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资讯

资讯

手游专区

手机游戏

手机软件

游戏合集

多肉男友收割记by作者蛋凰大结局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16 08:01:35 作者:蛋凰
正在阅读
多肉男友收割记

《多肉男友收割记》这本书是由作者蛋凰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多肉男友收割记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第十章 袭击

0

20

  第十章

  鹿早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赢奇那个突如其来的墙咚让她措手不及,却又忍不住内心的小雀跃。

  那样一个画面她怎么也没想过会发生在她和赢奇身上。

  “哈哈哈!”

  鹿早川忍不住笑出了声,水盈盈的鹿眼变成了弯弯的小月牙。像莲藕一样洁白的长腿在床上摆动着。

  “叮咚。”

  提示音响起,鹿早川抱起手机看了一眼今日的新闻推送。

  头条是鹿氏集团总裁鹿鸣在国外和公司谈生意。

  鹿早川的好心情顿时削减了一半。那个男人今天取得的一切成就,都是拿着妈妈的嫁妆铺的路。可是妈妈临终前那么想他,自己也在电话里苦苦哀求,他都绝情到连来看都不看她们母女一眼。

  知道妈妈去世,他想也不想就把她赶出了家门。

  可到底是血亲,那个可恶的男人是鹿早川的生父啊,这让鹿早川心里凭添了积分无奈。

  “唉……”

  鹿早川盖好了被子,窝成一团默默发呆。

  她现在生活已经稳定下来,可以说即使一个人也可以生存下去。但是美中不足就是自己太孤单了。

  鹿早川轻轻的捻着被角,心里盘算着,她应该要一个赢奇的联系方式,那样就可以随时随刻去骚扰他,看他生气的样子了。

  一栋清冷安静的别墅里,落地窗钱颀长挺拔的身影莫名打了个喷嚏。

  心里郁闷,谁在算计他。

  第二天,鹿早川一大早就起床了。

  她前几天又投递了新的稿子,这几天还在等消息。

  期间她就闲了起来,可以用这段时间放松放松,找找灵感,以便再创作新的东西。

  鹿早川换上赢奇帮她选的小裙子,站在镜子前左照右照,怎么看怎么满意。

  这男人看着闷人,眼光还是很不错嘛。

  鹿早川嘀咕着,心里盘算着一会去郊区走走,找一找赢奇的家。

  之前她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所以还没试着去找过赢奇的家。

  鹿早川打了车来到郊区,按照那天仅有的记忆寻找的路线。

  “我记得这里明明有个路口啊,怎么没了呢?”

  鹿早川嘀咕着,细细的眉毛皱成一团。

  忽然有人从背后排了她一下,吓得她连忙转身。

  “小鹿!”陆衡依旧梳着他代表性的中分头,痞痞的笑着,看到鹿早川回过头,一股喜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上眉梢:“真的是你啊!”

  “陆衡?”鹿早川还有些惊慌,小鹿眼里明晃晃的水光,一只手捂着胸口轻轻喘着。

  “哎呀,叫我大陆!”

  陆衡不慢的嘟哝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两个人异口同声道。

  下一瞬,又噗嗤一声齐齐地笑了出来。

  “我来找一个人,不过还没找到。”

  鹿早川先回答道。

  “我,我也是。”

  陆衡说到这里,有些不自觉的挠挠头,眼神扑朔

  ,“你找谁,不如我们一起找吧。”

  “不,不用了!”

  这下鹿早川也有点慌了。看赢奇的样子,肯定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接触他。要是带着陆衡一起去找了他,以他的脾气,再也不见她了也是有可能的。

  鹿早川想到这里,使劲的摇了摇头,道:“他今天不在家,我不去找了,我请你吃东西吧。”

  鹿早川趁机转移了话题。

  陆衡帮助了她那么多,鹿早川早就想报答他了,现在她生活慢慢稳定,刚好是个机会。

  陆衡点点头,想也不想的推着鹿早川的肩膀往前走。

  但鹿早川总觉得,陆衡在也在有意的回避他在找谁的问题。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毕竟陆衡是警察,警察有些案件有公务要处理也是正常的。

