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小说完本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宸王阅读全文

  • 时间:
  • 作者:葬鹂颜
  • 来源:SC
  •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免费小说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小说完本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宸王阅读全文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小说在线阅读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又名《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是由作者葬鹂颜最新创作的一部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宸王。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第16章:给力的还击

  眼下三更天还未到,百里九歌的视线穿过窗子,望向朝都的方向,蓦地一笑:这次我的命是前辈救的,如此大的恩情,我定会牢牢记住。但是我今晚是一定要回去的,有些帐不算我可不会罢休。

  鬼医见百里九歌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劝她继续留在这里休息两日,却被拒绝,如此只好由着她去了。

  夤夜赶回奉国大将军府,全府已然是灯火阑珊,大部分人都已经安寝,却唯有某间院子里的一对母女还焦心的睡不着。

  百里紫茹手中拈着帕子,柳眉紧蹙,瞳凝秋水,纤手捧心,从桌子旁走到衣柜旁,又从衣柜旁走到铜镜边,终是忧心的问着:娘,你说,百里九歌这回到底有没有中招?为什么她忽然就不在将军府中了呢?这太超出预料了。

  赵倩见百里紫茹晃来晃去,甚是心疼,忙揽了她道:我的紫茹啊你就放心吧,那个贱种不过是有几分蛮力,哪里敌得过赤蟾蜍跟赤练王蛇的毒?我跟黑市商人买的毒物,定叫她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会儿她估计还在阎王爷面前一个劲的询问死因呢。

  ——原来大娘是在黑市买到这些的啊,那商贾人品不错,果然是如假包换的毒物!

  一个张扬冰冷的声音陡然间钻进了母女俩的耳朵,吓得两人差点抠伤了对方,扭过头望去,大惊着望见窗畔立着的红衣女子。那如出尘宝剑般的湛亮目光,此刻亦如清冽的冷泉,扫过之处遍洒冷意。

  百里紫茹慌了,指着她问:你你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从窗户跳进来的啊。

  百里九歌冷笑着,背在身后的一只手忽然拿了出来,顺手将一个东西抛进了赵倩的怀里。

  大娘,这赤蟾蜍生命力不错,居然还有个没死的。

  赵倩一愣,低头一看自己接下的东西竟然是赤蟾蜍!

  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凄声尖叫,昂手要将那赤蟾蜍给丢出去。

  可是这赤蟾蜍却猛地窜起,趁着赵倩大张嘴巴时钻了进去!

  顿时赵倩只觉得嘴巴里被塞进个恶心到极点的东西,她想一口咬碎它却更觉得恶心,一手揪住蛤蟆腿,谁知口中竟被喷入了粘稠的液体

  呕!赵倩恶心的连着晚饭一起出来了,口中残留的毒液令她一阵头晕目眩。

  那赤蟾蜍落地后再度弹起,钻进了赵倩的裙子里,往她腿心之间攀爬!

  啊!救命啊!救命啊!

  赵倩拼命的踢动双腿,掀开裙子,却就是阻止不了那沿着双腿向上蔓延的恶心感觉。

  百里紫茹此刻已经吓傻了,刚反应过来要帮着赵倩驱赶赤蟾蜍,却见一个又冷又痒的东西被抛到面前,她下意识接住。

  四妹,这个是奉还给你的。百里九歌冷声笑道。

  下一刻百里紫茹的尖叫声几乎要刺聋赵倩的耳朵,百里紫茹被手中那个红色的蛇头吓得六神无主。这是、这是蛇头!蛇头!为什么还在动,为什么还在吐着蛇杏子!

  啊!她疯狂的将蛇头甩出去,可却因为恐惧而手都软了,那蛇头掉在了她的脸上,冰冰冷冷的恐惧感立时让百里紫茹吓得魂不附体。

  百里九歌放声冷笑:四妹,还有这蛇身子也还给你!自作孽,不可活!

  扬袖一甩,那尚还在蠕动的无头蛇身也被丢了过去,迅速缠上了百里紫茹的躯体。

  啊!救命啊!救命!爹,救救我啊!

  百里紫茹吓得涕泗横流,和赵倩两个疯狂的手舞足蹈起来,头发凌乱形象尽失。她拼命的要拍掉脸上的蛇头,可那冰冷慑人的蛇身子却阻碍了她的动作!

