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阿熙小说完本-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许静姝靳北渊阅读全文

  • 时间:
  • 作者:阿熙
  • 来源:xyx
  • 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免费小说

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阿熙小说完本-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许静姝靳北渊阅读全文

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小说在线阅读

《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又名《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是由作者阿熙最新创作的一部都市言情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许静姝靳北渊。

《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第7章 领证炫耀

哦,恭喜啊,可我不想和恶心的人庆祝糟心的事。

许静姝冷冷说完,越过她就走。

谣言澄清,哼,她还要去质问她哥这到底在搞什么呢!

许静姝,虽然婚礼被你搞砸了,但我和北渊已经去领证了,所以在法律上,我和他是合法夫妻。

她拦住她,幽深的眸中,尽是挑衅。

许静姝一把推开她,嘴角勾起一丝泛冷的弧度:合法夫妻?呵呵,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领证可以不用户口本。

从她哥和这狐狸精宣布订婚的那一刻起,她便将真的户口本给藏了起来。

所以此刻躺在保险箱里的,不过是一个仿真版罢了。

试问,一个假的户口本,怎么领结婚证?

黎冉冉不理会她的冷言冷语,炫耀般从包里拿出结婚证打脸。

许静姝,好好睁大眼睛看看,以后,我就是你的SZ,是你的合法监护人之一。

到时候,不管她做什么,都可以将一切都归咎在教育孩子上面。

这个身份,将会是她弄死许静姝最好的庇护!

黎冉冉那阴森森的笑以及不怀好意的眸光,让许静姝紧了紧拳头。

她的视线落在那个小小的红本子上。

打开的页面,贴着她和靳北渊的照片。

男的俊逸非凡,但却满脸淡漠,明明是结婚,可从他脸上,却寻不到丝毫的喜悦。

相反黎冉冉却笑得那叫一个灿烂,脸上也不知道打了多少层粉,拍照都能看到她嘴角的笑纹。

可户口本明明被她藏起来了,他们怎么领的结婚证?

莫不成

莫不成她偷的户口本,也是假的?

她还没想明白,黎冉冉便再次道:还有,你来不来吃饭,对我来说,意义不大,因为,我有北渊就够了,至于你。

黎冉冉低头凑到她耳边,声音犹如寒冰拂过般刺骨森冷:最好死远一点,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碍眼!

黎冉冉!

就在黎冉冉以为这贱丫头肯定会暴走的时候,她却魅惑一笑,声音如泉水划过青石般清脆悦耳。

你要我滚?我就偏不!

这顿饭,有我在,一定会让你,吃得毕生难忘!

死丫头,你敢捣乱!

黎冉冉下意识扬起手,掌风顿起,落下之际却被猛地攥紧。

骨骼传来一阵咔嚓声,伴随着黎冉冉惨叫,一个声音暴躁传来。

这位阿姨,在校门口打人,影响不好吧。

来人一把甩开她,身子上前,不着痕迹地将许静姝护在身后。

于学长,你怎么会在这里。

许静姝有些惊讶。

于学长,全名于靖亭,比许静姝大两届,现在正在京大攻读临床外科学博士学位。

许是长年累月泡在实验室的缘故,于靖亭长得很白,栗色的微卷短发,高挺的鼻梁上挂着一幅圆框大眼镜,很像是漫画中走出来的翩跹少年。

再加上那白皙的皮肤,许静姝没少调侃说他长得像小白脸。

而相比于许静姝的惊讶,黎冉冉则是有些震惊了。

于靖亭她没见过,但他父亲于辉,却是京都医院的院长,国际有名的心脑外科专家。

更甚至是黎国雄的救命恩人!

当年黎国雄突发心肌梗塞,是于辉将他从死神手中拉了回来,也是因此,在他好了之后,直接给医院捐了一个亿,并且承诺,只要医院有需要,随时无条件资助。

甚至于叮嘱黎冉冉,多和于家的人走动。

毕竟人活在世上,总会有个小病小痛的,能和于家搭上关系,就相当于在危难时刻,给自己的命多加了一重保障。

所以黎冉冉知道于辉有个儿子叫于靖亭,但她没想到会在这么尴尬的时候碰到。

而且于靖亭还帮了那臭丫头!

看来她必须找个机会,让这臭丫头自然消亡了!

