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公众号

可以看小说的微信号

微信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 神劫云天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神劫云天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2019-10-09 18:25:36作者:星天凌

小说主人公是云天的小说是《神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星天凌创作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依然还是在无为之境,不过这次帝君怎么也坐不住了。能够轻易使一位天君重伤至散功边缘的人,仙界能不惊慌吗?于是仙界自开天辟地以来,第二次发出了天伤令。天伤令是召集仙界众仙的无上号令,任何仙人,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正在做什么,都要即刻赶到仙宫听候命令。其实天伤令

神劫云天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小说主人公是云天的小说是《神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星天凌创作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第6章旷世之战(一)

依然还是在无为之境,不过这次帝君怎么也坐不住了。能够轻易使一位天君重伤至散功边缘的人,仙界能不惊慌吗?于是仙界自开天辟地以来,第二次发出了天伤令。

天伤令是召集仙界众仙的无上号令,任何仙人,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正在做什么,都要即刻赶到仙宫听候命令。其实天伤令最主要的是召集那些潜修的超级老怪物,其他人那是顺带的。每当天伤令发出的时候,其代表的都是仙界有严重至威胁存亡的事发生了,而且要阻止,只有那些老怪物出现才行。

四人本来打算直闯仙宫的,不过在接近之后发现那的防御结界已经开启,而且相当厉害。四人还要留着力气拼杀,所以不想因为破阵浪费功力,索性到无为之境等候仙界的仙人。这次并没有大批的仙人过来,毕竟能轻易伤害天君的人一般仙人来了也只是送死。

四人一直在无为之境等待了五天,竟然是在四人公开挑战仙界的第六天,仙界的仙人才过来。是帝君带领五大天君和四大长老过来的,那是一段让人没办法忘怀的记忆。

仙界的人过来的时候,天灭即刻站了起来,挥起地戟就想冲上去撕杀。而且云天却挥了挥手,制止了他,说道:仙帝,我想你应该有什么话要说。

仙帝走到云天面前坐下,挥手对后面的仙人表示无妨,说道:没有可以挽回的余地了吗?

这个问题不需要答案,或许只需要结果。

明归的事仙界确实有点过分,但是也不完全是仙界的错,况且,仙界是要有尊严和权威的。雷浪那一战,仙界也死了很多仙人。我派去的特使也只不过是想看看有没有回旋的余地。可是,他们只有浮云回来了,还重伤了,仙界依旧没有惩罚什么。难道这代价还不够?仙界也不想和修真界闹问题啊,毕竟都是从那儿上来的。

是吗?是很大方啊。还有一柱香的工夫,我会等的。

仙帝的脸色突然间变了,很是震惊,毕竟是能轻易重创浮云天君的人,即使自己也不一定办得到,真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竟然有如此修为。

仙帝很自然的起身走开,没有回旋的余地,毕竟都挑衅到这里了,仙界放过他们,日后还有什么威信可言。只不过那些老家伙还没来,仙帝也没把握,如果输了,即使后来老家伙赶来了,自己也没办法在仙界立足。不过云天挑明了,自己也没有必要说无谓的话,只是淡淡的说到,说道:也罢,没什么可说的,大家心知肚明。

一柱香之后,无为之境出现了几个老家伙,其气势即使金仙也没办法承受。看到了该来的人都来齐了之后,云天二话不说,直接放出了天剑。天剑是一吧形如流水,通体发着蔚蓝色光芒的剑,剑身比较宽,没有剑炳,看来

,如此神兵,需要的只是心的操控。另外一边仁刀却是一把通体发着淡黄色光的刀,流露出来的皆是仁者的爱怜之气息。地戟却是通体血红,流露的是一股杀气,仿佛杀戮才是它存在的意义。灵杖,却是显得忽隐忽现的,透露出来的却是神秘的。

几个刚来到的老家伙看到了是几个甚至没有仙灵之气的小毛孩的时候,没好气的问,说道:帝君,就为这么的几个毛孩子,用得着发动天伤令吗?

