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王都三十日by作者青果大结局免费阅读

2019-04-16 07:59:51来源:WXB作者:青果

作者青果执笔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小说,王都三十日主要讲述了:大商右相在自家院中遇刺,疑凶竟是右相府的亲卫;浪荡王子在郊外携美冶游,亲卫环绕竟然离奇毙命!一时间王都风起云涌,各方势力纷起角逐,围绕王位争

王都三十日by作者青果大结局免费阅读

《王都三十日》这本书是由作者青果倾心打造的穿越架空小说,王都三十日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010)第二日-刺杀右相-审讯

0

20

  

  “我是冤枉的!”

  戴镰被关在西厢的一爿堆放杂物的矮房内,手被反绑于背后,又从脖子前绕了一圈,与绑在脚上的绳索系在一起,绑得严严实实,见进来的人身上是素白衣裳滚了黑边,知道是弼人府的人,大喊。

  “大人,我冤枉!”

  “你持短剑行凶,被蔡表、倪星拿个正着,竟然还想抵赖?”

  来人精瘦短须,却不是平日常见的弼人府主事郑达,戴镰辩无可辩,只好又喊:“我要见郑达,我要见你们郑大人!”

  来人冷笑:“郑大人的名号也是你这罪人配叫的?”

  “我无罪!我冤枉!右相大人与我说了几句话,我便离开,才走过墙角,刚转弯就听到大人喊‘何人’,随后大人又‘啊’了一声,我心知有事,便急急赶了回去,等我到时,大人已经倒在地上,背上插了一柄短剑。待我想去察看大人伤势时,恰被蔡表、倪星看到。”

  戴镰平日并不善言辞,但当时场景戴镰在心中反反复复想了好多遍,好不容易有人来问,便一口气说了出来。

  “好个恰被看到,天下哪有这么多巧合!你只是逃得迟了,恰被人看到罢了。”弼人府的人冷篾笑道:

  “谅你一个小小亲卫,与右相大人也说不上什么恩怨,你若真心想要脱罪,仔仔细细将你背后指使之人交待出来,才是正道。”

  戴镰暗暗叫苦,他确确实实没有对右相动手,但却真真切切有人指使他刺杀右相,只是这些话,他又如何说得出口?

  只怕说出这些来,更无人相信他戴镰本是无辜。

  说出来只能坐实他刺杀右相之事,不如咬牙不说,反而可能脱罪。

  一念至此,戴镰定下心计,说了一句“我要见郑大人”之后,任来人怎么问话,只是不答。

  来人翻来覆去问了几遍,戴镰终是不答,心头莫名火起,便要动粗,猛想起这不是弼人府,由不得他的性子,恨声道:

  “这是相府,若是到了弼人府,且看你受不受得住刑!”

  戴镰仍是梗着脖颈不说话,气得那人恶狠狠瞪着戴镰,指着他连点了几下却说不出话来,指点几下,甩袖转身出门去了。

  戴镰独自被丢在这堆满杂物的屋内,阳光从窗棂间投射而下,飘在空中的浮灰绘出阳光清晰的轮廓,戴镰轻轻吹了一口气,看颗颗尘埃在空中上下飘动,想着自己今日境遇,便如这浮尘般,不知哪里来的一阵风,就不知飘向何处,落在何方,想着想着,竟痴了。

  戴镰一时心忧生死不知的右相大人,若右相未死,看到凶人模样,自可替他辩诬,怕就怕那一下竟刺死了右相,拿不到凶手,他就辩无可辩了;一时又心忧自己的一双儿女,虽然自己没有动手,但终归是有人刺杀右相了,那贼人若是知道此事,会不会信守承诺放他的两个孩子回去?

  这样胡乱想着,不知多了多久,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进来的人穿着素绢滚着黑边的弼人府样式的衣裳,人却依稀认识,呆坐得迟钝的戴镰似见救星,顾不得手被反绑,勒得生疼,急急躬身:“郑大人!”

  来人正是弼人府主事郑达,听到右相遇刺,他没有丝毫迟疑,带了身边二人就赶来右相府,见右相大人并无大碍,凶犯已经成擒,方才略略安定,在右相遇刺的地方一番勘察,又问了刺伤右相的短剑的去处,再问了蔡表、倪星二人当时的情形,待余事一一问过,最后才来这里问戴镰的话。

  这是郑达一贯的风格,心中若是没有把握,直接与凶犯对面,便容易错过很多细节。

  他不反对刑求,却不喜欢这个方式,以他当年在犬戎的经验,被打得怕了的人,任你要问出什么都能问到,问出的却不一定是真相。

  郑达在戴镰面前站定,定定地盯着戴镰,只看得戴镰心中发虚。

  “郑大人,我……”

  郑达抬手制止了戴镰的话,沉声反问:

  “你是何人?”

