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之物》傅慎行何妍全文阅读 第6章

  • 时间:
  • 作者:鲜橙
  • 来源:ZW
  • 掌中之物免费小说

《掌中之物》傅慎行何妍全文阅读 
第6章

掌中之物小说在线阅读

主角叫傅慎行何妍的小说是《掌中之物》,是作者鲜橙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掌中之物》第6章

过度的惊恐导致何妍无法发声,她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双手用力去压桌面,想要制造出足以惊动他人的声响,更想站起来夺门而出。可一切都是徒劳,她的身体瘫软在椅子里,手上的力气都不能把餐盘从桌上扫落。

眼前一阵阵发黑,在临近昏迷消失之前,她看到他坐在那里静静看她,嘴角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目光漠然无波。

不知过了多久,何妍从黑暗中惊醒过来,映入眼帘的一盏大得夸张的吊灯,水晶吊坠纷纷繁繁,折射着刺目的光。

"醒了?"他问。

她挣扎着起身,本能地向着远离声音的方向瑟缩。房间很大,傅慎行坐在远处的一张沙发里看她,唇角轻轻扬着,带着一丝愉悦的笑容,"何老师,你的身体素质很好,比我预料的早醒了足有半个小时。"

何妍不光身体素质不错,她有着超乎常人的心理素质,否则也不可能在四年前的那次事件中逃生。恐惧叫她惊慌错乱,可理智却在催促她要尽快冷静下来,她用力闭了下眼,再睁开时已是接受了此刻的境况,只颤声问道:"你是人是鬼?"

傅慎行发出一声轻轻的嗤笑,讥诮:"聪慧果敢的何老师怎么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

这个问题的确很愚蠢,充分暴露出她此时的恐慌。这个世界没有鬼,沈知节也不能死而复生,那么唯一可能的就是他根本就没死。他没死,他来找她复仇了!

曾经的梦魇变成现实,她深深惧怕的魔鬼就在她面前。

像是一下子又倒回到四年前那个场景,他坐在那里冷眼看她,淡漠的目光凌厉如刀,他说:"干净点,别留后患。"

不!这甚至比四年前还遭,他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厉鬼,专为复仇而来。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来,身体更是抖得不成样子,可她毕竟不是个只知哭泣哀求的女人,她盯着他,声音虽还打着颤,内心却是渐渐坚毅,"你想要怎样?杀了我?"

"杀你?"他轻笑,缓缓摇头,"我要想杀你,何须还费这些周折?"

既然不是要杀她,那就要折磨她了,哭泣哀求绝不管用,反而会令其更加变本加厉。她压抑着恐惧,心中飞快地盘算着,尝试着另外的求生之路。"沈知节,我们都冷静下来,理智地说些话,怎么样?"

他微微眯着眼睛打量她,和四年前的表现截然不同,这个女人每次都能叫人出乎意料。"说什么?"他饶有兴趣地问,"说我应该放了你,而你也绝对不会去报警,我们两个都该忘记过去的事情,重新开始生活?"

她原本的确是想这样说的,何妍抿了抿唇角,转而说道:"不是,我是很好奇,你是怎么从监狱里逃出来的?"

他稍觉惊讶,轻轻扬眉,"何老师,你真是屡次叫我感到意外,这叫我更加肯定我们接下来的游戏会更加有趣。"

何妍摸不透他的心思,只能小心地应对:"什么游戏?"

他坐在沙发里,两条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姿态轻松懒散,"把一位家世清白的淑女,驯养成一个放荡低贱的女人。"

她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冷颤。

这个反应取悦了他,他缓缓勾起唇角,"何老师,你有着清白的出身,受过良好的教育,还从事着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业。这么光鲜亮丽的人,却被一点点的玷污,直至肮脏无比。你说这是不是会很有趣?"

这是这世上最卑劣的恶毒,最肮脏的报复。

门外传来轻轻的扣门声,三四个男人从外面鱼贯而入,其中有人手中还提着摄像机。何妍感觉到了危险,从宽大的床上滚落下来,又继续往后缩去,直至背抵冰冷的墙壁。

傅慎行起身走过来,在她身前不远处站住,将一把刀子丢到她面前,"拿着,叫我看看你是怎么杀的人。"

那是把水果刀,短小而锋利,一如她四年前用过的那把。

有个身材瘦小的男人走上前,扯住了她往床上拽。她拼命地挣扎着,手抓到了地上的那把刀子,可那刀子还不曾扎到男人,她的手腕就被抓住了。铁钳一样的手指攥着她的手腕,毫不费力地往外一掰,那刀子就"当啷"一声落到了地上。