帝君对这几个老头却是显得很恭敬,说道:各位前辈有所不知,就是他们轻易就重伤了浮云。

这边云天却哈哈哈哈大笑了笑,说道:能得仙界天伤令的优待,我们三生有幸啊,老家伙至于废话吗?放心,我们的能力绝对让你们受益不浅的!

你们谁重伤了浮云?给我站出来。说话的是浮云的师门长辈师叔浮刚。

天灭二话没说,挥舞着地戟就冲了上去。云海回头对天幸招呼了一下说,说道:天幸,你辛苦点,去解决那几个。我不才,找个老家伙欺负下就行了。说完,立即唤出仁刀,对准一个老家伙一刀劈了过去。

天辛神秘的笑了笑,高声说到,说道: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说着转过头对帝君说,说道:我想你不希望浮云大叔再受伤吧,如果你喜欢,我倒是想做这件轻松的事。

小子狂妄,让老夫领教一下你到底有几分能耐。说完之后,一个拿着拂尘的白衣老道便迎上了天幸。

帝君对五位天君和四位长老挥了挥手,让他们离远点,这样子的打斗他们是帮不上忙的。

帝君望着云天,仿佛自言自语说,说道:是不是朕轮回前世和明归有什么恩怨,一直纠缠不清。不知道明归还有没有没出关的人在,这些事心烦啊。

云天淡淡的,说道:很快就不用心烦了的,是你,或者是我,或者是两个人。不过现在多说有用吗?来吧,让我见识一下,天界至尊的兵器是什么样子的,是你的乾坤厉害,还是我的天厉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帝君没有说话,而且是伸手虚抓,一把闪烁着五彩光华的神剑即刻出现在手中。乾坤剑剑体比较小,流动着风,雷,电,火,水五种自然之威。不愧是仙界至宝,果然有傲啸乾坤的气势。五种自然现象共存,其包含的就是五种自然界的威力,与自然相抗衡,那需要的是什么样子的力量可想而且知。

云天淡然的笑了笑,说道:果然是仙界的至宝,非同凡响啊,不知道我的天剑,能不能承受那么斑杂的属性的攻击呢?哈哈哈哈

帝君没有理会云天的挖苦,轻轻的抚摩了一下乾坤剑,禁不住慨叹,说道:乾坤剑于天火中淬练,吸之天火浓烈而且化为剑魂。于极地万世冰窟中吸食天地精华,化为流水之精。于劫云精电之下,打磨剑身化而且为护

剑之阵。在护界天雷之下经受拷打,化雷霆之威为剑道。在九阴绝地试神剑之威,嗜杀绝地阴风留痕,化为剑锋。整个炼剑,历时一万七千八百五十三年零六个月。神剑问世,地动山摇,鬼哭神嚎,整个乾坤大地风云变色。神剑问世后,一直放于仙宫剑台。在仙界的亿万年历史当中,从来没有动用过。不知道会不会生锈呢。帝君苦笑道。

云天禁不住拍手,说道:果然是仙界极品,我这区区天剑默默的无闻,气势都差了不少。被剑御与御剑之人,不知道谁更胜一帱呢?哈哈哈哈

帝君依然没有理会云天的讽刺,淡淡的,说道:你不是说很快就不用烦恼了吗?是很快就不用烦了。这件事结束,我也应该离开了。明归的事闹得如此轰轰烈烈,朕也没有脸再统领仙界了。仙界开辟以来的耻辱,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朕无脸见先辈帝君。

云天不屑的干笑着说,说道:恩?离开?你就这么的有信心能赢的了我,或许你再也离不开了呢?哈哈哈哈哈

帝君依然平静如常,果然是当了几百万年仙界至尊的人,说道:你不是说我是一个被剑御之人吗?剑御又怎么样,我只想走得轻松点,给仙界挽回一点点面子。没有人见识过乾坤剑的厉害,而且你却很有幸。

