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梓翎小说完本-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云夏秦王阅读全文

  • 时间:
  • 作者:梓翎
  • 来源:xyx
  • 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免费小说

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梓翎小说完本-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云夏秦王阅读全文

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小说在线阅读

《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又名《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是由作者梓翎最新创作的一部古代言情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云夏秦王。

《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第7章 王爷不举

云夏的目光从秦王身上移到太后身上,带着几分狗腿讨好的笑容道,母后有所不知,EX穿这丧服,也是迫不得已。

秦王鹰瞳紧缩,他倒要看看这草包如何自圆其说。

太后蹙眉,迫不得已?

云夏敛了笑,又换了一副愁容满面,EX命硬,生来便克死自己的娘亲,爹爹怕EX克了相公,便请了得道高僧给算了一卦。

那僧人说,想让相公活命,岂不简单?只需要EX穿着丧服出嫁,洞房夜后丧服外穿三日

云夏说到这儿,顿了顿,慧黠的目光瞥了眼一旁悠哉乐哉的秦王。

僧人还说,只要三日内我们夫妻没事,保管日后相公富贵逼天。

若是不这么做的话,恐怕相公会暴毙身亡。

EX可以不顾自己的性命,可是不能不管相公的寿命啊?

秦王听到这儿,原本淡定的表情再也无法法定。

这草包知不知道她在胡说什么?

富贵逼天?

皇上已经忌惮他功高震主,她却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又给皇上添堵吗?

这话若是传出去,以皇上多疑的性格,他秦王府日后还能安宁吗?

母后,这是昨夜的贞洁帕,请母后过目。

秦王在紧急时刻使出杀手锏,杀云夏一个措手不及。

云夏的笑容凝在眼底。

卧槽,她竟然忘记这茬了。

古代王爷成亲,次日必须将白丝帕交给太后过目,以检验王妃的贞洁。

秦王望着发呆的云夏,眼底泣毒,这草包这会儿想起自己的白丝帕了。

云夏望着他眼底弥漫出来的冰寒,便知道这家伙不会好心的替自己圆谎。

叶红莲步轻快的移上来,接过秦王手里的白丝帕,便转身呈给了太后娘娘。

白色的丝帕,被折叠成整整齐齐的方块状。

看起来圣洁无暇。

一时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就连太后,也被秦王成功转移了注意力,不再纠结于云夏身上的丧服。

秦王眼底漫出一抹冷冽的寒意,他是一刻也不想见到这个草包了。

打开。

太后唇齿轻启,仿佛一场重要的仪式即将开幕。

叶红便捏着丝帕的一角,轻轻的打开

雪白的丝帕上,没有任何杂色。

这是怎么回事?太后顿发雷霆之怒。

对于秦王妃,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天家的皇威,也是厌恶之至。

秦王深邃莫测的鹰瞳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太后那张因愤怒而变得扭曲狰狞的脸。

心里涌出一抹闲适!

只要这傻子被太后收拾了,他就可以不用面对草包的清奇脑回路了。

云夏的脸上挂着生无可恋的表情。

只是面见太后,却如此惊险动荡。

这以后的日子,他会给她使多少绊子?

尼玛

安云夏,你竟以不洁之身嫁给秦王,你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来人,把这个不洁贱妇给哀家抓起来!太后怒不可遏的站起来,凤冠上挂着的珠宝晃得叮当作响。

秦王这会终于舍得将目光赐给他这位短命的王妃了,那惬意的目光仿佛在给云夏送行:慢走,不送!

云夏气的咬牙,要不是你这个祸害,老娘至于沦落到此吗?

你无情,便休怪我无义。

母后息怒,请容EX多说一句。

秦王妃,你还有何话可说?

云夏闭目,两颗晶莹剔透的眼泪夺眶而出,秀丽的脸庞抬起来,却是满腹心酸,似隐忍着巨大的痛苦。

我见犹怜!

母后,相公瘫痪在床,男儿雄风一蹶不振,可谓短小快。

人言春宵一刻值千金,可是昨晚,EX努力了大半夜,相公依旧不举说完,眼泪已经是簌簌而下。

秦王面具下的脸猛烈抽搐。

短小快?

不举?

这是他吗?

