝幸灾乐祸之色。

叮铃铃!

上课铃响了,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渐行渐近,登时,几乎所有男生都坐直了身子,凝神屏息,像长颈鹿一样望着门口。

一抹靓丽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刹那间,教室内仿佛都增添了一抹亮色,令空气都清新起来。

唐铮甚至听见许多人咽口水的声音,他眼中也情不自禁地闪过一丝惊艳。

女神!

这是他此刻脑海中唯一冒出来的念头,来人瓜子脸,柳叶眉,水蛇腰,身着职业套装,脸色冰冷,绝对的冰山女神。

虽然唐铮已经见过其他老师穿这身套装,但与她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职业套装把她婀娜多姿的身材衬托的淋漓尽致,胸前的伟大呼之欲出,几乎要撑破衣服,一双修长的美腿竟然穿着黑色丝袜,简直就是要人老命。

这对于风月老手都足以是致命的制服诱惑,更别对说这一群十**岁荷尔蒙分泌过剩的青春期少年了。

尤其是那一张冷冰冰的脸,让人自惭形秽,却又忍不住产生遐想。

她是这个班的老师?唐铮心中冒出了疑问,以前从未见过她。

她在门口驻足了一下,看了一下地上的水渍,蹙了下眉头,两道柳叶眉微微弯曲,风情无限。

她走上讲台,把抱着的课本放在讲台上,胸口的伟大更是一览无遗,更加雄伟壮观。

许多女生艳羡地看了一眼,倍受打击地垂下了头,看着自己的小馒头,无地自容。

上课。她轻轻地说道。

起立。唐铮前面的一个小胖子大声喊道。

老师好。所有人起立,男生像打了鸡血一样大声喊道,女生则有气无力。

她点点头,示意众人坐下,目光一扫,落在了唐铮身上,冷冰冰地说:新同学唐铮,我是你的班主任柳轻眉,请你自我介绍一下。

唐铮起身,看着众人,淡淡地说:我叫唐铮,唐铮的唐,唐铮的铮。

柳轻眉点点头,很满意他的简练,她不喜欢啰嗦的人。

她对唐铮的状况略知一二,曾经的天才少年落到了垫底的窘境,这对任何一个人而言都是致命的打击,但看他言语间依旧透着一股强大的自信,令她刮目相看,不免有几分好奇。

坐下。柳轻眉看了一下他的位置,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道:你不用换一下座位吗?

唐铮不明所以,这个位置在最后一排而且是角落里,是一个不容易被人注意的角落,他求之不得呢。

不用了,谢谢老师。

柳轻眉喉咙动了一下,终究没有再劝,其他人则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搞的唐铮莫名其妙。

柳轻眉开始上课了,唐铮静静地听了一会儿了,她讲课条理清晰,不由自主地就吸引了人的注意力。

她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六岁,教学却很有一套,比许多老教师的方法都好,真是厉害。唐铮暗暗咋舌。

他大脑内的淤血已经化尽,丰富的知识点重新回到大脑内,这些课程对他而言已经很简单了。

他没有继续听课,而是修炼起了通天古卷,他不放过任何一点时间修炼,他必须尽早达到炼气三品。

不知不觉,一节课就结束了,柳轻眉抱着课本走出了教室,教室内立刻变成了菜市场,热闹起来。

唐铮,你还是尽快换一个座位吧。前排的小胖子凑过来神神秘秘地说道。

唐铮好奇地问道:为什么要换?我觉得这个位置挺好的。

唉,反正我是为你好,否则晚了就来不及了,哦,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冯勇,是七班的班长。

冯胖子,你不要乱嚼舌根,这位置有什么不好的?小心等会儿让叮当姐听见剥了你的皮。一个粗大的嗓门吼了起来,一个人高马大的男生像一尊铁塔似的伫立在唐铮面前。

唐铮瞥了他一眼,这人足有一米八五,一身的腱子肉,威慑力十足。

冯勇脖子一缩,连忙解释道:高大志,我又没说这个座位不好,我只是担心唐铮同学坐太远,看不见黑板上的字。

高大志嘿嘿一笑,没有理会冯勇,而是饶有兴趣地打量唐铮,道:你就是以前的全校第一?嘿嘿,我看也不过如此嘛,现在竟然沦落到我们地狱班级来了。

我觉得七班挺好的。唐铮淡淡地说。

是吗?七班可是垫底的班级,对于你这样的‘尖子生’是不是庙太小了?高大志揶揄道。

连你自己都认为是垫底的班级,那我就无话可说了,你这是自己给自己打上垫底的标签,可不能代表别人。

唐铮同学说的对,我们班有什么不好的,我相信我们班一定会好起来的。冯勇见缝插针地说。

冯胖子,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高大志怒瞪了对方一眼,唐铮,你才是真正垫底的人,全校倒数第一,嘿嘿,真是好风光啊。

唐铮眼中闪过一丝怒色,旋即恢复正常,他的心态今非昔比,根本没必要与高大志争论。

见唐铮不说话,高大志得意地大笑起来,正准备趁势多奚落几句,却听见一声娇叱响起:高大志,你鬼鬼祟祟在我的座位前干什么?