我有幸,也许是你有幸也说不定,或许我这把名不经传的天剑也许能给你带来惊喜呢?哈哈哈哈少废话,出招吧。

青天浮云照天伤,无为仙境乾坤浪。这是仙界灵碑里出现的两句诗,现在都应验了,后面还有两句,不知道会不会因此而且出现。

废话太多,你爱面子我可不傻,接我一招雷霆之裂。

云天双手一挥,天剑直飞高空,云天也跟着飞了起来。飞到大约一百多米高空的时候,云天双手向下一刺,天剑带着万丈雷电火花,直直的刺向帝君。

帝君右手拿着乾坤剑没有任何花哨,直接迎着天剑往上刺去。顿时,双剑之间电闪雷鸣,乾坤剑的七彩剑光和天剑的无色剑气碰到了一起。方圆三十里的地方顿时化为灰烬,云天被往天上高高的震飞了出去,而且帝君的双脚也深深的陷进了地里。

天剑也不赖啊,和我的乾坤剑相碰竟然没有被毁。接我一剑风蚀乾坤。帝君说完,飞身而且起,乾坤剑横划。顿时天地间极阴之风阵阵吹向云天,风过之处,天地留痕。

云天倒飞出去即刻转身,依然是向前一刺,这一次却是极雷漫天,使阳刚之极的雷竟然是水一般侵进寒风当中。风速渐渐的慢了下来,慢慢的消失了。帝君不怒反喜,哈哈哈哈狂笑了笑,说道:不错不错,朕很久很久没有这么的痛快的打过架了,难得遇到一个对手。来吧,再接我一招冰峰万里。顿时天地之间万里冰封,似

乎整个世界都冻僵了,而且流水般的极雷也被冰结消化了。

是吗?那我就让你痛快到底,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雷,看我的极地之光。说完之后,单手向前一指,一点极其微弱的光芒钻进了那漫天的冰雪里。然后,突然间的爆炸开来,整个天地都充满了极其耀眼的电光,竟然是雷精纯之极而且引发了天地自然的电的爆炸。一瞬间,漫天冰雪化为虚无而且闪电也消失不见了。然而,帝君惊讶的是,云天竟然脱离了自己的锁定,消失不见了,帝君的心禁不住沉了下来,不敢再有所大意。

而且这边,天灭和浮刚的打斗也是异常的激烈,天灭本来修炼的就是至刚至强的杀招。新河派的临虚诀本是以阴柔著称,而且天灭发挥出来的竟然是阴寒锋利至极的杀招,阴极而且阳。而且仙界的老头子那无穷尽的岁月也不是白挨的。浮图苍生形成了四方八面的攻击,不过天灭凌厉而且集中的攻势,以攻为守,使得谁都奈何不了谁。

云海这边却不怎么乐观,他输的不是功力也不是修为,而且是功法力量之源本身。仁刀处处以仁为先,杀而且不灭。林月阁侠义气息浓厚的临月刀法也是那种杀而且不绝,处处留余地的功法。而且他偏偏面对的却是杀仙不讳的师兄讳不,其嗜杀本性,比之不讳岂止高出一两倍。一个是招招置人死地的杀神,一个是仁义天下,杀而且不绝,其结果可想而且知。随着时间的推移,云海渐渐的还是开始有些落于下风了。

而且天辛这边却还好。本来天辛是四人当中功力最弱的,不过他凭借本门功法度生诀的灵活性和那个古板的老怪物缠斗在一起倒也不至于落于下风。

战斗打的难解难分,虽然云海被讳不所克,但是要使其落于下风招架不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云天并不用担心什么,于是开始了强悍的一击:雷霆诀的第七招:风雷无月!