低头,掩下眸中的复杂算计,抬头灿烂微笑,伸出手打招呼。

你好,你是静姝的同学吧,我是黎冉冉,是静姝的姐姐。

许静姝是靳家养女的身份并没有公布,所以黎冉冉只能这么说。

她给足了诚意,甚至不惜放下身段和一个没毕业的学生同等对话。

可于靖亭却连个眼神都没给她,眼中只有他的小丫头。

他用力弹了一下许静姝的小脑袋:我要是不在这里,你岂不是要被一个老妖婆给欺负死?

嗷!许静姝捂着脑袋:敲我干嘛?就算你不来,以我的聪明才智,我一样能全方位碾压回去。

哦,是吗?那我是不是不该出现?

说完作势要走。

许静姝连忙拉住他,笑道:走哪儿去啊,难得出来一趟,不请我吃饭吗?

许静姝就是故意的,余光瞥向旁边的黎冉冉,看到她那被气得面目狰狞,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恩,真是爽。

黎冉冉尴尬地收回手。

她虽然和靳北渊岁数相当,但是,她自认为保养得极好,很多人都说她皮肤比十八岁少女还要水嫩。

可到了他们口中,她居然成了老妖婆?

还欺负那臭丫头?!

呵呵,她冷笑一声,视线锁定在许静姝拉着于靖亭的手上,以及于靖亭那眸中毫不掩饰的柔情和蜜意,眸中快速闪过一丝算计。

拿出手机,忍着两人的扎心废话,快速拍了张照片发送出去。

做好一切,披上贤惠的伪装,上前道:静姝,你不给我介绍一下吗?平日里都是怎么教你的?出门在外,要以礼待人,你怎么一点都没学到呢。

我呸!

许静姝翻了个白眼,刚刚还想给人甩巴掌的女人,居然反过来叫她以礼待人?

呵呵哒,完全木有说服力!

黎阿姨,那就不劳你费心了,毕竟一个随时随地就会给人甩巴掌的女人,根本礼貌不到哪去。

还有,明明是阿姨,偏偏说是我姐姐,黎阿姨,出门在外,咱得要点脸。

许静姝刮了刮脸,挑衅地抛出一个眼神。

你!

黎冉冉气急,可奈何没人理她。

于靖亭更是连半个眼神都没给她,拉着许静姝就离开。

恩,以后少跟这种人没礼貌的人走动。

黎冉冉气得直跺脚,恶毒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他们的背影。

当然,毕竟我那么的优雅淑女,知书达理,肯定不能自降身价啊。

她调皮地冲他扬起头,狡黠笑道。

哈哈,就你还知书达理?

这才半秒不到,于靖亭的翩跹公子温如玉的形象就破功了。

要不是我深知你癫狂闹腾的本性,我特么还真信了。

于靖亭说完,果断撒腿跑了。

喂,什么叫癫狂闹腾的本性,你给我说清楚!

许静姝连忙追杀。

金色的余晖洒落,将两人嬉闹的影子拉得老长。

那青春美好的样子落在黎冉冉眼中,却成了想要毁掉的存在。

许静姝,北渊把你保护得这么无法无天,那我不介意替他让你知道,社会的阴暗!

《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第8章 我怼死你!

于靖亭好不容易出来放风一趟,许静姝自然是得好好坑他一把。

两人一起去后门吃麻辣烫。

可在吃饭的过程中,许静姝却有点心不在焉,眼睛总是往手机屏幕上瞟。

张嘴。

许静姝抬头,只见于靖亭夹着一块肉丸递到她嘴边。

是她最喜欢的牛筋丸,许静姝下意识咬住。

门口,严艺宁气喘吁吁地撑着膝盖喘息片刻,推门进来,映入眼帘的,就是于靖亭柔情亲昵喂许静姝的那一幕。

于靖亭啊,京都医院的小太子啊,京都大学临床医学最年轻博士生,所有老师都喜欢的学霸存在啊。

重点,这么一个牛逼轰轰的人物,居然对许静姝一!见!钟!情!

偏偏那小妮子,自己还不!自!知!

她一想到自己要从虎口夺食,头皮就发麻。

但事出从急,她必须将许静姝拉走。

于是她硬着头皮道:学长,哈哈,我打扰了,我找静姝有急事那个,不介意我顺走她一会吧?