  戴镰愕然看着郑达,心中屈辱不忿,口里说出的话便不饶人:“郑大人是右相心腹,平时没少来相府,每次来都与我们这些亲卫称兄道弟,怎么,此时却不认得我了?”

  “弼人府问话,你要如实回答!”郑达的声音越发沉厚:

  “你是何人?”

  戴镰有心强项,到底禁不住郑达锐利目光,头微微别开回道:“小的戴镰。”

  话一出口,戴镰心中屈辱更甚,他虽受人威胁刺杀右相,却真真的未曾动手。先前见到右相大人时,他甚至连刺杀的念头都没有,只怕惹祸上身,克制着没有对右相吐露实情,如今却被当做刺杀右相的凶犯被绑在这里,不由戴镰不感委屈。

  “落籍何处?”

  戴镰气结,喉结梗了梗,欲待不答,见郑达面沉似水看着他,咽了一口口水:“东城戴氏坊中。”

  “现居何处?”

  戴镰终于忍受不住,喊道:“郑达,你难道不知道我是相府亲卫,就住在相府之中?我又没犯事,你别像审犯人一样审我!”

  郑达面无表情:“你只需回答我的问题便好,其余的事,我没问你,你不需说。”

  戴镰眼睛一眯,拿不准郑达这是何意。

  由不得戴镰细想,郑达又问:“你为何刺杀右相?”

  “我没有刺杀右相大人,大人于我有恩,我绝无刺杀右相的意图。”性命攸关,戴镰这时节却不敢迟疑,一口气说了出来。

  “我且问你,若不是你刺杀右相,何以蔡表、倪星都看到你趴在右相大人身旁?而那时,右相身上正插着一柄短剑!若说不是你,却是何人?”

  戴镰将回到相府,偶遇右相的事重又说了一遍,猛想起易青当时也在,急切道:“当时卫易也在,不信大人可以问卫易去。”

  “我问谁不问谁,不用你来操心。”郑达冷冷道:

  “我问了蔡表,听到右相大人呼喊时,他正好在不远处,他与倪星听到呼叫立马就跑到那里,其间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若是凶人作案,决计逃不了那么快。我听了蔡表所言,又与蔡表一起实地跑了一遍,果如蔡表所言,若是凶人作案,不管从那个方向逃走,蔡表跑来,定能看得到的。”

  郑达来回踱了几步,高大健硕的身子因肥胖而略显臃肿:

  “我常来相府,自然知道蔡表人称猴子,向来机灵,动作也快,他说的这个,我信,右相受伤的那个地方,不管从哪个方向逃,他总能看得到的。”

  戴镰听到“右相受伤”二字,眼睛一亮,身子扭动几下,急道:“右相大人没死?”

  “怎么,你很希望右相大人被你刺死么?”郑达目光一凛,似要噬人。

  “不!不!”戴镰急忙表白。

  只要右相大人未死,是谁刺杀行凶,身为受害人的右相定能知道!

  戴镰见到一丝微茫希望,任绕在脖子上的麻绳勒住咽喉,使劲弓腰磕头,脸涨得通红,不住咳嗽:“小人的意思是请大人问问右相,究竟是何人行刺,好为小的脱罪!”

  “脱罪?你以为从背后行刺,右相看不到你,现在便好来抵赖么?”郑达冷哼一声:

  “我仔细勘察了右相遇刺的地方,新近踩出的脚印就你们几个,除开右相大人的,只有你和卫易、蔡表、倪星四人脚印,此外并无他人!”

  郑达身子猛地一顿,面对着戴镰:

  “你对蔡表、倪星说,凶人从东边逃走,我也看了,那个方向除了女人脚印外,只有卫易的脚印,而我问了右相,卫易是从那条道上去府库的。”

  “会不会……”戴镰心中有个念头,却怎么也抓不住,茫然半晌,终于想到,脚趾用力,两膝在地上擦得热辣辣的痛,却只微微挪动:

  “会不会是卫易去了,又偷偷潜回,刺杀右相大人?”

  “你栽赃倒是快。”郑达轻蔑道:

  “我看得很仔细了,那条道上,只有卫易去往府库的脚印,回来的时候,却是从塾房门廊来的。除非他踩着第一次的脚印倒着重走一遍,不然地上不可能只有一行脚印。”

  郑达顿了顿,又道:“他若是踩着先前的脚印一步步走回去的,他如何能跑得快?别说蔡表,连最先到的你都没能看到他的影子?”