拳头落下来,她的头被打得歪向一侧,耳边嗡嗡作响,所有的事物都晃动起来,忽大忽小。模糊的视线里,她看到了举着摄像机的男人,看到了默立在一旁的围观者,还看到了坐在沙发里注视着她的傅慎行。

她不再挣扎,慢慢闭上了眼睛。

傅慎行姿态懒散地倚坐在沙发里,语调一如既往,"只有这点本事吗?真没意思,我们还是换个花样吧。"

干瘦男人从床上爬下去,却另有两个男人向她围过去,摁住了她的四肢,强行把一支针剂注入她的体内。她如同身坠地狱,口中发出绝望地呜咽声,再一次疯狂地挣扎,"你杀了我,沈知节你杀了我!"

他露出冷漠的神色,轻轻摇头:"不,我说过了,我不杀你。"

针剂的药效很快就起了作用,神智渐渐消散,身体被药物控制,只余下了生理上的本能。这场面比之前还要不堪,空气中充满着淫靡的气息,粗重的呼吸里夹杂着引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整个房间里,似乎只有傅慎行还能做到面不改色,心静如水,他瞥一眼身旁蠢蠢欲动的人,淡淡说道:"阿江,这女人碰不得,不吉利。"

阿江双手搭在一起遮挡着身体的反应,有些尴尬地解释:"我,我没想碰她。"

他飞快地瞥了床上一眼,弯下腰,小心地问傅慎行:"傅先生,这要拍到什么时候?这人可是我专门从岛国请回来的职业人士,只要不喊停,能一直做下去。"

傅慎行抬腕扫了一眼时间,漠然说道:"停下吧,把视频剪辑一下,咱们看看效果怎样。"

专业的录像师拍摄出来效果自然极好,不论是之前激烈的挣扎搏斗还是后面的迷乱纠缠,当图像被投放到影音室宽大的屏幕上,细致的特写再加上全环绕的立体声,画面甚至比现场看起来更能令人面红心跳。

何妍身上裹着浴袍,深陷在宽大的沙发里,唇瓣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分明告诉自己不要哭,可眼泪却是一直往下流。傅慎行就坐在旁边不远处,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她,"看不出来,你倒是很上镜。"

"是吗?谢谢。"她慢慢回应,声音嘶哑粗涩,如同裂帛。

傅慎行有点惊讶,看她两眼,又问:"你回去后会报警吗?"

"你拿着这个东西,我怎么敢去报警?"她几乎猜到了他接下来的打算,困难地弯起唇角,想要轻蔑地笑,可眼泪却流得更凶。

他不在意地笑笑,道:"我就知道何老师是个聪明的女人,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就把以后的游戏规则定下来,很简单,你要随传随到,怎么样?"

活下去!活着离开这里!有个声音在她脑子里嘶吼着,何妍抖着唇瓣,深深地吸了口气,配合着他往下问:"还来拍这些东西吗?"

"应该不会。"他轻松地回答,偏头思考了一下,说道:"坦白讲,拍这个东西费时费力,而我暂时又没有把你打造成AV女星的想法。以后有可能会叫你帮我去陪一下客人吧,有人可能会喜欢你这一类型。"

她闭上眼默默流泪,不再说话。

傅慎行叫了那个叫阿江的壮汉进来,吩咐道:"时间不早了,送何老师回家吧。"

他竟然真的要放她走!何妍内心紧张而又激动,怕眼睛泄露出内心情绪,忙垂下眼帘遮住了视线。她甚至都不敢表露得太过急切,扶着沙发吃力地起身,动作缓慢。阿江没耐心等她,伸手将她一把从沙发上提了起来,扯着往外走。

傅慎行却又突然叫住她,"何老师。"

她停下来,心惊肉跳地等待着,只怕他又突然改了注意。不想他却只是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道:"别报警,不然你会后悔的。"

这听起来是一个警告,可其中却又像藏着点其他的意味,她尚来不及思考,阿江就已经把一块浸了药物毛巾捂住了口鼻。

再次醒过来时何妍已在自己家中,似是与往常无数个清晨醒来并无什么两样,她身上盖着薄被,脱下的衣服就搭在床边的椅子上,连手机都按照她的习惯摆放在床头的空格里。

窗外天色明亮,看日光起码已经有九、十点钟。

她缓缓地闭眼再缓缓地睁眼,一遍遍地和自己说昨夜里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可身体的不适却残酷地告诉她那不是梦。她用被子盖住了头闷声痛哭,探出手从床格里摸过手机,里面有梁远泽的一个未接来电,还有一条信息:妍妍,以后手机不准胡乱丢,打电话都没人接。还有,早点休息,不许熬夜。

