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盛宠鬼医倾城妃鬼月幽灵小说完本-邪皇盛宠鬼医倾城妃轻若烟君皓月阅读全文

  • 时间:
  • 作者:鬼月幽灵
  • 来源:xyx
  • 邪皇盛宠鬼医倾城妃免费小说

邪皇盛宠鬼医倾城妃鬼月幽灵小说完本-邪皇盛宠鬼医倾城妃轻若烟君皓月阅读全文

邪皇盛宠鬼医倾城妃小说在线阅读

《邪皇盛宠鬼医倾城妃》,又名《邪皇盛宠鬼医倾城妃》,是由作者鬼月幽灵最新创作的一部古代言情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轻若烟君皓月。

《邪皇盛宠鬼医倾城妃》第7章 青楼救仆

段飞香:可那个贱人还是姑娘之身,即使吃了这药恐怕也会被人察觉。

轻若雪美丽的脸上露出阴狠,母亲放心,那日我会先让人破了她的身子然后在给她服下此药,到时她死怨不得别人,爹爹也只能恼恨那个贱人不检点。

这样段飞香才露出放心又满意的笑容。

两人说话之时屋顶站着两个黑衣人,其中一人戴着金色面具,在这黑夜里的衬托下更加的诡异如同暗夜之王,段飞香母女的话一字不差的听到二人耳朵里。

一阵风刮过,二人消失不见,一辆华丽的马车里鬼尊邪皇的周身释放着骇人的冷气,旁边的黑衣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片刻鬼尊邪皇终于开口,找到了么?

黑衣人低着头,没有,属下在轻侯爷房间里找了很多遍始终没有地图的下落。

鬼尊邪皇沉默不语,黑衣人抬头,主子,没想到百里灵仙竟然如此狠毒,怪不得轻三小姐早已中了慢性毒药死于不死只是时间的问题,这段飞香突然要杀她,原来是受人威胁。

哼!鬼主冷哼一声,从来就知道百里灵仙那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百姓传闻的美若天仙善如菩萨不过是她的伪装罢了。

黑衣人想了想还是问?主子,观音诞那日我们要不要腾出手帮轻三小姐一把。

鬼主金色面具下好看的眉毛微微蹙起,随后摇头,不需要,如果这点小事都她都应付不了就不配嫁给本尊,那天你们只要专心做自己的事就好。

————

翌日清晨,阳光照在大地上,暖暖的如同棉花裹身。

轻若烟一大早就戴上面纱直奔君临国成最大的宜春院,刚到门口就看到大红牌匾上大大的写着宜春院三个大字。

这会清晨宜春院还未开门朱红色的大门紧紧地闭着,轻若烟二话不说就上前啪啪啪的敲个直响。

轻若烟十分的着急,敲门的力道也加重了几分,已经过了一夜真希望春红、柳绿、两个丫头不要有事,她们两个就是因为太过忠于原主轻若烟才会被段飞香记恨卖到这青楼里来的,她绝对不能让她们两个出事。

宜春院最豪华的套间内,穿着大红衣裳的第一门少主陌少谦,如同睡美人一样舒适的躺在床上。

本来也是打听好了,知道这鬼主从来不进烟花之地才躲到这来养伤,谁知这一大早就有不长脑袋的人来破坏他的清梦。

只听那咚咚咚的敲门声震得人心烦,身体翻来覆去的终于被吵醒再也睡不着,刚想坐起来出去大骂两句给那不长脑袋的人一点教训,谁知有人先他一步。

宜春院的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老鸨因为早起没有梳妆的原因那张脸跟个鬼似的难看至极。

横眉竖眼上下打量着轻若烟,很不愉快的大吼,你走错门了,我们不接待女客。

轻若烟冷脸,没错,就是这,本姑娘今日就是来找姑娘的。

老鸨一听来了兴趣,消讥的说呦,原来你这个小姑娘好这口,不过想让我们姑娘招待你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银子