  啊!!!疼!!!!

  百里紫茹忽然跌坐在地,双手捂着半边脸,那蛇头掉地,却见她脸上出现两个牙印,周围的皮肤迅速变乌、龟裂、溃烂的不能直视好好的一张脸竟是毁的犹如鬼魅一般!

  同时赵倩仰面栽了下去,裙子大敞双腿大开,两手捣在腿心处拼了命的往里面伸那该死的蛤蟆、那该死的蛤蟆竟然钻进了她那里面!恶心死了!恶心死了!!

  望着这对母女在地上打滚哭叫,百里九歌痛骂:咎由自取!若是不害别人又岂会惹来灾祸?是死是活,你们就听天由命去吧!

  话落,广袖飞扬,百里九歌穿窗而出,迅速回屋去了。

  自己屋中,这会儿还散落着赤蟾蜍的尸体和它们墨绿色的粘稠体液。百里九歌一眼扫过,猛然甩袖,强大的内力化作袖风将碍眼的东西全给挥到外面草地里去了,收拾得一干二净。

  她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上榻睡觉去了,至于那隐约传来的惨叫声那对母女当真活该,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去!自己懒得再去管,不如睡个好觉来得有益处!

  不一会儿的功夫,百里九歌就睡着了。而赵倩和百里紫茹,还在如杀猪一般的惨叫,惊醒了将军府一大半的人,最后将宿在二夫人班琴那里的百里越也给吵醒,不耐烦的赶过去查看究竟

  翌日,百里九歌一出屋就发觉奉国将军府的气氛有些怪异,只因她的屋门前竟是比前些日子更凋零了,简直犹如深山老洞一般近乎没有人迹。后来拉了个来附近修理花木的婢女问话,才知原来所有人都挤到百里紫茹和赵倩那里去了。

  据说昨晚百里越及时赶到,立刻叫了郎中来帮忙,后来虽是将赵倩和百里紫茹的命保住了,可一个破了相,另一个的下面近乎糜烂,两人也差不多是毁了。百里越急得恨不能将全朝都的郎中都请过来医治妻女,那边的院子根本就已经挤得水泄不通了。

  百里九歌落了个大清闲,便不置可否。

  当晚,夜深人静时

  奉国将军府的一方院子里传来凄惨的幽咽声,房内那绣榻上躺着的百里紫茹,狠狠砸碎了一面铜镜,不忍直视自己废了的半边脸。

  郎中说了,她这张脸也不是不可以好,只是需要时间

  可是!她不能等啊!若是等到百里九歌嫁了宸王作正妃,那自己就算是脸好了能嫁过去恐怕也得做小了!

  百里紫茹愤恨的咬着嘴唇。

  她不干!她绝不会让百里九歌顺利的嫁给宸王!那个男人是属于她的,百里九歌那个贱种别想染指一分!

  猛地,一个念头袭上了脑海,百里紫茹忽然想出了什么,咬着的唇慢慢松开,化为一道狠毒的笑意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第17章:你竟在这里行苟且之事

  正月十五那日,从赵倩的院子传出赵倩基本康复的消息,而百里紫茹那边,据说在无数个郎中的努力下,百里紫茹脸上的伤疤也淡了不少。

  这些消息被传进百里九歌的耳里,她不由哂笑,自己的悠闲日子,怕是到头了。

  却道昭宜五年正月十七日的那天,大商昭宜帝组织皇亲国戚、文武百官展开了一场新春狩猎大赛,并下令女眷们一同参加。故而,奉国大将军府的几个小姐也各自准备骏马和骑马服,一同赶赴朝都城外的狩猎苑囿。

  这次的队伍比往年几次壮大了不少,因着女眷的参加,更是香鬟雾鬓,一路上脆声连连。

  待到得那山明水秀的狩猎之地,野兔、野鹿、野猪等动物在覆着浅雪的原野上四处乱窜,掀起飞雪朵朵,惹得众人纷纷策马去追,挽弓射箭,继而欢声庆祝。

  却唯有百里九歌在后面悠闲的策马漫步,口中哼着在凤凰谷时孤雁师兄教给她的小曲。

  天高云淡,朗风吹面,这感觉清爽、畅快、委实不错!