第7章旷世之战(二)

竟然可以脱离锁定,云天的突然间消失让帝君非常的惊讶,而且周围竟然搜索不到他半点的气息。无可奈何之下,帝君只得启用漫天精电之威,双手握剑,直指上天道:光满乾坤,顿时漫天电闪自九天而且下,极其耀眼的电光攻击着空间中的一切,甚至可以破开虚空。

云天知道用自己开辟的小空间躲藏是躲不了多久的,于是在空间被破开的那一刹那间开始出厉害的杀招:风雷无月。顿时天地间是漫天的雷电交加,然而却都是向帝君攻击。

帝君后悔不迭,在看不到云天的情况下用电这种东西那是最愚蠢的。虽然电光可以破开虚空,找出云天。但是,帝君却是忽略了一个事实,云天是在雷的修为上更高。雷随电至,是化自然之变化而且为杀招,不单可以将电转化为己用,而且得天地自然的附和,其威力更是增加许多。不过好在帝君的闪电是用作防御的,所以即使云天转化了那闪电,亦没有变那攻击成双倍。不过那增强了的一击也是不同寻常的。云天正是看准了时机,才出厉害的杀招的。

不过帝君毕竟是帝君,活了千百万年,其经历的斗争积累的经验也是云天远远比不上的。风雷无月漫天的如风般切割的雷可以遮蔽日月,然而它的缺点却也是太全了。帝君依旧是那招风蚀乾坤。顿时能使空间留痕的极地之风的威力,也将漫天的雷切开了一段,而且帝君和云天就在漫天雷电中照面了。帝君立刻一招浪迹乾坤,顿时在那划开的空间里,漫天的清澈但是处处危机的水一层一层的推了过来。帝君想的就是用这水的沼泽之威困住云天,一但是接触,会即刻被那水极而且冰的冰剑刺伤。

帝君能如此快速的反应,并能做出反攻是云天史料未及的。无可奈何之下,云天只得再次用极地之光,然而极地之光进入到水中之后,竟然没有如上次那样爆炸开来,而且是被湮灭了。如此突然间的变化,云天禁不住有点惊慌。好在有转化帝君的闪电的防护阻挡了一下,不然云天可就要非死即伤了。无可奈何之下,云天只能用上雷霆诀的第八招无痕。雷本自然介质,能够聚而且化为雷霆一击,当然也能虚而且化为须臾介子。但是那仅仅只是应对虚体化实的攻击,遇到真正实质的攻击,却也是相当危险的。帝君那层层推进的水毫无障碍的漂了过去,消失在虚空中,而且云天赶忙放出了天剑去应对帝君飞来的乾坤剑。

帝君哈哈哈哈狂笑了笑,说道:好,痛快。它们斗它们的,我们就比一比印诀吧。云天心里一阵无可奈何,雷霆诀的威力是要借助神兵才能发挥的,没有了神兵的借助雷霆诀虽然威力依旧,却是有强大的反噬的,毕竟雷霆诀是一种霸道的功法,不是肉体能轻易承受得了的。心里虽然如此想,但是云

天却不能在气度上输给帝君。云天哈哈哈哈大笑说,说道:那么你猜我会用什么印诀呢?

帝君禁不住又是一阵狂笑了笑,说道:正如你所说,这有意义么?既然你想不出有什么印诀可以用,那么你就接招吧:乾坤无极。说完,帝君双手不断地的翻动,整个人也飞转向上空,说道:活了几百万年,很久很久没有现在这么的痛快过了,接招吧,如果你不想那么快结束的话。说完之后,帝君已经在高空转成了混沌一团,凛冽的萧杀布满了整个空间,这一招果然来头不小。

云天一时竟然想不出怎么应对,情急之下,竟然再次使用化为须臾的那一招。然而高手过招,特别是超级高手过招,同样一招用的太频繁的话,往往会很吃亏,而且在这样子的打斗下,一点小亏都有可能造成生死存亡。在无极的乾坤下,需要的是破,是突击,而且不是防守。

漫天的萧杀之气越来越强,竟然开始渐渐的凝结。随着凝结的杀气增强,空气不再流动,时间仿佛也停滞了,整个空间渐渐的凝结成一块。云天在须臾当中渐渐的现形,嘴角边流出了一丝鲜血。头发散乱,显得很狼狈。压力还在增强,仿佛要将云天挤压成化石了。

