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公众号

可以看小说的微信号

微信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 苏乔安褚江辞《婚情不复》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苏乔安褚江辞《婚情不复》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2019-10-08 16:33:11作者:叶简安

主角是苏乔安褚江辞的小说名字叫做《婚情不复》,这本书是由作者叶简安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婚情不复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婚情不复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苏乔安褚江辞《婚情不复》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婚情不复》苏乔安褚江辞小说,by作者叶简安免费完整版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这是一本婚恋生活风格小说,主角是苏乔安褚江辞,他们之间单纯又凄美的爱情故事在作者细腻的笔触下描写的淋漓尽致,还没看过这本小说的小伙伴们,赶紧看起来吧!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婚情不复精彩内容:

第9章 男人这东西,别看得太重

有安全带的缓冲,这样突兀的紧急刹车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褚江辞眸色墨黑,凝聚了怒气。

刚欲开口,看到苏乔安脸色惨白的盯着自己手里的东西,还没出口的话便堵在了喉咙。

褚江辞手勾着那绳结,绳穗浮动。

他问,你的?

苏乔安一反常态,没有开口。

褚江辞微微眯起细长凤眸,目光在她脸上逡巡,似乎是想要探寻出那么一丝蛛丝马迹来。

她久不开口说话,褚江辞顿时失了兴趣,将东西扔还给了她,嗓音沉冷透着浓浓不耐,快点开车。

苏乔安沉默不语的垂眸,许久,她才将砸在身上的东西收好重新驱动车子。

他果真是不记得了,也对褚江辞能记得什么?跟自己有关的事,他巴不得忘的彻彻底底。

驱车回市区的路上,两人均缄默不语。

回了市区后,苏乔安寻了个地铁站的入口将车子停下,让褚江辞下车。

褚江辞被她气的不轻,摔了车门离开。

她愣了会儿,目光流转,落在车窗外渐行渐远的背影身上,鼻尖蓦然一酸。

苏乔安也知道褚江辞是个什么态度,她当初也是抱着一丝侥幸,包括刚刚,褚江辞将东西拿出来的时候,她很害怕,更多的是紧张,她在等着褚江辞的反应,

可惜

素手攥紧了握着方向盘的手,心不断往下沉沦。

终归是她奢求了,他并不记得那东西,也不记得跟这个相关的自己。

重新开车离开的时候,苏乔安并没有注意到车窗外原本走远的人停了脚步。

褚江辞一回头,看到苏乔安开车扬长而去,心口闷堵,郁结着一口气无处舒展。

俊脸阴沉下来,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闷着口气独自站了会儿,他才让助理过来接自己。

——

苏乔安是很忙,她只能让自己比褚江辞更加忙碌,省得空闲下来就会胡思乱想伤春悲秋。

她的忙碌是为了逃避,褚江辞的忙碌也是为了逃避。

都本能的去避开对方,躲避这座由婚姻奠基的牢笼。

岑川再大也大不过天,何况上流社会的社交圈子就这么大,一点破事不需要多长时间就能传遍。

她被M.G聘请成了法律顾问,不可避免会有应酬。

M.G的创始人是个女人,在圈内素有铁血女强人之称,做事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杀伐果决,比起男人来不逊色分毫。

她的私人生活也十分精彩,虽然结了婚,但这也阻止不了她追求自由的脚步。

她跟她老公处于分居状态,都是各玩各的,互不干涉。

苏律师,你别神经崩的这么紧,也别这么严肃,都是出来玩,放松点。葛文静看苏乔安从跟着自己进了夜色后就绷紧着脊梁,冷着一张脸就好笑。

苏乔安抿唇,没有出声。

应酬是十之八九常有的事,不过她还是不怎么习惯到这种声色场所来。

葛文静年过四十,风韵犹存,脸上虽然有了皱纹却不影响到她的娇媚,那是一种被岁月沉淀后的成熟妩媚,风骨自成。

她常常会游走在这种场所,玩男人玩的比男人玩女人还凶。

虽敬佩葛文静的处事方法和待人接物的态度,但私生活这一点,苏乔安是没法做到跟她一样的。

去,好好招待招待我们的苏大律师。葛文静推了一把依偎在她身边的俊秀男人,朝着苏乔安坐的地方扬了扬下巴。

比起跟一个半老徐娘惺惺作态,他当然更加乐意去伺候一个年轻的,虽然她看起来也不怎么样,打扮的跟个老姑婆一样。

苏律师~他起身坐到了苏乔安身边,明明是个男儿身偏偏要捏着嗓子说话,苏乔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汗毛倒竖。

男人一靠近,身上的脂粉味扑面而来,苏乔安微微蹙起弯弯柳眉。

苏律师,我敬您一杯吧!

