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最新章节-荀庆秋李承澜完本免费阅读

  • 时间:
  • 作者:不语
  • 来源:ZW
  • 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免费小说

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最新章节-荀庆秋李承澜完本免费阅读

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小说在线阅读

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免费阅读,主角荀庆秋李承澜小说《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是网络作家不语为大家带来的原创作品,这是一本非常不错的古代言情小说,下面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章节:

第四章再见

荀庆秋认识他。

前世也是这样的情形,不同的是,前世他是跌入湖中,而自己正好陪着世家发小瞿澍在濉湖游舟。

见他躺在湖面一动不动,自己和瞿澍虽内心害怕得厉害,但还是让家丁将他打捞了上来。

等人上了岸,家丁发觉有气,她们便吩咐下人给他细心包扎了伤口。

怎这一世这人出现在了这里?

还是说,这人天生如此,诸多不幸?

荀庆秋想得天马行空,手上慌慌张张地摩挲男子身上的伤口。

倏然,李承澜睁眼,抓住她的手腕,谁!

荀庆秋痛得惊呼。

李承澜看向荀庆秋,方才还迷蒙的眸子陡然清楚起来,是你?

这下轮到荀庆秋愣住了,这一世,她和这个男子还只是第一次见面,他是如何知晓自己的?

你认识我?

李承澜抿唇,看了她半晌,才摇了摇头,不认识。

只是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还是看着荀庆秋,似要将她瞧出朵花来。

荀庆秋没有注意到李承澜的异样,只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的伤口。

流淌的鲜血,就像前世自己拿着剪子刺进晏仲胸口迸溅出的猩红。

那些记忆就像打碎的瓶子,忍耐的恐惧一瞬间流淌出来。

荀庆秋颤巍巍地递上锦帕,你受伤了.......

察觉她的害怕,李承澜脸上闪过一丝愧疚,抱歉,吓着姑娘了。

荀庆秋白着脸摆手,无妨,无妨,郑公子你还是快包扎伤口吧!

声音又细又柔,像小猫叫一样。

李承澜愣了愣,突而一笑,霎时万物失色,唯有那逼人俊逸的眉眼浓厚如墨在荀庆秋眼波蘸开。

庆秋听到怦然的心跳声。

沈家能成怀岭一带大族,除去家中出过五个进士,四个在朝为官之外,还是因沈家男子貌若潘安,各个俊逸,其中容貌最为出众的便是长房的二爷沈霁。

荀庆秋原以为世间美男再美也不过二老爷那般了,可是见到这个男子,荀庆秋才觉古人诚不欺她,果然'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荀庆秋低头敛住满脸的红,只是这么一低头,就看见李承澜为了包扎伤口坦露的胸膛。

荀庆秋'呀'得一声,红霞自砰砰的心底节节攀升,直冲头顶。

李承澜抬起头,见到红得像秋天枫叶般红的荀庆秋,讶然一下,随即明白了过来,连忙遮住身子,尴尬一咳,失礼了。

荀庆秋低着头几乎埋进胸口里,郑公子既然无事便好,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说着匆匆起身。

姑娘今日救郑某一命,大恩大德,无以为报,还请姑娘报上家中地址,让郑某能够改日登门拜谢。

荀庆秋连忙摆手,公子言重,我只献出一方锦帕罢了,其余什么都未干,如何担当起公子所言'救命恩人'一词。

说罢,她又后退一步,两人如此相隔出一道青石甬道的距离。

两人都过了同席的年纪,不能再像小孩一般随心所欲的逾矩。

况且因前世之事,荀庆秋对男子一直抱有警惕之心。

若不是方才情况紧急,荀庆秋也不会那般近距离接触这男子。

李承澜见状不觉突兀,反而很是欣赏,捂着胸上伤口又道:可是若非姑娘叫醒我,只怕我此刻还倒在血泊之中,不知还能不能醒来。

荀庆秋露出为难的神色。

李承澜见状,笑了笑,在下姓郑单一个木字,烦请问姑娘芳名?

李承澜将话说到这种地步,自己若是再不答,便失了礼仪,故而不由一叹,女子姓荀,庆字辈,因是秋天出身,故而叫名庆秋。

荀庆秋?

李承澜的声音厚重低沉,仿佛清安寺的暮鼓晨钟,深远辽阔。

荀庆秋脸上热腾腾的,公子既然无事,我便先告退了,不然让旁人瞧见了不好。

说罢福了福,转身走远,举止有些粗鲁,差点踩到裙边。

走出竹林,荀庆秋扶着路边的石碑再也走不动,脑子里不断回想郑木那张脸,不由得甩了甩脑袋。

二小姐!