高大志浑身一抖,连忙倒退三步,腆着笑脸,道:叮当姐,我在帮你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呢。

叶叮当大刀阔斧地走了过来,一双灵动的眼睛扫了一眼稳坐钓鱼台的唐铮,秀气的眉毛立刻拧了起来,道:你是谁,为什么坐我的位置?

高大志幸灾乐祸地笑道:叮当姐,他是

闭嘴,我没问你,我问他。叶叮当直勾勾地看着唐铮,语气不善。

高大志噤若寒蝉,立刻闭嘴。

唐铮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叮当姐,她是谁?一个女孩子竟然让高大志如此忌惮,绝非等闲之辈。

我叫唐铮,这个位置是空着的,不是你的。唐铮不咸不淡地说。

你就是那个书呆子唐铮!叶叮当不免有几分好奇,你是唐铮又怎样,也不能坐我的位置,告诉你,这两个位置都是我的。

唐铮瞥了一眼她的屁股,心说你屁股挺翘,可也没有那么大,怎么能坐得下两个位置呢。

叶叮当要疯了,这人竟然肆无忌惮地打量她的屁股,而且那眼神所传达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起来!叶叮当怒喝道。

唐铮也情不自禁地皱起了眉头,这个叮当姐的美貌不输方诗诗,但性格却有天壤之别,简直就不可理喻。

唐铮以前醉心于学习,全然不知叶叮当的名头,她可是与方诗诗齐名的另外一位校花。

我要看书了,请你不要打扰我。唐铮冷冷地说。

全班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叶叮当在七班可是神一样的存在,不但人漂亮,身手更是了得,连高大志这样的大块头都不是她的对手,而且据说她身份神秘,这群富家子弟没有一个人敢招惹她。

今天新来的唐铮竟然敢触她的霉头,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有好戏看了。

叶叮当也气急了,左看右看也没有看出唐铮有什么特别之处,于是她猛地抓向唐铮手中的书本,叫道:哼,我让你看书。

唐铮手臂一移,巧妙地躲开了。

咦?

叶叮当吃了一惊,她的擒拿手从未失手,这次竟然落空了。

唐铮头也不抬,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聚精会神地看书。

刚才肯定是失手,看我现在怎么教训你。叶叮当自我安慰,抓住了桌子的一角,向外一拉,同时一招横扫千军,踢向唐铮的下盘。

砰!

一声碰撞的声音。

哎哟!

一声惨叫响起,所有人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丝喜悦,心说唐铮这下惨了,招惹谁不好,竟然招惹叶叮当。

叶叮当是你招惹得起的吗?

冯勇几乎闭上了眼睛,实在不忍心看这残忍的一幕。

高大志则一脸坏笑,得意无比,忽然,他的表情凝固了,咦,怎么抱着脚惨叫的是叶叮当,不是唐铮?

这个外来户怎么还一本真经地看着书,只不过面前多了一把椅子,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其他人也反应过来,表情呆滞地看着这一幕,大脑实在是不够用了。

最强狂少同类型小说

司雪梨庄臣的小说在线阅读-西风吻过梨花开免费阅读

西风吻过梨花开是最近非常热门的言情小说,由作者公子莫问倾心打造,西风吻过梨花开免费阅读全文在线。《西风吻过梨花开》是公子莫问倾心创作的一本世家豪门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司雪梨庄臣,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传闻庄臣脾气差,得罪他只有死路一条。他的宝贝儿子遗传他同款臭脾气,两父子在一块对别人而言是灾难。可是,这在她看来只是传闻。毕竟她白天训儿晚上驭夫,也没见死啊。相反,训儿时儿会给她端茶,说妈咪你骂了那么...

小说名称:西风吻过梨花开

那年夏天风很轻覃慕寒唐夏天小说在线阅读-那年夏天风很轻小说

那年夏天风很轻是最近非常热门的总裁小说,由作者十月杨杨杨倾心打造,那年夏天风很轻免费阅读全文在线。独家小说《那年夏天风很轻》由十月杨杨杨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覃慕寒唐夏天,书中主要讲述了:简介:为了报救命之恩,本来出生大户人家的她被亲生父母留下给一对普通夫妻抚养。为了赎罪,原本出生豪门万千宠爱的他被逼独自出国求学。当逃婚的她遇上悔婚的他,两个各怀心思的异路人权衡之下成了外人眼里的恩爱夫...

小说名称:那年夏天风很轻

甜妻出没谢少宠妻如宝完本免费阅读-甜妻出没谢少宠妻如宝小说目录

甜妻出没:谢少,宠妻如宝是最近非常热门的总裁小说,由作者清风徐来倾心打造,甜妻出没:谢少,宠妻如宝免费阅读全文在线。精品小说《甜妻出没:谢少,宠妻如宝》是清风徐来所执笔的总裁豪门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浅浅谢锡安,书中主要讲述了:白浅浅嫁给了全城最有钱有权的极品大佬,谢锡安。本以为可以天天吃喝玩乐,什么都不用愁,只需要躺着就行。事实上,她也的确是躺着。“谢锡安!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商量下!你这样不行!”白浅浅裹着被子,一脸警惕的...

小说名称:甜妻出没:谢少,宠妻如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