银子?轻若烟有点傻出来没戴银子,更何况她也没有银子,银子都在老爹手里呢。

没银子。

一句话,剪短而简洁。

老鸨与几个伙计一听,都给气笑了,没银子你上这来捣乱,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

知道,不就是青楼么?轻若烟的态度冷硬,身为鬼医家族的天才人物,还从未怕过谁,当然了除了那个戴着面具的危险男人。

老鸨如同泼妇似的大骂,不知死活的东西,知道是什么地方还敢来捣乱,老娘今天就给你点颜色瞧瞧。

说完双手一挥,给我打。

几个伙计模样的打手,纷纷摩拳擦掌准备让轻若烟好看,可轻若烟是谁她的魅影无踪出奇的快,手中握着锋利的手术刀,魅影无踪快如闪电,几个伙计突然不见轻若烟踪影而楞神,轻若烟却三下五除二将几个打手的上衣剥光,只剩下一条亵裤,而且后背前胸让轻若烟用手术刀刻了几个血淋淋的大字。

前胸刻着,龟奴是我后背写着,我叫王八然后轰轰轰噼里啪啦几个打手飞一般的被人踹进房子里面,口吐鲜血,将里面的桌椅板凳都给砸断了,紧接着就是一片叫疼的哀嚎声。

这突来的情形把老鸨给吓坏了,实在是害怕挨打赶紧堆起一脸狗腿子的笑,女侠饶命,女侠饶命,您不就是来找姑娘么,只要姑娘开口要多少个都有。

轻若烟大步迈进宜春院内厅里面,步步逼近老鸨,犀利的盯着妓院老鸨,昨天下午被送过来的花红、柳绿、在哪,如果两人好好的我保你没事,如果人少了一根头发或者我定不饶你。

老鸨一听心里大惊,感情这是来要人来了,这花红、柳绿、两个丫头模样俊俏,好好调教一番绝对能够给她带来不少利润,如果被人给要走那岂不是断了她的财路,这不行觉不允许。

想了想终于灵光一闪,这位姑娘她惹不起,可有人惹的起,如此一来她附在轻若烟的耳边手指着二楼的某一处最豪华的房间低语,花红、柳绿、姑娘被那位爷看上了,小的我也惹不起不是。

轻若烟一听,额头青筋直跳,气冲冲的就朝老鸨指的房间奔去。

砰的一声巨响,房间被轻若烟粗鲁的踹开。

印入眼帘的竟是,美人出浴图,陌少谦大红的衣裳骚包的半敞开,结实的胸肌外露,墨色长发湿漉漉的披在后肩还滴着水。

看到轻若烟的第一眼便感到意外,本来被打扰的怒气瞬间消失,虽然轻若烟戴着面纱,可她那双晶亮灵动的星眸,他一辈也不会忘记。

他如同没有看到轻若烟一般,不紧不慢的穿好衣服,表面装的很潇洒其实内心很煎熬,妈的,被一个女人如此大胆的盯着穿衣服真不舒服,她还是不是女人。

终于将大红的衣服穿好,单手一挥掌风直接将门关上,自认为很魅力的一笑,看来丑丫头对本小公子是念念不忘啊!

昨日才刚一别今日便追到这青楼中来。

轻若烟先开始也是一愣,没想到会是这个扫把星,更没想到扫把星竟然认出她了,不过此刻她了没心情跟这个骚包男人叙旧,一出手快如闪电,魅影无踪毫无预兆的靠近他的身边,只是眨眼的功夫,手术刀便抵在他的脖子上。

陌少谦被突然的变动感到心惊,但不是因为自己最脆弱的地方被人威胁而心惊,而是因为她那奇特的快速如闪电从未见过的的步伐,如果他有这么逆天的脚功,怎会躲不开那个变态的鬼尊邪皇。

俊美的脸上露出魅惑众生的笑意,狡猾的眸子闪过一丝皎洁,心里暗暗下了决定一定要将轻若烟弄到手,不对确切的说是将轻若烟那逆天的神奇的脚功弄到手。

丑丫头,你就是拿刀子与情哥哥叙旧的么?陌少谦的声音蛊惑风情又带着些许玩世不恭。

轻若烟后脑冒出三滴汗,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这骚包男人可真是祸害死人不偿命的主。

面对如此美色的勾引,轻若烟还能坐怀不乱说真的她自己佩服自己,冷脸厉呵,少废话,花红、柳绿、在哪?

