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公众号

可以看小说的微信号

微信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 命运之月卡卡罗卡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命运之月卡卡罗卡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2019-10-09 18:29:22作者:奇峰

小说主人公是卡卡罗卡的小说是《命运之月》,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奇峰创作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命运弄人,所有的机遇都可能是命运为后事所作的铺垫。金币的确是一个聪明的法师,但聪明的他却有着冒险者最怕的一个缺点——路痴。本向往南去的金币却鬼使神差般的朝西行去,本计划去自有公国的他去来到一个雾气弥漫的小山前。金币正纳闷,

命运之月卡卡罗卡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小说主人公是卡卡罗卡的小说是《命运之月》,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奇峰创作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第5章职业等级的划分

命运弄人,所有的机遇都可能是命运为后事所作的铺垫。

金币的确是一个聪明的法师,但聪明的他却有着冒险者最怕的一个缺点——路痴。本向往南去的金币却鬼使神差般的朝西行去,本计划去自有公国的他去来到一个雾气弥漫的小山前。

金币正纳闷,没听说附近有山呀?不料就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吸入了迷雾中。

惊慌的金币慌忙的朝着吸力的方向丢小火球,但却都像石沉大海一样。金币心想,这下自己可玩完了,自己还没成为伟大的魔法师呢?甚至身为见习魔法学徒的自己连一个魔法师都不算,刚想到此金币便失去了直觉,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中。

其实金币想的没错魔法联盟所承认的魔法师身份最低也要是一星魔法师的修为,而一个强大魔法师则需要跨过一星至五星魔法师这五个等级成为六级的大法师,更别说七级的魔导士和八级的魔导师,开始接触禁咒的九级的大魔导勉强能够被称为伟大,要想真的获得伟大的名头必须要到修炼出领域的圣魔导,而十一级的法神更是全大陆只有那么几个,顶级十二级的封谓法神具体能力有多么强大谁也不知道,据传说全大陆也只有迦南魔法总盟的三大巨头可能达到了这一高度。根据魔力的修为魔法师基本分为这12个等级,当然大陆上也有着魔法师的第十三级的传说,不过这也仅限于传说。

至于大陆其他职业也都有着各自的等级归分,但也都大相径同的12级划分。

斗士是由斗气修为进行归分的,1—5级也是分为一星至五星斗士,六级则是黑铁斗士,七级白银斗士,八级黄金斗士,与魔法师不同的是九级大地斗士就可以开始运用与十级魔法师领域相似的光环,当然这样的强者也只是极少数而已,大多的光环领悟还是开始于十级的天空斗士,十一级的斗狂则和法神一样属于凤毛麟角的存在,至于十二级的封谓狂拳暂时还没听说过有人能够达到如此高度。

剑士也属于斗气修为类,由于剑士的需要门槛比较低,剑士也是大陆上存在数量最多的一个职业,当然多并不代表剑士与其他职业比就弱,在某些环境中剑士更甚于其他的职业,尤其在战场,剑士几乎是最勇猛的职业。同样的1—5级也是一星至五星剑士,6—8级和斗士差不多也是黑铁剑士,白银剑士,黄金剑士,和斗士一样剑士的光环也是九级的大剑士就可以领悟,当然能够领悟到的也皆是出类拔粹之人,真正的光环领悟也同样是十级的大剑师,十一级的剑圣同样也是屈指可数的强人,至于封谓剑圣也只有剑士圣地剑神堂的历代堂首才能达到。

牧师和法师斗士剑士不同,其职业属于神圣之力为修为的归分,同样1—5级是一星至五星牧师,但牧师的分水岭并非和上述职业的九级十级一样,六级的白袍祭司便可以通过圣水洗礼获得圣光,七级的红袍祭司则圣光的威力会更加强大,八级的白衣审判则可以接受二次的圣水洗礼获得更强大的圣光,九级的红衣审判则可以把圣光的能力发挥到极致,十级的大审判更甚至能借取天神的神力,十一的圣徒必须是最虔诚的信仰者,得到神的肯定,将会获得神光的照耀,从此便不再有圣光,而在眉心凝结神纹,当然对于圣徒是否真的存在也只有神圣教廷和自然神教的高层知道罢了。十二级的封谓裁决也只有掌管临神大陆仲裁院的4人而已,至于封谓裁决的获得也都是通过天神的神谕而决定,当神谕下达时现任的封谓裁决必须把自己的神力全部传承给新一任神谕选中者,因此所有的封谓裁决都是一代比一代更强,具体最新封谓裁决到底有多强谁也不知道,当让谁也不愿意去知道。