  戴镰颓然跌坐,郑达说的这桩桩件件,都极有理,无不将行刺凶人指向了他,而他自知不曾动手,却不知如何自辩。

  “我对你说得够多了,怎么也该我继续问你了吧。”郑达在戴镰面前蹲下,直视他的眼睛,嘴角带着玩味的笑:

  “我且问你,你本应今日当值,为何没有当值?”

  戴镰见问,心中猛地一惊,那个干瘦汉子仿似又在眼前用嘲弄的眼神看着他,嘿嘿奸笑。

  “怎么,不说话了?”郑达逼问一句。

  “家中老母突然害病,小的得信,来不及向卫易报告,想想家中不远,便回去一趟看了老母,见老母无恙方才回相府,谁知才回来便遇上这事。”戴镰不顾膝盖擦伤,跪行两步,哭喊:

  “大人,我冤枉啊!”

  这话真真假假,先前层对右相说起是老母害病,便是谎话如今也只好坚持,后面那句“冤枉”却是真话,只是却无人相信。

  世事总是这般,说真话没人相信,说谎的时候别人却会当真。

  郑达的眼似是要看穿他一般,久久盯住不放:“就是这般?”

  “就是这般。”

  郑达看看窗外,日头微微偏西,已经过了晌午,淡淡道:“说不得,我只好去一趟戴氏坊,看看你家老母是否真是害病。”

  见郑达就要出门,戴镰大骇,他知道郑达的厉害,老母绝对禁不住郑达的一番盘问,与其那时再说,不如主动交代,或可博得郑达信任。

  戴镰对着郑达的背影大喊:“大人,小的另有隐情上报!”

  

011)第二日-刺杀右相-追杀(上)","  

  小五从死去的族人身上拔出了箭,揩拭了血迹,重新装回箭箙中,在收回第三支箭的时候,光头发现后面又有人追了上来。

  光头骂了一句粗话,低声催促小五快跑,小五仍跑过去从族人的尸身上拔出最后一支箭才朝光头的方向追去。

  奔跑中,光头叔不忘看看方向,告诉三人该往哪个方向跑。

  光头很执着,方向只有一个,大邑商。

  “只要再大邑商登藉了,从此便不是奴藉,而是庶民。”光头对小五说。

  庶民在贵族大人的眼中不过如蝼蚁一般,但比奴隶却好了不止一点,在很多人的眼中,奴隶只是工具,算不得人。

  有了人与非人的差别,成为庶民已是大多数尚未麻木的奴隶一辈子的梦想。

  这也是小五刚进来时,光头对小五带着轻蔑的原因。

  “不都是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吗,有什么区别?”

  小五就是光头眼中已经麻木的奴隶,并不觉得身为族尹和身为奴隶有何区别。

  即便是最寒冷的冬天,小五也能踩着雪进山,打来猎物,除了交给族尹的那一份,剩下的足够他每天能吃上肉。

  光头彻底无语,支吾半天,终于想起说辞:“如果你是庶民,至少,他们不会拿你去殉葬。”

  “听你的,走吧!”小五想了想,觉得光头说得对,如果她不是身在奴藉,至少他不用打到了多余的野物只能藏在山上,埋在雪堆里,到饿了的时候在偷偷摸摸躲到山背后去烤肉吃。

  到日夕时分,昨夜通宵未睡的小五已经很睏了,但他不能睡。任何一丝的大意,都会让他走向生命的终结。

  而一夕数次与死亡擦肩而过的他,目标便是活着。

  正午之后,他们遇到了一支十来人的追击队伍,他们不能逃,也不敢拼杀,只好躲进林中,试图骗过追击的族人,与他们拉开距离。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疏忽——族人从矮树旁经过时,躲在一丛矮树后的芷奴轻微动弹了一下,就导致了一场战斗,让已经精疲力竭的他接近脱力的边缘——先是不停地奔跑,希望和追杀上来的族人拉开距离;然后是不停地抽箭、拉弓、射击。

  小五知道这一场战争与射杀猎物不同,他只需要族人带伤,失去追击他们的能力就行,于是有意识的瞄着不会致命的地方射,大腿、脚背……

  他只是想阻止族人追杀的脚步,让他能够跑出这一片森林。然而还是有至少两个族人死在他的箭下。他瞄准其中一个的左腿,弓弦声响,对方立马下蹲,想要趴下。他清楚的看到射出的箭划出一条优美的直线,咬进对方的左胸,“噗”的一声轻响。