看着这无可避免的一击。云天终于发出了那自明归开创以来就没有人见过的一击。几乎人人都知道明归的威力是要靠至强的兵器才能完全的发挥。但是那前提是没有看过那最后一击。那是绝对恐怖的一击,因为即使对于使用这一招的人也是残酷的。那需要使用者的精血为引。

云天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挥手发出一团雷包住鲜血,狂呼一声,说道:雷霆之怒。然后将那团包裹鲜血的雷向上推出。血雷在推出没多高就不动了,而且在艰难的抵抗着那乾坤杀气的挤压,在不断地的旋转,向四周围发出淡淡的雷光,似乎并没有什么厉害的。

混沌中的帝君狂笑了笑,说道:难道明归的至强杀招就是这样子的?哈哈哈哈哈。

云天没有理会帝君,而且是依旧源源不断地的向那团血雷输出精血。片刻之后,上空突然间风云变色,乌云盖顶,不时的闪现里面所蕴藏的雷电。

这个时候,混沌中的帝君也有些惊慌了,透过神识查探那乌云,神识立刻被伤。那是劫云,拥有比之神劫时的天劫劫云不逊色太多的威力。看了看下方的云天,帝君禁不住脸色惨淡。帝君的乾坤无极正全力的绞杀云天,帝君的上方防御是最低的,而且劫云却是在头顶出现的。看来那团雷血是用来引发天劫的。帝君禁不住惨笑,云天这是同归于尽的出招。帝君在迅速的思考着有什么方法可以化解。

劫雷越来越浓厚,渐渐的化为了一个点,随后,那个点在无尽的收缩之后,终于爆发。

云天依然艰难的顶着乾坤无极的攻击,一面仍

然要支撑着那团血雷,伤势越来越严重了。云天只是希望能撑到雷霆之怒爆发的那一刻。

帝君惨白的脸上满是怒气,无可奈何之下只好运用乾坤一体的连带招数,整个人溶入到那乾坤无极的杀气当中,希望借助它来抵挡那恐怖的雷击。帝君一溶入无极,云天的压力突然间减轻了一下。然后,随之而且来的就是雷霆的爆发了。

那一刻,整个世界都是雷的世界,那恐怖的力量,即使飞的很远的五大天君和四大长老依然受到了波及,受了不轻的伤。那一击,即使仙界亿万年的沉积造就的仙境之地也没办法承受,方圆千里地动山摇,一些闭关的仙人甚至因为这个的影响而且灰飞湮灭,不入轮回。而且无为之境从此不再叫无为之境,而且是叫无为深渊,整整下沉的上千米。其他打斗的三组也受到波及,纷纷被震飞。

如此强大的攻击,仙界的三个老家伙也被震惊了。然而帝君依然能够活着,看来帝君的实力自己的修行是白练了,想想从前对帝君的不客气,心里就后怕。不过想归想,此刻他们最重要的是应付那又扑上来的三杰。

这就是雷霆诀至强的一击,是明归千万年来的得以强大的秘诀。不过如此强大的一招也只有在那一刻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啊。云天半跪在深渊底下,浑身是血,蓬乱的头发下是低垂而且毫无生机的脸。以鲜血为引,自己受到的雷霆攻击也非常大,还饱受乾坤无极的摧残。

帝君浑身蓬乱,头发垂了下来,嘴角边流下了一行鲜血,身上的也是点点血花。此刻的帝君愤怒到了极点,这突如其来的一招防不剩防。而且传说会雷霆诀的明归只有开派的先祖,而且也是由这飞升神界的,那么云天也会,代表的是什么呢?那为什么他却没有经历过任何天劫呢?而且用的依旧是修真的真元力,甚至仙灵之力都没有,更谈不上神力。不过也幸好这样子,如果是用神之力发出的这一招,估计自己也不用轮回了。

