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天修罗小说完本 霸天修罗君逆天阅读全文

  • 时间:
  • 作者:圣天尊者
  • 来源:SC
  • 霸天修罗免费小说

霸天修罗小说完本 霸天修罗君逆天阅读全文

霸天修罗小说在线阅读

《霸天修罗》,又名《霸天修罗》,是由作者圣天尊者最新创作的一部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君逆天。

《霸天修罗》第十六章:男儿一定要雄起

  深夜十点钟。

  小镇上一幢破的木屋前站着一个人,就是君逆天。

  君逆天的左右手上都各自提着一袋沉重的废纸和废料,望着近在眼前的这幢破旧的木屋,他露出一个真心的微笑,他知道爷爷君寒风无论多晚都会在屋里坐着等他吃饭,心里流淌过一道道暖流。

  轻轻的推门而入。

  第一眼就望见白发苍苍的君寒风。君逆天真诚的道了句:爷爷。

  小天呀,赶快坐,辛苦你了,都是爷爷没用,害得你现在都没有吃饭。君寒风激动得站了起来,伤感的说道,别人家的小孩现在早就吃饱喝足睡了,哪里像君逆天这样现在都没得吃饭,替他这个不中用的老头出去捡破烂,一定遭受到了别人许多的白眼和嘲笑,真是难为这个孩子了。

  爷爷你千万别这么说,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你现在老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捡破烂的活计就交给我了,由我照顾爷爷你。君逆天坐在四方凳上,一脸笑意的盯着君寒风一字一句的说。

  君寒风听君逆天说的这么简单,可其中的酸甜苦辣又有几人能真正知道?君逆天这个年纪,原本就是应该尽情的享受童年的快乐,可是他跟了自己这么一个没用的爷爷,不仅不能照顾他,相反变成了他照顾自己,君寒风的心里真的很自责,可自责的同时,他心中却也感受到另一种幸福。两人相依为命了十年,现在君逆天就是君寒风的一切。小天,你休息一会,爷爷再把饭菜给你热一下去。

  好的,爷爷。君逆天点头应道。

  整个小木屋里的摆设都非常简单,除了一些必须的日用品之外,最值钱的应该就是君寒风给君逆天买的一个闹钟。小木屋已经很破旧了,一到下雨天就四处漏水,非得用锅碗盆飘接着。

  君寒风把饭菜热了一遍,高兴的把饭菜端上了破旧的桌子上。

  小天,你一定饿了,赶快吃吧!

  爷爷,你呢?

  小天,爷爷的早就吃了,你快吃吧!别饿出病来。君寒风慈祥的望着君逆天,轻声细语的说道。

  嗯。君逆天知道爷爷每次都吃得很少,都把最好的东西留给自己,虽然他不说,但他看得出来,这就是爷爷对他无私的关爱,他除了感动就是感激。

  饭菜不是很好,就是一个鸡蛋和一碗白菜。

  君逆天却吃得很香,也许是真的饿了吧!没过五分钟就把所有食物吃得一干二尽。

  君寒风呵呵的一笑,把碗碟收拾好之后,又坐在了椅子上,关心的问道:小天,最近你的学习还好吧!

  爷爷,你放心,你孙子我可是个天才,那些知识根本就难不倒我,我早说学会了。提起这,君逆天还是忍不住自豪的说。

  爷爷知道你学习用功,可也要注意身体,千万别把身体累垮了,知道吗?

  爷爷,你说的我都记住了,我的身体好的很,等我以后赚了大钱之后好好的效敬你。这是君逆天一直以来的愿望。

  小天,爷爷知道你在学校里受了许多委屈,是不是?君寒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注意到君逆天的衣服上明显有被人撕破的痕迹,伤感的问道。

  爷爷,你说什么呢?我的力气这么大,怎么可能会被人欺负?君逆天心中一惊,小声的说道。

  小天,你不要骗爷爷了,爷爷还没有老到老眼昏花那个地步,你不说,爷爷也什么都知道,因为爷爷没本事,所以你从小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朋友,在学校里经常受别人的欺负。唉!都怪爷爷没用呀!君寒风坐在椅子上仿佛突然间就老了十几岁,脸上的皱纹更加明显了。