  另一个则是他在奔跑中失去了准头,同样的一声轻响,把对方的脖子射个对穿,带出一股血箭。

  他不希望再有任何族人因为这场追杀死在他的箭下,但他在奔跑中居然记起那个被射穿脖子的族人叫“大脚”,记起他们一起打猎时“大脚”一脚踩进自己设置的陷阱中大呼救命的样子。

  短暂遭遇过后,对方在小五的箭矢下退远了些,他们得以避入林间,借着树木的庇护,得到了短暂的休憩时间。

  芷蹲在地上,紧张得不时身子颤一下,颤得头一晃。

  光头拍拍芷的背,难得地轻言抚慰:“不用紧张,我们已经安全了,他们不敢追进来。”

  小五去找吃的,却只找到几个看上去酸涩的山果,回来时见光头不住摇头,连说不对。

  “什么不对?”

  “这里不是计氏的地面,他们越界了,这是没有过的事。若因此引起误会,便是两族之间的战争,这……怎么会这样?”

  光头指着林子外,表情疑惑:

  “何况计春死了,贵族大人们现在不该在为谁当族尹争论吗,怎么有闲心来追杀我们三个无关紧要的逃奴?”

  计五听光头说起,也觉诧异,说起自己见到的不寻常:“那个寒氏的人也在外面。”

  “寒布?”光头问。

  小五点头,他也不知道是那个锦衣少年叫什么,听光头说起,依稀记得是这个名字。

  “还有多少支箭?”

  小五心中估算了一下:

  “一个箭箙还没动,另一个还剩三只。”

  “还有二十来支箭,应该够吧。”光头说。

  刚刚的追杀中,光头没有花过多的力气,全赖小五的弓箭。至于他的左肩上的伤,那是意外,谁也不能保证每一支箭都会死一个人。

  若是光头知道那个中箭未死的族人,只是因为小五忽然动了恻隐之心,在撒放时有意将箭头往下移了半分,连累他受伤的话,不知会有怎样的粗话在等着小五。

  他终于见识了小五的神射,果如小五所言,“一支箭便是一条命”。小五出手无回,在接下来的逃亡中,依赖小五的弓箭之处应该会多过依靠他的拳脚。

  光头没弄清的是,小五所说的一支箭便是一条命,乃是他自己的命。

  对,只要弓箭在手,性命就在自己的手中!

  二十三支箭,对小五而言,他便有二十三条命!

  在下一场遭遇中,小五差点失去了唯一的同伴。

  这一次仍是寒布带着人追杀上来,在一个族人挥着石刀扑向正与人抱作一团的光头时,小五回手抽箭却抽了个空,等他从另一个箭箙抽出箭时,光头已经被石刀的刃口在脖子上划了一道口子。

  光头一脚蹬开被他以手臂锁喉、已经奄奄一息的族人,手在脖子上抹了一把,一手的血。

  光头以为性命不保,大惊失色中,持石刀的族人再次扑了上来。

  侧身,光头躲开族人的搏命一击;

  格挡,光头挥拳朝族人的手腕击出,将对方的石刀打落在地;

  出招,一手短剑递出,光头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划伤光头脖子的族人像是嚎叫着自行扑向光头的短剑,肚子被捅得对穿。

  那人眼中生机渐渐熄灭,轻微而艰难地说了一声“对不起”,便软软靠在光头的身上,再无力抬起。

  光头左手在来人的背后拍了拍,似是亲友间的抚慰,慢慢抽出短剑,退了两步,看着族人慢慢倒下。

  追敌终于退去,光头收回悲悯眼光,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认识?”小五觉得光头叔的情绪不对。

  光头点点头,良久才消散了脸上的悲戚,恢复平静,说:“我弟弟。”

  小五不知道该说什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族人,脸朝地扑倒看不到模样。

  几人相对无言,到再次出发时,光头忽然瞪着小五:

  “刚刚怎么迟疑不肯放箭,非要他死在我的手上?!”

  “箭箙空了,从另一个箭箙中抽取,耽搁了一下。”

  小五也很懊恼,之前的打猎中,他从未遇到过这种需要连续放箭的情况,所以在一个箭箙中只有三支箭的时候,他没能想到要预先换一个箭箙,免得在战斗开始时不敷使用。

  光头似是忘了才亲手杀死自己的亲弟弟,无语瞪了小五一阵,嘟囔着表示不满:“我差点死在一个空箭箙上,说出去我一定会被人笑死!”

  

王都三十日今天我们暂时分享到这里,完整版小说后续请至【金鹿小说】这个公众号,回复书名【王都三十日】即可阅读全书章节。如果亲喜欢这部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金鹿小说】的无删减版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nfd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方帝 版权所有

 

南方帝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