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爷太腹黑小说 宫以沫宫抉全文阅读

  • 时间:
  • 作者:风与自然
  • 来源:ysg
  • 摄政王爷太腹黑免费小说

摄政王爷太腹黑小说 宫以沫宫抉全文阅读

摄政王爷太腹黑小说在线阅读

《摄政王爷太腹黑》小说由作者风与自然所著,主角是宫以沫宫抉,小说精彩章节分享:

第十章

她笑起来的时候非常漂亮,此时月光洒下来,照亮了宫以沫莹白的脸和明亮的双眼,夜风撩动她细长的发丝,又带来阵阵花香,此情此景,让屋顶上的小宫抉一下忘了言语。

他日后会只娶一人的,但是他又有几分庆幸父皇有其他女人,正因为他有别人,他才能有这样一位皇姐,漂亮的皇姐。

这时一阵尖锐的声音传来,原来这位周嫔用餐时也要梳妆,而一个胆战心惊的宫人上前,因为太害怕,一不小心就弄疼了她,被她推倒在地,眼里满是扭曲的愤怒!

放肆!连你也不把我放在眼里是不是?

娘娘赎罪,娘娘赎罪!奴婢不是故意的!

一个穿着宫人服的小女孩连连磕头,很快额头就见了血。

见她犯错,有的宫人不忍心的别过头去,无人敢替她求请,在后宫,怜悯是最没必要的东西。

砰砰磕头的声音还在继续,在这样的寂寞又冷清的后宫,虐杀人似乎也成了一件让人快活的事情,那周嫔居高临下的看着匐匍在脚下惶恐不已的小宫女,漂亮的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冷光,突然冷笑道。

还愣着干嘛!这丫头连梳子都拿不好,还要这双手何用?拖出去斩了这双手!

小宫女吓白了脸,不住的颤抖!求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啊!!

饶命?见小宫女面如死灰的被拖走,周嫔的心情一下愉悦了许多,这后宫本就是吃人的地方,怪只怪你命贱!没能做这人上之人。

而看到这一幕,宫以沫灵光一闪,她恰好想找一个人来照顾宫抉,这胆小的宫女正是合适!想到此她翻身就想下去,却被宫抉一下拽住了!

皇姐,你做什么?他神情怯怯的,奇怪的看着她。

宫以沫将手抽回,急急道,当然是救人啊!

小宫抉神情有一瞬间惊异,以为宫以沫心软,神情古怪的迟疑着开口。

皇姐,宫里的主子对犯了错了宫人本就予有生杀大权,惩罚下人,本就是上位者的权利你管不过来的。

这段话还是当初父皇说的,他记得很清楚,所有人对父皇又敬又怕,他说这话时无人敢抬头,因为他是所有人的上位者!

宫以沫本来急着救人,但听到这话时却停下动作,十分复杂的看了小宫抉一眼,原本她也并不是圣母之人,但却突然怀疑,是不是这后宫的人都是这样,小小年纪便能冷血旁观接受这些规则。

月光下,她小脸绷的紧紧的,这样的严肃让小宫抉暗暗心悸,不敢再开口。

片刻后,宫以沫指着小宫女被拖走的方向,声音平静而缓慢,如此说来你我也是上位者

风扬起她的衣袍,宫抉看不清她的神情,但她的声音却一字一句,清晰的传来。

就让我来告诉你好了——真正的上位者手中最大的权利,不是惩戒,而是宽恕。

只有拥有不惧任何后果的实力,才能去宽恕他人,这,才是上位者。

说完她翻身离去,全然不顾留在屋顶的小宫抉心里是多么的惊涛骇浪!

他小时候接受的是最正统的皇子教育,他见多了上人惩罚下人,那诸多的刑罚多的让人数不过来。

看多了后他只觉得应该,并不会有一丝怜悯,就比如说日前如果救他的不是皇姐而是任何一宫女,他会感谢却不会感恩,因为宫人救主人,本就是理所当然。

但这时,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几声惨叫,小人儿睁着亮得惊人的墨玉眼喃喃自语。

不是惩戒,而是宽恕?

宽恕那些人?

救下了小宫女后,她并没有感恩戴德,而是跪在地上吓得直哭!她躲过了这一次,被娘娘知道了,下次等待她的就不是斩手这样的惩罚了。

宫以沫被她哭的心烦,抓着她的手摇了摇,别哭了,我问你,想不想活?

小姑娘看着比她还要小只到她腰部的宫以沫哭的更凶了,我想活啊娘娘不会放过我的!