  不由的,百里九歌的唇角绾起一道开心的弧度,骑马朝着人少的坡地走去,想要独自一人看这大好风光。

  马蹄踏过浅雪,但见马背上那仍旧一袭艳丽红衣的女子扬袖朗笑,好不恣意!

  就在渐渐远离了大部队的时候,前方的稀树林里,忽然有什么影子闪过,像是个是个人?

  再定睛一看,那人正朝着一处幽深的谷地而去。

  是什么人混到打猎队伍中来了?

  百里九歌决定一探究竟,遂拍着马臀,跟了过去。

  翻过山坡,到了谷地,丛丛枯草之中,只见方才的那个男人就跪在地上,捂着胸口不断的呕出黑血,那人印堂发黑、嘴唇乌色,看着像是中了毒。

  百里九歌连忙下马过去,询问道:你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会进到皇家打猎的苑囿,还受伤中毒?

  那人盯着百里九歌,眼神充满无助的渴求,喃喃:我是不慎闯进来的我救我,有人给我下了曼陀罗的毒他咳出一口血来。

  百里九歌心道不能见死不救,来不及询问来龙去脉,连忙跪坐在男人身前,出手扒下他的上衣。

  这举动惊到了男人,呃你?!

  别废话,我先给你解毒。她毫无避讳的覆掌在男人的心口处,用自己的内力驱赶淤积在他心脉处的曼陀罗毒。

  这一招解毒的方式,从前是孤雁师兄教她的,主要用来解除毒花毒草之毒,只要将淤积的心脉的毒驱赶到手脚尽头,就能缓慢化去。

  这一招成效虽是可观,却极其消耗解毒者的内力,百里九歌在时间流逝之间明显的感觉到身子发虚、体温不支,她忍着额头上沁出的冷汗,看到男人脸色好转,便咬牙挺住,不懈努力!

  可就在这时,远远的传来一大片马蹄声。

  百里九歌心中一突,莫非是打猎的队伍跑来这里了?若是让他们看到这个男人,会不会将他抓来送审?!

  没精力想那么多,当务之急是赶紧将他的毒解掉!

  她一咬牙,狠狠发劲,强大的内力如轰炸般的将男人体内的毒赶到了四肢筋脉。

  百里九歌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一刻只觉得浑身瘫软,站都站不起来,脸上更是沾了满脸的虚汗。

  她刚想对面前的男人说毒都解了你赶紧走吧,谁知竟忽然被这男人紧紧的搂入怀中!

  下一刻,便听到靠近的马蹄声响中连着响起一片倒抽凉气声,百里越喝道:不肖女,光天化日之下,你竟在这里行苟且之事!你还有脸见宸王殿下吗?!

  应着百里越的话,越来越多质疑的声音也相继传来。

  天啊,那百里九歌竟然早就有相好的,还这么肆无忌惮的搂搂抱抱,还懂不懂什么叫廉耻!

  唉,宸王殿下那样一位优秀英挺的好男儿,被她戴了绿帽子,真让人心疼。

  这种丑事一般都是怎么处理的?那男人八成要被凌迟处死吧。

  听着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百里九歌的眼神渐渐暗如乌云。

  原来,这根本是一个圈套!

  如此毁她声名,其心可诛!

  你放开我百里九歌低沉的吼道,那充满杀意的声音,让抱着她的男人不自觉打了个哆嗦,却装腔作势的高喊出声:跟我走!你不是说这一辈子都跟定我了吗?我带你走,我一定带你逃出这里!

  住口!百里九歌瞪着他心虚的面目,斥道:你被人雇来诬赖于我,就没有想过你会无法全身而退吗?

  男人再度露出恐惧的神色,旋即咬定了方才的说辞,喊道:你我已经毫无退路了,你还顾虑什么,赶紧和我走吧!

  够了!

  百里九歌一时愤怒,气力恢复,猛地一下将男人推开,踉踉跄跄的起身。谁知还没走开几步,竟又被那男人勾住了细腰拉回怀中。

  她气愤的挣扎起来,纵然无力却仍旧倔强不已:放开我,既然想死就别怪我成全你了!

  话音落,就要掷出羽毛夺杀男人的性命,却在此时,听得昭宜帝发命:将此男子抓起来,立即诛杀!