她没给于靖亭说话的机会,直接将许静姝给拖走。

你去找了你哥了?结果怎么样了?你怎么会突然和于学长吃饭,为什么有空和他吃饭都不回复我信息啊??

一出去,严艺宁对着她就是一顿轰炸。

许静姝默默和她拉开距离,等她一通咆哮完毕后,才掏了掏耳朵。

她淡淡解释道:刚想去,就被黎冉冉给拦在校门口,恶心地说什么去庆祝,我怼了她几句,最后她居然想打我,然后于学长出现救我于危难之中,一起击退老妖孽,然后吃饭庆祝。

卧槽,那老妖婆还好意思找你?恶不恶心啊?

严艺宁的关注点马上被带偏了。

许静姝点头:灰常恶心,所以我一会要去砸场子。

怎么砸?

来,我跟你说

黎家。

许静姝不来,完全在靳北渊的预料之中。

饭桌上,黎国雄不断地提及和乐桓国际的合作。

想要接机得到一点内部消息。

靳北渊放下筷子:伯父,我妈自小便教我食不言寝不语,所以这些公事,我们还是留在上班再谈吧。

北渊说得对,爸,公事到时候上班再谈就好啦。

黎冉冉撒娇地晃了晃黎国雄的手臂。

好好好,不聊,这才嫁过去,就这么向着北渊了,以后还得了。

黎国最是疼爱这唯一的宝贝女儿了,当即拍了拍她的手,揶揄着她。

爸。

黎冉冉脸色瞬间燥红,娇嗔一句,就想揽住靳北渊的手依偎过去。

可却意外扑了个空。

抬头,靳北渊已经起身,他拿起刚刚脱掉的西装穿上。

伯父,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我去散散步。

说完转身就走。

黎冉冉忙不矢追上:北渊,我陪你。

此刻,黎家大门外,门口停着一辆的士,一个穿着蓝白相间长裙的少女从车上下来。

她仰头,看着那灯火通明的别墅,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黎冉冉,也不知道你吃饱没有,一会了可别被气得胃疼啊。

黎家院子。

北渊。

黎冉冉叫住他:我陪你逛逛吧。

她很是自然想挽住他的胳臂,却被他不着痕迹躲开。

家我也陪你回了,现在,我想自己一个人走走!

语气凉薄,月光洒落,勾勒出他淡漠的脸。

明明是一如既往的态度,可经历了这次照片事件后,黎冉冉总觉得靳北渊反常。

她的手顿在半空,尔后尴尬放下。

低声呢喃着。

我只是想你多陪陪我

低头,整个肩膀都在颤抖。

靳北渊双手插兜,仿佛没看见一般道:公司忙。

态度如此敷衍,黎冉冉双手握拳。

对,公司忙,她能理解,但是她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他有空陪着许静姝那臭丫头,却偏偏对她如此冷漠不近人情?

明明她才是她的妻子,明明她才是他最亲近的人。

许静姝这样一个半路捡回来的妹妹,凭什么夺走本属于她的东西!

哦,等等,照片

虽然最后澄清了,但那是黎国雄用最后的交情去求靳老爷子,然后向靳北渊施压,他才和她一起出面澄清的。

难道说,靳北渊现在还在介怀?

不,不行,她得解释清楚。

北渊,你是不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

哥,黎阿姨,你们在聊什么呢?

《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第9章 男朋友?

她边说边搂上他的胳臂,手不着痕迹地在他的腰间用力掐了一下。

不是叫我过来吃饭吗?你们就在这里‘吃饭’的?

哼,她来得真是太是时候了,黎冉冉这老妖孽,居然想拐着她哥夜色漫步,没门!

靳北渊闷哼一声:你怎么来了?

如深潭般幽深的眸中荡起一丝波澜,他可没将这丫头叫过来捣乱。

视线猛地落在黎冉冉身上,那带着审问的眸光令她身子猛地一震。

她连忙解释笑着解释:我想着你过来这边了,北静苑就这丫头一个人也怪可怜的,所以才叫她一起过来。

可谁知道我去学校接她的时候,她却跟一个男人走了,说不过来。

对了,静姝,那男的和你什么关系?是你男朋友吗?

黎冉冉关心地问着。

就在这时,靳北渊的手机震动一下。

本来淡漠的神色,在看完短信后,却猛然勾起一个令人刺骨森寒的笑意。

男朋友?丫头,有空带来给我瞧瞧,让哥给你把把关。

把你个头啊把关!