太后也是被云夏的一番话雷得外焦里嫩,一张雍容华贵的脸宛如打了肉毒杆菌,僵硬得没有表情。

良久

太后又坐回椅子上,当外面的侍卫进来抓云夏时,太后朝他们挥挥手,先下去吧。

太后的目光,在云夏身上流连,心里却精明的筹谋着皇上最为苦恼的事情。

皇上忌惮秦王,明为指婚,暗藏杀机。

从前的八位王妃,与其说是皇上给秦王选中的妃子,倒不如说是皇上安置在秦王府的细作。

秦王不接受皇上的指婚,所以前面八个王妃,全部暴毙洞房花烛夜中,死因虽然是受惊吓而死,然而大家心知肚明,只怕是秦王用了非常手段。

皇上的第九次指婚,将将军府的草包嫡女指婚给秦王,旨在羞辱秦王。

谁曾想,这草包王妃竟然是唯一能够逃脱厄运的王妃?

而这秦王妃,果然不负草包之名,言谈举止粗俗不堪,连男女行乐之事,也能毫不避讳的坦白出来。

这倒是无形之中帮了皇上的忙。

皇上苦于打探不到秦王府内的事,而这秦王妃,却能主动告诉他们。

所以太后决定饶了秦王妃。

因为秦王妃的存在,是皇上掣肘秦王的最佳棋子。

哀家累了,你们都退下吧。

太后长长的嘘了口气,伸出手,叶红立刻接过来,搀扶着太后向里间走去。

云夏舒了口气,劫后余生的目光挑衅的望着秦王,他的眼睛很黑,很魅惑,像一口古井般深邃又潜藏着谜情般的惊险。

这人够腹黑,够阴险。

云夏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昨晚她铁定是脑袋抽了,所以才心存奢望,奢望他能给她一个安稳的家。

她向往的家。

原来这个世界,和她从前的一样,虎狼环伺,危机四伏。

秦王抬眸,望着云夏那张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蛋,还有那双烈火燃烧的琉璃瞳子。

她竟然在生气?

该生气的难道不该是他么?

她竟敢诽谤他,说他短小快,不举?

王妃,回府吧。

秦王眼眸噙笑,那笑分明泣着毒。

好。

云夏甜甜的笑起来。

她将皙白纤细的双手搭在他的轮椅背靠上,相公,臣妾推你。

他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头。

云夏推着秦王,脚步不疾不徐,慢慢的向外面滑去。

元宝侯在慈安宫的大门外,看到王爷出来,几乎是三步并两步跨上来。

低着头,恭敬谦逊道,王妃,让属下效劳吧!

将王爷的后背交给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而且是在这深宫大宅,元宝不安。

秦王却淡然道,无妨。

他与王妃如此恩爱的在宫中这么走一圈,皇上才会消停对付他的心思。

云夏只是想捉弄这个废物一下,见没有成效,也懒得献殷勤。

撒了手,道,元宝还是你来吧!

秦王郁猝的瞳子愤懑的瞪着云夏,云夏迎着他郁猝的目光,将轮椅交到元宝的手上。

相公,这种粗活脏活,不是我们这种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做的来的。

臣妾就怕一个不小心,把相公磕着绊着了,让相公的颜值更加一言难尽了。

《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第8章 一言难尽的颜值

秦王的郁闷轰燃起来,死女人竟敢说推他是脏活累活?还说他的颜值一言难尽?

元宝,我们走。

惹恼有钱有势男人的后果,就是云夏被丢在宫门口,望着秦王的马车绝尘而去。

秦王性感低醇的声音还在她头顶萦绕着,王妃脑回路清奇,不如自己想办法回府?

云夏怒。

她脑回路哪里清奇了?

就因为她说他的颜值一言难尽?

特么她说的是实话,他的颜值用一言难尽来形容都抬举他了,他那张脸简直是车祸现场,难怪会吓死八个王妃。

秦王回到暝雪殿,便阴着脸吩咐元宝,去把夏影找来。

夏影?元宝震惊非常。

眼底闪过一抹惊惑,夏影是秦王府厨膳房的小丫鬟,实则是修罗殿的王牌谍卫,不到关键时刻,王爷绝不会启动王牌谍卫。

嘴唇掀了掀,实在受不住好奇心的驱使,多嘴问了句,爷忽然请出碟卫王牌杀手,是有什么大动作吗?