  近卫队一拥而上,粗暴的抓起了那个男人,百里九歌被扔在地上,赶忙撑着身子爬起来,刚好见近卫们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一具尸体倒在浅雪之上,刺眼的红色吓得那些女眷们纷纷颤抖尖叫。

  百里越骑在马上,一脸黑云盖顶,气急败坏的斥责:不肖女,还不爬过来求宸王饶了你!是想被浸猪笼吗?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第18章:证明你的清白

  百里九歌望去,只见大群骑在马上的人都在居高临下的盯着她,那些眼神中充斥着嘲讽、蔑视、嫌恶。透过这些人华丽的表象,她似乎看到那一颗颗丑陋不堪的心灵。

  可笑!这世俗之人不问青红皂白便如此看她,当真可笑!

  她冷笑起来:我百里九歌行得正坐得端,今朝被人陷害,你们大抵也不会信我。但我既如此说了,便是事实如此,由不得你们朝我身上泼脏水!

  放肆!百里越指着她,不肖女,你看清楚你是在和谁讲话!

  说罢连忙对着昭宜帝拱手赔罪,陛下请息怒!微臣的这个女儿长期在野,根本就不懂礼仪规矩,微臣想教导她,她却毫不领情,微臣已经都被她给愁煞了!

  听闻此话,百里九歌只想纵声大笑。爹的这番说辞,竟是将责任推诿得一干二净,又将她贬低得一文不值!从今往后,她百里九歌在所有人眼中都是最见不得人的草莽淫娃吧!

  心中似有一阵强烈的痛,百里九歌却忽略不管,视线猛然移动,盯在殷浩宸那冰雕般的脸孔之上,问道:宸王现在有何想法?可是觉得我水性杨花,不堪给你作妻子?

  听言,所有人都收了声,齐齐聚焦殷浩宸,就等着看他的反应。

  如此多道目光刺在殷浩宸脸上,却还比不上百里九歌一人的视线来得刺眼。殷浩宸皱了皱眉,凝视百里九歌,声音沉冷:本王许你解释!

  百里九歌心中一凉,连殷浩宸也不愿信她了吗?

  她冷笑:那个男人让自己中了曼陀罗的毒,我给他解毒,却被他抱住说了胡话,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是谁!

  放肆!百里越再度大骂:不肖女,再敢如此跟宸王讲话,我打断你的狗腿!

  殷浩宸阴鸷的盯着百里九歌,低沉道:你可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百里九歌的心口再度一凉,哂道:我清清白白,无愧于心,你若是不信,又何必一再问我?罢了!她道:既然你对我生了疑惑,那就退了婚吧,免得日后朝夕相对还心存芥蒂的,那样谁都不舒服!

  殷浩宸眉峰一旋,阴鸷的眼神就如月黑风高的夜色。

  他该退婚吗?或许百里九歌确实是遭人陷害了,他应该选择相信他的未婚妻。

  可这时,冷不丁的,一个身影跃入殷浩宸的脑海

  他又想到了那个在镜湖畔救了他一命的黑衣仙子,那窈窕而潇洒的黑色身影,在这些天里竟是夜夜入他的梦境,折磨得他辗转反侧。在邂逅她之前,殷浩宸从不曾知道原来惊鸿一瞥也能化作相思如狂,他满心只想娶那黑衣仙子为妻,不想沾染其她任何女人。

  那么今日,若是退婚,他便可以一心一意的去寻找那名黑衣仙子,肩上再无责任

  这一刻,殷浩宸动摇了,那阴鸷的眼神中产生一丝迷惘,而这份迷惘,全都落在百里九歌的眼里。

  好,好!她明了!她都明了!

  原本她便不想回朝都成这什么亲,当这什么宸王妃,既然殷浩宸都动摇了,她又还顾及什么?她百里九歌素来是自定去留,岂容得种种俗事牵绊她的脚步?

  红裙飞扬,如欲起的云雾,红衣女子宛如张扬的凤凰花,高声喊道:殷浩宸,我百里九歌素不做那谦卑求人之人,更不会再给你制造困扰。你也不必矛盾了,尽管退婚就是!

