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拿西凉刀小说完本 手拿西凉刀马超阅读全文

  • 时间:
  • 作者:黄哥
  • 来源:SC
  • 手拿西凉刀免费小说

手拿西凉刀小说完本 手拿西凉刀马超阅读全文

手拿西凉刀小说在线阅读

《手拿西凉刀》,又名《手拿西凉刀》,是由作者黄哥最新创作的一部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马超。

《手拿西凉刀》第16章三式伏波枪

  贺建看到这一幕,那还了得,直接一声大喝:贼子,尔敢!

  马超刚刚心思全部在任夫人身上,也没有多加留意,现在竟然被人给制住了。不过也是不急不缓,先是问勾陈魂力渡过去没有,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便挥挥手,制止了即将暴走的贺建。

  任侠这才反应过来:达儿,你怎么过来了?还有赶紧放下马超公子,他正在为你母亲治病。

  治病?哪儿有他这样治病的,父亲不用着急,这次达儿从邺城请来了吴医生,肯定能够治好母亲。像这种黄毛小儿,竟敢将自己的脏手放到我母亲的脸上,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这便是任侠的二儿子任达。

  天生一股蛮力。而且加上任达和任夫人的溺爱,养成了这么一股冲劲。

  任达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将只矮了他一头的马超,举在半空中,便大步踏出了任夫人的卧室。

  众人只好跟着出去,任侠一路又是威逼又是利诱的,但是任达完全是一根筋儿,从小就听母亲的话,对父亲虽然恭敬,但是并不是怎么理睬他。

  喂,我说这位小哥,你这么举着我,难道不累么?

  任达不由分说,便将马超丢了出去,幸好马超现在五禽术已经是大成的境界,先是扭动身躯,卸掉了任达的蛮力,然后又是空中转体,潇洒落到院子正中央。

  任达诧异,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竟然有这般本事!

  贺建也是睁大双眼不相信感觉,虽然自己早就被马超打的团团转了,但是要想在这么短的距离,做出这么完美的卸力下落,自问还是有点悬!

  看来你这个登徒浪子,还有点能耐!这样,我们干一场,如果你赢了,我便不再追究你欺辱之事,如果你输了,便在我母亲的床前磕三个响头!任达不是傻子,既然这小子能够有这般的武学造诣,可能还是有那么点本事的,再说了,任达在这邺城可是出了名的混世魔王,早就打遍邺城无敌手,没想到今天回到了家乡,还能遇到这样的,自然手痒。

  任侠看不过去了:飞熊!不要胡闹,这可是华佗仙师的高徒!

  华佗虽然对于任侠这样四十多岁的有见识的人,可能还有点震慑能力,不过对于任达这样刚刚成年的可能就没有那么多的认可度了:管他什么华佗不华佗的,今天,他不打,也得打!

  虽然任达不领华佗的情,但是他带回来的那个吴医生,一身青衫,内心可是吓了一大跳,难道医圣出山了?

  打!怎么不打?不过你的条件我不接受,如果我输了,我磕头,如果你输了,也得给我磕头!马超最后两个字,说的比较重!士可杀不可辱,这个家伙以来就不分青红皂白,自己可是他母亲的救命恩人,要不是被自己碰见,就算是他们任家请遍天下的名医,都搞不定!现在这个任达,竟然恩将仇报,还要自己磕头!

  马超微怒,便想教训一下任达。不过他们这次入城,并没有带兵器,便问道:不知任少爷,可用兵器?

  拿我的巨锤来!任达通过刚刚马超在空中的表现,便不敢托大,直接吩咐随从,抬着自己的兵器进来!

  给我杆枪!

  马超看见任达的双锤,竟然如此巨大,本来这个家伙就有一身蛮力,要是有这么个武器在的话,自己说不定,根本不能近身,便也要了把武器。

  两人分开站定。任侠一脸苦样子,嘴里不停地唠叨道:点到即止,千万不要伤及性命!

  马超习惯性地低吟:三商现!

  任达的脑门前瞬间显示出了红蓝绿:88、56、43。

  我去,竟然比一个月前的王川都还要高的武商,虽然智商和情商比较低,不过这个也符合他现在的做事风格!马超心里一阵抽搐,这东汉末年的武力值都这么高么?如果按照勾陈的说法,这个任达岂不也有猛将境界的武力!

