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重生王爷请自重小说 沈雁回钟毓全文阅读

  • 时间:
  • 作者:啦啦啦66
  • 来源:ysg
  • 贵女重生王爷请自重免费小说

贵女重生王爷请自重小说 沈雁回钟毓全文阅读

贵女重生王爷请自重小说在线阅读

《贵女重生王爷请自重》小说由作者啦啦啦66所著,主角是沈雁回钟毓,小说精彩章节分享:

第十章

腊月二十八,接连飘了好几天的雪,总算是停了。

天放了晴,细碎的阳光穿过光秃秃的树枝洒在地面,自素白的雪地上映出一层金灿灿的薄光。

相府的马车,一早便候在门口了。为了应腊八节的景儿,马车上还系着两个繁复的穗子,温柔的水色,看着便软软绵绵的,招人怜惜。

沈雁回穿着一身湘色小袄,外头罩着个雪色的狐狸毛氅子,衬得她本就白皙的皮肤愈发娇嫩了起来,跟只小兔子似的。

春暖提着食盒,跟在她后头,小声嘀咕:小姐你也真是的,长公主邀请的明明就是你一个人,做什么要带着二小姐啊?

本来就是嘛,这偌大的京城里,还真没哪个嫡小姐带着庶妹一同参加过宴会的。也就她家小姐是个例外。

从前就算了,小姐待二小姐还挺亲切。可现在,小姐不是跟二小姐闹掰了吗?怎的还愿意带着她一起呀?

春暖撅着嘴,满脸的不情愿。

沈雁回却像是不在意一般的笑了:傻丫头,你以为我说不带,她就真能心甘情愿的待在府里了?

沈晚清那人,从来都只是表面顺从。

春暖想了想,哼唧道:也对,老夫人向来更疼二小姐,她若是真想跟着来,必定有法子能哄得老夫人松口。

这就是了。沈雁回跨出门槛,朝马车走去:与其等祖母开口让我妥协,还不如主动将话抛出去,博个善待庶妹的名头。祖母年纪大了,心里还是清透的。

女子的名声有多重要,自是不必说的。

再者,她话才刚抛出去,祖母便顺势接了。可见祖母心里,也是希望沈晚清能跟着一起出来见见世面的。

五根手指还长短不同呢,更何况婉姨娘常年侍奉祖母。祖母心有偏颇,也是情理之中,沈雁回并不觉得委屈。

沈晚清想来,那边来吧。只是这世上的便宜,却也没有白占的道理。

沈雁回勾着嘴角,右腿一跨,便轻而易举的上了车,转而对春暖伸出手:上来。

两人掀开帘子,便对上了沈晚清上扬的笑脸:姐姐放心,晚清此次必然会寸步不离的陪着你。

她也不是傻子,怎会察觉不了莲池落水的端倪?只是,沈雁回为何要害她呢?沈晚清这两日想了又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若说沈雁回脑子回神了吧,大概也不至于。从古至今,也没听说过有人摔一跤,便把脑子给摔灵活了的。可若不是,那她这段时间的反常又该如何解释?

沈晚清有点茫然,却又不知该和谁商讨,只能接着喝药的时候,试探性的问婉姨娘:娘,沈雁回这几日可有反常?

哪有什么反常?婉姨娘往她嘴里塞了个蜜饯儿:若她真对你有什么堤防,这次的品茶宴又何必带你一起?

婉姨娘觉得是沈晚清自个儿想多了,沈晚清却不信。一次或许是偶然,可两次连着来,那便一定有鬼了!

事已至此,既然想不明白,那她便暂时将这问题给搁置了,一门心思的钻研起了品茶宴了。

马儿动了起来,拖着车子摇摇晃晃的往公主府去了。

车厢里,沈晚清抱着汤婆子,主动往沈雁回身边挪了挪:姐姐,你今日准备的是什么茶点呀?