许静姝翻了个白眼,黎妖婆的话也能信。

她哥是不是脑袋锈透了?要不然怎么会信呢。

毕竟她天天都想着怎么啃下他好吗?其他男人,能看入眼才怪。

不过呢

许静姝心中突然萌生一点恶趣味,直接忽视她哥那有些阴森的笑。

她嘿嘿笑道:对啊,我确实是有男朋友。

我男朋友不但长得英俊潇洒,帅气多金,对我极好,甚至还是福布斯榜上排行前十的企业家,所有京都贵女的梦中情人。

对了,我男朋友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黎阿姨,你明明都看到了,为什么还要明知故问啊!

许静姝还没说完,屁股便被人给掐了一下。

当即捂着屁股,猛地回头,瞪了那气定神闲的男人一眼。

她屁股上次被打了,到现在都还没好呢!

这么一掐,简直不要太酸爽。

黎冉冉憋气快要炸了。

这贱丫头还要不要脸,当着自己SZ的面直接说喜欢自己的哥哥,有没有羞耻心?!

静姝,什么明知故问,我不过是关心你罢了,你不想说就算了,为什么要说这么令人误会的话呢?

什么误会?我说得是事实啊。

她一把抱住靳北渊的肩膀,薄唇轻启,无声示威:我就是喜欢我哥,你能耐我何!

拳头猛地攥紧,黎冉冉努力让自己保持温婉的笑意:既然你男朋友那么优秀,到时候记得带来给我和北渊瞧瞧。

她不动声色上前,想要挽住靳北渊的手宣誓主权。

黑夜中,不远处的草丛突然微动。

黎冉冉本能别过头,只见一双油绿绿的眼睛,在不断往她靠近。

她一时没看清,直到那东西来到面前,顺着她的腿抓了几下。

她才反应过来那是一只黑猫!

黑黑猫!猫!

她最怕猫了!

顿时,一声惨叫响破天际。

啊!

她一把将黑猫甩开,整个人都有些癫狂地跳着。

靳北渊正欲上前,许静姝却一个晃身,脸色惨白地倒在他身上,生生绊住了他的脚步。

黎冉冉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毛茸茸的东西,其中,猫科动物位居榜首。

所以黎家根本没有宠物,而现在又是在后花园,为什么会有这么诡异的黑猫?

她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突然脚底一滑,直接摔在那凹凸不平的鹅卵石小道上。

又是一声惨叫,许静姝捂着耳朵,嗷,真凄惨。

黎冉冉的尖叫声惊动了还在家里的二老。

张秀丽不放心,想要出去看看,但却被黎国雄一把拉住。

小两口自有分寸,你出去干什么?

可刚刚冉冉的惨叫声那么的大,我怕出事。

张秀丽还是担心。

在黎家,又有北渊陪着,能出什么事?我看啊,你就是瞎操心。

黎国雄拉着妻子坐下,给她倒了杯水:来,喝口水看看电视,年轻人的事,我们就别瞎操心。

后花园,黎冉冉就摔得有点惨了。

整个人摔在鹅卵石小路上,全身骨骼都在痛。

更甚至手摩擦下去,还出血了。

许静姝快速朝不远处的草丛看了一眼,尔后关心地想将她扶起来,谁知道人家根本不配合。

于是费力对靳北渊喊着:哥,还不快点帮忙扶着,我力气不够啊。

一句话,断了黎冉冉想公主抱的梦。

将黎冉冉扶回去后,黎家一片兵荒马乱。

张秀丽心疼女儿,再加上对许静姝的敌意。

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认定是这臭丫头搞的,当即扯着嗓子就想给她点教育。

可话都到嘴边了,却被靳北渊冷冷一撇,给噎得不敢说。

黎家和靳家以前算是世交,但是在上一辈,却出了点事,两家虽然不至于交恶,但也不再密切往来。

到靳北渊这一辈,两家早就没什么交情了。

但靳家却欠了黎家一个人情,而这人情,在他们主动提出将黎冉冉嫁过去,并且要求靳北渊出面澄清照片后,也算是用尽了。

再加上靳北渊也不是个好拿捏的,除了对那臭丫头和颜悦色一点,对其他人,甚至他老子,都是一张冰碴子脸。

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同类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