花红、柳绿?陌少谦蒙了,什么花红、柳绿,本少爷只喜欢红不喜欢绿。

轻若烟一听脸都黑了,什么喜欢红?难道他把花红给?滚蛋。

一声怒呵,直接要划破陌少谦的脖子。

经过多年的经验,陌少谦对突如其来的杀气十分的敏感,虽然打不过鬼尊那个变态,可对付毫无武力的轻若烟倒是绰绰有余。

《邪皇盛宠鬼医倾城妃》第8章 毒血症

灵活的身体突往后仰,做成摔倒姿势,倒地那一瞬间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坏笑,手臂一勾顺势将轻若烟给拽倒,直面压向他。

只听砰的一声,脑子一片空白,轻若烟更是瞪大了美眸不可置信的看着近到没有任何距离的陌少谦,她隔着面纱的红唇竟然贴在他温热的唇瓣上,那触感竟是如此的柔软。

陌少谦闷哼一声,然后低笑出声,原来臭丫头这么迫不及待要对本小公子用强。

反应过来的轻若烟恼羞成怒,抬手刚要拿手术刀给陌少谦点教训,谁知陌少谦的反应更快,一个翻身反而将轻若烟给压在身下,而且左手臂死死的压着轻若烟拿手术刀的右手,让她动弹不得。

你要做什么?轻若烟警惕的看着陌少谦。

这句话不是应该本小公子问你么?

陌少谦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轻若烟的香颈上,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放开我。

轻若烟愤怒的眼神像是要喷出火焰一般,将陌少谦烧他个灰飞烟灭。

陌少谦却如同没有听到一般,一只手无聊的把玩着轻若烟的黑发,如果我不放呢?你现在可是鱼肉认我宰割。

轻若烟的确被压的无法动弹,真是感觉日了全狗类了,来解救两个丫头也能解救出如此狗血剧情,没办法打不过只能认熊。

忽的一脸谄媚的笑容,扫把星美人,咱俩打个商量呗。

是的,自从在林子里被他砸中然后遇到那个危险鬼尊,她就自动将陌小公子归类成丧门星一类。

陌少谦嘴角直抽,自动忽略扫把星三个字,在意的是美人二字,你说我是美人,嗯?

那威胁的震慑性的口吻轻若烟没有注意,跟个傻瓜似的点头,对啊!你人这么美当然是美人了。

陌少谦的冷意加了几分,那好,本小公子就让你见识一下美人与男子的区别。

说完就佯装正经的去解轻若烟的衣带。

轻若烟惊呼一声,什么情况,等等那句美人与男子之间的区别,奶奶的这里是古代只有好看的女人才能称之美人。

等等等等轻若烟大吼,美美,美男,对是美男先前是口误。

陌少谦停下手中的动作,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一会功夫变了几遍的小丫头,着实有趣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碰见这么有趣又可爱的小丫头,真是让他心痒难耐总想逗逗。

咳咳陌少谦清清嗓子缓解一下此刻的气氛,说吧,你到底想与我商量什么?

轻若烟看看此刻两人的姿势着实不雅观,便嘿嘿一笑,那啥,扫把星美美男能先放开我么?

莫少谦不以为然,放了你,让后你再拿刀刺杀本小公子,我才不要,你就这么说吧。

轻若烟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呼啸奔腾,妈的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才栽了这么大的一个响亮而巨大的跟头,弱遇强时要学会示弱这是聪明人的做法。

忽而一双一本正经的美眸认真的盯着陌少谦,那一刻陌少谦差点忍不住去吻她,那双灵动的眸子太可爱了,一会愤怒,一会犀利,一会谄媚,这一会又认真起来。

轻若烟这会作为一个医者来讲的确很认真,你有病。

正经、老成、认真、的吐出这三个字。

陌少谦差点一个没忍住龟裂了,故作愤怒的瞪着轻若烟,你说谁有病?嗯?

轻若烟一看陌少谦动怒的样子一下急了真怕他一个不小心就把她给吃光抹净,认真的眸子转变成急切的模样解释,别,别动怒,我说的是认真的,那啥,你真的有病。

在他左手臂压她的右手时已经发觉他有毒血症,用现代来说就是菌血症,血液里滋生很多细菌因子。

看着轻若烟认真急切的眸子,陌少谦感到一阵烦躁,突然起身收了对轻若烟的束缚,周身气场微冷,你怎么知道?