鸳鸯米糕。沈雁回不遮不掩,当即便给春暖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打开食盒。

沈晚清本还怕门房那边的消息有误,眼下自己亲眼看了,才放下心来,笑道:鸳鸯米糕京城少见,想来长公主应该会喜欢。

长公主是否喜欢不一定,但沈晚清必然是不会希望长公主喜欢的。

沈雁回眼皮微垂,轻而易举的便抓住了沈晚清眼中一晃而过的喜色。

抿了抿唇,沈雁回微微一笑,对沈晚清浮于表面的客套,回笑道:但愿吧,若不喜欢,也别无他法,只能指望妹妹你了。

对于沈晚清的准备,沈雁回并没表现出什么好奇。就像沈晚清能打听到她的准备一样,她这个嫡小姐想在府里打听点什么,自是更加容易。

公主府前,车流如注,来来往往的马车将府外小巷堵了个水泄不通。

长平长公主喜静,公主府也就没建在繁华热闹的地方,反而寻了个相对僻静的地方。静归静,路也就相对窄了一些。

沈雁回掀开帘子,看着前头一辆辆马车下走下来的高门小姐,以及那大排场龙的车队,低声道:晚清,前面的路车子大约不好走了,我们下车走过去吧。

沈晚清自然没有理由拒绝,她现在满心满眼的钟小王爷,早一刻看见当然更好。想也不想的,便点了头。

沈雁回率先跳下了车,然后在一众千金小姐的目光中,将自个儿的庶妹给牵了下来。

沈晚清甚至今日宴会的重要,出门前早已打扮过了。

素色的长裙掐腰,衬得她本就纤细的腰身愈发盈盈不及一握。好似风中蒲柳,稍稍一吹,便能飘起来似的。她本就娇弱,被素白的衣裳一衬,更像迎风摇曳的小白花一般,惹人怜爱。

沈雁回也有耐性,扶着她站稳后,又伸手将春暖和冬雪一一接了下来。

春暖早已习惯了自家小姐的帮忙,伸手无比痛快。手掌攥住沈雁回的手指轻轻一跃,便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地上。

倒是冬雪,看看沈雁回,又看看沈晚清,面露犹豫,久久没有伸手。她是沈晚清的丫鬟,平日里沈晚清做的事儿,她多少都有参与。其中好些,还是她亲自动手办成了。

因而心里,早就跟沈雁回划清了界线。一奴不侍二主,她是沈晚清的丫头,哪有受沈雁回恩惠的道理?

哪怕,只是这种小忙。再者说了,沈雁回是主子,她冬雪是奴才。向来都是奴才侍奉主子,哪有主子给奴才帮忙的说头?

抿着唇,冬雪低头看地,长久的沉默着。沈晚清站在一旁,似乎也没有开口的意思。她现在,也不好开口,反正尴尬的人也不是她。

倒是春暖,看冬雪这般冷待自家小姐,头一个不服气了:冬雪你不下车?

下的。冬雪这才抬头,张了张嘴:下。

我家小姐好心帮你,你还不理不睬。就是相爷和老夫人,都没你这般大的排场。春暖不忿,说话都带着刺。

一听相爷的名头,冬雪立刻急了,下意识的看向沈晚清,想在她那儿求个答案。

可沈晚清现在哪儿有空搭理她呀?沈晚清的目光,早就越过车流,朝着公主府里探去了。也不知道,等会儿会在哪里碰到小王爷。

冬雪没了盼头,更愣了。她最笨,平常时常惹到沈晚清。眼下在沈雁回跟前搭话,更是不知该如何发声了。

好在,沈雁回并没有计较的意思,下巴一昂,便朝着旁边的马车点了点:看那儿。

冬雪依言转头,紧接着,身子便被人提了起来,平平稳稳的放在地上。

地上积雪未化,白花花的一片,干净的刺眼。冬雪怔了怔,心里一慌,匆匆对沈雁回道了谢,便三两步挪到沈晚清身边。

不远处的屋顶上,红衣黑发的少年提着酒坛往嘴里灌了口,便对身边侍从笑道:那是沈大小姐?

