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公众号

可以看小说的微信号

微信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 娇冷情花霸少别过来云子浩柳依然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娇冷情花霸少别过来云子浩柳依然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2019-10-09 19:00:14作者:缘飞尘

小说主人公是云子浩柳依然的小说是《娇冷情花:霸少别过来》,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缘飞尘创作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杨梦晰的思绪千回百转,她并没有注意沈问的眼神中有着那么一种冲动,一种原始的欲望之火,已然在沈问心中燃起,直烧得他意欲难捺。轰隆隆窗处的雨越下越大,一道粗壮的闪电划过夜空,然后是一声就好似在每个人耳边响起的炸雷。怎么了妈妈,妈妈

娇冷情花霸少别过来云子浩柳依然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小说主人公是云子浩柳依然的小说是《娇冷情花:霸少别过来》,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缘飞尘创作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第6章狼哄羊

杨梦晰的思绪千回百转,她并没有注意沈问的眼神中有着那么一种冲动,一种原始的欲望之火,已然在沈问心中燃起,直烧得他意欲难捺。

轰隆隆

窗处的雨越下越大,一道粗壮的闪电划过夜空,然后是一声就好似在每个人耳边响起的炸雷。

怎么了妈妈,妈妈

柳依然一惊而醒,在她的梦中,她看到了妈妈,以及她那张永远慈祥的脸庞。然后,她闭上的眼睛,带着不甘,带着对女儿无限的疼爱,带着对生活无限的留恋,终于还是越飞越远,最后归于虚空。

姐姐,我妈妈她

事实上,柳依然早已知道妈妈患的是胰腺癌,这种现今世界上最难治愈的癌症偏偏就落在了自己妈妈这个永远与世无争,最是安份守已,并且经历了太多不幸的女人身上。

虽然柳依然也非常清楚地知道,妈妈的这种病,早晚会让她离开自己而去。但是她没有想到,这一切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妈妈第二次嫁人,才三个多月啊。

这三个多月的生活,怎么这么就像是一场梦,一场镜中美梦,然后在突然之间,一切都被无情地击碎。

现在,就连杨天耀也去世了,就只剩下自己和杨梦晰两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相依为命。

可是她们没有在社会之中走过一天,还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这个十分复杂的生存体系。虽然以前经常有人在埋怨社会压力太大。可那总觉得是离得自己还很遥远的事情,但现在,这一切居然就如同那一声炸雷般,实实在在地出现在自己两个人的眼前。

失去两位亲人,在这种孤立无缓的情况之下,柳依然终于有些支的撑不住了。

就在那个梦中,不知道从何而来的那种压力,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所以当她被雷声惊醒之后,那种恐惧,就如同实质一般,一下子扑到了自己身上。

而现在,她所能够依靠的,就只是杨梦晰一个人。

杨梦晰搂着柳依然不断颤动的身体,轻声地安慰着,好妹妹,不要哭,不要哭,我们要坚强,一定要坚强。我们以后的路还长,我们不能就这样趴下。我们没有了任何的依靠,我们只有靠自己坚强地面对以后的生活。

沈问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他突然间有一种极为迷离的感觉。

清纯的柳依然也一样穿着宽松的睡衣,她那玲珑的曲线在轻纱材质制成的衣服里面被屋子里昏黄的灯光映得更加撩人。

两个哭成一团的女孩子这样抱在一起,那种受了无尽委屈的眼泪不停地流淌在两个人的脸上,就像两只红透了的苹果般惹人怜爱,让每一个看到的人,都忍不住去咬上一口。

事实上,在这种悲的哭声中,都是根本不会令人产生这种心理的。然而,沈问却偏偏就是产生了,不但产生了,而且他还甚至有了一种想要做些什么的冲动。

他慢慢地站了起来,向杨梦晰和苏清所在的沙发靠近了一步。

杨梦晰抬了一下头,他急忙停了停,但杨梦晰只是把柳依然又搂紧了些,然后接着放声哭着。

沈问的眼睛在两个女孩子身上不停地搜索着什么,然后用力地舔了舔嘴唇,接着再使劲地咽了口吐沫。

在他的心里,居然有一种声音在催促着他:快去,快向前走啊,眼前的这个机会你到哪里去找。这两个绝世美妞儿就摆在你的眼前,她们已经哭累了,不可能再有反抗的力气,如果你不把握住这个机会,以后就永完不会再有了。

沈问又向前走了一走,他只觉得自己身上充满了燥热的感觉,男人身上最了解他现在心理的那个部位积极响应号召,此时已经摆开了进攻的姿态。

他只感觉自己的胸口就要爆烈开了,他再也忍而不住,然后一把脱掉了自己的外衣

李先生,您您很热么?