轻若烟起身,收起手里的手术刀,很认真的说,如果我没有猜错已经到了中期,最多还有五年好活。

陌少谦微冷的眸子端倪着轻若烟,这个小丫头似乎懂得不少,的确,连神医谷的百里神医都无法救治。

说到这里,忽的一笑又露出那玩世不恭的模样,所以,本小公子才要洒脱开心的走完这最后五年。

轻若烟低笑,你倒是想得开,不过遇上我算你幸运你可以不用死,我能救你而且保你身体健康。

听到这话,陌少谦似乎感觉这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你,你能救本小公子,哈哈哈丑丫头你知不知道神医谷的谷主百里神医都无法救本小公子。

轻若烟如同看白痴一样看着陌少谦,我说扫把星美美男,别人做不到不代表我做不到,虽然不敢说有十分的把握但是七八分还是有的,如果不行大不了把命陪给你。

陌少谦眼前一亮,看着拍着胸脯保证的轻若烟心里不知为何会莫名的信任,可能是那双灵动的星眸,认真的没有一丝谎言所以他才会如此信任。

虽然他已将生死看淡了,可突然知道还有人可以救治自己,希望的亮光再次点燃有些兴奋,丑丫头,你真的可以治疗我。

这次说的是我而不是本小公子。

轻若烟认真的点头,没有意外的话应该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放了我的两个丫头花红、柳绿。

这下陌少谦明白了,原来花红、柳绿、是人,而且是轻若烟的丫头,轻若烟竟然来他这里找丫头肯定是老鸨那个老东西使坏借着自己的手灭了丑丫头。

俊美无双的脸上突然冷了下来,直接粗鲁的拽起轻若烟就往楼下走,老鸨一看轻若烟被陌少谦拽着脸上顿时露喜,看来这陌小少爷不会轻饶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谁知正在她大喜过望的时候,陌少谦已经将轻若烟给放下,一拳擦过老鸨的耳边打在老鸨身后的柱子上,老鸨顿时吓的浑身哆嗦,陌小少爷息怒啊!您这是做什么?

说,花红、柳绿、在哪?没有多余的废话直奔主题。

轻若烟这才感觉到自己被这个模样如鬼般的老鸨给耍了。

老鸨一听心里一惊,随即否认,什么花花红、柳绿、小的不知道啊!

轻若烟因为被耍本来就火冒三丈,老鸨这么一抵赖心里更是气愤,从新拿出手术刀在老鸨的脸前晃悠,你跟她费什么话,直接毁了她的脸岂不是痛快。

老鸨一听差点跪下了,这别地都可以糟蹋,可她这张脸不行啊!干她们这行就是靠脸吃饭的,我说女侠,我说,千万别毁了小的的脸。

还不快放人。

陌少谦不耐烦的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本来就身受重伤如今又这么一折腾还真有点吃不消。

老鸨苦着一张脸,冲着重伤的打手大喊,还不快把轻侯府昨天送来的两个丫头带出来。

陌少谦一听眉头微蹙,联想到丑丫头那张丑脸,便已经猜出了个大概,你是被君皓晨退婚,又被指那个半死不活的太子君皓月的未婚妻轻若烟轻三小姐。

轻若烟无力的翻了个白眼,用的着说的那么清楚么?不过实力悬殊问题还是乖乖的点头,嗯,回答正确。

就在这时俊俏秀气的两个小丫头哭着跑出来跪倒轻若烟的面前,小姐,真的是小姐,奴婢以为再也见不到小姐了。

轻若烟扶起两个对原主忠心耿耿的丫头,没事就好,一切都过去了。

花红脸上的泪痕还未干,一边搽拭一边打量着轻若烟,小姐,您不是已经?

柳绿也感到奇怪插嘴,小姐,你不是喝了毒药怎么还会好好的?