宫以沫被她哭的心烦,再一次伸手让她闭嘴,郁闷的开口,想活就不许哭了!这里是后宫总管女官的院子,你进去求她,说明原委,然后自请调到冷宫去照顾几年前打入冷宫的公主,如果公主已死,你说愿意去给她收尸,她会同意的!

对外旁人只当她得了痨病,现在因为宫抉的原因,连给她送饭都有人借口不去,长此以往,若是让人知道堂堂公主是饿死的,他们这些人也逃不了干系,如今那公主只怕已经死了,有人愿意当替死鬼,不愁他们不答应。

小宫女眨着泪眼细声道,真的可以吗?只要她去冷宫就能逃过砍手,周嫔会放过她?

宫以沫肯定的点点头,去吧。

如今死马当活马医,小宫女也不敢耽搁,跌跌撞撞的跑去求见,而看着她的背影,宫以沫微微叹气,一个不受宠的嫔妃根本不敢得罪有实权的女官,而且知道这小宫女要去当替死鬼,她只怕高兴都来不及,倒是自己,虽然救了人,心情却十分惆怅。

果不其然,趴在屋顶上的宫以沫见管事姑姑闻言一脸惊喜,心知这事成了,便飞身去找宫抉了,如今她略有身手,但是也只敢在这外围活动,皇宫内院高手重重,她如今还不敢去晃悠,回到周嫔的院子顺手去偷了一些存粮,这才找到了宫抉。

见她回来,小宫抉大松了一口气,虽然皇姐很厉害,可是他还是会担心她出什么事,一去不返在经历了那么多背叛之后,他只有皇姐一个亲人了

他鼻子一动,却见宫以沫拿来了一整只烧鸡!宫抉觉得自己的眼睛都不听使唤了,但是他真的饿了很久了!

宫以沫一笑,坐在他身边,十分豪气的撕了一只腿给他,吃吧!

小宫抉闻言双眼,双眼一亮,连忙接过!但是毕竟出身优良,即便是饿得很的,他还是小口小口的吃着,一双漂亮的眼睛满足的眯了起来。

他这样乖巧,听话也懂事,真的很难和后世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变-tai联系起来,见他瘦得心惊,也不知他那位母妃知道了,该有多么心疼。

第十一章

一边想着,一边投喂小男孩,宫以沫自己倒是没吃几口,她忽然开口道。

多吃一点,你太瘦了。随即想到什么又说,方才那宫人我救下了,你太小了,以后就让她去照顾你。

原本以为小人儿听了会高兴,谁知他突然抬头看着宫以沫,那双漂亮的眼睛满是受伤,他放下吃了一半的鸡腿,手紧紧的捏着,半响才小心谨慎的说。

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别人照顾了。

这两个月他自己也活过来了,虽然辛苦,但不算什么的。

宫以沫皱眉,那怎么行,这事你得听我的!难不成他一个小孩子,以后还要那样自己洗衣服偷东西吃?

她的话让小宫抉更是悲伤,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几乎要哭出来了,他下意识的揪着自己的衣服,皇姐我很乖的,吃得很少,我我也长大了,不会麻烦人的!

说完,他突然一把抓住宫以沫的袖子,睁着那双漂亮的眼睛,如小兽一般低声哀求

皇姐,皇姐,我什么都会做,也绝对听你的话!日后也不会拖累你的,你,不要不要我

他的话让宫以沫一惊,小孩子的感官果然敏锐,她原本已经决定不再插手,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小宫抉察觉了。

看着他瘦的惊人的手抓着自己的袖子,这只手白天还给她送过吃的,这心,就怎么都狠不下来。

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还要时时防备别人的暗害,在冷宫之中可谓步步惊心,虽然自己就算不管,他也不会死,但是难道她要看着一个孩子每天这样辛苦度日而听之任之吗?

宫抉十三岁离开冷宫,这短短的一句话,包含了多少血泪,她曾经不清楚,但是看着这个瘦小的孩子怯怯的哀求她,如此真实。

小男孩大概也是第一次求人,浑身都绷的紧紧的,生怕她拒绝,一错不错的看着她。

他第一次那么希望有一个人能陪在自己身边,即便她什么都不做都好。他长大了,可以自己去找吃的了,冷宫的日子那么长那么冷,他只想有一个人能陪着他,让他看一眼就好。

宫以沫的小脸上,浮现了一抹极其不相称的无奈,苍天呐,为什么要将她生的如此心善美好?