就在这个时候,屋门居然被人拉开,端着一个木盘走了进来,木盘上,放着三杯正在冒着热气的巧克力。

噢!

沈问此时忽然间被扑灭了体内的火焰,可是当他发现自己不但走到了柳依然的背后,而且还将外衣拿在手中的样子,不禁感到一阵恐慌。

我看两个孩子都有些冷得发抖,就想给她们披上些东西,不然感冒了那就不好了!

沈问的临场发挥能力还是相当有些水准的,不然的话,又怎能被杨天耀一直带在身边,而且在这么年轻就被提拔到了主管财物的重要位置。

谢谢你了,沈经理!

根本不知道沈问内心活动,更不晓得若不是张妈进来得及时,这里就要发生一场绝对可以改变两个小女孩子一生的大事。杨梦晰根本没有发现刚才险些发生的可情,反而冲沈问投以一个感激的微笑。

不用你的衣服了,我们都有毛毯,这个就可以!

杨梦晰说着又抱了抱柳依然,然后费力地又挤出一个笑容,虽然这个笑容看起来比哭还要难看,但毕竟是与哭不同。

柳依然也对他还以一个抱歉的并且产生了相同面目表情的笑容,啊,姐姐,都是我不好,我这样重,都把你压坏了!说着起身离开了杨梦晰的怀里,回到原来的那个沙发上,披起毛毯来。

我不知道您爱不爱喝这个,但我怕这么晚了给您喝茶或者咖啡会太过提神。

哪里,哪里,您太客气了。沈问虽然一脸笑意地说着客套话,却是在心里把这个死老太婆以及家里所有女性亲属全都问候个遍。

张妈当然不知道沈问这个看上去相当客气的笑容背后,实际上已然隐藏着的杀机。虽然杀机仅仅就是杀机,而不能立即产生实际效果,特别是沈问此时也不可能产生这种实际行动,张妈还是感觉到了有些异样,但这异样倒底从哪里来的,她却是根本说不清楚。

沈经理,实在是对不起,我们实在是有些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让你见笑了。

杨梦晰的脸上红了一下,然后抓起毛毯将身己裹在了里面。

第7章依靠

那么,集团里这些股东们倒底是有了什么样的计划,你也不妨说出来听听。她还是接着上一个话题问下去,毕竟,有些事,她还是要勇敢的面对。

嗯,是这样的。沈问呷了口热巧克力,然后重新拾回自己那种敏锐的头脑,扶了扶眼镜,说道:各股东的意见是不再为集团注入新的资金,地产这一块,可以寻求新的接手人。超市这部分,除了已经抵押给银行的那部分以外,则是以出兑,或者直接抵押的形式,将即将到期的高利贷全都还上。

他们可是真够狠的,有钱大家一起赚,现在是墙倒众人推。那些高利贷为什么他们不去还,为什么非要以我爸爸名下的资产去还呢?这不明摆着欺负人么?

说到这里,杨梦晰忍不住又要哭出声来。

唉,梦晰,说实话。这件事,其实当初我力劝董事长把这些股东全都套在一起,可是董事长不听,他非要在没有任何一个股东参与的情况下,单独开工。所以,所有的这些抵压,全都是以董事长名下资产为抵押的,这一点梦晰,我冒昧地说,董事长太过草率了。

杨梦晰把目光投向窗外,那里除了急一阵缓一阵打在玻璃上的豆大的雨点,以及这些雨点所留下来的痕迹之外,再什么也看不清楚。

好半天,她才缓这神来,是啊,爸爸太草率了,他怎么能将身家全都压在一个工程上呢?

不过!