骑士则是一个更神奇的职业,因为他可以分为两个分支,一个是主修神圣之力的圣骑士类,一个则是主修斗气的传统骑士类,但不管是那一条修行方法,骑士也都一样的归分,1—5级属于一星至五星骑士,到骑士六级时则开始选择主修类型,主修圣骑士的六级的白光骑士便可以通过宣誓获得圣光,七级的银光骑士,八级的金光骑士圣光则越来越强大,九级的圣裁骑士则可以获得骑士唯一的一次圣水洗礼,洗礼失败便只能一生修为止步于九级,洗礼成功则可以加快修练速度,降低修炼的难度,继续修炼到十级的神裁骑士,十级的神裁骑士就可以借用天神的力量了,十一级时圣骑士将会参加一个神之试炼通过试炼的将得到天神祝福将成为十一级的天堂骑士并获得继续修炼的机会,没有通过试炼的则将死亡,或堕落永远止步于十一级与十二级之间成为地狱骑士。天堂骑士多都是两大神教的历代禁卫长,而地狱骑士迄今为止也只出现过一名,那便是黑暗逆十字军首领——法布雷加斯。主修传统骑士类得则没有那么麻烦大体和斗士一样,6—8级是黑铁,白银和黄金骑士,九级和十级分别是大地骑士和天空骑士,不过斗士不一样的是传统骑士则要到十一级的圣堂骑士才能拥有专属于骑士职业的特有光环,本由于传统骑士分水岭要求太高,且同级别骑士不同修炼方向实力差距太大,传统骑士开始渐渐没落没有人选择,直到一个圣堂骑士的实力展现,就是那次黑龙谷的龙骑长帕比.拉米独斗一个十一级斗狂和一个十一级剑圣,并占据了绝对优势,从此传统骑士又开始了复兴,同时值得一提的是黑龙谷也随之水涨船高成为了大陆最顶尖的势力,而传统骑士和圣骑士的共同称谓——封谓战神更是连传说都没有出现过。

刺客则是其中最黑暗最神秘的一支职业,刺客所属的杀气归分更是特别,首先杀气修为并不存在重大分水岭,最低级的一星刺客便可以拥有杀气的气场,只不过气场并不是稳定的力量域,波动性很大,影响因素也非常多,但还是由历代刺客总结出了两点影响因素——情绪和威胁。杀气最特别的还是他的无差别性,一个一星刺客完全有能力杀死一个六级甚至七级的别的职业,这也正是此刻最可怕的一点。刺客的归分1—5级也是一星至五星刺客,六级则是利刃刺客,七级的血刃刺客,八级的夜魅刺客,九级的暗影刺客,十级的杀戮刺客,十一级杀神和十二级的封谓修罗,同样十二级的封谓修罗也从未出现过。

第6章风雷VS狂暴

尤里出了城朝月影森林方向走去,没有任何原因,尤里只是感觉有一股奇怪的力量驱使他往那里前去,在那里仿佛有着对他很重要的东西。

卡卡罗卡一路跌跌撞撞竟真的来到了月影森林,在月影森林的入口处有一座破旧的小木屋。木屋门口圈着一周栅栏,围成一个简单的小院子,院子里种着一些简单的草药。

卡卡罗卡来到门前轻轻地抠门问:请问普巴斯前辈在吗?

门内没传出一点声音,卡卡罗卡刚想继续抠门们却自己开了,卡卡罗卡直接推开门进到屋子里,看到屋子里摆设也极其简单,一张旧床,一把旧椅子,一张旧书桌,桌子上放着一些杂乱的东西,书桌上方墙上挂着一把单手机括弩。

卡卡罗卡正在疑惑为什么没有人的时候,突然感到后面一股阴冷,紧接着就有一把剑抵在了他的后颈,接着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你是什么人?

前辈,是米兹来让我找你的。

米兹?你怎么证明?

这是他交给我的。说罢卡卡罗卡用左手从怀里掏出一块木质的牌子。

他怎么样了?

他为了保护我卡卡罗卡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了。哎!先是莫里森为守护圣.鲁家族死掉,后又是杰夫为守护圣.赛扬家族而死,再后来马特也因为守护圣.奥尔赛战死,如今你应该是圣.海因克斯家族的吧!

正是。

好,我这条老命也不长了,就让我为4个徒弟完成未了的任务吧!小子,你进月影森林躲一躲吧,如果我有命活着会到森林去找你,如果我死掉就只能看你自己的命了,这个你拿着。老头说完把一个装着一些肉干的包袱和一本旧旧的书塞进卡卡罗卡怀里。

卡卡罗卡忙道谢谢,说完便转身要往外走,自从米兹的事情让他知道自己太弱,如果呆在这里只会让人分心,倒不如快点离开。

等等,这个拿着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使用。老头忽然叫住卡卡罗卡把墙上那把机括弩塞给了卡卡罗卡。

谢谢老先生。

快走!

卡卡罗卡直到现在才发现老人的右袖管竟然是空空的,原来普巴斯竟是一个独臂老人。

卡卡罗卡走掉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就见一个黑衣剑士追了过来,没错追来的正是冈萨雷斯。

普巴斯站在月影森林入口,迎着猎猎的风。

老东西,最好闪到一边去,不要挡我的路!

你是法布雷加斯的手下吧!

冈萨雷斯愣了一下便马上恢复了,这位老先生怎么称呼?