是。

前几日看她一身红衣,倒是有那么点意思。却不想今日竟穿得这般中规中矩,半分气质也无。钟毓单手撑脸,索性斜躺在了屋顶上,火红的衣裳跟赤色屋檐相融。

沈雁回的长相本就英气,不同于大多闺中女儿的娇=媚。如今这身衣裳,穿在她身上虽也好看,但好看得实在过于平庸了些,将她身上的气质隐了大半。

钟毓顿了顿,又说:可心地似乎不错,就是不知是真是假。

据说沈大小姐待庶出的二小姐如亲妹,却在二小姐身上吃了不少暗亏,遭了不少算计。可近来不知为何,沈大小姐却像是换了魂儿一般,将沈二小姐耍得团团转薛隐简单的将这几日的事说了一遍。

当真?

是。薛隐颔首,自觉办事不力,我们的人只知沈大小姐被二小姐设计摔了头,过后便跟变了个人一般。大夫看了,也说半点问题都无。

钟毓唇角一勾,再次朝着那抹湘色身影探去。

恰好,那人也仰头,若有似无的朝他这边看了过去。目光交接,那人又迅速挪开,面色如常,好似根本没看见他一般。

有点意思。钟毓脸上划过一抹兴味:照这么说,这沈大小姐身上,还真有点名堂。

就连他的人,都不晓得这变化从何而来。

越是未知,越是好奇,人的劣根性大抵如此。

第十一章

公主府内雕梁绣柱,画栋飞甍。

品茶会在公主府后院举行,长公主矜贵,府里规矩也繁复。小姐们递上帖子入府后,又经过好一阵子的排查,才得以入内。

转过池馆水廊,再越过假山戏台,走过清幽的石拱桥,才算到了地儿。

长公主还没有出来,院子里席位错落,井然有序,想来是要按照地位来坐的。三公九卿各有官阶,小姐们的地位自然也有所不同。

沈相爷位高权重,沈雁回的位子必然靠前。她寻好位子,便顺势落了座。春暖也提着食盒,乖巧的站在一旁。

沈晚清见她坐定,便扶了扶珠钗,理着裙摆准备在沈雁回身边入座。她们是姐妹,自是要坐在一起的。平日在府里便是这般,大小姐之后便是二小姐。

可根本不等她坐下,旁边的位置便被人给占了。沈晚清一怔,眼中的不满瞬间消散,转换成了委屈,看向沈雁回。

意思已经大喇喇的摆在脸上了,就等着沈雁回帮忙开口呢。

若是从前的沈雁回,自是义不容辞的站起来,张口就要替她讨个公道的。可如今,凭什么?既然你沈晚清要跟着来,那位子便自己来讨。

沈雁回恍若未觉,面色如常的和前方的荣安郡主说起了话。

荣安郡主乃荣王爷嫡女,也是在千娇万宠中长大的天之骄女。性子虽骄纵了些,但是非却分明。沈雁回记得,上一世赵承渊势力渐起时,是有过和荣王府结亲的意思的。

荣安郡主却毫无想法,只淡淡回了几句,劝他珍惜眼前人后,便再也没了后文。因着这事儿,沈雁回对荣安郡主便有了些好感和感激。当下主动搭话,也愈发自然了些,哪怕荣安郡主不甚热情,也没什么影响。

沈晚清求助无门,便更尴尬了。如今祖母和父亲都不在,沈雁回若是不帮帮忙,那她还能靠谁?

轻咬着嘴唇,沈晚清袖口里的双手早已紧握成拳。指甲深深嵌进手心,迟钝的痛意勉强压制住心里的恨意。

在她看来,这份尴尬,全是因为沈雁回的不作为。若她肯出声,自己又何至于这般?却忘了,她们之间的姐妹情是自己亲手割断的。

深吸了口气,沈晚清晦涩的双眸下,笑容十分勉强:许小姐,我和姐姐向来亲厚,形影不离。你看能不能麻烦你可否挪个位置,让我们坐在一起?

这话虽是出了口,但沈晚清心里的底气却不算多足。

许初卉是九卿之首许奉常家的嫡女,奉常虽比不上相爷的名声,可人家却是名正言顺的嫡小姐,长公主亲自下的帖。比沈晚清这个跟着嫡姐一同来的庶女,地位自然高出一头。

不过,今日这般场合,自是以和为贵的。长公主面前,听说就连宫里的嫔妃都是都给些面子的,更遑论她们这些无品无阶的小姐了?