  自己这一月前,还只是健勇级别呢,也就是武夫的巅峰,虽然现在自己确实在掌握了五禽炼体术,也能次次将武商略低的贺建打趴下,不过现在面对这个在猛将里面都算是比较厉害的人物,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摆平?

  马超手握铁枪,可能是此枪有点轻了,马超跟这临时的武器的契合度还没有多好,而且看任达两把巨锤所表现出来的气势,还真让马超倍感压力!

  嘿嘿!任达看马超对铁枪的不熟悉,便知道这个家伙可能只是徒有其表,便怪笑两声,欺身杀过来!

  这时机的把握,确实十分的到位,马超这边心神不稳,虽然脑袋里面有着一套伏波枪法,自己偶尔也练练,然而平时和贺建过招的时候,全部都用的是赤手空拳的五禽术,这枪术,现在手生的很!

  两个巨锤带呼呼的风声,刺的马超耳朵,都快耳鸣!

  说是迟那是快!

  马超直接一个灵鹤飞天,堪堪躲过任达的巨锤。

  不过任达不愧是顶级猛将,收锤,再挥!想要将马超直接在半空中击落!

  鹿竞山河!

  马超再躲!

  一来二去,马超打的十分被动,几乎已经躲了任达十几招了!

  任达将巨锤横在自己的胸前:你忒孙子了,是属兔子的吧?刚刚不是挺牛气的么?敢不敢不躲了,和我正大光明打一场?

  旁边的任侠,更是一脸苦水,虽然自己也比较担心儿子,但是自己儿子早就凶名在外!特别是他母亲生病的这段时间,自己这个儿子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药了,竟然武力大增,四处去抢名医,在整个邺城附近,竟然没有能近儿子身前的武者!就现在这个情况来看,他真的有点担心医圣的这个徒弟了!不过,本来也没有对这个马医生,报太大的希望,毕竟别人医生都是救死扶伤的,怎么会打打杀杀呢?

  所以任侠任嵩才直接高呼道:哎呀,算了算了,点到为止,点到为止,马公子,要不你就给小儿认个输吧?

  认输?开什么玩笑?!

  马超双眼一横!任嵩才被吓了一跳!那是双什么眼睛,竟然带着巨大的煞气!

  马超慢慢地转过来,看着任达:如果你输了,你这个人我要了!

  经过十几招的试探,马超基本上摸清楚了任达的套路,他的这套锤法,极刚致简,也就是招式不是特别的多,但是每一招都十分精妙,如果说任达能够将锤法修炼到法归自然的境地,这也没什么打的了!

  但是现在他也就融会贯通,而且他的这个融汇贯通,还是建立在自己的蛮力之上,催发出来的而已!

  马超将铁枪一扫,寒星点点!刚刚躲闪的过程中,马超在任达的每一招中都找到了漏洞!这个也是三商瞳的功效,能够将极快变为极慢,又能将极慢变为极快,前者可以拿来逐步分析,后者可以拿来规划路径,料敌于先!

  败你,仅需三招!马超淡定地说道。

  任达没想到这个只会逃跑的家伙,竟然有这么大的口气,呀呀地叫个不停,不过马超现在抱元守一,放手的浑然天成,完全找不到机会下手!这才把任达给气的,简直就像是看到了一个不停挑衅自己的刺猬,浑身炸刺,自己只能望着不能下手,只能哇哇乱叫!

  一旁的贺建看的那是一个热血沸腾,想任达这种家伙,其实是最对贺建的胃口的!当他听到马超将要在三招之内,解决任达!这托大了吧?

  马超动了!带着一丝冷笑!伏波枪法虽然自己练习的比较少,但是以前的那个马超可是天天打磨此枪法的,早就融会贯通,趋于大成!现在这伏波枪法的记忆,犹如云开见月般,出现在马超的头脑中!气势早就被激发到顶端!

  任达,被马超的气势所逼,已气息不稳,心神意乱!

  第一式:虮虱无依!

  铁枪挥舞的特变快,甚至都只能看见枪尖那么一点,就像一个个的小虮子一般,但是每一点点到任达的身上,都是鲜血直流!任达使尽全身的力气挥舞巨锤,但是依旧不能够将这么细微的攻击抵挡在外!