  一千米外的别墅楼上,赢奇面无波澜的站在天台上,看着越走越远的鹿早川,心里莫名一阵落寞。

  这丫头真是笨的可以,他都把结界给她打开了了,她却在那绕了足足一个上午的时间还没找到他的家。

  赢奇手心里把玩着一只粉嫩嫩的小耳钉,久久的凝望着。这是鹿早川来他家时落下的,不知怎么滚到了沙发下面。

  是时候去还给她了。

  一阵风的吹过赢奇刀刻般精致的面容,无声的拂去了他脸上本就不明显的落寞。

  ――ice天使

  同样的地方,鹿早川选了一桌同样的蛋糕摆在了同一张桌子上。

  这绝对不是她刻意的去还给陆衡什么。

  只是那天的时候她饥寒交迫被陆衡帮助吃下的第一餐是她觉得最美味的。

  “噔噔噔~”

  鹿早川举着手在蛋糕上摇晃了两下。

  把几块蛋糕推到陆衡面前,自己也大快朵颐了起来。

  “喂,小鹿,你最近有没有遇

  见什么奇怪的人。”

  陆衡犹豫再三,还是问了出来。

  “没啊!”鹿早川抬起头,眨巴着眼睛舔了舔嘴上的奶油,兴奋的补充到:“相反,我遇到的都是好人呢,像你,我邻居,还有……”

  鹿早川想到好的人,脸前又浮现起赢奇那张冷峻有好看的脸,仿佛嘴里的蛋糕融进了脑海有他的画面里,有些不和谐的变甜了。

  “还有谁啊?”

  陆衡连忙咀嚼完嘴里的蛋糕,问道。

  “没,你不认识……”鹿早川脸颊一片通红,有些不自然的低下头,狂塞了两口蛋糕。

  这丫头总是在刻意的去回避那个男人。

  想到这里,陆衡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要是遇到什么可疑人物,一定要即使告诉我,我是警察,可以保护你的,知道吗。”

  “嗯……”

  鹿早川抬起头,有些迟疑的答应下来。

  虽然她心里很感激陆衡,无论如何,她也不会说出赢奇的名字。

  下一瞬一只大手轻轻伸了过来,冰凉的触感,温柔的擦拭掉她嘴边的奶油。

  “你看你吃的。”

  鹿早川看了一眼陆衡,他先是装作嫌弃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咧嘴笑了,痞帅痞帅的样子。

  “谢谢大哥。”

  鹿早川挑挑眉毛玩味地一笑,嘴角咧出两个梨涡,任哪个男生看了都会酥酥的。

  而陆衡很配合得作出一副触电的样子哆嗦了两下。

  自从那次鹿早川给胡哀送去一盘点心之后,总会收到胡哀送来的各种小坚果啊,水果糖之类的小零食,她本来想去回礼,但是最近总是心神不宁的,鹿早川也懒得出门。

  想到投稿也有段时间了,却一直没收到回复。鹿早川赶忙打开电脑又刷新了一下邮箱。

  邮箱里忽然多出一封来自图书出版社的邮件,鹿早川眼前一亮,有些欣喜地打开了。

  不过邮件的内容却瞬间印证了她这一天心神不宁的原因。鹿早川难以置信的刷新了无数遍,但是邮件里一直没有改变的文字让鹿早川感觉心里一片冰凉,甚至把她呼吸,说话的力气都冻住了。

  “鹿早川女士,经核实,您的图书整篇抄袭他人作品,版权极度不清晰,公司决定取消与您的合作。”

  她竟然,被侵权了!

  这一整本小说都是她精心布置思路,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倾注了她无数的心血,根本没可能抄袭她人。

  一定是公司的问题。

  鹿早川之前约稿的公司就在本市,可那个公司不收这一部小说这样的类型,所以她改投了一个网上公司。

  可是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鹿早川赶紧打开这个出版社的网页,发现链接里对应的出版社网页已经被删除了,而那个一直联系她得责任编辑也在她的列表里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

  鹿早川咕咚咕咚喝下一大瓶矿泉水,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

  然后去当地最大的警局报警。

  可是当地的警局了解了鹿早川的问题之后,因为她提供不出有力的的证据,只能不管不顾。

  鹿早川无奈的打通了陆衡的电话。

  “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候……”