刘嬷嬷焦急地跑过来,您去哪儿了?叫奴婢好生找你。

荀庆秋抿住唇摇头,之前进来见竹林里有个假山水池,便去了那儿瞧了一瞧,发生什么事了吗?

刘嬷嬷像是回过神来,唐老夫人说请客吃斋,现在都在宴席厅,潘老太太叫您过去。

唐老夫人?

良国公也来了?

两人走到女眷的宴席厅时,小沙弥已经开着侧门等她们。

袁老太太向她招手,示意她过去。

等庆秋走到袁老太太跟前,便见到另一个满是银发的老太太,带着秋香色的额帕,穿着五蝠枣色褙子,笑盈盈地看着自己。

这是良国公唐老夫人。

荀庆秋敛下眸子福身,唐老夫人。

唐老夫人笑得眯了眼,也不知道潘氏怎么想的,有这么标致的外孙女不拿出来给人看看,非将人藏在房里。

荀庆秋脸一红。

袁老太太见状大笑,好了,小姑娘家脸皮薄,你也莫要打趣人家了。

荀庆秋来不及笑,就感觉有道目光刀子般地刮过来。

她一回头,见到穿着湘妃色绣边裙裾的瞿澍一脸铁青。

荀庆秋皱眉,自己做什么了?让她不高兴了?

若是换作前世,荀庆秋肯定惴惴不安地去问她为何生气,并且赔不是,因为她自认出身低,寄人篱下,故而面对良国公嫡女的瞿澍总是不由自卑,所以相处起来更多也是委曲求全得多。

但荀庆秋记得,那日高老夫人寿宴上,便是瞿澍叫人让她去花园陪她散步。

也是那一刻,自己命运转变。

她不知道瞿澍有没有参与那件事,但是即便瞿澍没有参与,自己也无法坦然面对她。

伺候完两个老夫人,荀庆秋退到一旁等着斋宴摆席。

瞿澍悄悄上前,捏着荀庆秋的衣袖角,气鼓鼓地道:你是怎么了?叫你出来总是推三阻四的,要不是今个儿正巧我祖母也要来清安寺听经,你想躲到我何时?躲到高老夫人寿诞才见我吗?

第五章佛经

荀庆秋脸色发白。

高老夫人寿诞。

光是这几个字,便让她手指冰凉。

郭氏的责骂,众人鄙夷的神情,沈时狰狞的面孔.......仿佛随着这几个字全都活了过来,一股脑地将她淹得不能呼吸。

见她神色不对,瞿澍有些忐忑,你怎么了?

荀庆秋打了个摆子,喘着粗气地看着瞿澍。

那担忧的神情像极了前世姐姐抱着自己时候的样子。

可是那时前世,她现在重生了,事情还没有发生,她还是那个清清白白的荀家二女。

如此,她才渐渐冷静下来,对上瞿澍的目光,摇了摇头,没什么。

瞿澍皱着眉,还是有些担忧,你也真是,身子不好还来寺庙。

荀庆秋沉默不语。

瞿澍嘴蠕动了半天,最后不好气地道:这个给你!

说着,她别别扭扭地递上一张符。

荀庆秋看了一眼,是平安符,然后抬头看见瞿澍一张脸蛋微红,这符是刚才大师见我乖巧多给的我几张,这该送的都送了,剩下这一张就给你吧。

荀庆秋顿时心里像猫抓一样。

瞿澍却将东西塞到她手里,这东西开过光很灵验的,你把它放在衣服内侧,就可以保佑你一年平安顺遂,身体康健!

这符是专门为她求的吧。

释慧大师给符从来只给人一张,哪有多给的说法。

荀庆秋将符攥在手里,喃喃地道谢。

瞿澍却嗤了一声,你要是真的想道谢,就好好把你身子养好吧,马上春天到了,我都约好了人游湖赏花呢。

少女的脸庞莹白细腻,穿着那件艳红色绣金的锦缎褙子,本应如骄阳烈日般炽热明亮,此刻却莫名瑟瑟缩缩起来。

一如从前很多的日子里,她用恶狠狠的语气说出关心自己的话。

真是别扭。

荀庆秋不禁莞尔,嗯,我最近都在好好喝药呢。

那就行!

