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公众号

可以看小说的微信号

微信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乾木木冥若凡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乾木木冥若凡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2019-10-09 18:48:55作者:小透明

小说主人公是乾木木冥若凡的小说是《冷情王:独宠下堂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透明创作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渐渐的吸吮血液的嘴唇,变了味道,舌尖有意无意的轻轻碰触着那不再流血的伤口,嘴角带着魅惑的鲜红,唇下意识的往下移去,在她肩膀处辗转反侧的吻着,来回徘徊着,皮肤上的水渍在树叶透过的阳光下,显得格外诱人,乾木木无意识的发出一丝声音,冥若凡的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乾木木冥若凡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小说主人公是乾木木冥若凡的小说是《冷情王:独宠下堂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透明创作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第6章血红诱惑

渐渐的吸吮血液的嘴唇,变了味道,舌尖有意无意的轻轻碰触着那不再流血的伤口,嘴角带着魅惑的鲜红,唇下意识的往下移去,在她肩膀处辗转反侧的吻着,来回徘徊着,皮肤上的水渍在树叶透过的阳光下,显得格外诱人,乾木木无意识的发出一丝声音,冥若凡的手无意识的随着亲吻缓缓摸索着。

啊!乾木木昏睡中感觉身体像是被火烧一样,肩膀伤口的地方带着疼痛,却又有一点舒服的感觉,这种怪异的矛盾感并没有让她有过多的理会,意识模模糊糊的她想要快点睁开眼睛,只是异样的物体渐渐的从她肩膀上往下移动,冷风吹过,裸露在外的皮肤传来凉意,等等,凉意!还有,自己的身体上放着的是什么东西?感觉很怪,一睁眼便是一个头颅埋在自己身上,下意识的动手去推。

该死!冥若凡吻得正是意乱情迷的时候,被人猛的推开,一股风吹过,丝丝的凉意才让他发热的头脑清醒过来,他刚刚在做什么!看着眼前衣衫凌乱,迷迷糊糊的女人,身体上传来一股燥热,和那种内力散发出的燥热是有所不同的,身为男人他自然知道那种感觉是什么,虽然他平时几乎不碰女人,即使是白绾音也是因为有目的才去接近,并没有过多碰触,抱着白绾音的时候,都没有这种反应,身体一紧,抿着嘴角看着眼前有些呆愣的女人,寒气渐渐散发。

我你乾木木注视到冥若凡的目光,低头去看自己的身上,小脸轰的一下炸开了,脸颊耳根齐齐发烫,匆忙的拉拢了衣衫,扯动肩膀伤口的时候,微微皱着眉头,抬头看着冥若凡的眼睛,略微躲闪着。

你本来就是本王的王妃,亲热一下有什么不对?!冥若凡看着她那粉红的面颊,瞬间觉得赏心悦目了,不过那皱起的眉头是怎么回事?本王碰你,还容不得你不喜欢!

我们这是在哪?乾木木下意识的忽略冥若凡的话语,天知道他前几天可不是这样认为的,看自己一眼都懒得看,虽然平白无故的被吃了豆腐,但是此刻最该关心的却不是这个问题,看看四周,树木略显茂密,还有身旁有些支离破碎的马车,再仰仰头身后是一处陡峭的高坡,他们应该是从那里摔下来的。

不知道。冥若凡冷着脸说着话,乾木木也没再自讨没趣,反正问了也是白问,他知道也不会说的,自大的男人!

看着冥若凡腰间白色布条浸透的暗黑色的血液,突然眸光停住。

你受伤了!这伤口有毒,需要赶快清理才行!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王爷,王爷和自己待在一起要是毒发身亡了,自己怎么出去是个问题不说,就是出去了也难逃一死,乾木木不得不为了自己以后的生命着想,却不知她那一副急切的样子,让冥若凡心情好了很多,瞬间脸上的冰冷一扫而光。

细微的变化,两人都没有注意,只是他们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变得不一样了,时不时乾木木看着冥若凡的嘴唇,身上被他碰触的地方总是会发烫。

现在身旁只有金疮药。其实冥若凡想说他身上有寒毒压制,这些微弱的毒药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威胁,但是他也深知他的身体是个秘密,尤其是乾木木血液的诡异,自己更不能说,她现在还不被自己完全信任,另一方面他绝对不承认,看着她焦急的面容,心里有点窃喜,至于为什么,他懒得去深究。

水,水囊在哪?乾木木回身看着马车,站起身子走到乱作一团的地方随意翻找着东西。

这里。冥若凡盯着她的背影,看着她乱翻了几次才开口说着话,一听到冥若凡的话,乾木木停住手中的动作转头,看着他手里拿着的水,还有他身侧的食物顿时觉得自己被当做猴子耍了,不过谁让人家是王爷呢,总的来说也算是衣食父母了,咬咬牙咽下了一口气。

