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仙少萌女御刁神梅萱小说完本-纨绔仙少萌女御刁神夏云娇阅读全文

  • 时间:
  • 作者:梅萱
  • 来源:xyx
  • 纨绔仙少萌女御刁神免费小说

纨绔仙少萌女御刁神梅萱小说完本-纨绔仙少萌女御刁神夏云娇阅读全文

纨绔仙少萌女御刁神小说在线阅读

《纨绔仙少萌女御刁神》,又名《纨绔仙少萌女御刁神》,是由作者梅萱最新创作的一部古代言情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夏云娇。

《纨绔仙少萌女御刁神》第7章 驸马走势图

晨光大亮,彩云飘飘,幽静的天庭又迎来了新的一日。

吱嘎一声天庭新闻中心府的大门打开,开门的童子刚刚还在揉的眼睛忽然睁大了。

怎么才开门啊?现在可以下注了吧?

搞什么啊,明日他们就要相亲了,你们现在才开门,我们还等着下注呢。

快快快,我要加注,我要押四少皆为驸马爷!

一群人哄闹着跨进新闻中心的大门,直奔下注室去。

新闻中心经理办公室,经理徐铁功正看着堆积如山的仙币洋洋自得。

看吧,神仙的钱更好赚,一个小小的策划就赚了个盆满钵满,财神爷的位置干脆都由我来做算了,哈哈。

大人,启禀大人。

小童急匆匆地跑进来禀报。

何事大呼小叫?表情立即严肃。

刚刚小的一开门,没想到众仙家竟然守在门口,顿时一涌而入,小的拦不住,都跑到下注室下注去了。

小童解释道,深怕怪罪自己。

这帮蠢驴。

大人说什么?

没什么,咳咳,既然各位仙家的兴致如此高,我们也不好扫了各位仙家的雅兴,就让他们尽情地下注吧。

你们就尽情地给我送钱来吧!

当金色的阳光照到恢弘的云霄宝殿金顶,正午至,也预示着那场备受瞩目的相亲会已经进入倒计时了。

关元帅府。

关祖扬放下碗筷,恭敬地道:儿子吃饱了,爹爹、娘亲请慢用。

关元帅严肃地道:虽然昨日公主没有看上你,但是明日你也要好好表现,无论结果如何,这是对人家姑娘的尊重。

从闻府回家后,关祖扬如实上报了在未央宫的遭遇。

关祖扬立即起立低头拱手道:爹爹说的是,儿子谨遵教诲。

关羽点点头道:这次你们这件事闹得全天庭都在关注,唉,那个新闻中心实不该在这种事情上煽风点火。

夫君,你买了谁赢?关夫人总算找到插话的机会,问道。

关二爷一捋长须看向她道:我怎会参与这种无聊之事。

难道夫人你下注了?

关夫人温和地笑,全天庭的仙家都下注了,我也凑了个热闹,买了二十仙币的祖扬。

谢谢娘的支持。

关祖扬拱手一拜。

荒唐。

关元帅直接就否决了。

关夫人温柔地看看夫君,看你,大家也就买个兴致罢了。

玉恒他娘押了两百仙币在儿子身上呢。

那陵镜家呢?关祖扬也感兴趣地忙问。

不太清楚,但陵夫人一贯舍得,我看肯定是不会少于两百仙币的。

仁雅家呢?

昨儿个没买,但今日早上我和荷儿去买菜的时候听说闻天王差人去下了五百仙币买自己儿子胜,听说多闻天王对此次相亲势在必得。

难道公主看上仁雅了?