荀庆秋想了想,还是掏出一张福囊递给瞿澍,这是我自个儿绣的,祈佑人安康。

瞿澍脸色神情放缓,你的手工自然没话说,放心吧,我会日日带着它的。

荀庆秋点点头。

等回了沈府,荀庆年看到她身上的符,询问之后才笑道:我本想你们俩闹了矛盾,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

荀庆秋停住拨下头上簪花的动作,望向荀庆年,姐姐怎么这么说?

荀庆年替她卸下簪花,你们隔了几条街,但是就是上学,你也要绕好远的路去寻了她一起上课,现在别说去找她了,就是她来找你,你都避着。

自己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荀庆秋垂下眸。

荀庆年拍拍她的肩膀,你们是朋友,闹闹矛盾是很正常的,今个儿你也累了,快些睡吧。

荀庆秋望着姐姐的笑容,嘴角翕动,最终紧紧抿住了唇,什么也没说。

第二天早上,请了安,潘老太太将荀庆秋留在屋里。

拉着暖帘,隔着一道暖炉,潘老太太的脸浸在光雾里,显得不是很真切。

你昨个儿做得很好。

荀庆秋讶然抬头。

潘老太太见她懵懂的样子,不禁一笑,我们四房不必其它几房,都是女眷,所以势弱一些,但虽是如此,气不能短,也不能自觉低人一等,不然拿出去,只教别人觉得我们四房好欺负。

荀庆秋明白了过来,潘老太太是说昨个儿的事。

她蠕了蠕嘴,还是忍不住问: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郭大太太会不喜欢我。

潘老太太笑了笑,这哪有什么缘由,有些人就是这样,一眼看过去就喜欢,一眼看过去就不喜欢,袁老夫人不就看你第一眼,便喜欢你了吗?

袁老夫人喜欢自己?

荀庆秋抬起头询问地看向潘老太太,只见她又说:昨个儿和袁老夫人说起初八的法会,因赶着高老夫人的寿宴,所以想找人抄写佛经在那天送去寺庙敬献心意。

荀庆秋怔怔的。

外祖母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潘老太太却拿出荀庆秋之前抄的佛经道:袁老夫人见你写得字还不错,就想让你去她房里抄写佛经。

去她房里?

长房。

那不是更容易见到沈时了吗?

一瞬间,荀庆秋吓得花容失色。

潘老太太皱了皱眉,怎么了?你不愿意去?

荀庆秋头皮发麻,摇了摇头,我没学过写字,我怕抄的让袁老夫人不满意。

这有什么!潘老太太高兴地喝了一口茶,袁老夫人虽然身份贵重,但人还是很好说话的,再则,她喜欢你,你嘴稍微甜一点,也就没事了。

荀庆秋被潘老太太逗乐了。

袁老夫人那样的人岂是自己嘴甜几句就能过去的。

也就外祖母敢这么胡说。

潘老太太见她笑,只当她同意了,便拉着她说道:袁老夫人这人非常要强的,等闲人都入不了她的眼,但若是能入了她的眼,别说这怀岭了,就是你出入京城的高门大户也不用怵着,你可别真的就抄了佛经直接回来!

这是什么意思?

让她巴结袁老夫人?

还是让她去长房?

荀庆秋急得额头冒汗,那我多久才能回来。

潘老太太呵呵直笑,等过个几年大了,再回来。

这怎么行,荀庆秋拉着潘老太太的衣袖,我不要跟着袁老夫人,我就要跟着外祖母。

潘老太太既欣慰又高兴,傻孩子,你大了就知道这是为你好了。

荀庆秋忙不迭的摇头。

潘老太太不以为,只哄劝道:行了,听话,等会儿我让你舅妈给你做几件新衣裳,毕竟去长房,可不能显得我们四房太寒碜!

荀庆秋看着潘老太太明媚的笑容却想,袁老夫人活了大半辈子了,谁没见过,怎么会这么喜欢她。

还让自己去抄佛经。

长房那么多能干的,袁老夫人身边也都是些优等丫鬟,谁不会抄写佛经。

再不济,也还有沈时。

虽然性子不怎么好,但文采方面是出众。

让他抄佛经,总强过自己吧。

这件事分明就是外祖母求来的。

为的就是想让袁老夫人在日后说亲时,帮自己说上几句,也能找个好婆家。

想到这里,荀庆秋眼角湿漉漉的,满腹反驳的话,最终都压回了肚子里。

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同类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