时间显示是昨天夜里十点半,那时她正在那个魔鬼的手中。

何妍抖着手给梁远泽拨电话,可电话里却一直响着忙音,她呆愣片刻之后,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来,不顾身体的痛楚,拽过衣服飞快地穿了起来。

车子就停在甬道旁的停车位上,再远处,三两个大妈正带着孩子在小区花园里玩耍。何妍深吸了口气,尽力使自己表现得平静。她开着车出了小区,不停地通过后视镜观察车后,确定没人跟随,毅然把车拐向了警局。

"您说什么?"面前的工作人员露出惊讶的神色,问她:"你先别急,请先冷静一下,慢慢说。"

何妍根本无法叫自己冷静下来,自从进入这里,她反而失去了之前的冷静理智,"沈知节没死,他现在叫傅慎行,你们快去抓他,快去抓他!"

工作人员像是更糊涂了,"沈知节是谁?傅慎行又是谁?"

她半张着嘴,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把事情讲清楚。"陈警官!我要找陈敬言警官!"她大声叫道,像是终于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他知道是怎么这是怎么回事!"

工作人员的表情有些古怪,他看着何妍,似是犹豫了一下,说道:"陈敬言警官前几天出了车祸,已经去世了,局里昨天才给他举行过追悼会。"

何妍一下子僵住,怀疑是自己听错,"你说什么?"

工作人员有些同情地看她两眼,起身给她倒了一杯热水过来,安慰她道:"何女士,您别着急,有什么事慢慢说,就是陈警官不在了,我们也帮您的。"

不,没有人能帮得了她!

先是父母突然中了旅游大奖出门旅行,然后是梁远泽出国培训远在异国他乡,她孤立无援,就连以为可以求助的陈警官都在几天前车祸身亡。这些都只是巧合吗?怎么可能都会这么巧?

她呆愣愣地不说话,工作人员忍不住问道:"何女士,您没事吧?"

何妍抬头,目光呆滞地看面前的年轻警员,脑子里突然就响起了傅慎行说的那句话,他说:"别报警,不然你会后悔的。"

《掌中之物》第7章

他那样笃定地告诉她,别报警。这是威胁,还是有恃无恐?

他不怕她报警,难道只是因为手上有那个视频吗?可她不惧怕那种要挟,她是受害者,该感到羞耻的是施暴者,而不是她!她不会被那种东西要挟,任由自己深陷污浊之中,她不会!

而他为了报复精心准备了这么久,难道会不知她的性格?

"何女士?何女士,你怎么了?"年轻警员关切地问她。

何妍猛地站起身来往外走。

楼外天气明媚,深秋特有的烈日高悬在头顶,尽情挥洒着这最后的热情,太阳地和背阴处只一线之隔,跨过去却如同进入另一个世界。

她脑子里一片混乱,再一次给梁远泽拨电话,依旧是无法接听。她站在车旁,头顶着冰冷的金属,自言自语:"何妍,冷静,冷静下来,必须要冷静下来。"

她去小区的保安室,以车内财物遭窃的理由要求查看昨天晚上的监控录像。在录像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她"把车子停好,不急不忙地离开监控区域。何妍的心在胸腔内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门厅内的监控呢?还有电梯里的!"

保安惊讶地看她,问:"不是车里丢了东西吗?"

她没有心思和他解释,在她的坚持下,保安人员又给她调出了相近时间段的其他摄像头记录下的视频,那里的"她"步履如常地穿过门厅,进入电梯,又在她所住里的楼层走出了电梯。

如果不是精神坚韧,何妍一定会认为自己是疯了,她的身体隐隐发抖,一个人坐在保安室里盯着那模糊不清的录像,直到所有画面忽地变黑停住。

她心中一动,又把保安人员叫过来问:"怎么回事?为什么到这里就没有了?"