还好毒性不算猛烈,清洗一下,坚持两天应该没问题,希望钟离将军能赶快过来。乾木木习惯性的看着伤口,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乞丐中总是会有那么几个身体虚弱的,尤其是在吃不饱穿不暖的情况下,所以她成了乞丐中有名的小大夫,时不时的给一些人看一些头疼脑热,也替他们省了来之不易的医药费,甚至对一些连吃饭都成问题的乞丐来说,那就是救了命的恩情,不过她要是自己生病就倒霉了,除非有老头在的时候,还会替自己医治,但是老头三五不时的总是失踪不见,所以乾木木尽量多食草药让自己身体强健一些,其实她现在身体已经算是很好的了,听老头说,刚遇到自己的时候,几乎是一年中半年都在生病。

你懂医?冥若凡的话听在耳里,乾木木才知道自己下意识的说了什么话。

也没有,只是以前总是要生活的,生了病也没钱医治,有时候总是自己上山去采一些没有毒性的草和果子来吃,一来二去的对一些药材也有些了解了。乾木木说了一半的真话,一开始是老头带自己过去的,时不时的把她带上山,手把手的教她什么草药医治什么病症,甚至连一些毒草,怎样混合在一起制成什么毒药她都知道,对于毒蛇毒虫什么的虽然没亲眼见过,但是老头总是细致的口述给她,她总是能拿着木棍在地上画出那个样子。

今晚应该会在这里休息,把马车收拾一下吧,对付一个晚上。冥若凡看看天色,从中午休息一段时间,到马车再前行了两个多时辰,折腾到现在再有一会夕阳就该落了。

嗯。乾木木点头应着,把冥若凡腰间的布条打了个结,转身到一旁成三角状的马车收拾了一下,好在有这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不过晚上会不会遇到什么有攻击性的动物就难说的,下意识的回头看看一旁坐着的冥若凡,这个男人连狼都能驯服,有他在应该不用担心什么了吧?

马车的一角塌陷在深坑里,也多亏了这么个深坑,才让他们的马车停下,不然可以想象自己在这里来回翻滚,一直到下面的话,说不上成了什么样子了。

我扶你过去休息吧。乾木木动动嘴角,想着之前对自己的行为,尤其是刚刚的轻薄,怎么也有些尴尬,想要恭敬一点吧,心里却没有那份恭敬,表现出来反而更假,不恭敬却也不是,说实在的自己有点怕他。

嗯。冥若凡伸出一只手搭在乾木木弯腰下来的肩膀上,力量几乎都靠在乾木木的身上,紧紧几步之遥让乾木木走的异常辛苦,还不能用内力,心里开始泪流满面,琢磨着要是这次能化险为夷,回去以后一定让他给自己一点俸禄答谢,好歹自己也照顾了他一下不是?

在进马车的时候,因为要弯腰,乾木木一下子脱离,猝不及防倒在地上,做了冥若凡的垫背,被他压在身上,伤口再一次裂开,刚才只来得及拉拢衣衫根本没有包扎,两人的脸颊离得很近,几乎是鼻尖贴着鼻尖了,呼吸纠缠在一起,乾木木觉得冥若凡的呼吸异常的灼热,扭开脸颊,动着右手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却被死死的压着。

别动!冥若凡又嗅到了那股香气和血液的味道,稍微移开了一下肩膀,果然看到她的伤口浸透了鹅黄色衣衫,用一只手解开了她的衣衫,嘴唇随之覆下,在伤口的下方有一些红紫痕迹,那是自己刚刚弄出来的,想到这里,放在她身侧的手不由得放在了她的腰间游走。

王爷乾木木感受到肩膀上一瞬间传来的柔软触感,和睡梦中是一样的,就像自己刚清醒的时候一样,他在舔吸着自己的伤口,那里渗着血液的地方,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字眼非常适合这个男人,嗜血,对,真真切切的嗜血,他在喝自己的血液,腰间突然附上的手掌,让她汗毛颤立,忍不住发了颤音,手掌开始推拒,在这样轻薄下去,自己就真的贞洁不保了。

别动!冥若凡移开了一下,对于身下抗拒的女人,有些不满,另一大手抓着她不老实的双手束在头顶上。

别忘了,你是本王的王妃!冥若凡抬起头眼里寒光乍现,乾木木脸色一会白一会红,嘴唇颤抖着,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她即使平时个性再强,再有注意,她也是个女子,现在被自己的夫君压在身下,说白了,就是在这里要了她也是理所当然,可是对于她自己却不是这样的,她并不喜欢他,她想以后自己脱离冥王府生活,他们不能这样!