递到面前的酒,她不接也不是,接也不是。

看了眼葛文静,叫她涂着艳红唇彩的嘴微微上挑,似笑非笑的凝着自己,苏乔安把心一横,接过了酒,仰头一口饮尽。

葛文静笑言,苏律师好酒量啊!

苏乔安微微扯唇笑了笑,葛总见笑了。

我说苏律师,来这种地方玩就得放开了手脚,你这么束手束脚的,莫不是怕你老公来找你?葛文静一开腔,跟着来的其他阔太太也笑了起来。

苏乔安结婚的事不是个秘密,因为她时时刻刻都会戴着婚戒,神秘的只不过是她结婚的对象罢了。

闻言,苏乔安心底泛起了微微苦涩,褚江辞啊?他会因为担心来找自己才有鬼了!

葛文静是个人精,能占据一席之地的人都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主,一看苏乔安细微的表情变化就知道她们的苏大律师婚姻也不幸福。

幸福?葛文静讥讽的笑着,这个东西在这个圈子里得到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点。

各玩各的是常态,只要维持着表面婚姻光鲜亮丽,背地里有多阴暗腐烂,根本没人在乎。

苏律师,男人这东西你也别看的太重了,你看看你,有能力又会赚钱,还怕没人要不成?葛文静说的是真心话,换做平常人,她是懒得开口的。

苏乔安合她胃口,骨子里那股倔强不舒服的劲儿,很像过去的她。

葛总,喝酒吧苏乔安不想提起自己的婚姻,更不想提起褚江辞。

葛文静眯着眼看她,似是在打量她,我们在座的哪个不是跟你一样?一开始抱着想要跟对方好好过日子的念头,结果呢?那些臭男人只会更加得寸进尺,我们女人应该要活得更加洒脱,离了男人能活得更加精彩,你还年轻,想不通也正常,等你年纪大了就能明白了,男人算个屁!婚姻不过就是一张纸,没什么用。

苏乔安一句话都没说只一个劲的喝酒,想浇灭心头窜动的火苗,冲熄心底的不安,借着酒水来填补心底空缺的那一块。

哦,原来她也是会寂寞的啊

苏乔安脑袋昏昏沉沉的,眼前的人影耸动,恍恍惚惚间,她似乎看到了褚江辞。

褚江辞?不,他才不会来,结婚这么久,他就没管过自己死活,思及此,苏乔安嗤笑了一声,分不清是自嘲居多还是悲哀更多。

第10章 苏律师是褚太太?

做生意总避免不了要交际应酬,最好的应酬地点就是声色场所。

在酒精的麻痹和声乐的冲击下,男人左拥右抱之时,最好谈生意,往往都不需要你来我往的暗自算计就能将合同拿下。

褚江辞从接手公司开始,就已经学会了这一套,在这种场所他是游刃有余。

褚家的家规很严苛,哪怕他是褚世雄的儿子,也得从基层做起,他会坐上现在的位置,靠的是自己,而不是跟其他二世祖那么一样那么轻松的子承父业。

跟着狐朋狗友在酒吧折腾,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迷幻的射灯颜色不断交替。

温昊伦搂着妖冶的女人,享受着对方以嘴喂酒的福利。

视线掠过,定睛于一点。

眉梢微微挑起,温昊伦搂着人语气轻佻的说,江子,你看那是不是你老婆。

褚江辞双腿交叠坐在沙发里,衬衫扣子解开了两三粒,深凹的锁骨窝若隐若现。

一手搭在扶手上,另一只手则是端着酒杯。

闻言,褚江辞一怔,端着酒杯的手松懈了下来,顺着温昊伦看的方向挑眸望去。

清冷目光一一掠过,透过斑驳陆离的霓虹灯,褚江辞看见了那边坐着的人。

几个出来寻欢作乐的老女人正夸张的大笑,时不时的跟身边的男公关来个湿儒炙热的吻。

倏忽,深邃凤眸微微眯起,眼底眸色幽暗不明。

那坐在最边上穿着老土的女人软绵绵的歪倒在一边,紧挨着她的男人手搂上了纤细的腰身,在翘臀上用力捏了捏。

褚江辞眉眼一冷,眼底卷着不可沉溺的怒气。

他的人也敢动!真是活腻了!