  鹿早川又连连打了几次都是不在服务区,大概陆衡又在执行什么任务吧,毕竟他不是普通警察。

  鹿早川想着,顿时感到一阵无助,像一片漂浮的柳絮一样找不到倚靠。

  她竟然经历了这样的事。

  心不在焉的晃荡在大街上,鹿早川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与车辆都觉得恍恍惚惚。

  不知道那些微笑着的人,有没有经历过和她一样的事而感到绝望

  。

  不知不觉的,鹿早川走到了楼下的饮料贩卖机旁边,看着玻璃柜里的啤酒,鹿早川掏出了零钱包里的硬币。

  “咣当”几声,几罐啤酒掉了下来,鹿早川抱着啤酒回到家里的阳台上喝。

  她记得妈妈病入膏肓的时候,想要见到爸爸,爸爸却绝情的一眼也不来看她。妈妈就让她去买酒,即使病情会加重也要喝,说是喝醉了就不会不开心了。

  是真的吗?

  鹿早川拉开一罐啤酒的拉环一口气喝了下去。

  不一会儿脸就烧了起来,身上也一片灼热,不过无助失落的心情好像好了那么一点。

  竟然真的是管用的……

  鹿早川一连喝了几罐,感觉之前不开心的感觉已经烟消云散了,可是脑子好像也变得昏昏沉沉不清醒了起来。

  “鹿早川!”

  鹿早川听到好像有人在叫她,踉踉跄跄地走到窗台边,用手撑着窗台往楼下看。

  一个一身黑色西装的颀长身影站在那里,微卷的咖色头发,疏离又不失灵气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和薄薄的性感的唇。

  “赢奇……”鹿早川低低地呢喃了一声,随即有些开心的喊到:“赢奇!”

  鹿早川喜出望外爬出窗户,张开手臂,对着赢奇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

  “赢奇,我来了,看我飞过去。”

  说着,鹿早川像小鸟一样从五楼的高度一跃而下。

  赢奇感觉瞬间急出了一后背的冷汗。这丫头之前还算是正常啊,这次该不会是疯了吧,她是以为自己插了翅膀吗,敢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

  

第十一章 侵权","  

  醉酒神志不清的鹿早川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坠楼失去重心的危险,四肢使劲得扑腾着

  。

  “救命!”

  赢奇眼疾手快一跃而起,在半空中稳稳得接住了鹿早川。

  一瞬间,鹿早川感觉周深被温暖和清冷的香气包围,温软的怀抱给她满满的安全感。

  鹿早川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赢奇近在咫尺的俊脸,他轻轻地呼吸像羽毛一样落在她的脸上。

  时间,像静止了一样。

  鹿早川看着赢奇的眼睛出了神。不知什么时候,赢奇已经把她带到了地面上。

  “赢奇,真的是你!”

  鹿早川看到他,整个眼睛都亮亮的。

  赢奇这才注意到这丫头身上满是酒气。

  “你喝酒……了?”

  “太好了!”

  还不等赢奇说完,鹿早川就一下子扑进了他怀里,抱住他的脖子,两条小腿还在不安分的蹦哒。

  “我还想着,怎么样才棱……看到你呢……”

  赢奇无奈的抽了抽嘴角。看她这反应,不是喝了假酒也没别的可能了。

  赢奇被她抱的别扭,刚想把她推开,却猝不及防的听到了她的哭声。

  “呜……赢奇你知道吗?我写得小说,绞尽脑汁写了那么久的被别人侵权了,侵权了!”

  鹿早川瞬间想起了自己的所有委屈,喋喋不休的说了起来。

  “怎么回事?”

  赢奇正想问,又觉得自己多嘴,她现在醉成这样子,能说清楚才怪。

  “别哭了……听话。”赢奇一边别扭地拍着她的后背一边安慰道。

  过了好久好久,鹿早川才停止了哭泣,愣愣的趴在赢奇胸前。

  赢奇听她没声儿了,还以为她睡着了,便打横抱起她,上楼,把她放回了床上,小心翼翼的掖好被角。

  正要转身离开,鹿早川忽然一个翻身,把他拽住了。

  “你又要走,上次你就莫名其妙把我送出你家,这次又要离开我!”