秦王道,你不是说那草包的配置太寒碜了吗?本王将夏影拨给她,不正和你意?

元宝唇角猛抽!

爷这明明是自己干不死那草包,便只好请碟卫出面。

说起来,一向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王爷竟然接连两次输给一个草包,王爷这脸面丢到爪哇岛去了。

爷,会不会太抬举她了?元宝道。

秦王若有所思,道,一个能够活过洞房花烛夜的草包,一个穿着丧服进宫的不洁王妃,却能活色生香的活到现在,你不觉得可疑吗?

元宝想了想,道,说不定只是侥幸逃生而已!

把她当做草包的人,恐怕才是最大的草包。

秦王幽幽道。

元宝悻悻然闭了嘴。

再坚持下去,他就是爷眼里的草包了。

爷,小的遵命。

在王爷刀箭般锋利的眼神下,元宝选择屈服。

不多时,元宝领着一个绿衣粉裙的少女从厨膳房向暝雪殿走去。

这名少女正是秦王府栽植的碟卫王牌杀手。

夏影走进暝雪殿时,秦王正端坐书案前,手里拨弄着他的宝剑。

这把剑乃纯色乌金打造,剑身雕刻着青色大蟒,盘踞剑身,血盆大口里吐出蛇信子,看起来十分骇人。

夏影望着王爷,眼神透着坚定,默不作声。

秦王手里的剑在手心里旋转几圈,然后手腕轻弹,剑柄一跃而起,下一刻,剑尖擦过夏影的鬓角,刺入夏影背后的木柱里。

夏影纹丝未动!

不愧是本王身边最优秀的谍卫。

处变不惊,临危不乱。

影子,从今儿起,你便去玉衡院伺候王妃吧。

诺。

夏影回答得干脆利落。

身为谍卫从来不会违抗王爷的命令。

服从是她们生存的唯一法则。

秦王将颀长的身子沉沉的陷入轮椅深处,将头颅靠在椅背上。

喃喃自语道,安将军府三小姐,人言京都第一草包,可是却能从容面对本王的刁难。

影子,你替本王好好的探探她的底细。

诺。

夏影应道。

秦王望着夏影,八年前他从战场上捡回这丫头时,她只有八岁,胆小怯弱,成天哭哭啼啼的。

他可怜她,亲人被蛮子杀死,糟蹋,她一夜之间成为无依无靠的孤儿,成长经历与他如出一辙。

所以这些年,他把她当做自己的妹妹一般,亲自教她武功,传授她兵法。

她也不负他所望,成长得特别快。

她的剑法特别狠,快,决。

一如他的性格。

若有机会,可替本王除了她。

秦王的声音缥缈虚无的回荡在空中。

诺。

下去吧!秦王朝她挥挥手,夏影挺着笔直的胸膛,转身离去。

云夏回到王府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门口的侍卫没敢拦截她,云夏径直回到玉衡院,推开门,先探了脑袋进去,没人,便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将疲惫的身体抛到富丽堂皇的千工拔步床上。