  殷浩宸按捺不住微微的吃惊,而在场众人却是一个个惊得变了脸色,相继窃窃私语。

  百里九歌懒得去听他们都在议论什么,她明眸望着殷浩宸,就这样看着他举棋不定的神情而忽然间他终于心一横,黑袖一摆,却是不忍的说:百里九歌,今日你我婚约取消,从今往后各自嫁娶,本王希望你能觅到良人。

  话音落下时犹自觉得舌尖刺痛,他望向身旁的昭宜帝,有些无力的低喃:还请皇兄首肯。

  昭宜帝不带感情的回话:朕准了。

  这一下,人群中的各种议论声爆发,满朝达官贵人们开始肆无忌惮的议论百里九歌的受辱,那些贬低的、嘲笑的、幸灾乐祸的话语,穿透了百里九歌的耳朵。

  她却听若罔闻,径自从人群中走过,毫不理会身侧的一句句指指点点,明眸直视离去的方向,忍着虚脱的内力大步流星的走去

  当经过百里紫茹身边时,百里九歌捕捉到她眼底得逞的笑意。

  百里九歌瞬时明了,原来这次又是百里紫茹!竟是为了阻止她嫁给宸王,无所不用其极!

  冷笑,本不想再搭理百里紫茹免得自己生气,可谁知在走到一辆清雅而华贵的马车旁时,忽然,有人恶意的绊了百里九歌一脚!

  啊!

  百里九歌低呼一声,身子向前栽了下去!

  姑娘当心。

  清润温柔的声音忽然轻响,同时,有谁出手拖住了百里九歌的胳膊,挽住了她即将跌倒的身子。

  百里九歌略有一怔,转瞳,透过三层轻纱的马车门帘,定定的瞅在车内那人模糊的身影上。

  是他!

  周世子!

  竟是他。

  两年前见过他清雅独坐的姿容,即便此刻在纱帘后模糊不辨,但那轮廓、还有他身上幽幽淡淡的昙花香气,却是相识。

  此刻,他伸出的手还握着百里九歌细瘦的玉臂,确认她已站稳后,他方收了手去,掩嘴发出两声虚弱的轻咳。

  百里九歌却蓦地笑了,心口忽然有一股难言的暖意淌过。

  至少,这里还有个人没有白眼看她,至少这世俗之人还有那么一两个黑白分明的!

  昙花幽香萦绕,帘后的人影似一汪静雅璧月。百里九歌望着他,抱拳拱了拱手,发自内心的笑道:我没事,多谢周世子予以相信!

  话落,一甩如瀑黑发,转身便行,扬袖朝着马车上的人挥挥手,洒脱离去。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同类型小说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小说完本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宸王阅读全文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又名《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是由作者葬鹂颜最新创作的一部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宸王,小说主要讲述了:一道谕令,将恣意江湖的她唤回商国国都,等待嫁与当朝王爷。可却遭逢——姐妹陷害、嫡母算计、公主仗势欺人踹飞!惹了她统统踹飞!阴谋防不胜防,她被王爷退了婚不说,还得嫁给那被扣在商国为质且病入膏肓的周国世

小说名称: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

狂浪妃王爷求放过(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小说完本 狂浪妃王爷求放过(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凤芊雅阅读全文

《狂浪妃王爷求放过(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又名《狂浪妃王爷求放过(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是由作者浅晓萱最新创作的一部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凤芊雅,小说主要讲述了:【嗜血女杀手穿越了,最肉最宠穿越古言】醒来发现在青楼?两猥琐男喘着粗气霸王硬上钩?靠!居然是亲妹妹出卖我?还要嫁给瘫痪的王爷?喂,真的要坐轮椅上做这种羞羞的事情吗?唔,好热,腰断了啦,你自己动好咩?好吧,我错了,我们换个体位好不

小说名称:狂浪妃王爷求放过(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

英雄联盟之开挂人生小说完本 英雄联盟之开挂人生苏凡阅读全文

《英雄联盟之开挂人生》,又名《英雄联盟之开挂人生》,是由作者沙瓤小西瓜最新创作的一部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苏凡,小说主要讲述了:垃圾主播苏凡偶然间被拉进一个奇怪的微信红包群,群里的好友都以英雄联盟游戏人物命名,苏凡本以为是其他主播的戏弄,没想到红包里面抢到的道具真的砍到了情敌的头,一下子装逼过头了,游戏里的妹子接踵而至,校花、女神纷纷倒追开挂的人生不要太妙啊,嗯,以后请叫我逼王!

小说名称:英雄联盟之开挂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