  爷爷,你放心,我现在虽然还小,但是我一定会将所有看不起我的人统统都踩在脚下的。君逆天心中有太多的委屈需要找人倾诉,现在爷爷什么都知道了,他感受到了爷爷发自内心的关怀,一咬牙就红着双眼发狠的说道。

  小天,在爷爷面前不用强忍着,想哭就哭吧!好孩子!君寒风把君逆天搂在怀里,双手抚摸着他的头发,轻声说道。

  君逆天终是非凡人,只过了两分钟,把心中的委屈和愤怒发泄出来之后就没事了,从爷爷的怀里挣了出来,望着眼前这张满脸都是皱纹的脸,心疼的说道:爷爷,小天现在虽然还小,但不会哭的,只有坚强的人才能踩着别人的脑袋往上爬。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夜凉了,你还是赶快去睡吧!要不然你的腿会痛的。

  好孩子,爷爷知道你关心我。爷爷捡到你的那天晚上,天上发生的异象一定和你有关系,爷爷相信你的身世一定不凡,你日后的成就一定非同凡想。爷爷能为你做的都做了,我现在只能送你一句话,男儿一定要雄起,无论前方的路途有多么凶险,是个男人就得挺起胸膛往前冲,这个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君寒风站了起来,说了一句常久以来埋藏在心底的心里话。

  男儿一定要雄起。君逆天望着爷爷老迈的身影,喃喃自语的说道。

  现在已是十点半了,明天早上还要上学,君逆天拿起一个盆子装满冷水之后,身上全是汗水,上衣脱掉之后,把毛巾浸湿,扭干水,先把脸洗好了,再用毛巾擦试了一遍身体,屋里的灯已经关了,只有微弱的月光照射到了小木屋里,君逆天没注意到自己的胸口处那个手拿长枪,头带盔甲、身穿战衣的威武男人的诡异图案又出现了。

  这个男人是谁?他究竟和君逆天是什么关系?

  这一切至今都是一个难解未知的迷!

《霸天修罗》第十七章:卖血被毒打

  天还未亮,君逆天起来搞了一点早饭吃了,就背起书包上学去了,由于镇上的小学离他住的地方特别远,学校早上放学的时候只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根本就来不及回家吃饭,而君逆天又没钱在学校的食堂吃,所以这几年以来,他的早饭都是在起床就吃了,而晚饭就只有帮爷爷把各区的废纸废料捡回来之后才能吃到。如果不是他的身体自小就那么变态,一般的小孩还真抗不了。

  没过多久,破旧的小木屋的房门被人推开了,君寒风神情哀凉的走了出来,每当这个时间就是他最痛心的时候,都怪他这个爷爷没用,害得君逆天把早餐和早饭并在一起用了,以前他都坚持起来给君逆天做早饭,只是后来他的病越来越严重,君逆天一片赤子之心,无论君寒风说什么都不让他起来为他做早饭了,十岁这个年纪的小孩应该是最天真最快乐的,可君逆天和别的小孩不一样,从小就受尽世间的冷暖,别的小孩过年都是穿新衣服,可是他的衣裤总共就只有两套,穿来穿去都没有什么新花样,而且这两套衣裤已经很旧了,补了又补。君寒一切的事情都由他自己一人搞定。君寒风也知道君逆天有孝心,只能无奈的接受了他的好意。风昨晚就看见君逆天的衣服破了,实在没法穿了,可他依旧是什么话都没说,穿着就去读书了。从小到现在,君逆天知道家里的情况,从来没要求过君寒风给他买超出他能力范围的东西,正是因为他的懂事,所以才让君寒风心里越来越自责,今天他起这么早,就是为了去医院卖血,换一点钱给君逆天卖一套新衣裤,让他别因此再被别人嘲笑。

  现在是1999年,中国虽然已经在高速发展,可这个小镇的经济建设还是比较落后,镇里唯一就只有一间小医院,而且还是私人开的,收费相当昂贵,可以说是吃人不吐骨头。

  君寒风慢吞吞的来到这间医院,还未进门,就被医院门口的保安给赶了出去。

  你们怎么能这样?我来这里是为了卖血的,你们怎么能赶我走呢?