轻若烟嘴角微勾,你家小姐我吉人自有天相遇到高人所以被救活了。

一边听着的陌少谦俊脸深思,原来如此看那丑丫头年纪不大也不像是懂得医术的人,这会就说的通了,那丑丫头一定是让那位不知名的高人帮他治疗毒血症。

《邪皇盛宠鬼医倾城妃》第9章 观音诞

花红、柳绿、见到小姐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当然高兴,只是心里有些自责身为小姐的贴身丫头却没能保护好小姐。

花红:小姐,都是奴婢不好没能护好小姐。

柳绿:小姐,奴婢当时被大小姐给绑了所以

轻若烟当然知道她俩的心思,轻轻一笑,没事,本小姐知道你俩是个忠心的,不然也不会大早上的跑到青楼来解救你们,好了我们赶紧回去。

刚要转身竟被莫少谦给截住,你走了本小公子怎么办?

轻若烟颇为无语,往后退一步像是防狼一样防着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恐怕他对自己作什么不好的事情。

别担心,本小姐说话向来一言九鼎,等一切准备妥当就来找你。

说完就一左一右带着俩丫头离开,陌少谦还想说什么可刚追到门口又缩了回来,他可不想遇到那个武力惊人的变态鬼尊,心里也在此刻再次下定决心,定要将轻若烟给骗到手,额,轻若烟那奇特的脚功给骗到手。

————

两日后观音诞,轻若雪一大早就请示轻侯爷带着轻若烟去普陀寺上香祈福。

这日早上,一辆鎏金紫篷奢华马车站在轻侯府的门口,马车旁站着一位玉树临风潇洒多姿的男子。

轻若烟刚出府一眼就看见迎面相对的男子,精致的五官不需要任何修饰便足以另众多男子羞愧,一身紫色华贵的锦衣尽显尊贵不凡,只是那眉宇间的傲气令人难以接近。

自从见过陌少谦那样风华绝代的美男子之后,轻若烟对其他美男子自动免疫,尤其是眼前这个男人,记忆里他应该就是三皇子君皓晨。

君皓晨看到轻若烟的第一眼便十分的嫌弃,鄙夷的眼神毫不留情的流露出来,哼!真不知道雪儿怎么想的非要带上你?

轻若烟满头黑线,她还没有嫌弃他,他倒是嫌弃起她来了,朝天翻了一个白眼,本也没打算去。

转身回府。

轻若雪却突然冒了出来,妹妹你这是做什么?

轻若烟本想甩开轻若雪的手,可就在握上去的那一刻,轻若烟感觉到轻若雪的脉象有问题,细细暗查了一番,原来轻若雪已有身孕,看来她与君皓晨两人早就暗度陈仓。

抽回手表情冷淡,有人不欢迎我,我干嘛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君皓晨皱眉,没想到轻若烟会是如此表现,她不是应该花痴一般粘着他,无论他说多难听的话都只是委屈承受么?

轻若雪今日可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她的计划,赶紧迎上笑脸,妹妹,晨哥哥不是这个意思,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轻若烟冷哼一声,事出反常比有妖这轻若雪如此害怕她不去普陀寺定有阴谋。

片刻,抬眸看向君皓晨,君皓晨依然鄙夷嫌弃的表情,轻若雪做的这件事恐怕君皓晨并不知晓。

好了,赶紧走吧。

轻若烟倒要瞧瞧轻若雪今日耍什么花招。

刚要上车却被君皓晨拦了下来,滚到后面那辆车上,本宫的车你不配坐。

丫的,轻若烟真是要被气的七窍生烟,特么滴给眼前这个目中无人的家伙几个大耳光,你妈没有告诉你做人要有礼貌尊重别人么?

对上轻若烟喷火的眸子,君皓晨更加嫌弃反感,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本宫,告诉你欲擒故纵没用,本宫爱的人只有雪儿,滚到后面去看到你就心烦。

轻若烟真是默默无语两行泪了,她啥时候欲擒故纵了,这三皇子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吧。

不行她今天必须教育教育这个满嘴喷粪自以为是的家伙,哎,我说你

妹妹,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赶路吧。

轻若烟教育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轻若雪连拉带拽的扯到后面的那车上,然后才与君皓晨同乘一车。

————

普陀寺是君临国最大最灵的寺院,占地面积上千亩,寺院里共有三百六二尊佛像,每个佛像都有自己的佛殿,光是院子就有上百,后山更是普陀寺的禁地听说那里邪性的很,凡是误入普陀寺后山的人无人可以活着出来。