  第二式:万马奔腾!

  任达受伤了,虽然伤的都很轻微,但是力气已经不能够十分的集中,现在马超的铁枪带起来的风声,就像是万马啸叫一般,气势十足!任达站定,狠狠地将马超的枪尖顶住!就像站立在狂风暴雨中,任达的心神甚至不能做其他的思考,只是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骇浪中的小舟一般,随波逐流!

  第三式:折铜柱!

  马超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铁枪一撤,直接横扫;任达因用力过猛完全不能够控制住自己的身形,一个不稳,向前扑倒,直接被铁枪扫中,便像玉柱崩塌,被铁枪击飞!

  三招已过,胜负立分!

《手拿西凉刀》第17章带壳四爪蛇

  任达全身筋骨移位,完全瘫软在地上,动弹不得,再加上身上鲜血直流,模样看起来甚是可怜!

  任侠完全没有想到,事态发展竟然如江河直下!

  刚刚自己还在担心马公子,现在竟然是自己的儿子,被打残在一旁!

  任侠内心悲愤不已,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他的口中还喃喃地说着点到即止啊,点到即止啊,便带着哭腔,跑向任达!那略显臃肿的样态,不由让马超想起了朱自清的那边描写父亲的《背景》,心中不甚唏嘘。

  不过任侠还没有迈开几步,便看见任达竟然站了起来!

  而且浑身上下,杀气环绕!

  双眼血光乱射,简直就像是一尊杀神!

  马超一惊!汇聚目力,想要看清任达想要做什么!难道要反扑么?这东汉尚武,也不会达到这种地步么?难道东汉的猛将,就像是吃了某药的小强?

  不过入目的,竟然是个怪兽,扑面而来!

  四爪蛇,带个壳?

  这是什么怪物?

  马超懵逼了,这已经完全超过了他的认知,现在从任达汇集起来的气势来看,竟然是一个呲牙咧嘴的带壳四爪蛇!

  没文化真可怕!这便是此人的兽魂,极品仙兽魂,又叫做龙子魂,而这个便是龙八子,负屃。勾陈淡定的解惑道。

  负屃?

  这个也能解释,为什么这个家伙的母亲,会被灵压冲击,肯定是龙八子负屃选中了她的儿子任达,不小心冲撞了她母亲的神魂,所以才会出现他们家现在这种情况!这个人,你最好拿下,能够拥有龙子魂,肯定会是个人物!你既然要争霸天下的话,这个任达,可为之一用!

  听了勾陈的解释,马超算是有点了解,但是还有些小问题,不过现在根本来不及细问,如果这个什么龙子跑出来将自己给灭了,自己找谁说理去?

  现在怎么办?

  我给你借势,先散去他的神魂势再说!

  马超站定,朝着任达大吼一声:任达,醒来!

  马超的借着神兽之势,确实让任达身上的龙子魂,感到战栗!瞬间便彻底散去,回归于平静!

  散去龙子魂势的任达,便又直接萎靡地匍匐在地上!

  马公子,马公子,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达儿认输了,认输了!任侠虽然名字里面有个侠字,但是经商多年,早就磨砺的圆滑无比,现在很明显,自己的儿子已经毫无再战之力!虽然他清楚任达的脾气,肯定不愿认输,但是如果真的再打下去,肯定会出人命的!救儿心切的任侠,鼓起勇气,站在了二者之间!

  马超没有管任侠,一个闪动,直接来到了任达身前,拿出了金疮药,撒到了任达的身上!血液遇药便止,不一会儿任达也恢复了些精神,悲喜交集地望着马超,说道:多谢!

  任侠也被马超刚刚那急速的挪动,惊出了一身冷汗!发现马超竟然是给自己的儿子去上药的,而且还是这么的管用,不由感激涕零!并且对马超的医术更是崇拜到了顶点。

  公子不愧是医圣的高徒!侠义柔肠,嵩才佩服!

  马超一笑,突然转过头对着那个青衫医生说道:你是过来看病的?

  吴医生一听,满脸尴尬:有医圣的高徒在此,吴某不敢造次!某这就离去!

  这个吴医生本是邺城名医,不过表现的确实有点不堪,甚至出门的时候还连滚带爬的!

