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妾室心计by作者四平调大结局免费阅读

2019-04-16 07:47:40来源:WXB作者:四平调

作者四平调执笔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小说,妾室心计主要讲述了:断腿后秦王才知道他那个三棍子打不出一句话的侍妾是天下第一谋士的女儿,一个罪臣之女居然胆大包天要把他当刀使,还不知天高地厚的要帮他登上皇位。

妾室心计by作者四平调大结局免费阅读

《妾室心计》这本书是由作者四平调倾心打造的穿越架空小说,妾室心计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第10章 救救侧妃

0

20

  拿绣帕包了一些碎渣起来,脚底生风跑回周述宣的院子。跑得太快,路上差点滑倒。

  “魏大人,王爷在吗?”妙荔掸了掸身上的雪问。

  “在,不过姑娘不能进去。”魏海站在门口拦住她。他都忍不住说王爷太小气了,为了个粉盒能气这么久,次次不让人家进门。

  妙荔又冷又急,有些发抖的说:“麻烦您通报一声吧,我有要事找他。”

  不用通报,里面肯定早就听见了,要让她进去肯定也早让她进去了。

  魏海实在不忍心,朝她眨了眨眼睛,然后故意大喊:“姑娘你别跪在雪地地里呀,是王爷的吩咐,我也没办法。”

  妙荔会意,“烦劳大人通禀一声,不然我在此长跪不起。”

  里面果然有了动静,传来大声训斥,“闹什么闹,本王还没有死,让她进来。”

  妙荔对魏海施了个万福礼,笑吟吟的说:“谢谢大人。”

  魏海只觉整个人都醉在她的笑里,王爷也真是,怎舍得把这样的人拒之门外。

  一开门,清冽的梅香随着凉风灌入。

  美人抱梅而来,伴着身后的白雪,好一副美景,周述宣真想提笔画下来。

  妙荔抱着梅花请安,“奴婢看见这几束梅花开得不错,特摘来与王爷赏玩。”

  他骨子里的文人气息没那么重,脸上染了刚才吹进来的凉气,“放下就走。”

  妙荔被他的闭门不见逼急了,胆大包天的没有听他的话,“奴婢找个瓶子给王爷插起来吧,且奴婢还有一件事要和王爷说。”

  “有事快说。”周述宣很不耐烦。

  妙荔像不经意般说:“王爷还记得马场中的小黑粒吗?奴婢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周述宣关切的问:“怎么回事?”

  就知道他会着急,“王爷还有那些东西吗?奴婢一试便知。”

  周述宣指着她身后的柜子,“那个柜子里,你自己去取。”

  妙荔熟门熟路的找到装那些东西的小盒子,拈了一粒狠狠的砸在地上,发出了小小的一声“啪”,如盆中的炭爆开。声音虽小,两人脸上都是震惊。

  周述宣眼中升起了一束光,“拿过来。”

  妙荔递过去,周述宣又拈了一些扔在地上果然又响了,可威力瞧着并不怎么大。

  妙荔适时的问:“王爷,如果用什么把这些包在一起,威力能让一匹马受惊吗?”

  “应该没问题。”周述宣拿着那个小盒靠在轮椅上,陷入沉思,这东西根本不用火点。可市面上出现的炮竹之类的东西,都要火点。这到底是谁弄出来的?

  皱眉问她,“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奴婢方才在府里闲逛,看见二小姐在玩炮仗,往地上一扔就响,这是奴婢在那里捡的。”掏出绣帕,把那些碎渣露出来。

  “哪个二小姐?”

  妙荔不知他是真的还是装的,解释说:“就是王妃的妹妹。”

  周述宣反问:“夏乐柔?她算什么二小姐?”

  周述宣和夏氏两人肯定是有深仇大恨,还夫妻呢?周述宣逮着机会就要埋汰夏氏一顿。

  这让她怎么回答,妙荔哭笑不得的指着小盒子说:“王爷,先别提什么二小姐了,还是这要紧些?”