  老乞丐,谁不知道你是这个小镇唯一的一个捡破烂的,闻见你身上那股气味,老子就受不了,看你的样子,面黄肌瘦的,肯定是常期营养不良,你自己都虚的要死,还来卖血,真是要钱不要命呀!老子是怕你死在医院没人收尸,是在救你,你知道吗?黄文和黄远是两兄弟,早年做过牢,出来以后就在这间私人医院做了保安,现在说话的正是哥哥黄文。

  大哥,你说的对,这老乞丐的血和他人一样也是不健康的,如果给其他病人注射了,出问题了这个责任咱哥俩可是背不起。嘿嘿!黄远也不是什么好货,天天站在医院的门口,迎来送往的,碰见有钱人巴结个不停,可是碰到君寒风这样的,耍一耍他也是个乐子。

  你们简直不是人,是畜牲。君寒风身体原本就不好,现在听见这些话,气得身体乱颤,一时气血不宁,不停的咳嗽,睁大眼睛盯着黄文和黄远吼道。

  他妈的,这老乞丐居然敢骂咱哥俩,兄弟,今天好好的收拾一下他。

  对,一定要给他一个血的教训。

  住手。就在黄文和黄远旁若无人的就要动手打君寒风的时候,突然从他们的背后传来一句有威严的大喝声。

  是谁给你们的权利动手打人,还想不想要这份工作了。来人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秃顶男人,穿着一身新式的中山服,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院长。黄文、黄远早就没了刚才的那股气势汹汹的牛劲,见到来人简直比老鼠见了猫还要乖,以他俩坐过牢的出身,能找到一份正当工作,那已经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了,他们可不想因为一个乞丐而丢了工作,所以才这么低声下气的,谁叫自己吃人家的一碗饭呢!

  你们俩给我听好了,如果下次再让我看到你们做这样的事,那一定会把你们开除。

  院长,我们知道了。你放心,我们哥俩个绝对不会这样做了。黄文神秘的一笑,十分配合的说道。

  老人家,我的名字叫张大宝,是这间医院的院长,刚才的事真是不好意思,我代这两个不争气的东西向你道歉,请问老人家你到医院来有什么事?张大宝握住君寒风的手,言语间透着关怀的问道。

  院长,我没事,多谢你的好心了,我到医院来是为了卖血。说到这里,君寒风的老脸也是一红,有点不好意思。

  欢迎,十分欢迎。我们医院血库里的存刚好不多了。走吧!我带你去抽血室。张大宝眼里闪过一道红光,殷勤的拉着君寒风的手就朝医院走去。

  谢谢。君寒风见院长这么热情,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只是不停的用谢谢两个字来表达内心的感激之情,真是一个乐心助人的好人呀!

  大哥,刚才真是险呀!黄远望着两人消失的背影,颇有感慨的叹道。

  兄弟,你还是太嫩了,张大宝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他哪里会好心的帮助一个没钱没势的乞丐,你看着吧!不出几分钟,就是他叫我们俩个的时候了。黄文抬手在弟弟的脑门上敲了一下,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张大宝真的很热情,亲自把君寒风领到了抽血室,吩咐人给他抽取最多的血,君寒风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卖血赚钱,当然不会反对,为了自己在世上那唯一的孙子君逆天,他吃什么苦都愿意。负责抽血的医生真的很专业,大约一个小时过后,就把抽血用的针从君寒风的手上拔了下来,面无表情的道了句:可以了。

  君寒风年老多病,虽然最近服了君逆天给他煎的药之后,身体有所好转,可是一次性被抽了这么多血,身体还是受不了,早就觉得头晕眼花,全身无力了,可他还是一摇三晃的站了起来,对着身边的张大宝说道:院长,你看我血也抽了,给多少钱合适,你就看着给吧!

  哼!老乞丐,想要钱?门都没有,老子就算把钱撕了也不会给你一毛。张大宝在心里大骂了句,盯着君寒风不屑的一笑,开口说道:既然你叫我看着给,那我觉得一分钱都不给你最合适了,你说呢?