江子,你干嘛去啊?诶,江子——温昊伦看着褚江辞仰头喝光了杯子里的酒后起身离开,出声唤道。

杜彦衡忍无可忍的用力踢了他一脚,别嚎了,看着点,估计那边要出事了。

刚刚褚江辞的脸色可不好看,他跟褚江辞都是多年的朋友,看得出来褚江辞这是动了怒的征兆。

能出什么事?温昊伦还在状况外。

杜彦衡唇角微沉,你就看着吧!

温昊伦反应过来后,惊诧道,不至于吧?江子能为了他老婆做什么?他不是不喜欢他老婆吗?

喜欢是一回事,占有欲是另一回事,怎么说现在江子跟她都是夫妻,当着他的面跟其他男人调情,这一顶绿帽子扣下来,换你,你能忍?杜彦衡姿态慵懒的靠着沙发坐着,眉眼轻佻。

温昊伦沉吟了会儿,等他再看过去的时候,褚江辞已经到了她们面前。

看到醉的东倒西歪,跟没骨头似的靠在男人胸膛的苏乔安,褚江辞心头烧着一把无名火。

眼镜被蹭掉了点,歪歪斜斜的搭在秀挺的鼻梁,白如凝脂的皮肤染上了绯丽红霞。

刚刚还抱着苏乔安的男人,看到她喝醉了后露出来的精致秀巧的小脸,心念沉浮不定,他们干这行面对的多半是三四十岁的老女人,很少会遇见长相妍丽的客人。

他低头看着怀中醉意嫣然的女人心猿意马着,手在玲珑有致的身段上游走,不止脸蛋好,身材也好,柔软异常。

摸够了吗?阴影笼罩着,随之而来的是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和彻骨的冷寒。

他一怔,原本还捏着翘臀的手僵在当场,抬眸,对上的便是一双幽深沉暗的黑眸,一眼望不到底,似是一汪寒潭,深尺千丈。

望不到底,但他觉察出了对方的怒意和戾气。

男人还愣着神的时候,褚江辞揪着他衣领硬是将人拖拽出来了。

拳风凌厉,下手又狠又准。

男人被打趴下,扑在桌沿边,散乱了桌上的酒水,原本还寻欢作乐正逍遥快活着的阔太太们也尖叫了起来,花容失色惊恐的看着突然出现的褚江辞。

褚江辞随手抄起了桌上的酒瓶,掂了掂重量,见对方挣扎着想起来,寒眸一凛。

砰的一声,酒瓶子四分五裂,褚江辞用酒瓶将对方脑袋开了瓢。

男人都已经半死不活了,头上的血顺着脸部轮廓蜿蜒而下,染了半张脸,看着恐怖。

褚江辞还像是没解气一般,一脚将人踹倒,踩着男人的左手狠狠碾压着。

最先把控住场子的人还是葛文静,她自然认识褚江辞,见褚江辞大动肝火的将人打的丢了半条命,目光不断在醉迷糊的苏乔安和神色冷厉的褚江辞身上流连。

只稍片刻,葛文静就弄清楚了褚江辞为什么来砸场子。

她开口道,褚少您息怒,您看人也打的差不多了,要是惹来了围观将事情闹大了,对您和您太太的影响也不好。

褚江辞胸脯起伏不定,泄愤似的踹了一脚躺在地上痛苦呜咽的男人。

他看了一眼葛文静,脸色阴沉,葛总的私生活我没兴趣管,葛总要寻欢作乐是葛总的自由,我太太她不是这块料子,葛总以后要找人作陪还是另请高明的好!

褚江辞已经很给面子了,没有对葛文静做什么,说的话也给她留了几分薄面,葛文静自然听得懂,她笑了笑,我不知道苏律师是您的人,如果早知道,就是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带着她来这里。

最好是这样褚江辞笑容阴冷,如蛰伏的毒蛇露出了尖利的獠牙,眼里的寒意更甚。

他将人带走了,留下了烂摊子给他们收拾。

苏乔安被抱走后,葛文静看了眼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男人,她叹气,收拾收拾这里,将他送医院去。

对方刚应下,葛文静又说,不准叫救护车,今天的事谁都不许往外传!明白吗?

褚江辞她可得罪不起,事情要是闹大了,说不定他会新帐旧账一起算。

不过,这苏律师是褚江辞的老婆?

怎么早先没有听说过褚江辞已经结婚的事?

葛文静若有所思的蹙起眉,苏乔安要真是褚江辞的老婆,那事情反倒是好办了,反正现在苏乔安在她的公司当法律顾问,借着她攀上褚江辞这条大鱼,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婚情不复》完整版已有~

Copyright © 2019-2020 www.nfd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方帝 版权所有

 

南方帝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