  “魏海,”周述朝外一声喊,“去市面上看看,有没有一扔就响的炮仗。”

  看来还是给夏氏留了脸,东西是从与她亲近的人那里出来的,大可以直接去找夏氏。

  聊完正事,两人又无话可说,气氛冷了下来。妙荔站在一边,眼观鼻,鼻观心,怕又被赶出去不敢说话,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周述宣瞥了她一眼,站得倒端。裙摆还有一些水印,大概是刚才在雪地里沾湿了。

  “过来。”他面前有炭盆,暖和些。

  妙荔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想再确认一遍,却听见外面有人在哭天喊地。

  “王爷救救侧妃吧,救救侧妃吧。”

  周述宣神色不悦瞧了一眼门,端着茶杯没往嘴里送,说:“去把人带进来。”

  妙荔开门,外面跪了个小丫鬟,一边磕头一边哭,现在已经磕得额头发红。走过去把她搀起来,“别哭了,王爷叫你进去。”

  “谢谢姐姐。”

  那丫鬟一进门,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又开始喊:“王爷救救侧妃吧。”

  周述宣被吵得头疼,不耐烦的问:“你是哪个侧妃里院的?说事情。”

  这王府里住的女人,莫说是丫鬟,他就连丫鬟的主子都认不完。

  “奴婢是徐侧妃院中的。王妃给的月例银子不够买药,侧妃的药已断了好几日了。天寒地冻的断了药,奴婢怕侧妃……所以奴婢才斗胆来找王爷。”

  徐侧妃?

  他最近好像听人说过,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妙荔还记得,贴在他耳边提醒他。“王爷,前些日子王妃说时常拿钱给徐侧妃买药,有时还忘了记账。”

  是了,周述宣神色不悦的问:“夏氏多久没给你们拿钱了?”

  小丫鬟不敢告猛状,只是说:“王妃定时发月例银子,没有给药钱而已。”

  周述宣懒得再和她费口舌,夏氏没给钱就对了,摆了摆手说:“就说本王的话,去帐房支些药钱银子。”

  药钱不是什么大事,大事是夏氏把钱用到哪里去了?

  “多谢王爷,多谢王爷。”小丫鬟千恩万谢的出去。

  走到门口又被叫回来了,“等等,你再去把顺路去把李侧妃给叫过来。”李侧妃是他除了夏氏唯一把名字和人对得上的女人。

  妙荔知道的比他要详细些。

第11章 侧妃告状","  周述宣一共有一位正妃,三位侧妃,分别是李氏,徐氏,张氏。李氏年龄最小,名唤幼芙,现在还未及笄,是皇上硬塞过来的。徐氏成日里拿药养着,是前内阁大臣的庶女,在府中没什么地位。张氏是个神奇的,妙荔进府一年多才知道这位的存在,在王府的存在感极低。没人知道她的来历,甚至没几个人见过她。

  不多会儿,李幼芙就来了。生的明眸皓齿,活泼可爱,可能是因为年纪小,格外的招人喜欢。

  一进屋就扑到周述宣膝盖上撒娇,“王爷叫我来,是不是想我啦。”

  “你的嬷嬷是怎么教你的,还是这么没规矩。”周述宣嘴上在责怪她脸上却带着淡淡的笑意。

  “别说教我了,嬷嬷都被我带坏了。”李幼芙撅着嘴,很自豪的说。

  妙荔看着忍不住笑了,她一笑引来了李幼芙的目光,缓缓的站起来,拉着她的手说:“好漂亮的姐姐,王爷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姐姐。”

  谁又见过呢?

  “王爷叫我过来肯定是让我和这个姐姐玩的。”李幼芙眼睛黏在妙荔脸上,一边说一边蹦跶。

  周述宣不知何时变了脸色,黑着脸说:“不是,我问你,夏氏除了月例外可有给你别的钱?”

  李幼芙顿了一下,目光躲躲闪闪的说:“有啊,给了好多好多。”

  这就不对了。夏氏对外端得贤惠大度,不可能给一个不给另一个。妙荔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圈,发现了问题。

  扯她的袖子故意说:“侧妃衣服都短了一截,王妃时时给钱侧妃新衣服都不做一件,定是丫鬟婆子偷了侧妃做衣服的钱。”

  李幼芙急急的辩解,连连摆手,“没有没有,她们没偷。她们说卖了绣活就给我做新衣服。”

  周述宣的脸又黑了一层,问:“夏氏给的钱花到哪里去了?”

  李幼芙低头,揪着自己的手指头委屈巴巴的说:“王妃没有给我拿钱,嬷嬷让我别说出去,特别是对王爷。”

  周述宣气得快把轮椅的扶手捏烂了,夏氏夏氏,有本事!

  他的府里的人都要靠丫鬟婆子做绣活才能做新衣服了。

  周述宣深吸了几口气才把火气压下,咬牙切齿的对外面喊,“来人,去把王妃请过来。”

  不论火药的事和夏氏有没有关系,她今天都不会好过了。

  可能是去的人说周述宣发火了,夏氏来的极快,没一盏茶的功夫就站在周述宣屋中了。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大礼,“妾身给王爷请安。”

  “跪下!”