不会吧。

不过仁雅风流倜傥,自然是每个姑娘都会心动的。

关祖扬有些丧气地说。

好了好了,你娘儿俩还有完没完。

关元帅发话道。

母子俩顿时不敢再说话,低头默默吃饭。

吃过午饭,关祖扬照例出门溜达溜达。

介于这段日子自己是全天庭关注的对象,关祖扬觉得有必要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

于是,他换了一套潇洒的白色长衫,一双白色靴子,一根白色发带,再骑一匹白色骏马。

整个一白马王子造型。

刚出了家门五十米远,便遇到另外三少。

哥哥,你这身打扮是要去殉葬还是奔丧?温玉恒联想丰富地道。

闻仁雅忍不住笑着摇摇头。

陵镜纸扇半遮面笑。

关祖扬上下看了看自己,道:不是吧,如此帅气的打扮怎会是寿衣?呼,好吧,我回去换一身。

大哥,且慢。

闻仁雅叫住他,四弟跟你说笑呢。

关祖扬看向温玉恒,他果然在偷笑。

自嘲地笑笑,无语地指了指他。

我说,咱哥四个还是抓紧时间办事吧,再这么磨蹭时间可就来不及了。

陵镜催促道。

关祖扬微微有点惊讶地道:我还以为你们对与公主相亲没兴趣呢,没想到原来你们兴致这么高。

非也非也,相亲是其次,这会儿要先去办一件事。

何事?

驾!关祖扬还没说话就被闻仁雅踹了一脚马屁股,顿时飞奔出去。

灿烂的阳光下,新闻中心的朱漆大门前,迎来四个英俊潇洒的身影。

不过,四人站在大门前望了又望,大门口密密麻麻坐着的人居然没有一个人理他们。

这是什么状况,他们埋着头在研究什么,难道新闻中心还发售体育彩票?温玉恒纳闷地看着他们道。

陵镜走上去,拍拍一名看起来还算友善的兄弟说:这位仙兄,敢问各位如此专心致志废寝忘食,在研究什么呢?

头也不抬,当然是驸马走势图。

《纨绔仙少萌女御刁神》第8章 上门退婚很伤人

驸马走势图?陵镜想了想,赶紧转身回来跟三人说。

一听这情况,闻仁雅郁闷地道:该死的混蛋,居然把我们弄成了走势图。

兄弟们,走,找铁公鸡下蛋去,不下注去。

徐铁功的名字被他们谐音了一个外号:铁公鸡。

四人到达下注室,挤到桌前把沉甸甸的四袋仙币往桌上一放,温玉恒拍拍案桌叫道:叫管事的来,我们要下一个特别的注。

小童看到这架势,赶紧悄悄跑去报信。

关祖扬纳闷地看看他们三人,你们为什么没告诉我要带银两来下注呢?

闻仁雅看向他,你拿得出吗?

关祖扬可怜地摇摇头。

那不就结了。

谁不知道关元帅从不给儿子多余的零花钱。

温玉恒拍拍胸脯,大哥,没事儿,你那份我们兄弟三人给你凑了。

关祖扬差点感动得热泪盈眶,拱手道:多谢各位弟弟。

不过,到时候赢了分成的时候相应的也就没有你的份了。

关祖扬又顿时黑线,你们仨果然是亲兄弟明算账。

徐铁功得到报信赶紧来到下注室,一进门就笑盈盈地拱手道:贵客临门,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温玉恒手一挥道:少说废话,你这儿开的注只有五种结果,却没有第六种,我们今日来要买这第六种,怎么样,敢开吗?

徐铁功捋着胡子大笑:哈哈,四少的请求当然要满足,请问这六种结果是指?

陵镜扇子一关,那就是我们谁也不娶公主。

不娶公主?这怎么可能?

难道他们不知道玉帝已经下旨必须娶公主吗?

我看这四个小子是脑袋被门夹了。

给刀疤脸公主吓傻了吧,哈哈哈。

听到声音挤到下注室中的仙人议论纷纷。

徐铁功手一挥,小童立即照办开起一个新注。

顿时,四个沉甸甸的钱袋放了上去。

老板,我们再赌一把。

如果这一注只有我们四人下注的话,到时候老板要翻倍赔我们的。

闻仁雅道。

没问题,这一注我给最高赔付价:一赔三百。

铁公鸡这次拔毛了。

携手走向新闻中心大门,四人均一副豪气满满,慷慨就义的模样。

不过豪气在一走出门后很快就漏了。

最小的温玉恒首先蔫了,哭兮兮地道:三位哥哥,我们这次一定要赢啊,我可是把我爹的帅印都偷出来压上了。

要把老爹的帅印给输了肯定被揍死。

陵镜拍拍他的肩膀,鼓励他道:四弟,我们要相信自己。

嗯,相信自己!关祖扬曲起右臂给大家打气。

闻仁雅深吸了一口气,一副奔赴沙场的表情道:兄弟们,记住,这次我等不成功便成仁!