腿脚酸疼。

从皇宫回到王府,这一段路不算远,可是云夏不识路,弯弯绕绕的,便走了老半天。

好在大半个京都都被她走过了,凭借她过目不忘的本领,也不算枉走一回。

刚合上眼,就觉困意袭人。

空瘪瘪的肚子里发出叽咕的声音。

秋枫,本妃饿了!去厨膳房要点吃食过来。

云夏喊了一声,却没人应答。

云夏出嫁时将唯一贴心的丫头秋月留给她娘了。

夫人怕她孤身过来,辱了她贤淑美名,于是乎又拨了个身边的丫头秋枫给她。

秋枫这丫头是个仗势欺人的势利眼,从前就对安云萝姐妹特别谄媚,对云夏冷眼相待。

如今虽然是她的贴身丫鬟,想来也不会真心实意对她好。

这不,半天不见踪影。

看来得找个机会自己挑个称心如意的。

王妃。

忽然一道温软细腻的声音传来,柔柔的,毫无攻击性,听了让人如春风化雨般愉悦。

云夏循声望去,却看见一位穿着葱黄罗裙的少女抱着一摞上等的绸缎笑盈盈的走进来。

云夏坐起来,疑惑的望着她。

这个丫头很是脸生,想必不是玉衡院的人。

夏影走到床前,望着王妃身上被某人撕烂的丧服,脸颊微微泛红。

叫什么名字?云夏问。

回王妃,奴婢叫夏影!是王爷拨给玉衡院的,奴婢以后会尽心尽力的伺候王妃的。

云夏微惊,夏影?倒是和她的名字有几分渊源。

好。

云夏回答得十分爽快。

只是眼底漫出巨大的疑惑,那个丑八怪突然那么好心的送她一个丫头,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王妃,你身上的衣服不合时宜,奴婢给你换了吧?

云夏瞥了眼自己穿着的丧服,笑道,嗯。

这丫头能够直言不讳的指出她的过失,倒是个直肠子人,深得她欢喜。

夏影从圆雕榉木螭龙纹柜里取出一套缕金百蝶穿花云缎裙,替云夏体贴的穿上。

云夏虽然不喜这厚重繁琐还艳丽的服饰,不过看到夏影如此尽心尽力的伺候着她,也收了为难她的心思。

云夏望着铜镜里的自己,焕然一新的装扮,让原本死气沉沉的少女瞬间明眸善睐,顾盼生辉起来。

只是,这稚嫩的脸庞,透着不谙世事的青涩。

云夏蹙眉。

她没有记错的话,这副身子的主人年芳十四?在她所处的那个时空,十四岁还只是未成年的孩子?

秦王这王八羔子却处心积虑的要谋杀一个未成年少女,真他妈没有人性。

他把夏影安置在她身边,他以为就能拔掉她这颗眼中钉了?

真是痴人做梦,等着瞧,她会让他人财两空。

策反间谍,是她最擅长的本事。

《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第9章 女人-传宗接代

云夏决定和夏影好好的套套近乎,沟通是增进感情的最佳方式。

小影,你今年多大了?

回禀王妃,奴婢今年十六了。

夏影恭敬温顺的回道。

家里可都有谁?

夏影眼色蒙上一层悲凉,声音黯淡了不少,回禀王妃,奴婢父母双亡,家人都被蛮子们杀光了。

云夏略有所思。

大夏国给北境小国的子民起了许多绰号,这蛮子便是其一。

秦王原是征战北境蛮子的战神,仔细一想,他和夏影的渊源可不浅啊!

秦王或许是夏影的救命恩人,对夏影有再造之恩。

要策反夏影,难度系数增大。

不过云夏有信心,摧毁他们之间固若金汤的友谊桥梁。

云夏托起夏影的手,眼神无比坚定道,从今以后,我便是你的家人。

夏影,以后,你不会再孤独寂寞了。

夏影怔怔良久

奴婢多谢王妃恩宠。

待回过神来,夏影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给云夏磕头。

云夏将她搀扶起来,道,夏影,你我都是可怜人,既然本妃认了你做妹妹,日后见到我便不许再下跪。

夏影微楞,一则是王妃竟免了她下跪之礼,这可是天大的恩赐?二则是王妃明明比她小,却认了她做妹妹?

夏影心里,没有感动,只是惆怅。

王妃对她这般殷勤,反而让她执行王爷的任务时有诸多顾虑。

杀手是不能跟人谈感情的。

傍晚的时候,秋枫不知从那儿冒了出来。

一脸神清气爽的样子,看起来心情实在不错。

只是当秋枫蹦蹦跳跳的进屋向云夏请安时,却看到云夏惬意非凡的躺在贵妃椅上,旁边还立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

秋枫的心便没来由的抽了一下,不过想着自家主子一向是个草包,万事不用大脑思考,几句奉承的话便能将她哄得高高兴兴。

她便平息了自己的心情。

小姐,奴婢回来了。

云夏依旧闭目养神。

反而是夏影,犀利的质问了她几句,秋枫,你不好好的侍奉在王妃身边,擅离职守,可知该当何罪?