  鹿早川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眼睛里闪烁着明晃晃的光,又有想哭的征兆。

  赢奇回头打量着呀,面上情绪晦暗不明。

  “好,我不走。”

  出乎意料的,又傲娇又冷漠的赢奇居然答应了,退了两步坐在床头柜上。微微抬头指了指枕头,示意鹿早川睡觉。

  “我不睡……我一睡你就走了……我要去你家!”鹿早川说着,轻轻倚上赢奇的胳膊,摸着他的后背,“别拒绝我……”

  鹿早川嘟起嘴,脸上因为喝醉的缘故挂上两团可爱的绯红,圆圆的鹿眼一眨一眨无辜的闪亮亮的。

  赢奇的心脏莫名其妙的动了一下,跳的更快了。

  这是遇见这丫头之前从未有过的。

  赢奇有些不适,想往外走掩饰掉内心的这一抹悸动。

  无奈鹿早川一直拉着他,导致她随着他被带到了地板上。

  “你想怎样?”

  赢奇淡淡的问,语气没什么温度,但却比他之前清冷疏离的语气好了太多,只是他全然不知。

  “我摔了喂!都怪你,我屁股好痛。”

  鹿早川一边抱怨着,一边像虫子一样默默蠕动着,离赢奇的脚边又近了些。

  “我还想怎啊,把我带回家吧!拜托……”

  鹿早川抱着赢奇的小腿,轻轻地拿脸颊蹭着,像蜜糖一样的声音糖渍着赢奇的心脏。

  只感觉身体一轻,赢奇把她从地板上抱了起来,转身跳出了窗户。

  鹿早川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里,她一直和赢奇在一起,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房子,那些她经历的其他的事仿佛都是一场梦。

  一股前所未有的轻盈感和喜悦窜上心头,鹿早川笑着笑着醒了过来。

  入眼的是头顶洁净的米色沙发。

  鹿早川一骨碌从地毯上爬起来愣了半晌,她记得她在家里喝酒的呀,怎么会忽然来到了赢奇家。

  有那么一瞬间,她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这时,赢奇端着两杯牛奶从厨房走了出来,看到躺在地毯上的鹿早川,眼神里透露出一种嫌弃。

  这个女人睡觉还真是不老实,好好的沙发不睡,居然又滚到了地上。

  “醒了?”

  赢奇把牛奶放到了餐桌上,鹿早川这才注意到他已经准备好了早餐。

  “你怎么看起来那么虚弱啊。”

  鹿早川揉了揉眼睛,看了赢奇一眼。

  赢奇本来就白的肤色更加苍白,嘴唇也没什么血色,显得更加清瘦了。

  赢奇瞪了她一眼,默默的走开了

  。

  鹿早川站起身,就看到了大厅里那个精致的花坛里的多肉植物被弄得乱七八糟。

  还有几片叶子被咬了齿痕扔在地上。

  鹿早川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抿了抿嘴:“这是怎么了?”

  说这句话的,鹿早川不是不心虚,说话这会儿,鹿早川已经隐约回忆起自己昨晚喝醉了,那些赢奇宝贝的不行的多肉植物,没准就是她弄成那样的。

  “咳咳咳……”赢奇忽然撑着桌子上剧烈地咳嗽起来,一只手用力的压着胸口。

  赢奇拿起牛奶喝了几口才缓和下来。

  昨晚那个丫头像是打了鸡血的样子,围着他的多肉植物花坛转来转去,说要开什么篝火party。要知道那些多肉可是和他性命相连,鹿早川每拔一个叶子他都是钻心的痛,那种昏死边缘挣扎的痛,简直刻骨铭心。

  等他过来阻止,就已经这副样子了……

  “你没事吧!”

  鹿早川慌忙的跑过来扶住赢奇,看着他虚弱的脸,心里针刺般愈演愈烈的疼。

  她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给他造成了多少困扰。

  赢奇看着她愧疚的样子,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愧疚,精致小巧的五官紧张的拧着,像只可怜巴巴小鹿。

  心里微动,赢奇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不知者无罪。这丫头只看到表面这些就已经愧疚成这样子了,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还不得愧疚死。

  “你只是喝醉了,醒了就好。”

  赢奇出乎意料的开口安慰了鹿早川,语气温柔的连自己都震惊了。

  赢奇连忙在心里给自己开脱,他这么说只是为了掩饰昨晚发生的事,鹿早川不知道真相就可以不用没完没了的表达愧疚来烦他,毕竟她是个聒噪的女人。

  鹿早川瞪大眼睛看着赢奇,明显也被他温柔的态度震惊了。

  “跟我来!”