  君寒风闻言,简直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张大宝嘴中说出来的,刚才他对自己这么友善,难道一切都是假的吗?院长,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抽血给了你们医院,你就应该给我钱,快把钱给我,我要走了。

  想要钱,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的模样,就你这样的也配来我们医院,大爷放你进来,已经是很给你面子,赶快给我滚,要不然大爷可就要对你不客气了。张大宝是个典型的变态,他开起这间私人医院真的很不容易,最近几天更是深受几位政府领导的辱骂,心里当然愤慨不平,刚想找个人发泄发泄,没想到君寒风就撞了上来,这对于他简直就是一味良药。

  真想不到你比门口那两个畜牲都还要无耻,我算是看错你了,今天你不给我钱,我是绝对不会走的。君寒风卖血为的就是君逆天,没拿到钱就不能给孙子买新衣服,你说他可能轻易离开吗?

  是吗?张大宝诡异的一笑,对着大门敲了敲。

  黄文和黄远从门后面走了出来,一脸邪笑的盯着君寒风。

  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们了吧!张大宝开口说道。

  院长,你放心,我们知道怎么做,保证让你满意。

  那就好。快动手呀!我好久都没欣赏到如此有趣的一幕了。

  在君寒风的大叫声中,黄文和黄远两兄弟把君寒风逼到了角落,二话不说,就对他拳打脚踢,没过几分钟,君寒风的脸上和身上全都是伤,已经流了不少血,看着君寒风气若细丝的样子,黄文和黄远怕闹出人命才不打了,一起把他扛到医院外就不管不问了。

《霸天修罗》第十八章:惊天怒火

  又是深夜十点钟。

  君逆天左右手的托着大袋小袋的废纸废料出现在了破旧的小木屋门口,他今天去到学校,王天德四人依然没有来上课,听有的同学说他们请假了,只有君逆天自己清楚,那四个废柴肯定是昨天被自己修理了一顿,现在全身上下都是伤,不好意思来学校上课吧!

  轻轻的推开门,君寒风还是老样子,依旧坐在左首边的椅子上,桌子上摆着两三样简单的菜肴,一碗白喷喷的米饭正往外冒着热气。

  爷爷。君逆天把手上的东西摆放好之后,对着君寒风亲切的道了句,由于光线和角度的问题,没看到君寒风脸上的红肿,现在见到了,君逆天大叫一声,冲到他的面前,把他挡住脸的手给拨开了,急声问道:爷爷,你这是怎么了?

  小天,爷爷没事,你一定饿了吧!赶快吃饭,要不然饭菜都凉了。君寒风见君逆天这么紧张自己,心中有一股暖意在慢慢的滋生,全身上下的疼痛仿佛一下子就减轻了不少。

  爷爷,你不和我说,这饭我就不吃了。以君逆天的聪明才智早就猜到在爷爷的身上发生什么事了,但他还是想从爷爷的口中听到真实的消息。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关心则乱吧!

  小天,你就别再问了,爷爷真的没事,只是不小心摔倒了,休息几天就没事了,你赶快吃饭了,饿坏了我的乖孙子,那可就是爷爷的最大的罪过了。君寒风想到白天的遭遇,嘴角边露出一个苦笑,他自己就是一个好人,真想不到这个世上还有这么无耻的恶人,人心不古,好人确实难以在这个人情冷暖的社会生活。

  爷爷,我不小了,你别骗我了,我知道你一定是被别人打了,你就和我说吧!要不然我一颗饭都不会吃。君逆天知道君寒风肯定是不想让自己担心,才不肯道出实情,如果自己不逼一逼他,他真的不会对他说。

  小天,你就别再问了。

  爷爷,你不说我也知道,我自己去打听。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爷爷就和你实话实说吧!君寒风也知道自己白天在医院发生的事,明天肯定就传开了,君逆天不用打听也知道,还不如现在坦白的告诉他,让君逆天可以吃顿饱饭,千万别饿坏了。

  君寒风一五一十的把白天自己在医院发生的事告诉了君逆天,虽然他没告诉君逆天自己去医院卖血赚钱究竟是为了什么?但绝顶聪明的君寒风还是多少猜到了些什么,他可以清楚的肯定爷爷之所以这么做,一定都是为了为。听完爷爷的话,君逆天瞳孔已经诡异的变成了红颜色,没有一丝杂志,他的双手已经紧紧握起,心里燃起了熊熊的怒火。