秋枫将夏影上下打量了一下,你谁啊?说话粗声粗气的,我还以为是哪门哪户的小姐呢?不就是和我一样出生下贱的奴才么?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你?夏影气结。

云夏睁开一双惺忪的眼睛,秋枫立刻上前,小嘴儿就跟抹油似得,小姐你今天穿得衣裳可真漂亮。

就跟嫡女千金一样,气度不凡

夏影,给我掌嘴。

云夏的声音依旧透着慵懒,却隐隐夹杂着一股戾色。

她本就是嫡女,不过因为亲娘早逝,过继给妾室,爹爹又扶正姨娘,这些个捧高踩低的势利眼便不拿她当主子看。

反而对原本的庶女安云萝,安云裳使劲谄媚。

秋枫未料到这个草包王妃竟然也有如此威严的时候,当即吓得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小姐,奴婢错了。

奴婢不应该擅离职守,奴婢知错了,小姐,你原谅奴婢吧?

夏影却最看不起这种藏着势力心的丫头,当即一巴掌狠狠甩在秋枫身上。

幸得留了几分力气,秋枫被摔到地上,皙白的鹅蛋脸上,立刻起了五根手指印。

秋枫捂着脸哀怨的瞪着云夏,她真的想不明白,为何这个草包今日就跟变了个人似得?

云夏唇齿亲启,秋枫,擅离职守,此罪其一。

说错话,此罪其二。

本王妃看你是初犯的份上,今日便饶你一条狗命。

夏影,拨给她一文碎银,让她卷起铺盖混蛋吧?本王妃身边不养不忠心的狗。

秋枫从被打,到被撵走,这一系列的打击让她完全踹不过气来。

只是一个劲磕头认错,小姐,奴婢再也不敢了,奴婢以后再也不敢轻贱小姐了。

小姐是将军府的嫡女,永远都比安云萝安云裳尊贵。

小的记住了?

云夏斟酌着,即日便要回门省亲,说不定这个丫头还能派上用场,至少还能作为替她拨正身份的一颗棋子。

秋枫,记住你今日说的话,别再行差就错,否则休怪本妃不客气。

云夏这话虽然说得很重,可是她的语气却轻飘飘的,柔弱无骨。

无形中就给她的威严打了几分折扣。

夏影心里暗忖着,王妃教训秋枫这一出,正如王爷的猜忌一般:既有草包的软弱无力,也隐藏着一分睿智。

就不知道,孰真孰假?

——

夜幕时分。

元宝伺候王爷沐浴更衣时,元宝的目光不自禁的扫向王爷的命根子处。

十分惆怅道:

王爷,今日王妃在慈安宫贬损王爷短小快的谣言已经传得人人尽知。

王爷以后想要纳美妾可就难上加难了。

这老王妃还在天上等着抱孙子呢!也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去咯!

秦王俊美如铸的脸庞比锅灰还黑。

元宝眼底漫出一抹精光,爷,其实想让王妃得偿所愿也不难。

只要爷每天晚上住在玉衡院里,这夜半十分寂寞难耐,说不定就能和王妃喜结连理

元宝兴致勃勃的说着,唾沫横飞。

秦王锋利的眼神投到他身上,元宝立刻焉了大半,心虚的嘀咕着,爷,别人可以利用王妃,你也可以利用王妃传宗接代啊?嘿嘿!

你是活腻歪了吧,竟敢打起本王的馊主意来了?

元宝哭丧着脸,期期艾艾的哭诉道,爷,小的哪敢打你的馊主意?小的是担忧爷,爷老大不小了,却不愿意娶喜欢的姑娘进门。

小的知道,爷是害怕娶了好姑娘进门,受你的连累,被那个人迫害。

可是爷难道要一直这么孤单下去吗?爷既然不愿意连累心爱的姑娘,便请爷和王妃圆房,成全老王妃的遗愿——

元宝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声泪俱下,令人动容。

秦王望着元宝,元宝的心思他岂会不明白?

母妃临死前,只给他一个责任:不是夺嫡,而是开枝散叶。

这些年元宝一直想圆了母妃这个遗愿,可是他们不了解他。

他已经失去了太多挚爱,不想再失去自己心爱的女人。

不娶她,是对她最大的保护。

至于不喜欢的女人,即使顶着王妃的头衔,他也无法将就。

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