对,不成功便成仁!三少一脸悲壮地举起手臂附和。

不行,我们还是先去一趟未央宫找那刀疤脸公主再确定一次吧,不然我这心里实在不踏实。

陵镜摸着胸口道,他也是拿出了全部的家当。

其余三人点点头,均认为还是先去一趟未央宫比较稳妥。

宁静的未央宫,听说四少一起来拜访,夏云娇吓了一跳。

心砰砰砰地跳起来,慌乱得都让她不知如何是好了。

连飘飘都看出来了这事的古怪,纳闷地道:公主,不是明日才相亲吗,他们干嘛今日就来了呢,莫不是有什么话想单独跟公主说?

夏云娇紧紧捏着手中的丝绢,咬了咬嘴唇,深吸了一口气道:罢了,该来的早晚会来。

他们这样私下来说明心意也好,免得到时候大家都尴尬。

公主放心,天帝已经下令他们四人必须要有一人娶你,你就放心吧。

飘飘一脸为公主高兴。

夏云娇左手捂住胸口,右手摆摆手,这等让别人强娶之事,我岂会为之。

我夏云娇宁可终身不嫁,也不会做这等不知廉耻之事。

好了,不要再说了。

你让四少等等,我梳妆一番就去见他们。

待飘飘离开,夏云娇在水月镜前坐下,看着自己脸上那道长一指的刀疤,从未如此强烈感觉自己活着真是太过多余。

她坐了一会儿终于平复了心情,毅然起身朝客厅走去。

客厅内,看到夏云娇跨进门,四人还是站起来齐齐向她躬身抱手行礼。

夏云娇也由丫鬟飘飘扶着欠身还礼。

大家就坐,一向能说会道的闻仁雅首先发话道:敢问公主,在下听大哥说,公主昨日要他带话与我们三人,说即使我等四人不愿与公主成亲,玉帝圣母和公主亦不会降罪于我们是吗?

《纨绔仙少萌女御刁神》第9章 家丁举棒忠心护主

夏云娇微微一愣,眼神一黯,点点头道:确有此事。

她确实已经猜到他们此行的目的,只是没想到他们会说得如此开门见山。

心中顿时掀起一阵浪潮,却又努力平复住。

温玉恒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激动地一拍桌子道:这不就结了!明说吧,我们四人都不愿与公主成婚。

现在话也说明了,其他的公主看着办吧。

夏云娇心中一凛,表情顿时僵了。

这样的话任哪名女子听见脸上都挂不住吧。

关祖扬看到夏云娇面露尴尬之色,忙圆场道:公主莫见怪,四弟说话一向直爽,加之他还年轻,也不愿早早成婚,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其实公主温柔贤淑,是难得的好女孩,是我等配不上公主。

相信公主一定能找到适合自己的郎君,夫妻恩爱,白头偕老。

这听似安慰的话,却更加速了夏云娇的尴尬处境,甚至毫不留情地把她推入水中,浑身冰冷。

夏云娇努力吞咽了几口气才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道:不劳公子费心。

关祖扬拱手,继续客气地道:祖扬所说句句属实,那就有劳公主在玉帝和圣母面前为我兄弟四人美言了。

夏云娇身旁的飘飘皱着小眉头看了一阵也看出了个子丑寅卯,好啊,原来四人今日是亲自登门欺负自家公主啊!