  小天,你是怎么了?别吓爷爷呀!君寒风注意到了君逆天的异样,吓了一跳,拉过他的小手关怀的问道。

  爷爷,我没事,你自己一个人好好休息,我出去冷静一会就回来。你别担心我。君逆天起身向君寒风道了一句,就头也不回的夺门而出了。

  小天、小天,你快回来呀!君寒风双手拄着桌子,无力的喊道,他真怕君逆天出什么事,此时的他,眼眶已经湿润了,一滴滴晶莹的泪珠落到了桌子上。

  君逆天尽情的奔跑在山间小路上,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君寒风的话就像魔咒一样在他的脑袋里不停的跑来跑去,他恨苍天为何不公?好人为何没有好报?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发泄,发泄满肚子里的不满和怨气。

  如果深山里现在有人的话,一定会看见这惊奇的一幕,君逆天现在完全是无意识的在奔跑,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山间的道路非常崎岖,在白天也是非常难走,更别说是在晚上了,仅仅十岁的君逆天在没有任何照明设备的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跑那么快,可是为何他只花了一柱香的时间就来到了山顶,如果非要用言语形容,那就是君逆天在奔跑的过程中犹如在飞,双腿离地面十公分,身体稍微往前一倾就可以掠出去好远。当真是快的骇人听闻。

  君逆天可能是倦了,登上山顶后,他对着天空连喊了几声包含惊天怒火的吼叫声,引得周围山头边不停的传来动物的怪叫声。君逆天就犹如一个没有思想的怪物,不知疲倦的用拳头对着一棵大树一下又一下的重击。

  过了良久,几人都围在一起都抱不住的大树已经被君逆天给敲击的不成样子了,地上全都是掉破的木屑。他的怒火慢慢的被压制,灵智也在慢慢的恢复。其实他刚才也不知道怎么了,为什么听见君寒风说出那番话之后,他身体里的某根神筋就好像被触动了,一股强大的杀念袭卷了君逆天全身,就在他控制不住自己时候才会夺门而出,因为连他都不知道自己待会会做出什么事?幸好是有惊无险,现在一切都平静下来了。

  君逆天现在想起了很多,回忆起了爷爷第一次被人打,自己答应爷爷不再惹事,好好读书,把一切恨意都牢牢的锁在了心底最深处。可今天爷爷去医院卖血,血被医院留下了,一分钱没得到不说,相反还被别人狠狠的揍了一顿,这是为什么?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他们穷,难道在这个世上穷也是一种罪过?人穷就应该被别人瞧不起和欺负?不,绝不是这样的。从今天开始,我君逆天将彻底放下仁慈,践踏所有欺负过自己的人的灵魂和肉体,让他们在死亡的边缘上颤抖着,让世界上所有人都知道我君逆天是不可超越和欺负的

霸天修罗同类型小说

霸天修罗小说完本 霸天修罗君逆天阅读全文

《霸天修罗》,又名《霸天修罗》,是由作者圣天尊者最新创作的一部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君逆天,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突然天降神婴,当主角君逆天十岁的时候,收养他的老头被毒虎帮的人杀了,他便血洗了毒虎帮,杀戮和血腥开启了封印在他脑中的绝世功法。他隐入深山刻苦修习,再次出山的时候,他一手覆灭了华夏最强的四大世家,世界级的黑帮也臣服在他脚下,千娇百媚的绝代佳人亦对他倾心,她们是否能用一腔柔

小说名称:霸天修罗

他是一朵怪物花小说完本 他是一朵怪物花惠笑毕初暖阅读全文

《他是一朵怪物花》,又名《他是一朵怪物花》,是由作者23105最新创作的一部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惠笑毕初暖,小说主要讲述了:—跟我唱,怪物花,怪物花,一棵藤上七朵葩。—珍爱生命,请远离怪物花。

小说名称:他是一朵怪物花

限量版恶魔男友太腹黑小说完本 限量版恶魔男友太腹黑允熙阅读全文

《限量版恶魔男友太腹黑》,又名《限量版恶魔男友太腹黑》,是由作者恒叶最新创作的一部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允熙,小说主要讲述了:【限量版的腹黑,限量版的宠爱】极品暖文!江以晨十六岁,是皇家学院高一新生,有个名义上大他一岁的姐姐,十年前从孤儿院认领回来的毫无血缘关系的姐姐江允熙,允熙一直以为被江家收养是她这辈子最最幸福的事情,却没想到有这么个腹黑弟弟而天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天天被这个腹黑的弟弟算计

小说名称:限量版恶魔男友太腹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