放开,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吗?你放开我!乾木木开始挣扎,像一只发怒的小豹子一样,看着她愤怒的眸子,冥若凡身体又是一阵燥热传来,盯着那一开一合的粉嫩嘴唇,眸子里染了火似的,薄唇覆盖了上去,轻轻吻着,缠绵悱恻的热吻,撬开那倔强紧闭的大门,在她咬着牙关的刹那间,嘴里传来了血腥的味道,她不知道自己越是碰到血腥的味道,越是兴奋,一般男人都会如此吧?像是惩罚不听话的她一样,嘴唇越发的用力,听着耳边无力挣扎的呜咽声,心里瞬间被填满了什么一样。

第7章魔乱

着了魔一样的撕咬,直到后来冥若凡越来越觉得不太对劲,眼珠发热到他都觉得疼痛,而注视身底下衣衫凌乱的人,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平日里他虽然随心所欲的做事,但是他并不是习惯强迫一个女人的人,他明明知道乾木木抵死的反抗着自己,虽然骄傲的自尊让他觉得要了自己的王妃没有什么不对的,但是理智却渐渐不受控制,他克制着让自己停了下来,拳头放在身侧紧紧的攥住,再看身下的人犹如惊弓之鸟一样,匆忙的从他身底爬出,把自己缩成一个团子看着自己。

该死!不是一种毒药,应该混合了媚药!冥若凡暴躁的说了句话,猩红的眼,和握紧的拳头,手背上青筋凸起,乾木木听到他的话才恍惚了一下,白皙的小手胡乱的擦了把脸上模糊的泪水,咬了咬嘴唇稍微放松了一下戒备的身体。

那怎么办?乾木木探前一步身子,看着冥若凡明显不太好的状况,在她刚要靠近一下的时候,冥若凡退开了一点,虽然还是在狭小的马车空间,但是两人之间的距离尽可能的拉到最远,冥若凡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言行举止,只有他自己知道身体的灼热来势多么凶猛。

乾木木看出冥若凡的压抑,看着他的举动,暗道自己刚才太粗心大意了,现在的冥若凡在药的摧残下,意志不知道能坚持到几时,这个时候自己绝对不能靠近他,但是狭小的空间里是冥若凡压抑着重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连周身的温度她都感觉到渐渐过高,待在这里绝对不是最好的选择,冥若凡现在能控制住他的身体和理智,对自己来说还好一些,若是控制不住的时候,自己想出去都难,这么大点的地方,茂密的树林里,自己就是被剥皮拆骨的吃了,都没人来救,但是要出去吗?到树林里?乾木木却也知道那也不是一个好办法,尤其是天黑之后的树林,自己一个女子,虽然自认为不能称弱女子,但是她却也知道自身有几斤几两重,权衡之下,只能静静的待在一个角落,听着冥若凡急促的呼吸声,手下意识的拉紧衣衫,连肩膀上的伤都不顾了。

身体里像是禁锢着一头凶猛的野兽,理智越来越难以控制,而偏偏身体血液里隐藏着的旧疾似是要发作一般,火热的折磨让冥若凡眼睛赤红,理智与疯狂颠倒转换之间,猛的抬头,乾木木突然感受到了他身上属于野兽般的暴走,有所感应的看向冥若凡,四目相接,火花迸溅,下一刻后背传来疼痛,她被狠狠的压在地上,狭小的空间里,乾木木紧张的不敢呼吸,而她看向冥若凡的眼睛,半晌之后突然眼角落泪,无声无息的淹没在发际里,乾木木闭上眼睛,她知道今天躲不过的,这里荒山野岭,这里冥若凡中了媚药,这里只有她一个女人,而且他们同在一个空间范围里。

身下铺的不算规整的被子,带着凉气,而身上被火热的身体禁锢压挤,灼热的气息就在头顶上,冥若凡通红的双目眼底闪过一丝痛苦,乾木木却也明白此刻他的理智已经处在了消失殆尽的边缘,眼睛闭紧睁开,再闭紧,睫毛随着眼睛的动作而抖动着,此刻的表情像是受了惊吓的小白兔,异常惹人怜惜,然而失去理智的冥若凡却毫无所觉。

耳边传来布棉撕裂的声音,下一刻裸露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凉气滑过身前,那里敏感的皮肤被火热的手掌触摸,乾木木咬着滴血的下唇,突然间有些后悔在这里认命着,但此刻已经毫无还手之力,冥若凡有理智的时候她不能动用自己的功夫逃离,那是她最后的底牌,而冥若凡此刻失去了理智,她就算动用了功夫,依然无法逃离了,因为此刻他的力气大到手指几乎要嵌进自己的骨缝里,肩膀受伤的地方,鲜红的血液涓涓流淌,滴落在撕碎的白色里衣上,显得格外刺眼。