  愣了几下,鹿早川忽然拿起着桌上的水果刀,拉着赢奇走到了花坛前。

  “赢奇,虽然我们认识时间不长,接触的也没那么多。但是我就是下意识的想靠近你,我也知道你是个很好的人,所以我必须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鹿早川说话时露出前所未有的认真神色,每一句话都掷地有声。

  赢奇忍不住把目光放在她的脸上,继续认真听她说下去。

  鹿早川深吸一口气,举起手里的刀划破了自己的手指。

  动作之快让赢奇来不及反应。

  “你干什么?”

  赢奇夺过鹿早川手里的刀子扔到地上,抓过鹿早川的手来看,已经又一道很深的伤口,此刻,血汩汩地留着。

  “你傻吗?”

  赢奇皱着眉毛,眼睛里又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心疼。他这是要通过伤害自己来给他的植物谢罪吗?

  他不需要!

  赢奇拉着她的手要去找药箱给她止血,却被鹿早川甩开了。

  “你别着急!”

  鹿早川拿起她正在流血的手,一棵一棵地浇灌受伤的植物。

  被浇过的植物瞬间吸收了她的血液恢复过来,并且长出新的叶子,比之前更旺盛了。

  “赢奇,谢谢你对我那么好。我想告诉你的是,我的血液有治愈植物并且激发植物生意的力量。我知道你很宝贝它们,以后我可以用我的血……”

  “够了……”

  赢奇不等她说完,拉着鹿早川就往楼上走,仔仔细细的给她包扎起来。

  鹿早川就静静的看着赢奇的脸,细碎的刘海遮着额头,衬得眼睛越发深邃迷人。此刻,他的眼睛里没有震惊,而是今拧着眉毛专注给她包扎。

  他竟然不觉得她是一个怪物,这是好事吧……

  也对,赢奇什么也没害怕过,这么一点超常的能力都会把他吓到呢。

  赢奇给她包扎完伤口,忽然没征兆的抱住了她。

  下巴轻轻抵在她的头顶,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发间。

  鹿早川瞬间紧张到了极点,赢奇从来没有主动抱过她,这一次忽然抱她,是因为她的超常能力吗?

  鹿早川头顶,男人的下巴微微动了动,“以后……”

  赢奇的喉结动了动,声音轻的像是一片羽毛,“以后不要让自己受伤。就算那些花都枯萎了,也不要伤害自己,知道吗……”

  以前赢奇是不相信感情的,但谁能知道,遇到鹿早川之后,他这种观点似乎在慢慢改变。直到刚刚鹿早川划破了手,他心脏那种让他窒息的疼痛,几乎要超越昨晚上生理上的那种疼,这是怎么了。

  “赢奇,”鹿早川忽然抬起了头,笑着说,“你今天很不一样呀!变温柔了!”

  鹿早川趁他不注意,在他的脖子上吧唧亲了一口。

  “我救了你的植物,这是你补偿我的。”

  鹿早川俏皮的抛了个媚眼,跑下楼去吃早饭了。

  赢奇愣怔怔的摸了摸被他亲过的脖子,嘴角勾起一抹自己都没觉察的淡淡的笑。

  真没想到这丫头居然也具有超常的能力,以后要是被乔洛发现,肯定会被抓去送给擎博士做研究。

  好在乔洛最近出国了,可以暂时先放任她自由几天。

  赢奇默默攥起了拳头,心里暗下决心,是他把她牵进这个局的,他一定要要保护好她。

  

多肉男友收割记今天我们暂时分享到这里,完整版小说后续请至【金鹿小说】这个公众号,回复书名【多肉男友收割记】即可阅读全书章节。如果亲喜欢这部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金鹿小说】的无删减版哦!

多肉男友收割记

精品推荐

更多

猜你喜欢

更多