  任达这下真的挂不住了,自己被马超收拾了不说,没想到自己带回来的,竟然也被这个马超一句轻飘飘的问话给吓跑了!难道这个家伙真的有这么大的能耐,可以治疗母亲的怪病?

  任达现在已经能够活动,便直接拱手道:不知公子,能否救一救我的母亲!

  马超继续笑道:已经救了!任少爷,不用担心!马某担保,你的母亲,三日内,必将醒来!

  任达一听,心悦诚服,既然这个马超能够在武力上面碾压自己,而且还能够药到血止的灵药,肯定不是一般的人物!想及此处,任达突然蹒跚站起,单膝跪下,双手抱拳:如果马公子不嫌弃,我任达,愿追随左右,以供差遣!

  哈哈!马超大笑,果然是东汉末年,果然是士族之风!

  马超双手扶起任达,满意道:不愧是任飞熊,拿得起放得下!孝心已昭天地,我马超能够得到你,是我的荣幸!

  就在马超和任达惺惺相惜的时候,任侠便满脸堆笑的走了过来,现在自己的儿子能够跟随医圣高徒,那肯定是再好不过的了!身处乱世,任侠深深感到医生的重要性!而且自己这个儿子,虽然是一身勇武,但是心直口快,老是惹下一些连自己这个在河北数一数二的富商都难以化解是非。现在任达神功大成,但是任老爹,又何尝不是整天提心吊胆?

  极好!请公子移步,到前厅一坐,我任侠,得好好地感谢一下马公子!

  马超也不客气,直接说道:那就多谢任老爷了!我在城外还有些族人,不知道能不能麻烦任老爷,帮我照看下!

  哈哈,不麻烦,不麻烦。

  三天之后,任夫人,果然转醒!就像是大睡了一场,气色甚至比沉睡之前还要好!

  任家上下,一片欢喜。

  青狼死士,这几天全部被任家当做上宾一样对待,在无名山过惯了清苦日子,突然一下子见识到这个世间的繁华,大家也知道生命竟然如此精彩。而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主公马超,便对马超更加崇拜,并且未来也充满了希望——母妻不挨饿,生命不卑贱,子女安享太平!

  任达的伤,也在华佗的调理下,早就好了七七八八!

  自己本身也是猛将巅峰的体质,虽然被马超最后一下伤了筋骨,不过还是在任夫人能够下床的时候,能够老老实实地给他母亲磕了三个头。

  虽然说不上什么,任达还是隐约知道自己的母亲变成这个样子,和自己有莫大的关系。

  另外,就是现在更加的认可马超他们了!

  马超、王川、贺建,现在都还在院子里面扎着马步!整整一个上午了!

  虽然任达确实已经效力于马超,但是更多的是因为马超能够救治自己的母亲,以及自己不小心被马超打败造成的一些冲动的行为。不过就现在看来,这个马超比自己强,确实不是运气,别人已经都这么强了,竟然还这么的努力,天天如此,刻刻不松懈,这才是值得自己效忠的主公!

  任达在拜完母亲之后平,便自己来到院中,和马超他们三人,修行起来。

  你小子,那天那么惨,现在就能活动了?贺建摩拳擦掌,也想和这个任达一分高下。

  不过任达这个人,并不喜欢和别人好说话,这也是他的情商低的一个体现。反正现在自己服的只是马超,至于马超的这些跟班,还没有和自己分个高下,现在如果对别人客气了话,好像我任达是个软蛋似的。

  这谱摆的真大!老子贺建,你给我记清楚了!以前主公都是被我打着玩的!贺建倒也没吹牛皮,不过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了。

  任达果然被激,不过自己的身体虽然已经痊愈,不过还需要修养,任达只是狠狠地看了一眼贺建,没有多说一句。

  贺建一看有效果,便知道这个家伙的软肋在什么地方。不过自己也不是趁火打劫之辈,便呵呵一笑:等你好了,我让你三招,我们来打过一场!

  马超和王川相视而笑,两人都被如此托大的贺建给逗乐了。

  马超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便直接在脑中问道:喂,白狗!就是为什么王川和贺建没有神兽魂?他们不也是猛将么?难道激活神兽魂需要什么条件不成?