一个会如此强大招数而且反对仙界的人,帝君想到的只有一个念头:将其毁灭。

云天,你这一招果然不错,不过你依旧奈何不了我。现在就让你看看什么是最终的杀招。说着帝君指挥乾坤剑震退天剑,然后将它招了回来。

云天也将天剑招回,头都没有抬,淡然但是不失傲气的说,说道:世人都知道雷霆之怒是最强的杀招。但是大家却也同样没有见过雷霆诀的第九招。雷霆之怒再厉害也是以自身精血化的雷团去招引,其承受是有限的。而且第九招却是以兵器为引,不受自身局限,虽然大多时候比不少最后一招,但是如果兵器不错,而且运用得当的话,第九招提升的空间却是无限的,现在,就让我们真正的一决高下吧。也看看是你的

乾坤剑厉害,还是我的天剑!

很好,那就来吧:乾坤归无。

帝君这次依旧是不停的旋转,不过旋转的方向却和前次相反,随着转动的加速,帝君渐渐的归于虚无,整个空间开始无限的膨胀,那是撕裂一切,甚至是须臾介子引起的膨胀,相当于超微型的宇宙爆炸。

云天默然的站了起来,仰天大笑,说道:我们下一场雨吧,感受一下仙界下雨的气氛,哈哈哈哈雷霆第九式:九天雷剑雨。说完之后,手一挥,天剑应声飞上了九霄,接下来以天剑为点,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剑,夹杂着雷电之威飞刺而且下,就好像真的在下一场剑雨,不过比雨还要浓密不止千万倍。

九天雷剑雨同样是完全的攻击招式。云天强忍着乾坤归无的切割撕裂的感觉。从无限挤压到无限撕裂,云天承受的压力非轻易能想象的。

帝君也不好受,虽然乾坤归无很厉害,但是自己也随之化为虚无。而且虚无之体最怕的就是实体的攻击。虽然那密密麻麻的剑是由天剑而且化,但是竟然也带着其实体的一部分性质。虽然每一剑对于虚空中的他威力不算大,但是恰恰能破开虚无,而且那剑上带的雷却是最恐怖的,往往在这个时候随之攻击。帝君也是在那最低防御的情况下忍受那密密麻麻的剑雨带的雷的攻击。

随着乾坤归无的不断地撕裂,剑雨却也越下越快,仿佛是无穷尽的。乾坤归无不断地的撕裂分化那一把把有如实体的剑,空间不断地的膨胀,终于在天剑本体自九霄刺下的时候爆炸了。

这次的爆炸却是往四周围无限的扩散,无为深渊又有了个新名字:无为之海。云天在底下强忍的半跪着撑着,但是终于还是撑不住倒下了,浑身血肉模糊,再也站不起来。帝君半跪在空中,但是也是支持不住徐徐的降了下来,半跪在云天前面不远。双剑插在各自主人面前。天剑已是黯然无光,然而乾坤剑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缺口,那是最后天剑刺下的时候造成的。

那边的打斗却也提前结束了,天灭和浮刚本是在拼生死的最后关头,却受到那乾坤归无和九天雷剑雨爆炸的影响,双双重伤倒地不起。云海的情况更遭,本来就受制于人,在那一击下倒地不起,而且讳不却也伤得不轻,一时也起不来。天辛这边的情况却和云海那的相反,而且天辛比讳不还要好一点。

天辛慢慢的向云天爬过去,这样子的结果是他们早就料到了的,所以并没有什么后悔和惋惜。

五大天君和四大长老也倒地不起了,连受两次恐怖的波及,特别是最后那一次,孕育得特别久,威力更加大。然而不管怎么样,四人都输了,没有了再战之力,而且帝君不愧是帝君,似乎是在喘一口气,很快就可以站起来了。而且四人面对的是整个仙界,即使帝君也同样站不起来了,那么他们也是不可能离开仙界的了。

三个人都望着云天这边,眼中充满的是不悔和决然。

Copyright © 2019-2020 www.nfd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方帝 版权所有

 

南方帝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