大家传言,普陀寺后山是众佛关押邪神妖怪的地方,所以人类进去后身体不是被邪神给抓了就是被妖怪给吃了,当然轻若烟从来都不信这些无稽之谈。

某间房子里,一张简单的床供人休息,轻若烟百无聊赖的坐在旁边不远处的圆桌子边上喝茶,时不时的再看一眼身边有些着急的轻若雪。

姐姐似乎不舒服?嘴角勾笑,明明是笑却令人很不安。

轻若雪回一个微笑,谢谢妹妹关心,我很好只是担心晨哥哥。

轻若烟低声冷哼,既然如此姐姐方才为何不与三皇子一同。

轻若雪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有些心虚的回答,三皇子与洛世子有别的事情,我不方便打扰。

轻若烟这次却是真的笑出了声,洛霆毅,洛王府世子?姐姐可真会玩笑,谁不知道我表哥洛霆毅可是君临第一顽固,除了吃喝玩乐什么都不会也不上心,三皇子与他有正事相商真是天大的笑话。

轻若雪一听,笑的比哭还难看,这也许

就在轻若雪不知怎样自圆其说之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两声猫叫,轻若雪一听脸色马上转忧为喜,妹妹,不如这样你在这里等会我去看看三皇子他们。

那两声古怪的猫叫轻若烟当然听出其中的端倪,没有做声。

轻若雪迫不及待的出去,故意将房门虚掩着,她前脚走后脚就进来一位脂粉味很浓的男人,仔细闻闻那味道原来如此。

小姐一人在此好不寂寞,不如让在下来陪陪小姐如何。

男子面若桃花好生俊俏,一点也不认生的走近轻若烟。

轻若烟笑了,将面纱摘下露出丑面,不知公子看到我这副模样是否还下的去手。

的确,男子轻浮的手僵在半空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为了那些银子如此牺牲自己似乎有些不值得。

轻若烟却笑的更加灿烂,如此一来更丑了,你这小官好不敬业,既然收了银子难道还要嫌弃我不成。

粉面小官顿时龟裂,这还是个女人么,怎么感觉不是他在调戏她而是她在调戏他。

片刻粉面小官调整好心态,为了银子管他呢豁出去了,拿块白布将眼睛蒙上,你快点,老子就当发善心了可怜可怜你这没人要的丑女。

轻若烟却没有丝毫生气,拿出手术刀抵在粉面小官的脖子上,冰凉的触感令粉面小官眉头一皱,赶紧扯下系在眼睛上的白布,你这是做什么?

轻若烟眼神凌厉,只是想请你帮个忙。

说完拿出一颗早就备好的毒药强行给粉面男子服下。

瞬间男子的身体如同上万只虫子啃食一般痛苦非凡。

粉面小官俊脸扭曲,颤抖的指着轻若烟,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轻若烟淡漠一笑,没什么?只是万虫毒,这种毒发作起来如同上万条毒虫啃食,其中生不如死的滋味你正在体会,没有解药的话你会活活受尽折磨七七四十九日而死。

粉面小官脸色更加难看,你知不知道我是春风楼的人,春风楼可是鬼殿的产业,难道你要和鬼尊为敌么?

轻若烟并不意外,刚刚在男子进屋之时她就闻出男子身上除了脂粉味之外还有鬼殿独有的千里香,这种香味她并不陌生因为那个面具危险男的身上也有。

邪皇盛宠鬼医倾城妃小说

邪皇盛宠鬼医倾城妃鬼月幽灵小说完本-邪皇盛宠鬼医倾城妃轻若烟君皓月阅读全文

《邪皇盛宠鬼医倾城妃》,又名《邪皇盛宠鬼医倾城妃》,是由作者鬼月幽灵最新创作的一部古代言情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轻若烟君皓月,小说主要讲述了:灵活的身体突往后仰,做成摔倒姿势,倒地那一瞬间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坏笑,手臂一勾顺势将轻若烟给拽倒,直面压向他。只听砰的一声,脑子一片空白,轻若烟更是瞪大了美眸不可置信的看着近到没有任何距离的陌少谦,她隔着面纱的红唇竟然贴在他温热的唇瓣上,那触感竟是如此的柔

小说名称:邪皇盛宠鬼医倾城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