  被马超称作白狗的勾陈,本不想理这个家伙,但是现在好像自己越是反抗这样的称呼,马超就叫的越是来劲,后面也就不怎么拒绝了,便老气横秋地回答道:血脉真身。

  也就是说王川和贺建是血脉真身,那我呢?我有没有神兽魂,哎哎,对了,你不是什么神兽么?我有了你,是不是也是有神兽魂的?我要怎么怎么用上你的力量的?

  马超瞬间变作了一个好奇宝宝。其实对于三商瞳可观人三商,他是比较了解了,甚运用的也十分熟练。但是马超记得,白狗儿,以前说过,这三商瞳还能识人兽魂!在任达的身上,这个功能算是也实现了!见识到兽魂带来的变化,马超心生羡慕,虽然任达的神魂势,被破掉了,那也是机缘巧合,有白狗儿在的缘故,要是如果没有这个家伙的话,自己肯定会被暴走的任达,好好地收拾一顿的!

  勾陈不语。甚至是无语,便没有理马超。

  此时,任侠走了过来,对马超鞠了一躬,这个中年大叔,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希望自己对任达好些吧,总是那般的讲礼,但是自己一个小辈,老被这么个大鞠躬,马超的内心是拒绝的,只听见任侠说道:马公子,门外仙人渡有秩求见华先生,不知是否放行?

  幼稚?是个什么鬼?

  相见我师父,这个幼稚,什么来头?

  有秩便是仙人渡的乡长,听说华先生,广施恩德,今天特意屈尊拜访。

  哦,原来是本地的父母官:我师父需要清修,我就代为见见这个有秩吧!

《手拿西凉刀》第18章白衫小将军

  仙人渡乡长刁德,看到出来的竟然是个小毛孩子!虽气度不凡,依旧不能够遮盖年岁在他脸上十分清晰的青涩。

  马超可没有想那么多,乡长?自己在当混混的时候,可是好好地收拾了自己个贪官污吏的,所以一直对于这些父母官没有多大的感觉:你就是那个幼稚?

  本官刁德。

  哎哟,还吊的?有多吊?

  不知幼稚,找我师父有何事?

  原来是医圣的徒弟,是说怎么会这般无礼?不过刁德在官场混了这多年,也知道这些有点真正本事的人,都是这个样子。再加上,华佗可是医圣,虽然自己造福一方,但是和这种在民间已经有这样名声的人物来说,确实没有什么傲气的资本。但是也不要用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孩子来打发自己啊。

  听闻医圣,恩泽薄地,特地登门拜访,聊表谢意。

  马超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人,聊表谢意,你倒是表示一下啊,来看看、来聊个天,就是表示了?

  师父没空!要是你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就请回吧!

  闭门羹来的这么迅猛,是刁德没有想到的!

  不知小哥怎么称呼?

  老子,马超!

  嗨!这小孩太没大没小的,难道这这是医圣教出来的徒弟么?看来这个医圣的医术高明,但是这个带弟子的能力确实一般啊!无礼,太无礼了!

  这个,我特意来

  马超不耐烦了,当官的都是这样,磨磨唧唧的,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在点子上,就像是一直苍蝇一样嗡嗡个不停。

  好了,知道了!回吧!耽误我修行的时间!再说了,我们在这个仙人渡呆不久,过两天就走了,你就不要来献殷勤了!

  刁德这下可真生气了,虽然说脸上依旧是风轻云淡的样子,但是内心已经被这个对自己抱着偏见的马超给气的三魂不再!就在刁德正要发火的时候,突然一人冲了进来。

  看到刁德一脸怒火,也就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便直奔刁德,耳语一番,刁德瞬间脸色大变,对马超一抱拳:既然医圣清修,那本官也就不叨扰了!

  说完便和他的人,一阵小跑出了任府。

  本以为还能洗刷一下刁德的马超,直接被晾在了大厅之内。

  此时,任侠也是一阵小跑,看到马超愣在那里,便一阵大声说道:哎哟,遭了,遭了,黄巾来了!