想不通

她突然抬手给了对方一个爆栗,好没气道,还不给我赶紧吃!吃的那么少什么时候才能长肉?

小宫抉不顾头疼,敏锐的感觉到宫以沫态度的回暖,他连忙得寸进尺的去拉宫以沫的手,小心翼翼的求证,皇姐不会不要我的对不对?

宫以沫朝天翻了个白眼,是啦是啦!我还等着把你养大,跟着你过好日子呢!

本来就是这么一说,但是越想宫以沫越觉得可行,如果她能放下仇恨和宫抉好好相处,这样从小长大的情分未必比不上日后对苏妙兰的男女之情。

宫抉日后可是这大煜王朝的第一人,手握重兵,连做了五六年的摄政王,后来在她的帮助下登基的宫澈都不能奈何对方,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抱紧了这根大腿,她日后岂不是能横着走?!

越想越觉得是个好主意,反正她现在还小,无处可去,倒不如在这冷宫,先和未来的大摄政王打好关系

小宫抉原本听得宫以沫的话喜不自胜,却被宫以沫的眼神盯得头皮发麻,他这位皇姐似乎在算计什么,一副待价而沽的模样,但是他却很高兴自己有被对方看重的价值!

还真是乖巧啊,那双眼睛透着一股聪明劲,好好养养,以后指不定就是一正直强大的好摄政王了,而不是能治小儿夜啼的煞神!

宫以沫摸了摸他的头,心想,反正已经决定养大了他,如果日后他还是向着那苏妙兰,她怎么给他养大的,就怎么打断他的腿!

宫以沫目露凶光却还是笑眯眯的看着宫抉,越看越满意,可怜的小宫抉缩了缩脖子,皇姐的表情好可怕,他以后绝对什么都听皇姐的,绝对不敢违背!

商量完人生大事,两小只又继续开始吃肉了,因为心里轻松,胃口都挺不错,一只三四斤的烤鸡愣是全部吃完了,宫以沫感叹,这时候要是有一瓶可乐就好了。

吃完后两人就坐在屋顶上看星星,全然不顾这是别人的地盘。

晚上的皇宫还是很漂亮的,越往中心越璀璨的宫灯,月辉下飞起的屋檐,层层叠叠的屋瓦,恢弘的建筑群让身在其中的两人根本看不到边际。

宫抉从没觉得这个住了六年的地方是如此的壮观,他看了一会,只觉得心里格外的安宁。

在皇姐身边,就好像在母妃身边一般,整个人都感觉到放松自在,小宫抉侧过头去看宫以沫,只见对方微微探起身子,似十分好奇的左顾右盼,肤如月华,那双眼睛更是亮的像星子一般!

雪妃去世的时候他还小,却也听过她的盛名,能被父皇那样疼宠的女人,她的女儿合该如此漂亮。

只是后来她死了,后宫的人就再也不曾提过她的名字,所以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位皇姐叫什么呢。

皇姐。

宫以沫回头,以眼神询问。

她的表情永远是那么生动,宫抉觉得她回眸过来的瞬间,表情已经变了好几次,不知道心里那种微微发热的感觉是什么,他只觉得在对方太过漂亮的眼睛下难以抬头,遂低着头,小声的说,皇姐,我,我单名抉,还无字,皇姐你叫什么?

宫以沫一愣,当初她取名时,闹得整个后宫沸沸扬扬,居然还有人不知道她的名字?

但一想到她入冷宫时宫抉才两岁,雪妃死了,更不会有人在他面前提起自己,不知道也很正常。

想到这不免有些唏嘘,想当初,她的名字,可是那位至高无上的帝王强势宣告的爱啊!更是后宫三万女子心里的一根刺,而如今却更像一个笑话,人死如灯灭,就连这个名字也好像染上了尘埃,再也找不回当初的光彩。

宫以沫。

小宫抉抬头,只看得到小女孩的侧脸微抬,看着皇宫灯火最亮的地方,神情肃穆的再一次重复。

我,叫宫以沫。

摄政王爷太腹黑同类型小说

摄政王爷太腹黑小说 宫以沫宫抉全文阅读

《摄政王爷太腹黑》小说由作者风与自然所著,主角是宫以沫宫抉,本文主要讲述了:寒风萧瑟,城郊破庙。“宫以沫,你觉得,还能逃到哪去?”冰冷低哑的男声徐徐传来,端的是从容不迫,但那嗓子里似含了沙子般,听起来格外让人不舒服。一阵寒风袭来,吹得破

小说名称:摄政王爷太腹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