飘飘皱皱小鼻子,上前一步,左手叉腰,右手食指一会指向关祖扬的鼻子大骂道:关祖扬,你别再装好人了!你真是好阴险,昨日故意跑我府上来探公主口风,今日立即带这三人来借机羞辱。

你们以为我家公主稀罕你们,非要嫁与你们吗?老实说,除了一副皮囊你们四人还有什么,不过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罢了,没一个配得上我家公主!

这是什么场合,哪轮得到你一个丫鬟说话了。

陵镜摇着扇子不爽地道。

我一个丫鬟怎么了,总比你们这些睁眼瞎的家伙强。

你们男人个个看女子只看外表,没一个好东西。

飘飘被惹火了,骂人劲儿一起就收不住。

反正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嘛,这儿可是她的地盘。

温玉恒顿时从座位上跳起来怒指她道:连区区一个丫鬟都敢如此在客人面前放肆,还好意思谈什么外表内在。

如你所说,我们至少还有外在,你们却是内外皆无,哼!说完还故意瞪了夏云娇的刀疤一眼。

夏云娇紧紧抓着手绢,身体微微发抖。

得了吧!少自以为是了!我看你是不知道天庭里的姑娘们在背后都怎么叫你吗,温、菜、包。

菜包,连肉包都不是。

呵,这绰号取得真好啊,内外兼顾。

飘飘骂完双眉一横,直接撸起了袖子摆开了阵势,一脸看我今日不骂死你们的表情。

你!温玉恒食指指着一脸坚决的飘飘气得浑身发抖,另一方面确实被这个事实震惊了,内心咆哮:明明是帅到暴的我,你们怎么可以叫我温菜包这么土、这么油腻的绰号?!

三人心中顿时打鼓:四弟竟然被取了这样的外号,那我呢?我呢?还有我呢?

温玉恒气得浑身发抖,食指指着飘飘怒道:真是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听到这样的话飘飘不退反进,向前跨一步食指又指向他道:对,我是女子,你就是小人。

怎么,还想动手吗?来啊,有本事的尽管动手,今日我公主府奉陪到底。

豪迈地拍拍胸口。

温玉恒从小到大还没被人这么威胁过,怒不可遏地道:没大没小的野丫头,我看你就是找打。

说着手一推,飘飘毕竟是小女孩子,哪里禁得起他一推,应声倒地。

啊!屋中三人顿时惊得张大了嘴巴。

飘飘坐在地上狠狠地瞪了温玉恒一眼,随即扯开嗓子大叫:四少动手打人啦,打死人啦,救命啊——

顿时,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十来个家丁各自操着家伙冲进来。

看到倒地的飘飘,个个目露凶光。

夏云娇虽身为公主却从不拿架子,对家丁犹如亲朋,所以未央宫上下向来团结一心。

大家跟飘飘一样对夏云娇忠心耿耿,早就看四少不顺眼了,早就在琢磨找机会教训这四个欺负主子的小王八羔子。

此时终于逮着机会,哪里还会放过。

怒视四少,众人举棒就打。

误会!各位,请听我说!关祖扬欲躲欲解释。

哎哟——闻仁雅已经挨了一棒,捂着手臂惨痛地叫道。

陵镜看他一眼,又急又惧地道:好大胆的奴才,可知我等是何身份哎哟——

我跟你们拼了!温玉恒眼看躲不过,决定奋起反抗。

纨绔仙少萌女御刁神小说

纨绔仙少萌女御刁神梅萱小说完本-纨绔仙少萌女御刁神夏云娇阅读全文

《纨绔仙少萌女御刁神》,又名《纨绔仙少萌女御刁神》,是由作者梅萱最新创作的一部古代言情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夏云娇,小说主要讲述了:驸马走势图?陵镜想了想,赶紧转身回来跟三人说。一听这情况,闻仁雅郁闷地道:该死的混蛋,居然把我们弄成了走势图。兄弟们,走,找铁公鸡下蛋去,不下注去。徐铁功的名字被他们谐音了一个外号:铁公鸡。四人到达下注室,挤到桌前把沉甸甸的四袋仙币往桌上一放,温玉恒拍拍案桌叫道

小说名称:纨绔仙少萌女御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