  黄巾?对了,现在还有一些黄巾余孽,虽然朝廷到现在为止,确实已经将大部分的黄巾给灭了,甚至连他们的头领张角也都死了好几年了,不过黄巾这场起义,可只是张角他们这些主力军,还有很多响应黄巾的。甚至很多的山野流寇,为了给自己出师有名,几乎都打着黄巾的旗号。主要是黄巾的影响力大,趁着余威,可以让一些小地方的守军望风披靡!

  不过好像这个刁德,并不是什么软脚虾?难道自己恨屋及乌了?

  任老爷,这个刁德,为官如何?

  任达竟然没有从马超的眼里看到一丝慌张,却反而来问刁德,不明所以,沉思一下,便如实回答道:为官清廉,力保一方平安!

  哦豁!果然,自己冤枉了好人!本以为天下乌鸦一般黑,但是没想到竟然还能遇见个白的!

  这个乡镇上,兵力如何?

  兵力?如果关闭城门,全民皆兵的话,还是能够抵抗的!

  全民皆兵?开什么玩笑?马超对东汉的百姓的认识,其实还是建立在二十一世纪的百姓的基础上,大家几乎打个架都是嘴炮,现在还来什么全民皆兵,难道要百姓们用嘴巴将别人的真刀真枪给骂弯了去么?

  马超直接跑到内院:王川,集合死士!

  至少现在自己的这百来人还是能够使用武器的,这一路走来,马超他们还是遇到一些流寇,三五成群的,在死士的面前几乎都是秒杀的感觉!所以马超还是对这百十个死士很有信心的。

  最主要的还是怕这里的百姓,莫名其妙的送了性命!

  东汉末年,已经被黄巾给败坏的不成样子,在加上朝廷的横征暴敛,根本都没有几个能够安生的百姓!但是哪一个王朝能够离得开这些平头百姓?

  虽然马超没有太大的情怀,但是心里面还是有那么点点救民于水火的愿望。

  死士集合的很快,甚至群情激奋,早就知道跟了主公,肯定会在刀刃上求个高低,既然来了,肯定只等马超一声令下,冲锋陷阵,至死无怨。所有的死士们,全部拿着自己安身立命的镰匕,寒光闪闪。

  马超带着一群人,奔向墙头!

  果然是黄巾余孽!城下全部头裹黄巾,长枪大刀,虽然队伍不甚整齐,但是至少有三、四百号人。

  为首的一人骑着一匹黄骠马,看见马超他们出现在墙头,便拍马向前:刁德,没想到你小子,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还敢组织百姓抵抗?你这小镇子,在被我兄弟们冲杀几次,可真的就会成空的了哦?难道你以为,我在吓你不成!

  张渝!你听清楚了,我刁德为这一方父母官,肯定不会任由你们这些土匪为非作歹的!要死,我也要和仙人渡共存亡!

  马超又是一愣,没想到这个唠唠叨叨的家伙,竟然这般血性!

  马超血气方刚,或许是受原来的马超的思维的影响,主要是两军对垒的时候,总是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便转过头对王川、贺建以及任达布置了一下,然后又对刁德说道:乡长!求一匹战马,我要和他们斗将!

  刁德这才发现马超他们,而且看到任达等人竟然都领了马超的命令,从朝后门奔去。虽然不知道这个马超究竟有什么安排,不过现在自己手上确实没有什么可以斗的,唯有死守而已!不过现在马超竟然要求要斗将,马超并没有穿自己的盔甲,而是一席白衫,难道这个家伙竟然是个武夫不成?

  要马可以!但是这个斗将,还请马少年,三思而后行!这群人嗜血如命,要是真的跟他们斗出了血性,就没有那么好打发了!

  打发?怎么打发?

  送人、送钱、送粮!

  送你麻痹!牵匹马来!马超一听直接开骂,本来还以为这个父母官能够有些本事,没想到还真是个软蛋一个,看来还真是个外强中干的家伙!

  刁德闹了个大红脸,其实这个手段,自己确实已经用了很多次,才能保证了这仙人渡的一时平安,但是没想到这群土匪竟然这么贪而无信,就算是积粮再多,也经不起他们隔三差五的来搬的!既然这个马超要求斗将,肯定还是有点本事的,刁德也只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吩咐人牵来马匹!

  马超手握铁枪,跨马出城!

  张渝看了看孬马上的白衫少年,吐出一口浓痰:送死之人,报上姓名!