邪恶肆意横行的冲撞,在体内暴躁的挥舞着,乾木木的纤弱的身子像断了线的风筝,在冥若凡滚烫的身躯下折腾,眼泪一滴接着一滴无声的滑落,乾木木始终没有出声,无论是肩膀上的疼痛,还是初经人事的疼痛,面对双眼血红,暴躁的没有一丝理智的冥若凡,她保留着自己最后的尊严,紧紧咬着下唇,红肿带着血迹,没有丝毫柔情的前戏,毫不顾忌青涩十足的身体,冥若凡此刻就像是一只被禁锢已久逃出牢笼的野兽一样,灼热沉重的呼吸,随着摆动,一声声传入乾木木的耳里,噩梦,还在继续,黑夜来袭,身上不属于自己的气息和温度像是永无止境一样的,一次次掠夺和侵袭。

当阳光透着残破的马车车窗里照射进来,晃过眼角时,伴随着全身酸痛乾木木睁开肿胀的双眼,带着不适,纤细白皙的手覆盖在眼睛上,睫毛抖动的扫过手指,周身充斥着浓郁暧昧的麝香气息,还有血腥味,身上覆盖着破碎不堪的衣服和染了血的锦缎被子,而身边已经没有了任何温度,冥若凡,那个昨晚发狂一整夜的男人不知所踪。

咝!乾木木支起疲惫酸软的身子,肩膀上凝固着干涸的血渍的伤口受到牵扯,低下头看了过去,伤口可能是昨天在挣扎的时候碰到了,伤口肿胀的有些狰狞,而且伤口下方的皮肤都是青紫痕迹,胸口前也已经由粉红色变成了紫红色,周围亦是红紫吻痕,乾木木看着狼狈不堪的自己,动了动有些麻木的腿,突然一股不适的触感从某一地方传来,乾木木愣了一下,随即嘲讽的笑了笑,果然有时候为了活命,太多的事需要去忍耐,或许早在接到圣旨让她成为冥王妃的那一刻,自己就做好了面临今天这样状况的准备,只是没想到初次会这样凄惨,了无人烟的荒芜野外,残旧狭小的马车空间,一床染血锦缎被子,一身破碎了的鹅黄色衣衫

醒了?突然一道黑影挡住了眼前的阳光,乾木木抬头瞬间听到了一个低沉略带嘶哑的声音,身子不由得一僵,昨夜晕倒之前的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拳头在锦被下紧紧攥着。

嗯。沉默了一会之后,乾木木拿起被子边角的包袱,拿出里面一套干净的衣衫,就这样当着冥若凡的面,从里衣到外衣,一件件套在身上,冥若凡看着分外安静的乾木木,意外赞赏的点点头,眼神里的冰冷褪去了很多,这个女人还是有一点让自己欣赏的地方,至少她很有自知之明。

先吃点果子裹腹,本王发了信号,用不了半个时辰会有人来接应。冥若凡在马车外的地上坐下,不一会稍微整理了一下妆容的乾木木走了出来,坐在一旁,不靠近冥若凡,但由于地方有限,也并没有远离。

对于乾木木拉开的距离,冥若凡没有发表意见,只是伸长手臂将手中的青中带着紫红色的果子递到乾木木面前,乾木木看着眼前宽厚的手掌,昨天这样火热的手掌在自己身上大力带来的疼痛却带着酥麻的感觉还存在脑海里,快速的拿起果子,低头轻轻咬着。

昨晚的事不必放在心上,从你踏进冥王府的那天,就是本王的妃子。冥若凡见乾木木一直沉默的样子,这样被人无视的感觉,让他有些不悦,不过也没有发怒,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今天自己一早清醒的时候,看着怀里全身布满痕迹的人,心底突然柔软了一些,昨晚一开始并没有打算碰她,本来娶她也不过是掩人耳目做一个摆设而已,如无必要他还是不愿意去毁了一个女子的清白,只是最后还是太低估了自己的自制力,不过既然碰了,自己自然也不是没有担当的人,更何况她还是自己的王妃,事情也没有那么不好处理,大不了以后看在她能帮自己控制体内毒素,又在这一次的事情帮助了自己的情况下,善待她一点。

是,王爷。乾木木咬了咬牙,还是忍住了,小不忍则乱大谋,昨天忍到连清白都搭上了,面对这个男人云淡风轻的话,自己自然也要忍耐下去,反正这辈子也没打算再嫁一次人,以后找机会离开王府了,一个人逍遥快活的过日子也是不错的,所以,一个果子消化间,乾木木已经自我开导,把这样的一个意外事件压在心底了,不得不说乾木木虽然有时候看起来很精明稳重,又谨慎,但是有时候也会偶尔思想脱线,换言之在某些方面会有些没心没肺了点。

一时间气氛又变得沉默了,乾木木低着无聊的数着落地的树叶,而冥若凡看了乾木木几眼之后便在一旁静气凝神调理自己的身体。

Copyright © 2019-2020 www.nfd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方帝 版权所有

 

南方帝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