"哦,后半夜小区监控线路坏了一次,上午刚叫人过来修好了。"保安人员解释。

何妍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了,他们趁着那段时间把昏迷的她送回了家中,那个"她"也趁机离开。不用想,"自在天"那里就算有监控,记录下的过程也该和这里相差无二。如果这是一个圈套,那傅慎行一定精心准备了很久,处处留心,面面俱到,完美地叫人寻不出一丝破绽。

果然她是不能去报警的,没有人会相信她的话,他们反而会把她当疯子看待。

她回到家中,在沙发中枯坐,窗外夜幕降临时,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那声音突兀又刺耳,屏幕上显示着一个手机号码,她记性一直很好,认出那是傅慎行的手机号码。

何妍闭了闭眼睛,这才摁下了接听键,平静说道:"沈知节,我没有报警。"

"你很聪明,何老师。"傅慎行说。

她轻轻地按下手机上的录音键,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尽力把事情表述得清晰些,"你设计了很久,是吗?把我从饭店偷偷劫走,却找了个人来假扮我的样子开车回家。那个假扮我的人是谁?你从哪里找来一个和我这么像的人?"

他纠正她:"其实长得不是很像,只是外形看起来像。"

"嗯,你的设计很完美。"她说,另只手狠狠地掐着大腿,意图叫自己更加冷静,"沈知节,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从监狱里逃出来的?我之前去找过办案的陈警官,他说你的确是被执行了死刑的,你是怎么死里逃生的?"

话筒里传来傅慎行低沉的笑声,他说:"何妍,你在录音,是吗?没用的,你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乖乖听话,这样你的家人才有可能不会受到伤害。"

何妍口鼻像是被人捂住,一时连呼吸都觉得困难,"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进行我们的那个游戏。"

"你要用我的家人要挟我,是吗?"她僵着声音问。

"是的。"他坦然承认,说出的话冷漠无情,"他们才是我的筹码。不要再违反游戏规则,何老师,不要再考验我的耐心。"

好一会儿,她才能说出话来,"我听话,你就不会伤害我的家人吗?"

他轻笑了一声,反问她:"何老师,难道你都没发现,其实我比你要守信用吗?"

她咬紧了牙关,又问:"这个游戏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当我觉得厌烦的时候。"他回答,停了一停,又道:"何老师,你丈夫又给你打过电话来了。"

果然,她的手机上随即显示出另有来电拨入的提示。

"接一下吧,何老师,不过,我觉得我们的游戏没有必要叫你的家人知道,你说呢?"他提醒,最后又说道:"还有,请记住,我叫傅慎行。"

她和梁远泽的通话很短暂,梁远泽在培训的空当里抽了个时间来拨了这个电话,只因之前几次打她手机都没人接,他有点担心她。何妍不敢怎么说话,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哭出来,也怕她与丈夫的电话被窃听。

梁远泽还是很敏锐地察觉出了她的异样,问:"怎么了?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哦,有点感冒。"她哑声回答,终于找到了一个不用在掩饰的借口,"鼻子不通气,眼泪也花花地流。"

"小笨蛋!"他笑,既心疼又觉好笑,"我这才离家几天啊,你就这样。"

何妍泪流满面,低声喃喃:"我想你了,远泽。"

"我也想你,妍妍。"他压低了声音回应,又忍不住笑:"好了,不说了,我们要开始了,我得关掉手机。"

梁远泽挂断了电话,何妍拿着手机发呆,里面并没有留下和傅慎行的通话记录,自然也没有存住录音,她已经能够确定手机一定是被他动过了手脚,正考虑着如何处理,就又收到了一条短信:不要换手机,继续使用。

她的精神已经近乎麻木,摸黑去卫生间洗脸,待声音好转之后,才给父母拨电话。两位老人刚从外面回到宾馆,兴奋地给她讲旅途中的趣事。她话很少,只静静听着,最后嘱咐他们:"注意安全。"

第二天她就去了学校,仿佛一切如常。快到中午的时候,她帮助的那个男生来办公室找她,小心翼翼地问:"何老师,你是不是生我气了?昨天都不肯接我电话。"

她没回答,只抬眼看他,心中猜度他到底是被傅慎行买通了还是被他利用。

男生误会了她的沉默,小声解释道:"前天晚上我一直在'自在天'外面等着您的,后来有点事离开了一下,等回来正好看到您开车走,我叫了您两声,您可能是没听到。"

即便是遭遇到了那样的事情,她还是愿意相信这世界上存在着善良,何妍勉强微笑,"的确是没有听到,我没事,谢谢你。"

生活像是又回复了平静,傅慎行就仿佛一头在水中潜行的怪兽,猛地将她拖入漆黑的水底肆意凌辱之后,然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出去游玩了月余时间的父母先回到了南昭,何妍过去陪他们吃饭,何母这才提到了旅途中遇到的一件惊险事。

"哎呀,妍妍,你都不知道我们遇到了什么事。就是你嘱咐我们要注意安全的那次,大半夜的突然听到隔壁有人敲墙,我和你爸都被吵醒了。你爸气得回敲了两下,那边就没动静了。你猜怎么着?第二天就听说隔壁房间有人被杀了,墙壁上还用血写了一个'沈'字。吓死个人!也不知道之前敲墙的是人还是鬼,吓得我和你爸赶紧换了酒店!"