沈问又扶了下眼镜,而且透过那度数不高的镜片,竟能看到他眼睛中的光茫,其实我是很佩服董事长的这份远见卓识,毕竟这种工程实际只要把握住资金源,一定是有赚无赔钱的。

既然这样,为什么那些股东们却没有一个敢把身家全都压在这上面呢?

资金太大了,大到了已经超出来了这些股东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其实对于董事长承建的这个工程,相对于市内其他的大工程相比,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可是你要知道,有些人,他们根本不足以成大事。

沈问说到这些时,心情竟是有些激动,董事长这个人就是一个章界的精英,一个章界的王候,只可惜他的这些合伙人太差劲,直接束缚了董事长的发展,这也是董事长平时最大的感慨,最是教他痛恨的地方。不然的话,董事长的心脏也不会弱到这个地步唉

望着一脸悲愤的沈了章,杨梦晰报以一个感激的眼神。

那么沈经理,你认为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能做些什么?

沈问听到杨梦晰在问我们怎么办这几个字的时候,脸上不禁泛起一片欣慰的笑意,说道:梦晰,你既然把我当做了自己人,我真是荣幸不已。只可惜,我只是一个部门的经理,而在董事会上,完全不能拥有一点点的裁决权利。可是我不服气啊,我真的不想让董事长一手建立起来的集团,就这样唉!

那么,沈经理,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给我?杨梦晰一脸期待地望着沈问,就好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沈问想了一会儿,慢慢地说道:如果我们联手,或许还能争取到一些利益也说不定,至少比这样坐以待毙要强。

看着沈问离去时坚挺的背影,杨梦晰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这感觉既然好像是终于找到了指路明灯般的解脱,又好似送走了某种压抑般的空虚,她自己也说不上来这种感觉是从何而来。

我还是应该完全地信任他,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况且,到现在为止,我真的已经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了!

董事长其实是在各个股东的压力之下才同意这个最后计划的。我虽然当时也在场,可是我一个小小部门经理的话,他们怎么能听呢?

沈问的话还在他的耳边回荡,也就是说,自己的爸爸,完全就是这些人给逼死的!

我一定要给他报仇!

姐姐,你快点回来吧,在外面淋这么大的雨,你会生病的!

梦晰,快回来,你这是干什么?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珍惜自己,那么你哪有力气去做现在已扛在你肩膀上的事呢?

张妈和柳依然连哄带拉地将杨梦晰弄回到她卧室的时候,杨梦晰已经冻得抖成了一团。

张妈急忙给她拿出干燥的毛巾擦去身上的冰冷雨水,然后又去煮了碗姜汤喂着她喝了进去,她这才感觉到好了一些。

两个人一直忙到了午夜,杨梦晰才沉沉睡去。

依然,你也去睡吧。现在这个家里只剩下咱们两个人相依为命,我呢,在能够坚持住的情况下,绝对不会离开你们的。快去睡吧,这两天,还会有更多的事情等着你们。毕竟杨先生的后事,还要有你们两个人出头来操办,唉,可怜的孩子,真是难为你们了

柳依然点了点头,独自一个人回到卧室,一躺下去,便觉得身上到处都是酸痛,也不知她倒底都忙了些什么,总之沾到了被子的时候,她就再也不想动了,一动也不想动!

但是,她的大脑,却是出奇的清醒。

不是思绪太重,恰恰相反,此时她的大脑里,居然是一片空白。

你的歌声太美,却是给我最重的罪

手机的信息声音突然间响起,吓得柳依然的心脏快速地跳动了好一会儿。她抓起手机,看到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是期待,还是相反的情绪?

她自己也说不清。

柳依然就这样呆呆地看着手机上闪动的信息图标,没有打开看看,也没有狠心删除。

在她的心里,隐约地冒出一个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想法。

现在,也许只有云子浩是我的最后一个依靠!

柳依然扔掉手机,接着身子一颤,拉开被子将头给蒙在里面。

妈妈,妈妈,你不要走,你走了,我怎么办啊

那只手机在床过一跳一跳,然后掉落在地毯上,然后后壳被轻轻震开,电池掉了出来。

Copyright © 2019-2020 www.nfd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方帝 版权所有

 

南方帝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