  老子叫马超!你的人头我要了!马超就像是在说一个不争的事实。

  哈哈哈哈!张渝一阵狂笑。连墙头的刁德都为这个不知死活的小马超感到一阵惋惜,毕竟还是太年轻,单枪匹马,不批甲胄,而且还出言不逊,这不是下去找死的么?

  好!爷爷我给你个出风头的机会!说完便双脚一夹,黄骠马奋力本想白衫马超,长刀横握,一副所向披靡的气势!

  马超冷静下来,三商现,发现张渝的武商只是一个小小武将!

  信心大增,驭马直冲!

  在马超眼里,张渝这冲刺的姿势,命门大开,虽然脚下这匹马的速度并不能赶上黄骠马,气势上也落了一成!

  相距还有十米左右的时候,马超直接脚踏马背,冲天飞出,居高临下,竟然将自己的气势压过了冲锋中的张渝!

  铁枪直刺左肋!

  就像出击的毒蛇!

  张渝完全没想到马超既然会弃马!而且刺来的角度竟然如此刁钻!

  中!

  马超的铁枪从左肋进,右肋出,贯穿了张渝的胸腔!

  马超吃力将抢一横,张渝竟然被其挑起来!马超将力道一收,骑上了黄骠马,双脚一夹,黄骠马停!

  马超一扯马鬃,黄骠马缓缓调转马头,向着那三、四百号头裹黄巾的土匪!

  那三四百人,都瞪大了眼睛,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头领竟然已经被人挑在了长枪之上!张渝的两个眼珠突出,至死不明!

  降者生,战者——死!

  死字一出,马超将张渝的尸体甩出,驱马上前,直接将还在半空中的张渝的头颅给击了个粉碎!

  这太震撼了!那些黄巾匪在战乱中聚伙,也就是在些小村小乡中,吓唬吓唬已经胆小如鼠的大汉官员,什么时候真正的经历过这么残忍的战斗?

  黄巾匪一看头领已死,而且还被刺爆了头颅,早就被吓得魂不附体,一声大叫,所有人都开始作鸟兽散!部分骑马的,更是快马加鞭,不敢做任何停留,生怕这白衫骁将,飞到自己的跟前,碎了自己的大好头颅!

手拿西凉刀同类型小说

手拿西凉刀小说完本 手拿西凉刀马超阅读全文

《手拿西凉刀》,又名《手拿西凉刀》,是由作者黄哥最新创作的一部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马超,小说主要讲述了:*老子是马超,狂拽酷炫叼!美女哪里跑?红旗不倒,彩旗飘飘,东汉末年任逍遥!老子是马超,兄弟多、人缘好,长城永不倒!刮掉董卓肉千坨、,追得吕布到处跑!三国乱,太平遥,且看马超手西凉刀,换你个起身拍案叫声好!*

小说名称:手拿西凉刀

冲喜丑后小说完本 冲喜丑后李承烨,郁沁雪阅读全文

《冲喜丑后》,又名《冲喜丑后》,是由作者糖炒栗子最新创作的一部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李承烨,郁沁雪,小说主要讲述了:她是代妹出嫁的冲喜新娘,虽贵为皇后,却在宫里过着冷情如冰的生活。他是英明睿智的一代帝王,这辈子最痛恨的事情,就是在自己病危那年,母后替他娶的皇后,他心爱的女人另有其人,谁也别想夺走她的位置。当喜帕揭开的那一瞬间,他看清了她的面容。哼,凭你这副容貌,也想进宫当皇后,你做梦。他冷声说道

小说名称:冲喜丑后

一品鬼夫小说完本 一品鬼夫楚茵阅读全文

《一品鬼夫》,又名《一品鬼夫》,是由作者果果妈最新创作的一部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楚茵,小说主要讲述了:被抢的巨额现金失而复得,想凌辱自己的人一夜之间全部死于非命,还有那一夜的疯狂,和那不像是活人的温度楚茵觉得,自己,像是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东西别人都是捡钱捡物,怎么轮到自己,却是捡到一只鬼呢?老婆,你要去哪里?某只鬼可怜兮兮的问闭嘴!谁是你老婆!当然是你啊!某鬼回答的理所应当,笑的像是偷腥的狐狸

小说名称:一品鬼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