何妍脸色刷白,手抖得连筷子都要拿不住,几乎当场失态。

在梁远泽回国的前一天傍晚,何妍再一次接到了傅慎行的电话。他说:"何老师,晚上过来帮我陪个客人吧,车在校外等你。"

用的商量的语气,却没有给她半点拒绝的机会。

她坐在办公室里,从抽屉里摸出那早就准备好的刀子,拿在手里默默把玩,几经犹豫后还是把它又放了回去。她不能冒险,她没有可以失败的机会。

一辆黑色的车子把何妍载到山上的一处别墅,那里正在举行着一个小型派对,迷乱的音乐,昏暗的灯光,再加上随处可见的,放纵的男人和年轻女孩子,人走进去,就像是一脚跌入了妖精洞。

何妍的穿着与这里太过格格不入,一进门就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她没理会,在门口四处扫望,寻到了倚窗而站的傅慎行,径直向他那里走了过去。

"傅先生。"她站到他的面前,面色平静地和他打招呼。

傅慎行手中端着酒杯,正在与人交谈,身边虽也依偎了两个嫩模,衣装却还严整。他闻声转过头来,淡淡扫何妍一眼,用端着酒杯的手向着远处的皮沙发指了指,吩咐她道:"去陪张老板。"

她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那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身材肥胖,发顶半秃,脸上泛着隐隐的油光,样貌近乎于猥琐。那男人何妍进门就一直盯着她看,眼神都有些不对。她没拒绝,顺从地走过去,刚在沙发上坐下,男人那肥硕的身体就贴了过来,他抓住她的手,笑着问她:"美女,你不是做这一行的吧?"

"刚入行。"何妍回答。

"刚入行的好!刚入行的干净!"胖男人手掌用力地拍了一下她的大腿,就此没再离开。她面色不变,仍由他的手在自己腿上缓缓滑动,没往傅慎行那边看过一眼。

胖男人的手越来越不老实,很快就不能满足隔着衣物的骚扰,何妍再忍耐不住,用力按住了他的手,口中却轻笑着说:"张老板别这样,叫人看见怪难为情的。"

胖男人涎着脸笑,"害臊了?害臊好,玩起来才有意思呀,我最喜欢你这样的良家妇女了。"

他话音不低,立时有人起哄,"张老板,叫咱们开开眼。"

张老板闻言嘿嘿笑,竟就真的把她往沙发上压。她一面推拒着,手却偷偷往自己皮包里摸,谁知刚伸进去,手腕却被人一把攥住了。

阿江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沙发后面,一只大掌紧紧地握住她纤细的手腕,面无表情地问她:"何老师要摸什么?"

喧闹杂乱的房间里顿时静了下来,张老板也是愣住,低头古怪地看着何妍。

何妍就这样半仰在沙发上,镇定地看着阿江,回答:"没什么。"

阿江却是不信,手上稍稍一用力,把她的手从皮包里拽出来,瞧她紧紧攥着手,又冷声命令道:"手里是什么?"

她没有回答,只转过头看向傅慎行,他还倚在窗前,也在看她,唇角微微勾起,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嘲弄,像是等看这出戏已经等了很久。于是她也一点点地翘起嘴角,缓缓地张开手心,露出其中的一个小小的方方正正的铝箔包,问他:"傅先生,难道连它都不准用了吗?"

掌中之物小说

《掌中之物》傅慎行何妍全文阅读 第6章

主角叫傅慎行何妍的小说是《掌中之物》,是作者鲜橙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过度的惊恐导致何妍无法发声,她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双手用力去压桌面,想要制造出足以惊动他人的声响,更想站起来夺门而出。可一切都是徒劳,她的身体瘫软在椅子里,手上的力气都不能把餐盘从桌上扫落。眼前一阵阵发黑,在临近昏迷消失之前,她看到他坐在那里静静看她,嘴角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目光漠然无......

小说名称:掌中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