沈晚清敢壮着胆子开这个口,无非也是看准了今日这场合,谁也不敢生事罢了。她若是一直站在这儿,等会儿长公主来了,谁也不好交代不是?

沈雁回坐在旁边,不动声色的将情况看在眼里,心里却是一声嗤笑。

沈晚清的如意算盘打得的确是好,可却算错了人。若换成个性子弱,好说话的,自然会如她所愿的换座位,哪怕心底不愿,也不想将脸面给撕破了不是?

可许奉常家的这位小姐,却是出了名的个性。遇到合得来的,什么都好说;可若是遇上看不顺眼的,任凭你把嘴皮说破,也休想在她手中讨着半点好。

下巴微抬,许初卉仰头看向了沈晚清,眉眼无波:小姐贵姓?

沈晚清哪里知道她会这般反问,当即便愣了。

许初卉倒是弯着眉眼,笑了起来:从前倒是未曾见过,敢问小姐是哪家嫡女?

见过才有鬼了!

从前的帖子都是直接送给相府夫人苏文澜的,哪怕沈晚清有心走老夫人这条路子,也无力达成目的。这一回,若不是长公主将帖子发给了沈雁回,同样也轮不到她。

嫡女二字犹如火辣辣的巴掌,甩在沈晚清脸上,打的她脸颊泛红。

平日在府里,虽说下人们都将她和沈雁回当做了同样的小姐在看待。可终究嫡庶有别,这一出门,便现了形。

其实早在来之前,沈晚清便有了预想。可她好歹是相府里的姑娘,她以为,旁人就算不给她面子,也得给相府面子不是?更何况,老夫人在京中广结善缘,她这个孙女沾沾光也是情理之中。

却不料,自己刚过来,便踢到了块铁板。

若是个硬钉子,沈晚清还能想方设法的怼回去。偏生,这许初卉还不黑脸,一张笑脸落在这儿,让她想反击都找不到由头。

沈晚清心思微沉,脸上也跟着青白了起来。

好在,许初卉倒不是个咄咄逼人的。见沈晚清脸色难看,也没再逼问,只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便将视线放到了沈雁回身上。

恰好,沈雁回这边刚和荣安郡主说完话,转过身来,两人的目光便这样对上了。

许小姐。

沈雁回这次倒是没有逃避,大大方方的站起来,帮忙介绍道:这是我家妹妹,晚清。

原来是沈二小姐,那方才便是我失礼了。许初卉点了点头,站起来笑道:从前宴会倒是从未见过。

晚清并非我母亲所出,平常也就没跟着一起。不过晚清虽没养在我母亲身边,却也是跟我一同长大的。这次幸得长公主相邀,我便擅自做主,请她一起来了。

哦~调子转了转,许初卉转头看了沈晚清一眼,面上的笑意更深了些:原来如此,我还纳闷,沈夫人何时又添了一位千金,还跟你差不多年岁呢。

接着话锋一转,许初卉又道:沈大小姐果真大度,这般宴会,竟也带着庶妹一起。若是我,可是断然没有这般心胸的。

直接又明了。

许初卉声音不大,却也足够周围的人听到了。议论渐起,四周的目光慢慢朝着沈晚清凑了起来。

那赤=裸=裸的打量,和藏在眼底深处的不屑,让沈晚清脸皮发烫。她说也不是,走也不是,只能狼狈的站在这儿,十分难堪。

冷风袭来,裹挟那纷纷乱乱的议论一同入了耳。

长公主的宴会,她一个庶女来凑什么热闹?自己几斤几两,心里真没点数不成?

别这般讲,好歹也是相府里的小姐,代表的也是相府的连绵不是?

庶女不过姨娘所出,说好听点是小姐。说难听点,不就是个小妾的女儿吗?来这儿算怎么回事?况且我听说啊,相府里的那位姨娘本就是沈夫人身边的丫头。趁着沈夫人怀孕钻了空子,才爬上了相爷的床。这般行径,还真难让人看上眼呢!