我叫什么你不必知道,你只要知道法布雷加斯的三颗心脏中那颗毁掉的心脏和我有关就可以了。

你是黑龙谷的人。

老头子我不属于任何势力,只是一个靠打猎为生的猎户罢了。

那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罢冈萨雷斯的紫色的风雷斗气开始弥漫全身。

七级风雷剑士,和我当年还是斗士的时候等级倒是一样。说罢普巴斯左手剑鞘直接震碎,白色的斗气在空气中激烈的跳动着,给人一种不由得恐惧。

八级的狂暴斗气,哼,你以为你一个八级的狂暴剑士就一定是我七级风雷剑士的对手吗?话音刚落便化作一道紫影向普巴斯扑去。

普巴斯轻巧的跳离原地,闪到了七八米外的地方,而普巴斯刚刚所站之地已经是一个直径5米左右的大坑,冈萨雷斯正站在里面。

哈哈,雷暴斩这么低级的伎俩就想伤到老夫!

冈萨雷斯顿了一下便出现在了普巴斯的身后,大坑里的冈萨雷斯则变成一个紫色的影子渐渐消散。

普巴斯险险避过冈萨雷斯这剑问道:紫电狂影?剑神堂的人什么时候也沦落成法布雷加斯的走狗!

老头子,现在肯认真和我战一场了吧!

满足你!普巴斯说完便朝冈萨雷斯斩去。

冈萨雷斯闪身躲过一招雷慑把像借机进自己身的普巴斯又逼了回去,普巴斯回闪过冈萨雷斯的雷慑便立即又向其冲去。

狂暴冲刺!

普巴斯速度突然间暴增两倍,力量也增强了不少,冈萨雷斯一愣只能用剑架招,当剑快要靠近冈萨雷斯剑的时候普巴斯又高呼一声大力的朝冈萨雷斯大力挥去。

虎狼斩!

冈萨雷斯连人带剑都甩向后去,直到撞倒了六七课树才稳住身体,冈萨雷斯朝地面吐了一口掺杂着血丝的唾沫面部表情开始变得扭曲狰狞起来。

雷魔附体!

狂风诀!

冈萨雷斯一连给自己加了两个增益性状态便朝普巴斯扑去,在狂风诀的加持下,冈萨雷斯以疯狂的速度朝普巴斯斩出七八剑。

普巴斯不闪不避直接凝聚自己的斗气压缩到近乎于液体的浓度然后猛地释放,斗气直接化为一阵狂爆的气压流把冈萨雷斯刚刚斩出的七八道剑气直接冲散了出去。

几乎在剑气被冲散的同时普巴斯又是一声狂吼。

虎狼嚎!

紧接而至的虎狼嚎直接把冈萨雷斯掀飞了出去,冈萨雷斯飞出了四五丈远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普巴斯闪身来到冈萨雷斯身前把剑架在了其脖子上。

不错的一个剑士,可惜了竟是法布雷加斯的手下。

要杀要剐随你便,不要给我废话!

好普巴斯刚说出一个字,便感觉到一股剧痛从心口传来。

冈萨雷斯趁机把普巴斯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挑开,滚身跳起从普巴斯背后直接就是一剑。

风影突!

冈萨雷斯的剑从背后直接刺穿了普巴斯的心脏。

呵呵,老东西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不远处慢慢现身在空气中的特拉夫勒说道。

老头倒在地上吃力的转身躺在地上望着不远处说话的特拉夫勒,嘴角愤怒的跳动着却说不出一句话。

40年前被一个小孩暗算到,如今又被40年前那个暗算你的小孩又暗算到,怎么样感觉如何?特拉夫勒嬉笑的问说。

不如就让我这个暗算过你2次的家伙,送你上路吧!特拉夫勒说罢便朝普巴斯丢去一个黑色的火球。

当火球快要碰到普巴斯时,突然一把大剑的残影把火球斩成了两半。

我不管谁对谁错,我最看不惯以多欺少了!突然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特拉夫勒和冈萨雷斯同时朝声音的方向望去。

突然地特拉夫勒和冈萨雷斯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得躁动不安起来,温度骤升了二三十度。

紧接着一个袒胸露怀的红发大汉扛着一把庞大的巨剑出现在两人面前。

特拉夫勒问道:来人报上姓名!

大汉哈哈狂笑不语,接着不问来由就朝特拉夫勒和冈萨雷斯斩出一剑。

剑气混杂着燥热的气流飞快的朝特拉夫勒和冈萨雷斯两人斩去。

暗流屏盾!

特拉夫勒个自己和冈萨雷斯加了一个魔法盾,剑气斩到暗流屏盾上是屏盾剧烈的震荡,然后剑气和剧烈震荡的屏盾同时破碎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特拉夫勒盯着走近的大汉观察,突然特拉夫勒眼皮眼皮一跳。

狂人的火龙卢达旺!特拉夫勒眼睛突然看到大汉胳膊上的一个等边三角型纹身惊声叫道。

特拉夫勒震惊的拉起冈萨雷斯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卷轴随即捏碎,两人随着一阵金光消失在了空气中。

卢达旺来到普巴斯面前,输了一丝斗气护住了普巴斯的心脉把耳朵贴在普巴斯嘴边问:老人家有什么意愿吗?

普巴斯颤抖的在火龙卢达旺耳边说下了自己的遗愿。

Copyright © 2019-2020 www.nfd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方帝 版权所有

 

南方帝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