  当着李幼芙和妙荔的面,夏氏不想跪下,说:“还请告诉王爷告诉妾身,妾身犯了什么错。”

  周述宣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吼道:“跪下!”犯了什么错她自己会不知道?

  夏氏被吓得浑身一抖,极其不情愿的跪下,

  李幼芙也被吓到了,扯了扯妙荔的衣服,小声的说:“姐姐我好害怕,你送我回去吧。”

  此时妙荔也大气都不敢出,不过看见她水汪汪小鹿一般大眼睛,心软了,叫了一声,“王爷。”

  周述宣居然准了,“送她出去。”

  李幼芙欢欢喜喜的牵着妙荔出门,出了门还后怕的拍了拍自己心口,“王爷刚刚好吓人,姐姐不要回去了,去我的院子玩吧。”

  不行,她要回去看热闹……事情的发展,对李幼芙行了个礼,“多谢侧妃,不过奴婢真的要回去。”

  李幼芙恋恋不舍的拉砖她的手,“可是我舍不得你,而且你回去王爷会向你发脾气的。”

  “王爷不会的,侧妃不必担心。”

  李幼芙嘟着嘴最后妥协了,“好吧,要是王爷欺负你,你就给我说,我保护你。”

  妙荔轻笑了一下,也不知刚才谁吓得要回去。李幼芙可能看出了她在想什么红着脸说:“我自己害怕他,可是他要欺负你,我就跟他拼命。”

  只道她小孩心性,妙荔听了居然有几分感动,送她到院中才回去。

  回去时屋里已经乱成一团了,夏氏跪在地上鬓发散乱,簪环落了一地。左右脸上全都是巴掌印,看着触目惊心。旁边站了几个粗使的婆子,应该是她们动的手。

  周述宣这次动大气了,没有给夏氏留一点面子。

  妙荔刚站到周述宣,魏海就回来了。伏在周述宣耳边说了几句,周述宣冷笑不休。“去把那位二小姐也给本王找过来。”

  有人听了吩咐出去,周述宣对着跪在地上的夏氏说:“你不是想要证据吗?本王就让你死个明白。”

  夏氏跪在地上,咬紧牙说:“妾身没有做过就是没有做过。妾身对府里的姐妹是有目共睹的,绝对不会克扣她门的银两。”

  “那你是说本王无风起浪了?”

  “妾身不敢。妾身知道王爷不喜欢妾身,一直找不到理由休妻,妾身愿意以死明志,只愿王爷留个好名声给妾身。”

  她还想要个好名声,周述宣被气笑了,“用民间的话说,你这个就是当了什么还想立什么。”

  夏氏听了他这话一脸的不敢相信,捂着自己胸口哭得凄惨,“王爷,妾身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

  周述宣气急,说话就没有那么好听了,“放屁,你是恬不知耻求了皇上的圣旨上敢着到这府里来的,还什么明媒正娶,想瞎了心你。”

  夏氏被他骂的哭的更厉害,想不通今天的周述宣为什么会这么反常。突然瞟到站在他身后的妙荔,心中有了猜测,指着妙荔又哭又闹,“王爷近日得了新宠,就不把妾身放在眼里了,也不管什么尊卑贵贱。就算妾身死了,王爷也不可能把她扶正。”

  周述宣冷笑不休,同样看向妙荔,“只要本王想,你不死,本王也能把她扶正。”

  妙荔站在他身后脸色有些不好,她现在虽然和周述宣达成协议,可在别人眼中她依然是周述宣的侍妾。

  这样不好!

  还没等她细想,去请二小姐的奴才回来了,跪在地上说:“王爷,二小姐不久前就回去了。”

  “回去了?”周述宣目光落在夏氏身上,夏氏忍不住打了个颤,“是做贼心虚还是畏罪潜逃了?”

  夏氏偷偷瞟了他一眼,压下心中的害怕,抽泣着说:“王爷怎么能这么说妻妹?”

  这个女人脸厚的简直不可理喻,他都那样说了,她还在不停的以他妻子的身份自居。

  周述宣露出一抹笑,“好啊,本王妻妹来时不给本王磕头,走时也不给本王打招呼,当本王是什么了?”说罢,抄起手边的杯子砸过去,厉声道:“还是说本王王府的匾额早就换成你夏家的了?你这个当家主母做的好,做的本王不把本王放在眼里。”

妾室心计今天我们暂时分享到这里,完整版小说后续请至【金鹿小说】这个公众号,回复书名【妾室心计】即可阅读全书章节。如果亲喜欢这部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金鹿小说】的无删减版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nfd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方帝 版权所有

 

南方帝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