如此说来,那沈夫人和沈大小姐还真是心善,竟这般给她们体面!若换成别家,怕是早将这般背主的贱奴给发卖了吧?

那是!人家沈夫人可是正儿八经将军府里的千金呢,高门大户,胸怀气度岂是那些下贱人可比?

长公主不在,众人也没个顾及,想到什么便说什么。

坐在这儿的,全是三公九卿家的嫡女。对于府里姨娘,大多颇有微词。如今寻到个出口,更是不吐不快,一股脑的将心里的怨气往外撒。

说起来,沈晚清也挺无辜的。

出生并非她自己能选,若是有的选,她也想投个好胎,出生在正经夫人的肚子里啊。若是能生而光明,谁又愿意在泥地里打滚儿?

可有些选择,却是她自己做的。

比如,在嫡姐嫡母给了她超出位份的体面后,还处处设计计较,奢望更多。说好听点,叫为自个儿打算,不得不有所牺牲。可说难听点,便是人心不足了。

欲=望啊,总是无休无止的。当得到过更好的,便开始贪慕更多,不愿被打回原形了。

这场闹剧,最后还是被沈雁回制止的。

她拉着沈晚清的手,温声同众人介绍了自个儿这妹妹,又好言好语的请大家多多照顾,一众小姐才没继续议论。

只是,沈晚清想要的位置,许初卉却也是不可能让的。

这事儿仍是沈雁回帮的忙,她找到公主府里的下人,借着袖口的遮掩,不动声色的往人家手腕上推了个镯子,笑道:家妹头一回来,不懂规矩。劳姐姐费心,在我位子旁给加把椅子可好?

她做这事儿时,并未避人。只要有心,谁都能瞧见。

贵女重生王爷请自重同类型小说

大佬都是我徒弟全文阅读阅读-林北辰墨轻舞小说在线阅读

大佬都是我徒弟是最近非常热门的都市小说,由作者一朝尘尽光生倾心打造,大佬都是我徒弟免费阅读全文在线。主角是林北辰墨轻舞的小说叫做《大佬都是我徒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朝尘尽光生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十年前,我随意收下的徒弟,如今全都成了华夏各领域的大佬。十年后,我从仙界归来,身份是吃软饭的赘婿。……林北辰:“徒弟们往后稍稍,为师要开始横行都市了。”马首富:“不好,师父要开始装逼了,大家快系上安全...

小说名称:我的徒弟,都是大佬

一夜贪欢无良总裁睡服娇妻江馨月肖湛小说免费阅读

一夜贪欢:无良总裁睡服娇妻是最近非常热门的总裁小说,由作者缨络倾心打造,一夜贪欢:无良总裁睡服娇妻免费阅读全文在线。主角叫江馨月肖湛的小说叫《一夜贪欢:无良总裁睡服娇妻》,是作者缨络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什么?未婚夫出轨,搭上豪门千金肖沫寒?江馨月带着复仇的怨念,将小三哥哥肖湛骗上她的床,原本只是想要拍些暧昧照片甩在渣男脸上然后潇洒的转身与渣男摊牌分手。不成想一切失了控,假戏真做,失身不说,亿万总裁贪...

小说名称:一夜贪欢:无良总裁睡服娇妻

强宠小娇妻教授请入瓮洛宁宣温良彦小说免费阅读

强宠小娇妻:教授请入瓮是最近非常热门的短篇小说,由作者韩叙倾心打造,强宠小娇妻:教授请入瓮免费阅读全文在线。主人公叫洛宁宣温良彦的书名叫《强宠小娇妻:教授请入瓮》,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韩叙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小说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洛宁宣。我们结婚。”“只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温良彦的妻子,便没有人再敢动你。”温良彦,这个家世显赫的男人,突然在某一天找上她。渣男劈腿,母亲被害。洛宁宣发誓一定要报仇。本是一场交易和算计的婚姻,...

小说名称:强宠小娇妻:教授请入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